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76章 贺家的门,你怕是没资格进

第76章 贺家的门,你怕是没资格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当然怕。”俞菀咬着牙,“所以呢?你现在是想要送我去死吗?”

“我为什么要你死?”

贺隽樊似乎笑了一声,俞菀转头时,他的脸上却是一片的清冷,根本不见丝毫的笑容。

她看了看路边,正想着自己现在下车他会不会直接加速撞死自己的时候,他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没办法俞菀,这婚我结定了,新娘的人选,也只能是你。”

“为什么?”

“不为什么。”他的话说着,重新发动车子,那样子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

“我送你回杨林小区,这两天你也不要去别的地方,也不要去公司,我过两天带你去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俞菀不说话了。

贺隽樊看了她一眼,瞬间知道她在想什么,“你不要给我打什么歪主意,也不用想着怎么样才能逃走,只要你不是死了或者人间蒸发,我就可以找到你。”

俞菀的嘴唇紧紧的抿了起来。

“我为什么不能去上班?”

在车子要抵达杨林小区时,俞菀忍不住说道。

“我说了,不要和叶修文走太近。”

“我就不。”

贺隽樊不说话了,而那个时候,车子也已经在小区门口停下。

俞菀转身就要去开车门,他的声音传来,“你非要去也行,我明天就让上锦崩盘。”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然后,她猛地转头!

他正平静的看着她,“要试试看么?”

……

他是那样的冷静和笃定,还有……残忍!

说将她当做工具,就真的只将她当做了一个工具,只下命令,也只许她执行。

说真的,俞菀那个时候是想要顶撞他的。

他要她听话,她就偏偏不。

但是,她不能拿上锦去赌,叶修文也不接她的电话,所以最后,她只能打电话让办公室的其他人转告叶修文,自己这两天不会去上班。

正好合作的事情已经达成,公司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俞菀刚刚将电话挂断时,一个陌生的电话进来了。

“您好,是俞小姐么?”

一道嘶哑的女人的声音。

“你是?”

“您好,我是代表我们夫人给您打的电话,请问俞小姐现在有时间么?我们夫人想要和您见个面。”

她的话让俞菀的心头一跳,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你们夫人?”

“是。”

“是谁?”

“抱歉,忘了介绍,我们来自海城,贺家。”

见面的地方就定在贺家北城的别墅。

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就算不是在北城长住,住的别墅也依旧在最好的富人区,而且听说为了安静,他们将小区大半的房产都买了下来。

因此,俞菀的出租车进去时几乎就没有看见人。

门口一位约莫五十岁上下的女人正站在那里,应该就是她给俞菀打的电话。

“您好俞小姐。”俞菀刚刚下车时她便迎了上来,“我们夫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您里面请。”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对她那样恭敬,再加上她的身份,俞菀突然觉得有些惶恐了起来。

“俞小姐?”

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俞菀这才回过神,朝她微微一笑后,抬脚往前。

进入黑色的铁栏大门,往里是一条露天的通道,两边是花圃,再往前是白色的台阶,上了台阶才到了贺家真正的大门。

红木制的大门上是繁美的雕花,进去便是大厅,彩色的琉璃灯,白色的欧式皮沙发,三人位的中间,一个女人正安静的坐在那里。

她身上穿着白色的西装,下面是同色的裙子,一双小腿并在一起,手上端着白瓷的咖啡杯,左手无名指上那鸽子蛋的钻戒格外显眼。

听见声音,她缓缓抬起头来。

很精致的五官,尽管年纪看上去也在五十岁上下了,但是皮肤依旧很紧致,黑色的头发挽成簪在脑后,气质端庄优雅,带着……让人接近不了的冷冽。

“你就是俞菀?”她动了动嘴唇,轻声说道。

“您好夫人。”俞菀努力的扬起嘴角,朝她微微一笑。

“坐吧。”

她将咖啡杯放下,看向旁边的女人,“给俞小姐倒杯咖啡。”

“谢谢。”

俞菀也不客气,直接在旁边的单人位沙发上坐下。

“俞小姐现在自己在创业是吗?”贺母也勾了一下嘴角,“我今天可能有些唐突了,但是因为家里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一到了北城这边,我便直接让庆姨联系了你,希望俞小姐不要被吓到才好。”

“夫人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的吗?”

