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64章 是为了让我愧疚么?

第64章 是为了让我愧疚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在洗手间里呆了二十多分钟。

在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后,俞菀开始酝酿着给叶修文打电话,准备捏个理由自己就开溜,但是在她刚刚将手机拿出来的时候,洗手间的门突然被踹开!

俞菀被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来!

对上她的眼睛贺隽樊也是一愣,眉头向上一挑,“原来你没事。”

他的语气极其的寻常,俞菀的脸色倒是变了变,随即说道,“你……这里是女厕!”

“我知道,看你进来这么长时间还以为你晕倒了,没事就好。”

他平静的将话说完,算是一番解释后,转身出去。

俞菀站在原地倒是没反应过来。

所以……呢?

“收拾好出来。”

他的声音再度传来,俞菀这才回过神,抓着手机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在要出卫生间的大门时,两个女人正好作伴进来。

在看见贺隽樊时,那两人都直接愣在了原地!

贺隽樊朝她们点点头,也不管她们是什么目光,将俞菀一把搂入怀中后,直直往前面走!

原本她们可能只是猜想,现在倒像是他们真的在这里做了什么!

想着,俞菀立即将他的手扯开!

脚步也往后退了几步,脸色紧绷的看着他。

“怎么?”

“贺总,我还有酒席,再见。”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转身!

贺隽樊却跟在了她的身后。

“你要做什么!?”俞菀很快发现了这件事情,迅速转身。

“我想,周总应该不介意我跟你一起进去敬他一杯。”他微微一笑。

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

“怎么,不走吗?”

“我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不如麻烦贺总你送我回去吧!”

话说完,俞菀也不管他是什么反应,直接转身就走!

贺隽樊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轻笑了一声后,跟上她的脚步。

裴梓宴在停车场等着,在看见两人下来时,他的眉头明显向上挑了一下,却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车门打开。

俞菀率先进去。

“去容蓝别墅。”贺隽樊说道。

俞菀一愣,随即看向他,“贺总,我要回家。”

“那儿,也是你的家。”

“不是。”

俞菀的声音带了几分咬牙切齿!

“不是么?”贺隽樊倒也不恼,反而一笑,“那么,需要我将那个孩子接到别墅,跟你一起吗?”

俞菀的手骤然握紧了!

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直接看向前面的裴梓宴,“开车。”

容蓝别墅是贺隽樊自己住的地方。

俞菀很少来这里,以前他们见面不是在她的公寓,就是清平别墅那边。

俞菀也不喜欢容蓝这边的装修风格。

和贺隽樊一贯喜欢的清冷色调完全不同,这里有暖色的灯光,桌子上有摆好的布偶和盆栽,和清平那边比起来……很像是一个家。

俞菀正想着,“咔擦”一声传来。

他将门关上了。

俞菀的身体微微一凛后,面无表情的转身,“您先洗澡还是我?”

贺隽樊没回答,只眯起眼睛看她。

“还是直接做?”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将手上的挎包放下,伸手就开始解衣服的扣子。

“你以为我带你来这里,是为了做这件事情?”

“要不然呢?”俞菀手上的动作不停,嘴角倒是勾了起来,“总不能是叫我过来讨论工作的。”

她的话说完,他突然伸出手来,将她的一把抓住!

俞菀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拖着她直接往前。

急躁的样子,和之前完全一样。

俞菀看着,嘴角上的冷笑越发深了。

他按着她在沙发坐下,紧接着,她的袖子被挽起!

俞菀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想也不想的伸出手来,将他的眼睛一把捂住!

她手臂上全部都是结了痂的伤口,很丑。

连她自己都不愿意看,更不用说,一向喜欢完美的他。

但是那个时候,他却将她的手扯了下来。

尽管已经做了准备,但是真的看见那遍布的伤口时,他的脸色还是沉了下来。

“不应该死刑的。”他的声音阴沉,“就应该将那小子带到外面,凌迟处死!”

他的声音里是一片的咬牙切齿!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用力的要将自己的手抽回,贺隽樊却是抓着不放!

她的伤口毕竟刚刚结好痂,他这一用力,立即有血水渗出来!

俞菀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但是很快的,她紧咬住嘴唇!

“疼就叫。”

他看了她一眼后,将旁边的药箱拿出,帮她上药。

俞菀全程都是一言不发。

“梁诗晴过段时间就会出国。”他的声音传来,“从此后,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俞菀一愣,原本一直盯着茶几的眼睛终于看向他,“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是你……”

“对,我让她父亲送她出去的。”

他承认的倒是爽快,“我也直接说了,如果她不走,我就让他也永远见不到自己的女儿。”

这一下俞菀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回来的路上我才想起,周总的那个妻子,就是你前段时间经常提起的秦小姐对吧?”

