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52章 她不想一个人

第52章 她不想一个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想也不想的转身!

但是那个时候,另一道声音却是传来,“贺总!哟,这位是……”

“我女伴。”贺隽樊将她的肩膀搂住,强迫她回身,“俞菀。”

“你好俞小姐。”那人朝她点点头后,眼睛很快看向贺隽樊,“我原本还以为贺总你不会来了,真的是惊喜……”

面前的人谈笑风生,但是说了什么,俞菀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她紧紧的掐着贺隽樊的手臂,嘴唇已经快咬出血!

无数个瞬间她都想转身走人,但是贺隽樊却始终搂着她的肩膀,不动声色的和人谈笑,手上的力气却不由俞菀挣扎半分!

“隽樊。”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俞菀转头,却发现是梁诗晴的父母,而在他们旁边的……正是韩重和张海棠!

在看见俞菀和贺隽樊在一起时,那四人都有一些惊讶,贺隽樊倒是笑笑着先开了口,“我介绍一下,这是俞菀。”

他也没说俞菀的身份,但是他那放在俞菀肩膀上的手却没有挪开的意思,在场人的眸光都更深了几分。

“韩董,生辰快乐。”

就好像没有发现他们探究的眼神一样,贺隽樊只笑着说道,“因为通知的仓促所以我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见笑了。”

“没事,人来了就好。”

韩重的话说着,眼睛好像往俞菀的身上看了几眼。

俞菀的手掐的更紧了,牙关在嘴唇中轻轻的发颤!

她原本还以为贺隽樊会多跟韩重说两句,毕竟他可是冲着讨好韩重的目的来的,却不想,他们也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韩重他们吃不准俞菀和贺隽樊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没有和俞菀说什么,转身继续招呼其他的客人。

倒是梁诗晴的父母留在了原地。

“隽樊,诗晴这两天……”

“我知道,她病了是吧?”贺隽樊笑着说道,“伯父伯母放心,我会过去看看她的。”

贺隽樊虽然笑着,但是话却是将两人的话堵了回去。

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搂着俞菀转身,“走吧,陪我去打几个招呼。”

俞菀一愣,转头时却发现梁诗晴的父母还站在原地,一脸的僵硬。

俞菀的眉头随即皱了起来,随即将贺隽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扯开,咬牙切齿的,“你到底要做什么?!”

她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脸颊涨得通红,就好像是一只愤怒的小狮子一样。

贺隽樊只微微一笑,“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玩!”

话说完,俞菀转身就要走,但是下一刻,他的手却是绕过了她的腰,轻轻一收,俞菀整个人几乎直接趴在了他的身上!

俞菀瞪大了眼睛,“你……”

“嘘,乖。”他的声音轻轻,“听话,菀菀。”

俞菀原本抵在他胸口前的手顿时落下。

菀菀……

她不是说过,不要再叫自己这个名字吗?!

那落下的手缓缓的,又握成了个拳头。

脑海中又想起了他今天跟她说的话。

他说,是最后一次。

那就当做是……最后一次吧!

反正今天晚上之后……他们就各不相欠!

俞菀正想着时,掌声传来。

她随着众人的目光抬头,正好看见的,是韩重带着张海棠缓缓上了台。

“多谢,感谢各位在百忙中还能来参加我的生日会。”韩重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俊逸的五官还能看出当年的模样。

但那都是给人看的。

只有俞菀知道,那不过是……他的一张面具而已!

“我本人也是北城人,当年也是在这里开创了我的第一家公司,也是在这里,邂逅了我的太太……”

韩重在台上说着,俞菀却已经没有心思继续听了,直接转身要走的时候,贺隽樊却将她的手拉住,“别着急,精彩的部分还没来呢。”

俞菀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转头正要说什么时,台上的投影幕却突然闪了一下!

然后,奇怪的声音发出……

俞菀的脸色顿时一变,而所有人的眼睛也齐刷刷看向了那投影幕!

那上面,是两个光溜溜的人,上演着的,是限级的戏码!

有女人低呼了一声后就将眼睛遮住不敢再看,但是大部分的人却是直接炸开!

那上面的男主角……可就是站在台上的那位!

而女主角,显然不是他的太太!

“关掉!关掉!”

韩重嘶吼的声音传来,现场顿时变成了一片混乱不堪!

俞菀却站在那里,眼睛定定的看着台上!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贺隽樊今天晚上让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所谓的投资。

而是为了兑现几天前他给自己的承诺。

他说,不会让欺负了她的人好过!

