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54章 有存在的必要么?

第54章 有存在的必要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的脚步一顿,却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走了出去。

她直接打了车回出租屋那边。

保姆原本是想要问什么的,但是对上俞菀那苍白的脸色到底也没说什么,只让她进去好好的休息。

安安也在睡,小脸蛋上全部都是泪痕,是在她回来之前先哭了一通了。

俞菀在他身边躺下,手抱住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俞菀睡的很好,醒过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快黑了。

这些天保姆也累了,俞菀让她先回去,自己叫了两份外卖。

“俞阿姨?俞阿姨!”

听见声音,俞菀这才回过神来,“恩?”

“你这菜已经夹了很久了。”

安安的话说完,俞菀这才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立即将筷子收了起来,“恩,你快点吃。”

安安乖巧的点头,俞菀正戳着自己面前的饭时,旁边的手机响起。

她立即翻了过来。

骆译。

俞菀立即挂断电话。

但是下一刻,他又打了过来,不依不饶的。

俞菀只能深吸口气,走到阳台接电话。

“你在哪儿?”

他一开口就是质问的声音。

“有事么?”

“我问,你在哪儿?!”

俞菀心里骂了一句神经病,正要将电话挂断时,他的声音传来,“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就一直打,要不我就直接人肉,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

他的话说的坚定,倒像是真的要这么做一样。

俞菀咬紧了牙,“你到底要怎么样?!”

“告诉我就好了。”他冷笑了一声,“你在哪?”

俞菀没有直接告诉他自己现在住的地方,而是约了他在小区附近见面。

她原本是想要让安安自己在家的,但是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直接带着他出去。

骆译的脸色本来就难看,在发现俞菀居然还带了个孩子过来时,眼睛更是一沉!

安安被他的脸色吓到了,人立即往俞菀的身后躲。

“这是谁的孩子?”

“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俞菀懒得回答他的话。

骆译看了她许久后,深吸口气,“我问你,你真的怀孕了?”

“跟你有关系吗?”

“我问你是,还是不是!”

骆译的声音很大,脸色也可怕的很,安安抓着俞菀的手也更用力了。

“骆译你神经病是吗?”俞菀终于忍不住说道,“这关你什么事?和你有关系吗?”

“是贺隽樊的?”

俞菀已经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拉着安安的手就要走,骆译却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所以真的是他的是吗?你疯了?!他就要跟别人结婚了,你居然还想要给他生孩子?!”

“我乐意!”俞菀忍不住说道,大声的,“我想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情,轮不上你来管!”

“你就是在糟蹋自己!”

“那我也愿意!”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突然不说话了,他的身体颤抖着,脸色从一开始的愤怒,变成了一片苍白。

然后,他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是这样的吗俞菀?就算……就算他这样糟践你,你也还是不离不弃的是吗?那我呢?我算是什么?”

俞菀的嘴唇紧紧的抿着!

“我知道了。”骆译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说道,“我不过是你那个时候无聊,慰藉的一条狗是吗?所以你不需要了,就可以直接踹走,是这样吗!?”

“那个时候,我考虑过和你的将来的。”俞菀沉下眼睛,说道,“是你不告而别!你甚至连一个道别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我说了,那是因为贺隽樊威胁……”

“是,他威胁了你,所以你做了选择,你选择走,却要求我必须在原地等你是吗?你凭什么?!”

俞菀的话,让骆译顿时愣在原地,那攥着她的手,也骤然松开了。

“所以说,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指责我,我们不过都是选择往前走的人罢了。”

“俞菀,那……你现在要跟我结婚吗?”

俞菀原本是要走的了,在听见他这句话时,脚步又生生停在了原地!

“就当做……我是和金远一样的人好了,我可以好好的照顾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俞菀……给我个机会好吗?我……我爱你啊!”

……

张元元下葬的那一天是个阴雨天。

随着这一场雨,北城算是彻底入了冬,俞菀怕冷,穿了个毛衣又加了个外套却还是瑟瑟发抖。

身边的安安一直很平静,在牧师示意他将骨灰盒放进去的时候,他也只面无表情的放了进去。

在他回到自己身边时,俞菀立即伸手将他的握住。

比她还要冷的手。

来送张元元的人很少,再加上天气的原因,葬礼很快结束。

离开墓园时,俞菀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

外面的雨太大了,不知不觉的,将她的眼睛也蒙住。

俞菀很快伸手擦了一下,抬起头来时,脸上已经是一片平静。

车子很快抵达他们居住的小区。

俞菀刚刚下车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人。

还是那双真皮高跟鞋,身上白色的皮草外套和他们这寒碜的小区格格不入。

俞菀的身体先是一震,然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平静的垂下眼睛,牵着安安的手往前走。

“俞菀。”

在他们见过她身边时,她立即开口。

俞菀的脚步不停。

“我在跟你说话!”