俞菀愣愣的点头。

“你之前不是问,如果和那个时候你和秦小姐一样,让我在你和梁诗晴之间做选择,我会选谁吗?”

他的话说着,缓缓将药箱收好,盖上盖子。

“现在,你知道答案了?”

答案……

是她么?

俞菀不相信。

但是……如果不是她,他又何必这样威胁梁总?

他就梁诗晴一个女儿,自然是希望可以陪着自己的,怎么可能送出国外?

但是贺隽樊却……

“累了的话,二楼的房间你随便挑一个睡吧。”

他的声音传来。

俞菀猛地抬起头,他已经走到楼梯口的位置,背对着她,“晚安。”

“贺隽樊。”

俞菀终于开了口,声音艰涩的。

他的脚步停下,却没有回头。

俞菀深吸口气,“你……不要再骗我,要不然的话……”

她会忍不住……将他毁了!

就好像那天晚上,她是真的想要将梁诗晴杀了一样!

她的声音在轻轻的颤抖着,眼睛却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

贺隽樊转头看了她一眼,“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

那天晚上,俞菀就在容蓝别墅睡的。

因为伤口她这几天都睡的不好,又不能吃止痛药,只能生生的忍着,但是那天晚上,她却睡的很好。

醒过来时,已经将近中午。

正好是周末,俞菀也没有着急起床,翻了个身便准备继续睡。

但是很快的,她的手机响起。

俞菀没有管,但是那人却是不依不挠,铃声一道接着一道的。

俞菀不得不起床,在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时,她直接按了关机键。

做完这一切后,俞菀又重新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她做了一个梦。

见鬼一样的,梦见了张海棠。

从家里私奔出来后,他们过的并不好,俞菀的父亲是很努力,但是没有生意天赋,加上那个时候遇人不淑,在俞菀十岁那一年,他们家的积蓄被骗光,还背上了一身债务。

那个时候俞菀已经上学,父母两人都同时打了三份工,俞菀便开始操持家里的家务,那段时间,过的很苦。

却是俞菀童年,最后一段快乐的时光。

那个时候张海棠在餐饮店工作,每天回来都会给俞菀带好吃的,在她一脸慈爱看着自己吃东西的时候,俞菀是那样相信,她母亲是爱她的。

汽车的引擎声传来。

俞菀猛地睁开眼睛!

天已经将近黄昏了,俞菀看着陌生的天花板,睡蒙了的她正想着这里是什么地方时,开门声传来。

哦,这里是容蓝别墅。

俞菀从床上起来,刚刚将拖鞋穿上,房门便被一把推开!

贺隽樊正站在那里,眉头皱起,脸色似乎有些……焦灼。

俞菀楞了一下,下意识的开口,“怎么了?”

“你母亲,病重。”

……

俞菀早上没有接的那个电话,正是张海棠打过来的。

她原本还以为她又是想要跟自己耍花样,直接连接都没有接,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那是医院通知自己的电话。

张海棠在手机上存的紧急联系人,是她。

署名是,宝贝。

说真的,在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俞菀只觉得无比的讽刺,如果不是因为医生告诉她张海棠病重,再不见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她真想要一走了之。

张海棠住的是最顶级的病房,俞菀进去时,韩重也在里面。

在看见俞菀和贺隽樊一起进来时,韩重的眉头明显向上挑了一下。

俞菀没管他,眼睛直接落在床上的张海棠身上。

她瘦了许多,明明前段时间俞菀看见她的时候还容光焕发的,现在却是一脸苍白的躺在那里,和那些垂死的人,一模一样。

她是在街上晕倒被人送过来的,医生检查了后才发现,已经是晚期,而且显然,她也撑不下去了。

张海棠原本是昏睡着的,在俞菀进来的瞬间好像感应到了一样,缓缓将眼睛睁开。

“你醒了?”

韩重随即上前,将她的手握住。

张海棠的眼睛却直接越过他,落在了俞菀身上。

韩重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也没说什么,直接站了起来,看向俞菀,“不管如何,现在这个时候……还是陪你妈说说话吧!”

话说完,他直接转身。

在经过贺隽樊身边时,看了他一眼。

贺隽樊也没说话,眼睛看了看俞菀后,跟着韩重出去。

俞菀缓缓走到了张海棠的床边,坐下。

“来了?”

张海棠努力的挤了个笑容出来,“是不是……吓到了?”

“你其实早就知道的,对吗?”俞菀平静的看着她,说道,“但是你一直都没有说,到今天才告诉我,是为了让我愧疚,是吗?”

