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51章 捕鼠器里的蛋糕

第51章 捕鼠器里的蛋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先是一愣。

然后想也不想的伸出手来,在女人扬手还想要给她一个耳光时,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来人约莫四十多岁,保养得体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皱纹,五官精致,看得出来年轻该是一个美人。

而如果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个女人的五官和俞菀的,很像。

甚至可以说,如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没错,此时站在俞菀面前,十年没见,在第一次重逢的时候可以直接将一个耳光甩在俞菀脸上的女人,正是俞菀的生母,张海棠!

在看清楚她的样子后,俞菀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将她的手松开后,直接转身!

“俞菀!”

张海棠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你给我站住!”

俞菀没有管她,抬脚就要走的时候,张海棠想也不想的上前,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你还真的没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我辛辛苦苦养了你十五年!你却可以直接丢下你母亲跑了是吧?十年的时间渺无音讯!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我还真的以为你已经死了!”

她的话说完,俞菀直接笑了出来。

母亲……

父亲……

“抱歉,我无父无母。”终于,俞菀抬起头来,看着她说道,“我的父亲在我14岁那年就车祸死了,至于我母亲,在她亲手将15岁的我送上她丈夫的床的时候,也已经死了。”

张海棠的声音很大,原本就吸引了周围病房不少的人出来围观,此时俞菀倒也不怵,对着她直接把自己的话说完。

面对她的话,张海棠脸上的表情是变了又变!

“你……你在胡说什么?!”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俞菀也不等她回答,抬脚就要继续走,张海棠却还是抓着她的手不放,“我不管你对我有什么误会,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家!”

“我说了我是孤儿,哪里来的家!”俞菀一把将她的手甩开!

“趁着我还好好说话的时候就赶紧走吧。”俞菀盯着她,“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等一下什么都不会说,等我将你的那点事情全部抖出来的话,我想你应该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当年俞菀的脾气就倔,张海棠没想到她现在越发固执,而且,她居然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

张海棠再一次扬起手来,俞菀却不抓着她的手了,甚至主动扬起下巴,“来,打啊!”

张海棠的动作生生的停在原地!

俞菀冷笑了一声,“不打了是吧?那就请你走,我这辈子……都不想要再见到你!”

“就算你再厌恶我又如何?你身上流着的可是我的血!如果没有我的话,根本就没有你!你要是真的想要跟我脱离关系,除非你死了!”

“张海棠!”

低沉的声音传来!

俞菀不用转头也知道是谁,她就站在那里没动。

韩重很快过来,将张海棠的身体一拉,“你这是在做什么?现在她回来了,你该开心才是……”

“谁说我要回去了?”俞菀冷冷的看向他,“要么,你现在带着这个女人消失,要么,我就将你们的事情公之于众,你,选一个吧!”

张海棠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那真皮制作的高跟鞋在轻轻的颤抖着,但是俞菀的眼睛里,还是没有任何的波澜。

最后,还是韩重叹了口气,带着张海棠离开。

“你会后悔的!”张海棠的声音传来。

俞菀没有管他们,又重坐了下来,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闭上眼睛。

周围看热闹的人见到已经平静下来自然也都散了,但是依稀,俞菀好像听见了一句话。

他说,“小姑娘的心挺硬的。”

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俞菀只轻轻的笑了一下,那原本紧握的手也缓缓松开。

上面留下了几个清晰的指甲印。

……

让俞菀想不到的是,她以为从此会渺无音讯的金远在第二天还是联系了自己。

他说,想要跟她谈谈。

俞菀原本是想要在电话里面回绝他的,但是想了想自己和贺隽樊说的最后的话,到底还是换了衣服过去。

他们这一次见面的地方是在咖啡厅。

金远还是穿的很正式,但是看得出来,他的气色比昨天的差了不少,黑眼袋也明显重了。

“俞菀小姐。”他的样子很是严肃,“关于你昨天跟我说的事情,我回去认真的想了很久,我想……我可以!”

金远的回答让俞菀都不由一愣。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缓缓说道,“什么?”

她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不敢置信。

“我想要跟你结婚,你的孩子……我也可以抚养。”他深吸口气,说道,“虽然说服我父母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相信我可以,你……愿意相信我吗?”

他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俞菀。

那炙热的,又单纯的眼神让俞菀完全……不知所措。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终于,俞菀深吸口气,说道,“我……怀着的是……”

“我知道!”金远点点头,“但是那是你的孩子不是吗?我想过了,既然是你的孩子,我就愿意接受!”

