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62章 下次死的,肯定是你

第62章 下次死的,肯定是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叶修文立即跟在了俞菀的身后。

他原本以为她是要回房间,却发现她直接进了电梯。

“你到底要做什么!?”

叶修文终于忍不住将她的手抓住!

“你知道你刚刚……”

叶修文的话还没说完时,突然觉得不太对劲。

手上是湿漉漉的一片……

他立即松开手,也是那个时候他才发现,她的袖子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这……”

叶修文瞪大了眼睛,而那个时候,电梯已经到了。

俞菀没有管他也没有回答他的话,自顾自的往前面走。

她拦了一辆车就直接去了医院。

叶修文全程都跟着她。

在看见俞菀的时候急诊的一个护士直接叫了起来,“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真的是不要命了啊!还有,你这衣服都是从哪儿弄的?”

俞菀没说话,只自己坐了下来。

叶修文立即看向那护士。

“你是家属是吗?真的是太不像话了!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让她到处跑!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就等着后悔吧!”

护士的话说着,手上的剪刀已经将俞菀的衣服直接剪开。

那里面已经缠了一层纱布了,此时鲜血还在不断的往外面涌,在护士将纱布拆开时叶修文才发现,里面是一片的血肉模糊!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也是那个时候从护士的口中他才知道,俞菀从火场被救出来后就上了救护车,但是在包扎好的时候就自己逃出了院,身上那一件干净的白衬衣连护士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弄来的。

上药的过程中,叶修文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俞菀的眼睛闭着,却是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叶修文知道,不可能不疼。

她的冷汗都出来了,脸色也是苍白色的一片,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忍下来的。

好不容易的,护士终于重新帮她包扎好。

“赶紧去办住院手续吧,伤口的面积有些大,注意不要感染了。”

听着护士的话,叶修文立即站了起来,正要去办住院手续时,俞菀的声音却传来,“我不住院。”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叶修文的脸色微微一变,眼睛也看向她,“你说什么?”

“我不住院。”

俞菀捂着衣服坐起来,“我要回北城。”

“你疯了是吗?”叶修文忍不住说道,脸色阴沉的,“你现在跟自己的身体置气有用么?”

“我自己的身体,我说了算。”

“你不就是因为刚刚贺隽樊说了你几句难过不是吗?就算你现在回北城,你以为他就会心疼疼了?他甚至连你出了什么事情都不关心!你知道在你失踪的时间里,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吗?他和他的未婚妻在房间里……”

叶修文突然不说话了。

他的嘴唇紧紧的抿着。

但是就算他不说,俞菀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在她失踪,甚至差点死了的时候,他们在酒店里……寻欢作乐吧?

看他今天晚上维护梁诗晴的样子,两人是和好了?

那昨天他跟自己说的话,算是什么?

可能,不过是一句哄骗孩子的谎言罢了。

俞菀闭了闭眼睛,“小叶总,谢谢你陪我来医院,但这是我的事情。”

话说完,她站了起来,在她要从叶修文身边经过的时候,叶修文突然将她拦下,然后,她整个人被直接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俞菀的脸色顿时变了,“你把我……”

“不管如何,今天,你必须给我住院!”

……

酒店房间内。

俞菀这一走,房间里顿时变成一片安静。

梁诗晴的手还挽着贺隽樊的,在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后,梁诗晴立即看向身边的人,“俞菀姐姐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真的好可怕!刚刚如果不是因为你及时进来的话,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话说着,梁诗晴的眼睛又红了起来,但是下一刻,她挽着的手却被抽了出来!

梁诗晴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观众都已经走了,就没必要唱戏了。”

他的话说着,将身上的浴袍一脱,直接开始换衣服。

灯光下,男人身体的线条流畅,宽肩窄腰,是梁诗晴见过的,身材最好的男人。

在他将衬衣穿上时,梁诗晴立即几步上前,从背后将他抱住!

“隽樊,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保证,只要我们结了婚,我肯定不会再和李俊上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可以帮你照顾生意,可以操持家务的!”

她的话说着,手顺着他的小腹一点点往下,“我还可以,给你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她的手被一把抓住!

他的力气很大,扣着梁诗晴的手就好像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样!

梁诗晴疼的眼泪顿时掉了出来,“疼……”

“我跟你说过的吧?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看在梁家的份上,我不动你,是为了保全你的最后一点颜面,但是我告诉你,我的耐心有限。”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么?”贺隽樊嘴角的笑容更深了几分,“今天晚上的事情最好跟你没有关系,如果让我查出来的话,你可就别怪我了!”