俞菀那近乎冷血的反应让张海棠的脸色不由变了变,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我没有那样的意思……”

“你放心,我那天说的,会兑现的。”俞菀深吸口气,说道,“你的葬礼,我会帮你操办的。”

俞菀的话说完,床上的人脸色好像更加苍白了几分,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你就这么……希望我死是吗?”

“不管我希望还是不希望,事实不就在眼前么?”

“所以你就这么恨我,恨不得我死,对吗?”

俞菀不说话了。

张海棠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后,轻轻的笑了出来,“也是……你是该恨我,我不是一个好母亲,我连保护你的能力都没有……”

“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吧,那么,祝你健康,我先走了。”

话说完,俞菀直接站了起来,转身!

“俞菀!”

张海棠的声音传来,随即,是什么东西跌落在地上,沉闷的声音。

俞菀的脚步到底还是停了下来,转头。

张海棠倒在了地上,眼睛盯着她看,“俞菀……”

俞菀的手顿时握紧了,牙齿将嘴唇咬出了血。

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将她扶了起来。

张海棠立即将她的手反握住!

“你和贺隽樊结婚吧……只有他才能保护你!”

她的眼睛里带了几分乞求,手更是死命的掐着俞菀的,指甲都陷入了她的皮肉中。

俞菀用力的抽了一下,没能将她的手扯开。

“就当我……求你了好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俞菀咬咬牙,说道。

“我知道!你要怎么恨我都行,但是你是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就当做是我对你的最后一个要求了,好吗?”

张海棠的话说着,眼泪从她的眼眶中迅速的落了下来,一滴滴的。

俞菀很少看见她哭。

甚至她都觉得,张海棠是个冷血动物,不会有感情,自然也不会有眼泪。

但是那个时候,她就在她的面前,哭得一塌糊涂。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真的……对不起。”

……

也许俞菀那个时候该问问她原因的。

为什么非要她嫁给贺隽樊,她说的保护又是什么意思。

但是那个时候,她没来得及问。

张海棠直接在她面前哭晕了过去,之后,医生便冲了进来,对她进行抢救。

俞菀没有在那里久留,在听见医生说暂时稳定下来后便直接走了。

贺隽樊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两步远的地方,不靠近,她却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只要她转身,就能将他抱住。

但是,俞菀没有。

在俞菀去看了张海棠的第三天,韩重传来了消息。

张海棠去世了。

那个时候,俞菀正在公司上班,在听见消息的时候,她手上的文件直接落了一地。

长廊就她一个人,俞菀也没有去捡,只挺直了腰板站在那里,手紧紧的掐着手机。

简单的话后韩重就挂断了电话,俞菀还是维持着那个动作,直到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你还好么?”

叶修文皱着眉头看她。

俞菀这才回过神,迅速嗯了一声后,弯腰将地上的文件捡了起来。

“你身体不舒服?”

“我很好。”

“但是你……”

“我很好!”

俞菀的声音有些粗暴了,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

叶修文看着,那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咽了回去。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直接转身离开!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依旧清脆,坚定。

她甚至连提前下班都没有,回到岗位上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处理完工作的事情,又等到下班的时间后,这才打车去了医院。

病房里只有韩重,床上的人已经盖上了白布,直挺挺的。

生命真的很奇怪,明明半个月前还在俞菀面前活蹦乱跳,甚至扬手就能给俞菀一个结实的巴掌的人,此时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跟她道别吧,我特意让他们等你道别完才送走。”韩重的声音低沉。

俞菀深吸口气,面无表情的,“不用,直接拉走吧,殡仪馆你联系了吗?葬礼准备在哪里举行?”

她那近乎冷漠的样子让韩重的眉头皱了起来,“俞菀,那是你的母亲!”

“我知道。”俞菀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要不就定在这两天吧,月底了,我很忙,虽然她现在是你的妻子,但毕竟是续弦,能进你们韩家的祖坟么?如果不能的话,就和我父亲埋在一起吧。”

俞菀的话说的很是轻松,仿佛那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韩重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而那时,俞菀已经将手机拿出,“如果你没有合适的殡仪馆的话,就让我来联系吧。”

“不用了。”他终于回答了一句,“我会让人办好的,葬礼……会回阳城办!”

“好,那你订好了时间跟我说就行,我之前做过承诺,葬礼的钱由我来出,所以到时候麻烦你给我一张清单,我好把钱还给你。”

话说着,俞菀转身,“那么,我先走了。”

她也不等韩重回答,直接抬脚!

那一刻,韩重的声音传来,“你母亲生前跟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俞菀的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只平静的说道,“忘了。”

她直接走了出去。

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在俞菀刚刚走出医院大门的瞬间,雨也落了下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