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63章 等我厌恶你的那天

第63章 等我厌恶你的那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声音让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垂在身边的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但是,她也没有回头,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直接按了电梯的按钮。

电梯门很快就开了,在她要进去的时候,后面的人终于上前来,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俞菀疼的立即嘶了一声。

他却是连松开一些都没有,依旧紧抓着不放。

“放开。”俞菀深吸口气,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静。

“回病房去。”

“我不去!”俞菀的话说着,伸出手来,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

“我要做什么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贺隽樊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好像还笑了一声,“你要去将孩子打掉,对吗?”

他的话让俞菀一愣,但是很快的,她咬牙,“对,我就是要这样做!”

“你现在就是去那边也没有人会给你做手术的。”

他的话音落下时,俞菀也终于将他的手指掰开。

他也没再拦着了,看着她的眼神甚至在等着看戏一样。

俞菀的身体一震!

然后,她的手缓缓握紧了!

“好了,先回病房吧。”他很快又软下声音,“我让人重新帮你包扎一下伤口……”

“你是不是以为,现在还是跟我说两句好话我就会乖乖跟你走?”俞菀盯着他,说道。

贺隽樊的眼睛微微眯起。

“我不会。”俞菀的话说着,双手缓缓握紧了,“你不让这医院给我做手术,我就去别的地方做,我就不相信,你可以让全国的医院都听你的!就算是那样!只要我不想要生,这个孩子就别想要活着!”

“你不是要护着梁诗晴吗?那你就护着去好了!因为我……我无法带给你任何的利益,所以就可以被你这样随便对待是吗?”俞菀的话说着,轻轻的笑了出来,“你以为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你给我一颗糖,我就会心甘情愿的去承受你给我的耳光?”

“我不会了。”她深吸口气,说道,“贺隽樊,我不会了。”

话说完,俞菀转身进了电梯。

这一次,他没有拦着她。

俞菀也没有去妇产科,就坐在医院的花圃里。

那个时候已经是入夜,这样冷的天谁会在花圃里坐着,俞菀也冷,但她就是不想要回去,近乎固执的坐在那里,手却不由抱紧了自己的手臂。

就在那时,一件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俞菀的身体一震,转头时,却发现是裴梓宴。

他也没看她,眼睛落在远方的某处,微微眯起。

俞菀不想要和贺隽樊扯上关系,自然也包括他身边的人。

所以那个时候,俞菀直接将他的外套抓住,正要扯下来的时候,裴梓宴的声音传来,“李俊上可能会被判死刑。”

俞菀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本来同样的罪名,最多是无期徒刑,再不济也是死缓,但是他很有可能是死刑,立即执行的那种。”

俞菀没回答,但是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人看。

“是贺总的吩咐。”裴梓宴将话说完,“梁小姐原本是想要暗自找人将他保下来的,但是贺总说了,如果梁小姐要保他,就进去一起陪着。”

俞菀的手缓缓握紧了。

“俞菀,你是知道公司的状况的,贺总会和梁小姐订婚是为了公司着想,但是目前公司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贺总却做出了和梁小姐解除婚约的打算,为什么?”

“因为他还有贺家。”俞菀低头笑了一下,说道。

听见她的话,裴梓宴的身体明显一震!

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有些难以置信的,“你怎么知道……”

“对啊,你们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俞菀轻笑了一声,“我跟了他十年,我却连他的父母是谁,他的家在哪里都不知道。”

“其实贺总……”

“算了,我现在也不想要知道了。”俞菀的话说着,直接站了起来,“从现在开始,他的事情跟我,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就算永年是贺家的产业,但是和贺总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早在十年前,贺总就已经和他们断了关系,若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十年都不回去?”

俞菀的脚步停下,却没有回头。

“梁家是知道他的身份后百般讨好,但那又如何?贺总还是为了你,将和梁小姐的婚事退了。”

“为了我?”俞菀转头一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你知道的,这不是玩笑。”裴梓宴的声音还是平静,“要不然的话,贺总取消婚约的理由,是什么?”

俞菀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从来都没想过,也不会觉得,是因为自己!

但是现在,裴梓宴却是那样的肯定。

“还有昨晚的事情,贺总如果不在乎的话,会直接跟检察院的人放话吗?就这样,你还是觉得,他不在乎你?”

“俞菀,你该满足的了,你跟了他十年也该知道,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如此过。”

……

俞菀回到病房的时候,贺隽樊已经不在了。

叶修文倒是在病房里。

看见俞菀的时候,他明显松了口气,“你这是去哪儿了?我还以为我又要去报警了。”

“心情不好,下去走了一圈而已。”俞菀的话说着,慢吞吞的回到了床上,躺了下来。

“你不吃饭?”