“但是你的父母……”

“我说了,我会说服他们的!”

金远的目光真挚,俞菀却是摇了头,“抱歉,金先生。”

她的回答让他一愣,“什么意思?”

“我想,我或许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美好,也不配……成为你的妻子,真的很抱歉。”

俞菀的话说着站了起来,朝他鞠了个躬。

金远很快也站起来,将她的手抓住,“怎么会呢?我……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说了,我想要跟你结婚的!”

金远的声音很大,整个餐厅的人都看了过来,那掐着俞菀的手也不断的用力!

“放……放手!”

俞菀吃了痛,想要将他的手扯开却发现他的力气大的惊人!

“抱……抱歉!”金远这才意识到了这一点,随即将手松开,“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另一只手突然将俞菀扯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

清冷的声音。

别说金远,俞菀都是一愣!

“你是谁?”金远很快皱起眉头,说道,“你拉着我的女朋友做什么?”

“女朋友?”他很快看向俞菀,“昨天相亲,今天就确定关系了?”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俞菀真的厌恶了这样被人盯着看的生活,直接将挡在她面前的人推开,“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

“难不成你真的想要跟他结婚?”

“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金远的话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我知道了,你就是她孩子的父亲是吧!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出现有什么用!?”

“孩子!”骆译的眼睛瞪大,看向俞菀,“你怀孕了!?”

“你果然不知道,你这个混蛋!”

金远的话说着,直接将一个拳头打在了骆译的脸颊上!

那猝不及防的动作让骆译向后退了好几步,但是他很快回过神,直接往金远的小腹上踹了一脚!

两人在咖啡厅直接扭打成一团!

俞菀站在那里,“不要打了。”

她的声音不大,因此压根就没有人听见,俞菀伸手,直接将桌上的一个杯子砸在了地上!

“我叫你们不要打了!”

——

最后,他们全都被送进了巡捕局。

两人的伤都不算很重,但是各自看着对方的眼神依旧愤怒和不屑,仿佛下一刻就要继续打一样。

俞菀坐在那里,眼睛垂下。

“所以他们两个跟你是什么关系?”

对面的巡捕敲了敲桌子,说道。

俞菀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边的两人,摇头,“都跟我没关系。”

她的话音落下,赵景乾来了。

“你好,我是赵景乾,是一名律师,我是来保释俞菀小姐的。”

他迅速将手上的名片递给面前的人,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后,巡捕倒也没有为难他,让他签了名字就走。

俞菀乖乖跟在他的身后。

“俞菀!”骆译的声音传来。

俞菀的脚步一顿,而金远也不甘示弱的开了口,“是不是他?”

俞菀深吸口气,转头,“我,不想和你们再有任何的关系,从现在开始!”

话说完,她抬脚就走。

赵景乾就站在旁边,眉头紧紧的皱着。

俞菀自己上了车,将车门甩上!

“轻点,我这是新车。”

俞菀没有回答,眼睛只盯着前方看。

赵景乾握了握方向盘,“你这也太……你说你,何必把自己搞成现在这样?”

俞菀还是抿着嘴唇没开口。

赵景乾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道,“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看来,你还真的是一个傻瓜。”

“你要带我去哪儿?”

身边的人终于开了金口,说道。

“智和,我老板让我带你回去。”

俞菀的眼睛一沉!

她知道,肯定是因为金公子的事情。

也是,她今天将事情闹得这样大,他的合作肯定是泡汤了,现在指不定怎么跳脚呢。

赵景乾看了看她,“有件事情,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但是我又觉得,我好像不能说。”

“不说就闭上嘴巴。”

俞菀如此的不解风情,赵景乾不由噎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是关于贺总的。”

俞菀原本已经将眼睛闭上了,在听见他的话后,眼睛立即睁开!

“怎么了?”

“你不是已经要和贺总划清界限了吗?你还这样关心做什么?”

俞菀的眉头皱起,“你到底说不说?”

“好好好,我说。”他只能说道,“是这样的,我前段时间听说……智和好像出现了一些问题,是关于公司资金的,好像还挺棘手,我原本还在想,他怎么可能那么着急的要结婚,现在想想,或许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想着和梁小姐结婚来获取梁氏的融资,但是……”

“梁氏对他似乎并不信任,所以现在他就还挺……焦头烂额的。”

赵景乾支支吾吾的,总算是将话都说完了。

俞菀也重新将眼睛闭上,轻轻的,哦了一声。

车子很快抵达公司。

赵景乾知道上去自己肯定是炮灰,将俞菀送到门口自己就直接开溜。

俞菀自己上楼。

上一次她从这里离开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

这里的每个地方她都熟稔无比,那时她就跟在他的身后,如同他的影子,是最亲密,却也是最虚无的存在。

俞菀掐断了回忆,自己上楼。

“俞菀姐!”