但是……为什么?

明明他如果拿到了这录像,应该可以直接去跟韩重谈才对,韩重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肯定会帮他的公司度过难关,这才是现在的他应该做的不是吗?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宴会在混乱中匆匆结束。

贺隽樊也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带着俞菀从后门离开。

裴梓宴已经将车停在了那里,显然就是为了接他们的。

贺隽樊拉着她的手上车。

“你现在住哪儿?”

他的声音传来。

俞菀低着头看着自己攥紧的拳头,“我住在哪里,你不知道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他的回答很是坦然,俞菀深吸口气,终于还是报了地址。

裴梓宴发动车子。

“是你做的,对吗?”俞菀看向他,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为什么,觉得该给他一个小惩罚而已。”

小惩罚?

虽然这宴会没有媒体,这种事情在上层圈子里也不算是一件新鲜事,但是被人这样公之于众,韩重几十年的脸面和名声都算是扫地,但是他却说……小惩罚?

“因为……我么?”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终于转头看了她一眼。

“你觉得呢?”

不置可否的答案。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公司现在需要资金不是吗?得罪了他,对你能有什么好处?”

“这是我的事情。”

他的声音还是平静,其中透着几分……冷漠。

俞菀的手骤然松开了,然后,她低声笑了一下,“也是,这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说好了,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了不是吗?那我们以后就没关系了对吗?”

他没说话。

俞菀将眼睛转开,看向窗外的时候,正好听见他的回答。

“嗯。”

轻轻的一个字,是他带有磁性的声音,也是他决绝的肯定。

正好那个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裴梓宴微微转头,“贺总,到了。”

“那我就先走了,再见,贺总。”

话说完,俞菀将车门打开,但是下一刻,他却跟着自己下了车。

“我送你到门口吧。”

“不用。”俞菀咬着牙。

“应该的。”

他的话说着,人直接往小区里走。

她说的是不用,不是谢谢!

俞菀三两步追上他的脚步,“贺总!你……”

“时间太晚了,我怕你不安全。”

“我会照顾好自己!”

贺隽樊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手覆在她的脑袋上,“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小女孩。”

俞菀的表情和所有想要说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间!

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手松开又握紧,握紧又松开,最后,无力的垂落在身边。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她的声音在轻轻的颤抖着,“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留在你身边吗?”

“没有。”

他转身,“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转眼间,你已经长大,甚至已经到了……不顾一切想要远离我的年龄了,而已。”

他的话说着,轻轻的笑了笑,“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送你上去了,自己小心一点,但是菀菀,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

他也不等她回答,自己抬脚就走。

俞菀还是站在原地,头低着。

是她想要逃离吗?

明明是因为……他身边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不是么?

为什么现在好像……是她做错了?

——

第二天俞菀是被医院的电话吵醒的。

“俞小姐,你现在现在能来医院一趟吗?张小姐的情况十分不对劲,现在必须要进行手术,请你现在马上过来!”

俞菀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打了车就往医院冲。

天空,又开始下雨了。

俞菀也没有打伞,车子停下后直接冲到了手术室。

安安被保姆带走了,医生在刚刚看见她的时候就将同意书给她。

“俞小姐,这手术我们也没有多少把握,因此我们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俞菀的手微微一颤,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说道,“有……多少成功的几率?”

“不到百分之三十,而且手术后依旧可能会有各种并发症,所以……”

“我知道了。”

俞菀深吸口气,将自己的名字签上,“就这样吧!”

医生拿了同意书就走,俞菀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才想起安安,立即转身去找他。

保姆正带着他在食堂吃饭。

他一直都很乖,此时就安静的坐在那里吃饭,一口接一口的。

“俞小姐。”

看见她,保姆立即站了起来。

俞菀将安安的手拉住,看向保姆,“你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就好。”

“但是俞小姐,你的脸色很……”

“我没事。”俞菀朝她一笑,眼睛看向安安,“安安,吃饱了吗?”

安安缓缓的点头。

“我们去等妈妈好不好?”

安安乖巧的站了起来,跟着她走。

两人在手术室门口坐下。

对面的电视正播放着新闻,但是说了什么俞菀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眼睛只盯着手术室看。

“俞阿姨。”安安的声音突然传来。

俞菀的身体一震,转头,“嗯?”

“妈妈……是不是要死了?”

“谁……跟你说的?”

“妈妈自己跟我说的。”安安看着她说道,“她说,她就好像爸爸一样,要死了,俞阿姨,死了……是什么意思?”