“先放着吧,我一会儿再吃。”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闭上眼睛。

叶修文还是站在那里,在盯着她一会儿后才将灯关掉,转身出去。

在他将病房门关上的瞬间俞菀立即将眼睛睁开。

她也没动,就盯着天花板看。

突然,门口传来了轻轻的动静。

俞菀立即重新将眼睛闭上。

来人也没有开灯,缓缓走到她床边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从他身上飘过来的,是淡淡的香气。

还是柠檬的味道。

在满是消毒水的医院里,很是突兀明显。

俞菀也没有睁开眼睛,只说道,“你不想要和梁诗晴结婚了,是因为我吗?”

他没说话。

俞菀可以想象他此时的表情,肯定是皱着眉头,嘴唇紧抿。

俞菀深吸口气,又继续说道,“你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关于你家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是吗?”

话说着,她缓缓睁开眼睛。

黑暗中,他的眼睛异常的亮,落在自己的身上,俞菀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他里面的情绪。

“因为没有必要。”终于,他做了回答,却避开了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不让我将孩子打掉?”俞菀又继续问,“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的,不是吗?”

“是。”

他回答的倒是干脆。

并且是……让俞菀意外的回答。

她刚刚还以为……他是想要这个孩子的!

俞菀紧握的手骤然松开了。

然后,她轻轻的笑了出来。

虽然他冷漠,绝情,但是唯一好的地方就是……不会说谎。

就好像现在,连说一句骗她,让她可以开心的话都不愿意。

俞菀轻轻的笑了出来,“既然这样,又为什么不让我将孩子打掉?”

“俞菀,我讨厌被人安排和主导。”他说道,“所以,就算是不要这个孩子,这个决定也不该你来做,懂么?”

他的声音轻柔,眼睛也看着她,那样子,就好像是以往,他在她耳边说着情话一样。

但是这样的他此时说出来的,却是最残忍的言语!

俞菀的牙齿咬紧了,“凭什么?”

“就凭,这个孩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他的声音和言语都是一片的笃定。

他似乎从来没有动摇过这个想法,哪怕俞菀在他面前表现的多么决绝,他似乎都没有怀疑过。

怀疑过有一天,她会走,会离开他!

有一天,她不会再属于他!

他是那样的笃定。

笃定她……对他的感情。

俞菀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那如果我说,我不呢?”

“嗯,你身边还有个孩子是吗?我记得……叫安安是么?”

贺隽樊的话让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你要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他笑了笑,“但是菀菀,你也别逼我。”

她逼他?

俞菀有些想要笑。

明明是他在逼她!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会放我走了的,对吗?”

“是。”他回答的倒是干脆,“除非……”

“除非什么?”

“我死了,或者你死了,又或者,我彻底厌恶你的那天。”

……

俞菀在医院住了三天的时间。

那个时候,《飞甲2》的结果也出来,让俞菀意外的是,他们公司居然中选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后面两天叶修文再没有出现在俞菀的病房里,一开始俞菀还以为,他单纯是在为这件事情奔波,直到她在《飞甲2》的投资名单上,看见了贺隽樊的名字。

他们公司为什么会中选,叶修文又为什么突然和她保持了距离,所有的问题,简单至极。

之前贺隽樊还想送她婚纱,让她和别的男人结婚,但是现在,他却连她和别人的接触都不让了。

俞菀受伤的事公司没有几个人知道,后面俞菀缺席庆功宴什么的,他们也只会想到是俞菀心高气傲,不愿意跟他们一起。

回北城的时候,俞菀倒是和她们一起的。

在知道他们中选的时候,周总开心的不行,亲自设局,犒劳他们一行人,那天晚上,俞菀倒是出席了。

周总和秦霜霜都在,可能是猜到了贺隽樊在这其中扮演的角色,周总第一杯酒敬的不是叶修文,反而是俞菀。

“这一次俞秘书你也是辛苦了,来,我敬你!”

周总这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不由微微一变。

谁都知道,这个项目俞菀是半路插进来的,根本就没做什么,怎么到了现在,反而都是她的功劳了?

俞菀自然也知道他们的想法,立即将面前的饮料端起来,“多谢周总,不过最辛苦的可不是我,是我们的小叶总,周总这一杯,该先敬小叶总才是。”

“也对,修文,来,我敬你!”

周总倒也没有计较,就好像刚刚只是因为他大大咧咧的失误而已,其他人倒也没再说什么,开开心心的碰杯,吃饭。

秦霜霜就坐在俞菀的身边,在俞菀重新坐下时,她的声音传来,“听说这一次是贺总亲自开口,选了我们公司的,俞菀,你可真有本事!”