话说完,他将她的手松开,顺带着,将她的身体一推!

梁诗晴向后退了好几步,等她抬起头时,贺隽樊已经将外套拿上,转身就走。

“你要去哪儿!?”

他没有回答,“嘭!”的一声,将房门直接关上!

梁诗晴站在原地,想起他刚刚跟自己说的话时,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随即,她给李俊上打电话。

“你怎么搞的?你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是吗!?”

那边的人没说话。

梁诗晴还想要骂的时候,那边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你好,这里是广城巡捕局,请问你和手机主人李先生,是什么关系?”

梁诗晴的脸色顿时变成一片苍白!

巡捕局!?

也是……

俞菀都逃出来了,甚至可以直接冲到酒店找自己,肯定是……直接报警将李俊上抓起来了!

就在梁诗晴想着时,那边的人已经继续说道,“这位小姐,请问你现在有时间么?请你马上来巡捕局一趟!”

……

“贺总,李俊上现在已经在巡捕局了,是俞菀报的警,这是今天晚上俞菀的行踪。”

说话间,裴梓宴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贺隽樊,他迅速的翻着照片,在看到后面俞菀躺在病床上换药的时候,他的眼睛迅速沉了下来。

尤其是,在发现右下角还有一个叶修文的时候。

“俞菀的伤好像还挺重的。”裴梓宴没有注意到贺隽樊的目光,以为他只是担心俞菀,说道,“我跟医院通过电话了,得住院几天的时间。”

“谁做的,查到了吗?”

贺隽樊将那些照片直接收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目前李俊上在巡捕局已经承认了,事情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做的,和其他人无关。”

裴梓宴的话说完,贺隽樊直接笑了一声。

裴梓宴吃不准他的想法,只看着他。

“既然他这么想死,就让他死吧。”

话说着,贺隽樊直接上了车。

“贺总,我们去医院吗?”

“去车站。”

……

叶修文的态度强硬,不管俞菀怎么反对,直接给她办了住院手续,并且从刚刚到现在,俞菀连想要起床他都不让,就好像是盯什么一样的盯着她。

俞菀折腾了一个晚上实在累了,也不愿意继续跟他耗,闭上眼睛就直接睡了过去。

叶修文就一直在她的身边守着,俞菀醒过来时,他居然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

俞菀有些无奈,“小叶总,你都不用休息的吗?”

“你醒了?”叶修文直接站了起来,“我出去给你买点东西,想吃什么?”

叶修文这样突然殷勤的态度让俞菀有些害怕,也不回答,就盯着他看。

“你不说的话,我就随便买了。”

他的话说着转身就要出去,俞菀的声音传来,“可以带我去医生办公室吗?我有话要问。”

叶修文直接帮她将医生叫了过来。

“是有哪里不舒服吗?伤口裂开了?”

医生的话说着就要帮俞菀检查,俞菀却是摇头,“不是,我想要问,我现在可以做人流吗?”

俞菀的声音平静,医生的动作不由一僵,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你这是……”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了。”俞菀朝他笑了笑,“现在可以做吗?越快越好。”

医生的眉头皱起,翻了翻俞菀的病历后,“你已经过十二周了吧?”

“是。”

“时间有些长了,这对你身体损害会很大的,而且孩子……”

“只要能做掉,我怎么样都可以的。”

俞菀的样子坚决,医生都有些语塞,顿了顿后说道,“这个,你得去咨询妇产科。”

“好。”

俞菀的话说着就要起床,那样子,极其的迫不及待。

叶修文看着,不得不将她拦下,“你这是做什么?至少要等你的伤口好了吧!”

“小叶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但是……”

“请问,俞小姐是在这里吗?”

陌生的声音传来。

俞菀很快转头,那边的人正好走到他们面前,扬起手上的证件,“我们是广城巡捕局的,请俞小姐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

俞菀说的是梁诗晴和李俊上两人的合谋,却不想,李俊上一个人将罪名全部扛了下来,而梁诗晴也推的干干净净!

俞菀刚刚进去的时候就听见了梁诗晴的声音,哭哭啼啼的。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和李先生……很久之前就认识了,感情挺好,但是我一直都只将他当做了哥哥一样的人,昨天晚上我和俞菀谈了话心情很不好就跟他说了两句,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梁诗晴的话很明显,整件事情她是受害者,在俞菀的面前是受害者,李俊上的事情连累了她,她也是受害者。

俞菀看着她那梨花带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

听见声音,梁诗晴立即转过头来,看见她时,眼泪顿时掉的更加凶了,“俞菀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没想要伤害你的……”

俞菀面无表情的看向旁边的巡捕,“所以呢?让我来做什么?”