张海棠三两步追了上来,咬牙,“这孩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与你无关。”

“你……”

张海棠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软了下来,“你跟我回去吧好不好?”

“我说了,不回去。”

“你是想要看我死是吗?”

张海棠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那声音怎么听,怎么都是咬牙切齿“你知道如果你不回去,韩重会怎么对你,怎么对我吗?你是不是真的想要看见我……”

“那你就去死好了。”俞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张海棠没想到她真的会这样说,眼睛不由瞪大!

俞菀却是不管她,直接往前面走。

“当年我只能那样做!”

张海棠颤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父亲死的时候,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如果不是韩重,我们早就被人弄死了!他……他是个混蛋不错!但是那个时候,我只能跟着他!”

“你是我的女儿!比起其他的一切,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

俞菀的脚步顿时停下。

然后,她转身后三两步的冲上来,将她的衣领薅住!

“比起那样活着,我还真的是宁愿死了算了!为了我?你别说的那样冠冕堂皇!你就是放不下你的荣华富贵!当年可以将我送上韩重的床,现在又想要我和贺隽樊结婚?我告诉你,你做梦!你要是想死的话就赶紧去死!你管我生,我就管你死,那一口棺材,我给你买!”

俞菀的话说完,将她一把推开!

也不管她是什么反应,俞菀转身后,抓着安安的手就走!

还好保姆还在家里。

俞菀说了一句让她给孩子做完饭再走后就将自己直接关在了房间里面。

她坐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裹住,但是就算这样,她还是觉得浑身冷透!

那个时候,韩重是带了她和张海棠一起去了度假村游玩。

开了两个房间,那一天晚上张海棠说了要过来跟她一起睡,所以她才会留了门。

怎么也没想到,进来的人会是韩重!

是她的亲生母亲……算计了她!

想到这里,俞菀更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就在这时,保姆的声音传来,“俞小姐,你的电话。”

俞菀没有回答。

保姆也没有再说,俞菀原本以为会就此安静,却不想下一刻,她的声音又传来,“俞小姐,这个人一直在找你……”

“不要管我。”

俞菀艰涩的说了这一句后,直接躺了下来,闭上眼睛。

空调的温度已经被她调到最高,又抱紧了被子后,她总算觉得好了一些。

外面,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俞菀正要入睡的时候,有人直接将房门打开!

迎面而来的热气让他的眉头顿时皱起,然后,他直接走了过来,将她整个人抱起!

“贺……贺隽樊?!”

俞菀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但是很快的,她确定,这是现实!

“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没回答,直接抱着她就要走。

“放开我!”

俞菀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挣扎,用力的推着他!

“俞阿姨!”

安安立即冲了上来,“你个坏人,放开她,放开!”

安安用力的推着贺隽樊的身体,他却是纹丝不动。

那一小团东西贺隽樊连搭理都不愿意,直接抱着俞菀往外面走。

“俞……俞小姐!”

“俞阿姨!”

保姆和安安的声音都渐渐远去,贺隽樊的脚步却还是没有丝毫的停留,俞菀也推不开他,干脆张嘴,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吃了痛,他总算是轻轻的嘶了一声。

俞菀用了狠劲,原本是想他一痛总会将自己放开,却不想,他还真的这样一路抱着她出了小区!

“贺隽樊,你是不是神经病!你个疯子!”

俞菀忍不住开骂,在车子里等候的裴梓宴听着,身体不由微微一凛!

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抱着她上了车。

“开车!”

他终于开了口。

俞菀立即要去拉车门,他的动作却比她更快,直接将自己的领带扯下,绑住她的双手!

“贺隽樊!你混蛋,我……”

俞菀原本是想要爆粗的,但是在话说出口前,她还是生生的咽了下去,只死盯着他看!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他没说话。

“贺隽樊你是哑巴吗?我在跟你说话!你说话!”

她的双手被他绑着了,但是双腿还是自由的,此时直接往他的身上踹!

下一刻,她的脚就被抓住,紧接着,他整个人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怎么,想要我在这车统领你给办了是吗!?”

他的眸色深沉,手背上是一片暴起的青筋,似乎……还真的打算这样做!