“俞小姐倒是直接。”贺母脸上的笑容似乎更深了几分,那时,庆姨正好端了咖啡过来。

“庆姨,将我交代的东西拿出来吧。”

“是。”

庆姨缓缓转身,将一份文件交给了贺母。

那是一个信封,俞菀看不见,但是大概率可以猜到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知道你和隽樊的关系,但是我们贺家的门槛,你怕是不够资格进,这些年你照顾隽樊也辛苦了,所以这是,我们贺家给你的一点补偿。”

俞菀挑了一下眉头,没动。

“不是单纯的机票,里面还有一份永年股权的转让书,百分之二的股份,俞小姐可以找律师估算一下,值多少钱。”

俞菀不用估算也知道,至少是几个亿往上。

而且,以后还会不断的加倍。

“隽樊当年会离开家里,是因为和我还有他父亲都闹了一点矛盾,这些年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要求他回到家里,但他永远都是贺家的孩子,如果俞小姐执意不听我的,最后受伤的人,怕也还是俞小姐你。”

贺母脸上始终保持着平和,说出的话甚至还是一副,为了俞菀着想,为了她好的样子。

却又是那样的高高在上!

或许这就是他们贺家的传统,毕竟贺隽樊的性格,也是如此。

“我明白夫人的意思。”终于,俞菀回答说道,“但是现在要结婚的人不是我,是贺隽樊。”

她的脸上是一片无辜,好像贺隽樊才是那个死缠着她的人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贺母倒也不意外,只低头笑了一声,“隽樊的性格就是如此,对于一些……得不到的东西都会异常的执着,尽管他知道,那并不适合他。”

“隽樊的问题你放心,我会解决,只要俞小姐答应我,我马上可以派人送你离开,并且保证你和你身边人的安全。”

俞菀的眼睛缓缓的落在那个信封上。

“当然了,如果俞小姐还有什么条件也可以开出来,只要是我可以满足的,都会满足。”

对于贺家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了的?

俞菀微微一笑,看向她,“但是我答应了你,贺隽樊怎么办?他可是跟所有人宣布要跟我结婚的人,我突然悔婚的话,他不会放过我的。”

“我说了,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俞菀缓缓摇头,“那你们呢?让他知道了是你让我走的,你们的关系不是会更加糟糕?”

“这就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情了。”

的确也是。

他们可是血浓于水的亲人,至于结婚的事情更不用她担心了,只要贺隽樊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俞菀深吸口气,正要伸手去拿那信封的时候,另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将那信封一把抢了过去!

“二少爷!”

庆姨直接喊了出来,眼睛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人!

贺母一直平和的脸色在那个时候瞳孔也是微微一缩,随即站了起来,“隽樊……”

毕竟是十多年没有见的孩子,刹那间,她的眼眶直接红了起来!

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将信封里面的东西抽出。

在看清楚上面的字眼后,他直接冷笑了一声,看向她,“您这是在做什么?”

那时,贺母也回过神来,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看着他,“我在帮你整理这段感情。”

“我的事情,不需要您来插手。”贺隽樊的话说着,直接抬手,将那一张张的纸直接撕碎!

“放心吧,结婚之前我会带着她去拜访您和父亲,但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仅仅是通知罢了。”话说着,他将俞菀的手握住,直接一拽!

“那么,回见。”

话音落下,他也不等贺母回答,拖着俞菀的手就走!

俞菀一边走一边回头,却见贺母正愣愣的站在那里,垂在身边的双手似乎不断的颤抖着,眼里也有什么东西落下……

“嘭!”

巨大的关门声让俞菀回过神来,随即转头!

贺隽樊已经上了驾驶位,此时正抿着嘴唇发动车子。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没有回答。

俞菀的眉头顿时皱起,“你不会真的找人跟踪我吧?”

“你刚刚是不是真打接受她开给你的条件?”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那握着方向盘的手却明显加紧了几分力道,手背上都是暴起的青筋。

那疯狂的车速俞菀更是担心会随时撞车,手立即将安全带拉下。

“怎么不说话?”

他转头看向她。

俞菀深吸口气,“为什么不答应?”

如此肯定的回答让贺隽樊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她看!

俞菀不得不提醒一句,“贺总,你在开车,你能不能先把车给停下?!”

“贺家的股份?”他冷笑了一声,“她还真的是十年都不变!”

“什么……意思?”

俞菀的话刚刚说完,他的车子突然一个转弯,然后,直接踩了刹车!

对于他这样的做法俞菀已经习惯了,因此在他停下来之前,她先拉住了旁边的吊环。

“那一点股份算什么?你跟我结婚,我的一半财产都是你的,你为什么要选她,嗯?”

他的话说着,手将俞菀的抓住,那用力的程度,就好像是要将俞菀的手臂直接捏碎一样!

俞菀不得不挣扎,“疼,你松手!”

“说、话!”