看见她,任琦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你怎么来了?天啊,你瘦了好多!”

俞菀朝她笑了一下,眼睛看了一圈秘书室却没发现葛璐。

任琦好像知道她在找什么一样,低声说道,“俞菀姐你还不知道吧?葛璐走了!在你离开的第二天就走了,那天她从贺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双颊都肿了起来!肯定是贺总帮你出气呢!”

俞菀没说话。

就在那时,任琦桌上的电话响起,她立即接了起来,“贺总!”

“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任琦看向俞菀,“贺总……让你进去呢!”

“我知道了,好好工作。”

俞菀朝她笑了一下,转身。

她先敲了门。

“进。”

平静的声音。

俞菀先深吸口气,反复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后,这才将门推开。

他背对着门口站在落地窗前。

身上仅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衣袖上的扣子解开了,金属框的手表微微反光,有些刺眼。

“贺总。”

他也不说话,俞菀总不能干巴巴的等着,只能自己开口。

“要下雨了。”

突然的话让俞菀一愣,眼睛还真的往窗外看了一眼。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

就好像听见了她心里的声音一样,他继续说道,“现在有阳光,等一下就该下雨了。”

话说着,他终于转头看她,“你觉得呢?”

“我来时没看天气预报,不知道。”她的声音紧绷。

“听说金公子跟你约会约着约着就进了巡捕局。”他的话说着,轻轻的笑了一声,“是这样吗?”

“是。”俞菀说着,朝他鞠了个躬,“抱歉,让您失望了。”

“你受伤了吗?”

他的话让俞菀弯腰的动作生生的停在了原地。

在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直起身来,“谢谢贺总关心,我很好。”

“嗯。”

他没有再说话。

俞菀突然有些捉摸不透,所以他叫自己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就为了跟她确定她有没有受伤?

怎么可能!?

俞菀有些烦躁了,直接说道,“贺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先……”

“你公寓的东西都搬出去了,是吧?”

他将她的话打断。

“是。”

“新搬去的地方有没有哪里不习惯?”

“我很好。”

“你朋友在医院还好吧?需不需要别的帮忙?”

“我会自己解决!”

“韩重还有没有去找你?”

“这跟你无关!”

俞菀的声音终于忍不住提高了,而他,也终于没有再问。

“我知道贺总你想说的是和金家的合作是吗?很抱歉搞砸了我和金公子的事情,但是既然那个时候说了要帮你,我就一定会帮你将合同拿到,至于其他的,贺总,你越界了。”

从前那一条线,是他画出来的,俞菀曾经无数次的想要跨过去,但是她从来没有成功。

但是现在,他却仿佛……无视了那条线!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嗯,那今天晚上,陪我去个宴会。”

他的话说着,将办公桌的抽屉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礼盒来。

俞菀站在那里没动。

“最后一次。”

他的声音传来。

俞菀的手握了握后,终于还是两步上前,缓缓将礼盒抱入怀中,“那,我先走了。”

他没有回答,算是默许。

俞菀转身,在她要将办公室门打开前,终于忍不住转头,“贺总,你刚刚那些关心我的话,是为了什么?”

贺隽樊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眉头不由向上挑了一下。

看着他的反应,俞菀算是知道了。

他的关心,就好像是老鼠进入捕鼠器前那一块可口的蛋糕罢了。

越界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

他给她选的礼服尺寸总是刚好,风格和她也是最搭的,月白的颜色则是……他最喜欢的。

他喜欢看她穿白色衣服的样子,尽管比起淡雅的颜色,俞菀更适合浓艳的红色或金色,但是,他从来没有给她买过。

以前乃至那个时候俞菀还一直以为,是因为他喜欢。

但是后来她才知道,是因为他喜欢的那个人喜欢。

也是那个时候俞菀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不是不会爱,而是因为……他爱的人不是自己!

午夜场,在贺隽樊的车子停在会场门口时,宴会正好开始。

俞菀入场后才发现,那是……韩重的寿宴!

她的眼睛猛地看向贺隽樊!

那个时候,赵景乾今天跟自己说的话立即浮现在了俞菀的耳边。

他的公司需要资金……

所以除了梁诗晴金家之外,他还有另一个选择……韩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