“谢谢。”

秦霜霜压根就不是想要夸她的,此时听见她的话,那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堵了回去。

“所以说,真的是你去找的贺隽樊?”

她的声音紧绷。

“夫人要是这样觉得的,那就是吧。”俞菀微微一笑。

“他不是都要结婚了吗?你这样缠着他,好么?”

“我没有缠着他。”俞菀不动声色的喝着自己的茶,“不过对于夫人来说,我们公司能中选是一件好事吧?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大高兴?难道,你不希望我们公司好吗?”

“当然不是!你别诬陷我好吗!?”

秦霜霜差点跳了起来,就在那时,他们包厢的门被推开,周总身边的特助进来。

“周总,贺总就在隔壁的包厢。”

俞菀站的地方距离周总很近,因此那话自然到了俞菀的耳朵。

她立即垂下眼睛吃饭,刚刚往嘴里塞了口肉,周总便说道,“俞菀,走,陪我去敬杯酒。”

俞菀现在并不想要见到贺隽樊。

上一次两人在医院算是不欢而散,这一次她回北城两人也没再见过面,对俞菀来说,已经是可以不见就不见的关系了。

但是周总不管她,直接要去拉她的手,秦霜霜见着,随即站了起来,“老公,我陪着你过去吧!”

“可是……”

周总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捂住自己的肚子,“抱歉周总,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先去一下洗手间。”

话说完,她也不等周总回答,直接转身出去。

周总没有办法,只能带着秦霜霜过去。

和贺隽樊一起的不是别人,正是梁诗晴的父亲。

两人原本正在说着什么,表情严肃,在周总时,梁父的眼睛更是明显的一沉。

周总笑着打招呼,“你好梁总,贺总,好巧。”

“你好。”贺隽樊先站了起来,伸手。

周总连忙和他的握了一下,贺隽樊都已经打了招呼,梁父只能也和周总的握了握手。

“我们就在隔壁包厢,知道贺总你在这边才过来打个招呼,没打扰吧?”周总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这一次的项目真的多亏贺总你了,这杯,我敬你。”

“哪里,是叶总的能力好,这才能征服其他人。”贺隽樊的话说着,眼睛看了一眼门外。

俞菀并不在。

他嘴角的笑容还是不变,但是眼睛明显一沉。

周总看着不免有些忐忑,而那个时候,秦霜霜已经上前,“贺总,听说这一次是我们公司的俞菀亲自找你谈了,你才给的机会是吗?真的是多谢你了!”

秦霜霜将“亲自”这两个字咬的很重,眼中的情绪不言而喻,话一边说着的时候,眼睛还看了一眼那边的梁父。

“俞菀?”梁父立即抓到了她话里的重点,眼睛微微眯起。

“对,梁总应该也知道,之前她可是我们贺总的贴身秘书呀,是吧?”

秦霜霜笑着看着贺隽樊。

梁父的脸色顿时沉下!

周总一看也不对,随即将秦霜霜拽了过来!

“抱歉贺总,我太太不怎么会说话。”

“哦,原来这是你太太。”贺隽樊的脸色倒是不变,“怎么,周太太和俞菀认识?”

他的话让秦霜霜一愣。

什么意思?

他连她是谁都不记得了吗!?

“好了,贺总和梁总肯定还有事情要谈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话说着,周总拉着秦霜霜的手就要走,秦霜霜却将他的手甩开,眼睛看向梁父,“但是贺总,男女有别这件事情你应该清楚,你毕竟是要和梁小姐结婚的人,还是不要和我们公司的职员走的太近好,要不然日后传出了什么事情,对彼此可都不好!”

“你在胡说什么呢?!”周总忍不住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里这么多人,他可能直接给她一个耳光了!

但是贺隽樊一直盯着他们看,他也只能忍着,只将秦霜霜的手一拽,“走!”

贺隽樊站在原地没动。

“隽樊,你这风流债可真不少啊!”

梁父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嘲讽的。

贺隽樊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梁总放心,我会处理的。”

“呵呵,既然如此,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的女儿?更何况诗晴这一次会做出这样的傻事,还不是因为你……”

贺隽樊抬起眼睛来,梁父看着,那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不管如何,很快李俊上会被判刑,我和梁小姐的缘分也到了,等婚约解除的消息出来,我希望梁总可以送梁小姐出国学习一段时间。”

“诗晴好好的,为什么要出国?!”

“我只是做个提议而已。”贺隽樊的话说着,将手上的酒杯放在了桌上,发出轻微的,“叮”的一声。

“但是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让我再看见她好,你觉得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