“因为我本来就不想要跟你结婚!”俞菀咬着牙,说道,“她能帮我离开你,我为什么不答应?什么股份什么财产,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些吗?我要答应她,就是不想要跟你结婚,就这么简单!”

俞菀的话说完,他突然将她的手松开了。

但是,眼睛还是盯着她看。

那好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了的眼神!

俞菀和他对视着,双手却悄悄握紧了拳头。

“好,很好!”他突然笑了出来,“你想要离开是吧?那就走好了,现在,给我下去!”

他这突然转变的态度让俞菀一愣。

而那个时候,他已经直接将车门打开,“滚!全都给我滚!”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俞菀突然觉得,他好像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而是通过自己,看见了另外一个人。

但是那个人是谁,俞菀不知道。

或许……是他曾经的一个女友,是他离开贺家的原因,是他……爱过的人。

在俞菀刚刚将车门甩上的时候,他的车便直接从她身边呼啸而过,不带任何一丝停留的。

俞菀站在原地,在过了好一会儿后才算是回过神来,转身去打车。

之后的几天,贺隽樊还真的没有再出现。

俞菀一开始还听了他之前的话不去公司,但是在发现他两天都没有联系自己后,她便去公司看了几眼。

他没有来找她,也没有电话。

俞菀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更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真的可以,断了。

但是不管如何,她的生活似乎又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叶修文还是没有怎么搭理她,除了工作上一些必须的交流外,两人便没有其他任何的话。

在俞菀刚刚回公司的时候叶修文还让其他人来问她,打算什么时候辞职。

不仅仅是叶修文,其他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毕竟她是要成为贺太太的人,这样一个小公司,的确没有呆着的必要。

俞菀直接回答,她不会走。

不管这是不是她创办的公司,不管……她和贺隽樊会不会结婚,她都不会走。

她和贺隽樊的事情在北城沸腾了几天后又慢慢的沉寂下来,观众的视野也成功被娱乐圈的其他新闻带走,俞菀现在出门也终于不用再被人盯着看。

但是这样的平静日子还没过两天,新的新闻便出来了。

“贺隽樊和未婚妻感情疑似破裂,男方住院三天女方未曾露面!”

俞菀还是从自己手机的新闻上看见的这个消息。

俞菀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正要将手机直接关掉时,一个电话过来了。

是任琦的。

“俞菀姐……”

“怎么?”

“那个,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可以吗?”

任琦的话吞吞吐吐的,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说了好几次才算说明白了。

“你说。”

“俞菀姐你知道贺总住院的事情么?”

俞菀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你能不能来医院看看他?我知道你们应该是吵架了,但是贺总现在都住院了,你就来看看他吧?”

“他生病住院,你们应该找医生。”俞菀平静的说道。

“不是……不是医生的问题,就是贺总……俞菀姐,你就来见他一面吧,好不好?”

“我见了他也不会好的,没必要。”

“怎么会……”

“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吧?”俞菀直接说道,“你好好照顾他吧,再见。”

话说完,俞菀直接挂了电话。

几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另一个人的电话过来了。

赵景乾。

俞菀直接挂断。

他倒是有耐心的很,俞菀挂一个他打一个,到后面俞菀被弄的实在不耐烦了,正要直接关机的时候,赵景乾发了张照片过来。

上面三个大字赫然,“律师函”。

俞菀的脸色微微一变,在赵景乾再次打电话过来时,她总算是接了。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赵景乾的声音严肃,“就你之前泄露智和商业秘密的事情,贺总打算起诉了,你现在有时间吗?我要和你见一面。”

“起诉就起诉吧,我自己找律师。”

俞菀正要将电话挂断,赵景乾的声音却传来,“你以为在北城你能找到别的律师帮你打官司?别傻了俞菀,这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贺总也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俞菀不说话了。

“我现在在你们公司楼下,你下来跟我谈谈吧,就几分钟的时间,死不了人的。”

俞菀坐在原地,在攥着手机想了好一会儿后,终于还是转身下楼。

赵景乾帮她开了车门。

俞菀刚刚上车时,他直接一踩油门!

“你不是说要跟我谈吗?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谈也得找个地方好好的谈不是?”

“在车上谈不就好了?”

“那肯定不行。”赵景乾的话说着,悄然加快了车速,俞菀看了看周围的路,算是反应了过来,“你这是要带我去医院!?”

“抱歉了俞菀,我只能想出这个办法了,要不然,你连我们的电话都不接。”

俞菀咬牙,“停车。”

“很快就到了。”

“我叫你停车!”

“这样,你去看了他,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没兴趣知道!”

“你真不想知道?贺总为什么这么着急的,非要和你结婚的原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