俞菀攥着他的手更加用力了,牙齿轻轻的打颤。

但是,她说不出半句回答。

“是不是飞到天上,我再也看不见了?”

“嗯……算是这样吧。”

“那你会死吗?”

俞菀不说话了。

“如果你也死了,是不是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不会的。”俞菀缓缓将他抱住,“不会只剩下你一个人的。”

那个时候,俞菀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冰凉的一片,紧抱着安安的时候不知道是为了给他安慰,还是单纯的……想要让自己心安。

手术时间很漫长。

后来,安安直接靠在俞菀的身上睡着了。

保姆过来的时候,这才将他带走。

俞菀还是一个人在手术室门口等着。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从早上八点一直到了此时,将近晚上十一点。

俞菀一直盯着手表上的时间看。

直到,那扇门终于打开。

俞菀的腿有些发软,但还是冲了上去,“医生,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颤抖着,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医生。

那白大褂上面,宣布都是鲜血。

在看了看俞菀后,他才说道,“抱歉……我们尽力了,死亡时间是……十点四十八分。”

死亡时间……

俞菀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小姐,你还好吗?”

医生伸出手来想要将她扶住,俞菀却是自己往后退了两步!

“死了?”她的声音还是难以置信,“怎么会就这样死了?明明……明明她前一天还在跟我说话的,怎么……怎么会就这样死了?”

“是不是你们搞错了?”俞菀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你们搞错了是吗?她怎么可能死?不可能的……”

“真的很抱歉,请节哀。”

他的话说着,直接转身。

俞菀的身体一晃,在倒下去之前,她的手先撑住了旁边的墙壁!

外面的雨还在哗啦啦的下。

俞菀突然想起了安安说的一句话。

他说,是不是,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她……不想要一个人。

——

楼下门铃声传来时,贺隽樊正好从浴室里出来。

头发还在不断的往下滴着水,他直接套上浴袍,下楼开门。

俞菀正站在门外。

她的浑身都湿透,脸色苍白的好像一张白纸,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牙齿咬得咯吱响,“里面有人么?有我马上走。”

贺隽樊都不由一愣,随即将她直接拽了进来!

“你疯了?”

他的眼睛阴沉,话一边说着一边拖着她往里面走。

他先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这才去洗手间拿了毛巾给她。

俞菀没动。

贺隽樊只能自己动手帮她擦。

但是很快的,她将他的手按住。

“张元元死了。”她看着他,说道。

贺隽樊的动作微微一僵,然后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死了……”俞菀的话说着,眼泪从她的眼睛直接掉了下来,“她还是死了……”

贺隽樊也没说话,只伸手,将她直接抱了起来!

这一次俞菀没有挣扎了,趴在他的胸口前,直接哭了出来。

以前她在他的面前掉眼泪一般也只是掉眼泪,但是此时,她就好像是一个失去了一切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他什么都没说,只紧紧的抱着她。

俞菀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长的时间,她只记得自己后面是在他的怀里睡着的。

他的拥抱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暖,厚实,让人觉得踏实,忍不住的沉沦。

她知道,她不应该来找他的。

但是那个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

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安安。

她连自己都安慰不了,怎么去安慰一个孩子?

她就一个人在路上飘荡着,直到走到了他的别墅面前。

她原本以为,他不在里面的。

或者,是和梁诗晴在里面。

她也知道自己不该打扰,但是那个时候,她真的撑不住了。

一小会……

她告诉自己,就一小会就好了。

俞菀做了很多的梦。

从自己记事到她的父亲去世,然后是张海棠领着自己到了韩家。

再然后,她遇见了贺隽樊。

梦境都是破碎混乱的,好几次,俞菀都伸长了手臂想要抓住什么,但是最后,她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俞菀猛地睁开眼睛!

陌生而又熟悉的房间,鼻子间是清新的柠檬味道。

俞菀立即意识到了什么,正要起来时,一只手盖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俞菀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

贺隽樊就坐在她的旁边,腿上放着笔记本,现在盖在她额头上的手,正是他的。

“嗯,退烧了。”他的声音传来,“有什么想要吃的吗?”

俞菀这才回过神,随即将他的手拂开,自己坐了起来!

房间的温度很高,而她身上穿着的……是他的衬衫!

昏睡过去前的一幕幕顿时浮现上来,俞菀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是你……给我换的衣服?”

“嗯。”

“你……”

“这样吃惊做什么?你身上有我没有看过的地方吗?”

他的话说着,站了起来,“我熬了粥,下来吃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