俞菀终于还是乖乖闭上了嘴巴。

不知道过了多久,裴梓宴将车停了下来。

俞菀立即转头,在看见眼前白墙红灯的地方时,她的瞳孔不由一缩!

“医院……你带我来医院做什么!?”

她的声音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贺隽樊又回归了沉默,伸出手来,将她整个人直接拖下了车!

“放开我,放开!”

医院这边他显然已经打过招呼了,刚刚见到他们人时就有几个人冲上来,帮忙将俞菀直接压在了床上!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放开我!”

俞菀的声音嘶哑,其中又带了几分尖锐,疯了一样的要将面前的人推开时,其中一个终于说道,“小姐,我们没想要伤害你的孩子,只不过帮你做个检查而已。”

检查?!

俞菀顿时愣住,眼睛猛地看向那边的男人!

他正靠在墙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们要做什么检查?”俞菀突然有些明白了,看向面前的医生。

“DNA检测。”

“你们疯了?孩子还没出生怎么做DNA检测!?”

“我们需要穿刺羊水来提取,所以请你配合我们一下,免得无辜受伤。”

“我不做!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检测,你们放开!”

俞菀的身体开始颤抖,但是很快的,有人上前来,将她的身体死死的按住!

……

俞菀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像牲口一样。

被人拿来交易,现在连带着她的孩子……也是一样!

她躺在床上,整个人都在颤抖着,眼里有什么东西飞快的落下,她也来不及擦了,任由它们往下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紧闭的房门被推开。

贺隽樊走了进来,一脸的阴沉。

俞菀看了一眼他手上拿着的两页纸,她知道,这是结果出来了。

她也没有其他的反应,直接擦了一把自己的脸后,站了起来。

“贺总要是没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站住。”

他的话说完,俞菀还真的停了下来。

倒也不是因为她听话,而是她知道面对他,自己反抗也没有用,反正就算她现在跑了,他肯定也会将自己抓回来。

何必?

他的声音传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的,是吧?”

俞菀背对着他,因此也看不见他此时脸上的表情,但是不用看她也知道,肯定……难看的很。

一开始俞菀觉得他可能只是想要逃避,但是现在她发现,他曾经还真的以为……那不是他的孩子。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俞菀深吸口气后,转身,“是。”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

贺隽樊的眼睛微微眯起。

俞菀低头笑了一声,“贺总,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起过的秦小姐吗?”

贺隽樊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扯到这么一个人,也不记得那到底是谁,只皱着眉头不说话。

“你肯定是忘了。”俞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说道,“那个时候,她跟你说,她怀孕了,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样的,你还记得吗?”

他还是沉默。

俞菀也不介意,继续说道,“你给了她一张支票,然后让我带她去了医院。”

“想要用孩子绑住你的女人,也不仅仅是秦小姐一个,贺总,我见的太多了,而我也知道,我……不会是你的偏爱和例外。”

俞菀的鼻子越发酸了,笑容却是维持着不变,“所以,怀孕又如何?对你来说,那不过就是一块连感情都不会有的血肉而已,不是吗?”

对于贺隽樊来说,其实的确如此。

所以在接到韩重的电话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冷笑。

就算她的孩子是他的又如何?

又……如何?

但是挂了电话后,他还是直接找到了俞菀,近乎迫切的让她做了这个检查。

而此时,在看着她那通红的眼睛,在她说出他的心思后,他却……想要反驳。

只是一块没有感情的血肉吗?

或许,该给他一个称谓,比如说……他的孩子。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的人也没回答。

她知道,自己是说对了。

她不断的点头,“所以,这个检查根本就是……毫无意义,我不会拿这个孩子跟你要什么,这跟你……也不会有任何的关系!”

俞菀的话说着,直接转身!

他的声音却再一次传来,“但是韩重联系了我,说你怀了我的孩子,让我必须要跟你结婚。”

“你放心,我不会。”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的眼睛却是沉了下来,“怎么,你不想要跟我结婚?”

跟他结婚?

说真的,俞菀觉得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她要是说了,根本就是在自取其辱!

所以,何必?

“你就放心吧贺总,我不会破坏你和梁小姐的婚事的。”

半晌,俞菀只回答,“我一直都清楚,我在什么位置上,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拿这个孩子威胁你,你就放心的……和梁小姐结婚吧!”

话说完,俞菀不愿意再跟他多说什么,快步往门口走。

在她将房门拉开的瞬间,他的手却从后面过来,将门一把按了回去!

“我可没法放心。”他扬起嘴唇笑了一下,“既然如此,你觉得这个孩子,有存在的必要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