“目前李俊上对罪行供认不讳,我们调查了一下,确实和梁小姐也没什么关系,这是结案书,你看看,没问题的话就签字,这案子我们就可以移交检察院了。”

听着他的话,俞菀直接笑了出来。

调查?

只要他们认真的调查一下,梁诗晴那漏洞百出的谎言直接就可以戳破,但是现在,他们却按照两人的证词就直接将罪行推到了李俊上身上,显然,是想要帮梁诗晴开脱了。

不过也是,梁诗晴是什么人?

梁家的大小姐,她要是出事了,梁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俞菀又没有死,还有一个顶罪的,这自然是……最保险的做法!

“俞小姐,虽然这件事情梁小姐没有责任,但是她已经做出了承诺,会给你相应的补偿的,要是没有其他的问题,就签字吧!”

对面的巡捕说道。

俞菀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补偿?说的是……钱吗?”

“这是……你们私下协商的事情,我们不参与。”

俞菀看着他那一脸心虚的样子,眼睛又缓缓的落在了梁诗晴的身上。

后者也看着自己,通红的眼睛此时死死的盯着她看,就好像要将她撕碎了一样!

俞菀也没有僵着,她知道此时就算自己坚持不就此结案,他们也不会有其他的处理结果。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费劲?

想着,她直接将名字签上,“辛苦你们了。”

“谢谢,那……我们送你回医院吧?”

“不用。”俞菀看向那边的梁诗晴,“梁小姐,可以送我一程吗?”

……

出了巡捕局梁诗晴脸上的泪水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冷冽。

“你就不怕上了我的车,又得死一次吗?”

“我想你应该不会蠢到这样的地步,要是我坐你的车后出了事情,不是让所有的人怀疑你吗?”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开门上车,“还有,你现在也不用费尽心思的对付我了,这个孩子,我不会留,我也不会再出现在贺隽樊的身边,对你……造不成威胁。”

“你以为我会相信?”

“那你大可以再试图杀我一次。”俞菀转头看向她,“只是,你最好保证真的可以将我弄死,要不然的话,下一次死的人,肯定是你。”

俞菀的目光平静,但是梁诗晴看着时,身体不由一凛!

而那个时候,俞菀已经看向前面的司机,“就在前面将我放下来吧,谢谢。”

司机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梁诗晴后,缓缓将车停了下来。

俞菀直接开门下了车。

甩上车门的时候,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嘭!”的一声,惊天响。

也不看梁诗晴到底是什么反应,俞菀转身就往旁边的公交站走。

广城真的冷的可怕,明明是大中午的时间,俞菀站在那里却冷的直打颤。

伤口似乎又裂开了,一阵阵的刺痛传来,但是俞菀连皱一下眉头都没有。

痛的地方多了,自然也就麻木了。

她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天空。

那个时候,她倒是突然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就好像巡捕局的那群人一样,明明知道真相,但是看在梁家的份上,他们并不会为难梁诗晴。

所以,贺隽樊也是一样。

即使他已经不打算和梁梁诗晴结婚,但这不代表着他就要和梁家交恶,自然的,也得护着梁诗晴。

这些,俞菀都知道。

但是就算知道……又如何?

知道的意思就是说,他知道她经历了什么,知道她那个时候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却还能为了自己的利益,站在了梁诗晴的那边。

甚至那个时候,他连都看她一眼都没有。

至于在俞菀去之前他们都做了什么,俞菀连想的力气都没有。

她怕自己想到了会……想要将他一起弄死。

俞菀正想着时,一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上车。”

叶修文将车窗摇了下来,声音紧绷的。

俞菀看了他一会儿后,终于还是上前,将车门打开。

“结案了?”他的声音传来。

“嗯。”

“梁小姐……”

“她没事。”

叶修文的眉头微微一皱,在过了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其实这也不奇怪,梁家就这么一个女儿,绝对不可能……”

“我知道。”俞菀直接闭上了眼睛,“你就不用在我的面前再复述一次了。”

叶修文看了看她,终于还是将话都咽了回去,轻轻的嗯了一声。

俞菀闭上眼便直接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叶修文不在。

俞菀看了看天花板后,翻身起来。

她要去找妇产科的医生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做手术。

在她刚刚走到病房门口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

《卡农》,是他的专属铃声。

俞菀的手握了握,没有理会,直接抬脚出去。

在她就要走到电梯前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受伤了也不在床上好好躺着,跑这里来做什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