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羁绊 > 第49章 至此,恩断义绝

第49章 至此,恩断义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俞菀先是一愣,随即用力的要将他推开。

但是下一刻,她便感觉到了一股刺痛,却是他直接将她的嘴唇咬破了!

腥甜的味道在两人的口中蔓延开,吃痛后俞菀的思绪更加清楚起来,手上推他的力道越发大了,但是下一刻,他将她双手抓住,放在头顶!

在他的吻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时,俞菀的声音传来,“你就会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是么?”

低沉的,喑哑的一句话让贺隽樊的动作顿时停在了原地。

俞菀的话却还在继续,“你除了这样,你还会做什么?对你来说,我愿不愿意……我的心情如何,一点也不重要是吗?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强暴我对吗?!”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迅速从俞菀的眼睛掉了下来,她的手依旧被他抓着没办法擦掉,也干脆不管了。

“你们……你们其实都一样!不想要好过是吧?那就都不要过好了!反正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死,大家就一起死!”

俞菀的手上可掌握了不少的东西,只要她想,就算是眼前的这个人,她也能毁了他的一切!

那个时候,俞菀是真的这样想的,但是下一刻,面前的人却突然笑了出来。

他缓缓抬起头,幽深的眼眸中,清楚的映出此时俞菀的样子。

头发凌乱,眼睛通红,狼狈……不堪。

“死?这是最无能的人才会想到的办法。”他的话说着,眼睛一点点的沉下,“当年我救了你,你的命就是我的,我不要,也绝对轮不到任何人来践踏!等着吧,那些敢欺负你的人,我会让他们把肠子都悔青!”

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在俞菀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转身出去,“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可能是因为发现她的样子太丑了吧,所以他才没有,做。

俞菀的身体还靠在墙上,缓缓的,一点点的往下滑,最后,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她知道贺隽樊的意思。

对他来说,她是他的私有物,他可以不要,可以践踏,可以……不爱,但那是他的东西,谁,都不许碰。

这,她从很久之前就知道了。

只是她以为,就算是这样奇怪的关系,也应该结束了,现在她才发现,没有。

俞菀忘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天,她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她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头疼的好像要炸开一样,偏偏那敲门声就好像索命一样不断的传来。

俞菀只能撑起身体将门打开。

在看见门外的人时,她先是一愣,随即所有的表情消失,“你怎么来了。”

“你这话可真好笑,这是我未婚夫的房子,你出现在这里才奇怪吧?”梁诗晴冷笑了一声,说道。

一大早的,俞菀的身体又不舒服,因此她实在没有心情跟梁诗晴吵架。

听见她的话俞菀也不多说,自己抬脚要走。

梁诗晴却是伸出手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俞菀的眼睛微微眯起。

“怎么不说话了?无话可说?我原本还以为你该是一个识趣的人,却不想厚颜无耻到了这样的地步!说吧,你还准备缠着我未婚夫多久?”

俞菀只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

那样平静的眼神让梁诗晴突然觉得很恼火。

比起吵架,显然这样被人漠视更容易让人愤怒,此时的梁诗晴正是如此。

“我在跟你说话!”

“听见了,但是,我对你无话可说。”俞菀总算是开了口,“你如果是想要问我为什么在这里的话,可以去问一下你的未婚夫,你去要求他跟我划清界限,要比跟我说这些管用多了。”

“怎么,你是想要说,是隽樊纠缠你吗?”梁诗晴直接笑了出来,“你真的是疯了,你觉得可能吗?”

“不可能就不可能吧,麻烦你现在让开,我脾胃不好,见不得恶心的东西,如果不想我吐在你身上的话,现在,给我让开。”

俞菀那毫不掩饰的话让梁诗晴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明明都已经听见了。”

梁诗晴怒极反笑,“俞菀,你别以为自己是什么干净的东西!我恶心?你自己不恶心?15岁就知道勾引自己的继父,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加恶心的人吗!?”

梁诗晴的话让俞菀的脸色刷得一下沉下!

她很快抬起眼睛来,“你说什么!?”

对上她的眼睛,梁诗晴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发怵,但是面上还是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当年你就是恬不知耻的勾引自己的继父,被韩家的人发现呆不下去这才逃走的吧?我能有你不要脸?”

“啪!”

梁诗晴捂着自己的脸,眼里是一片不敢置信,”你打我!?“

“打你怎么了?”俞菀冷笑了一声,手更是将她那雪白色的衣领一把揪住,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

“你父母给了你一张嘴巴就是让你在这里随地喷屎的吗?不要以为全世界就你长了一张嘴叭叭叭的说不停,再让我听见这样的话,我会让你永远开不了口!”

俞菀的话说着,将她的身体一推,抬脚就走!

“站住!”

梁诗晴气疯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俞菀也没管她,但是下一刻,梁诗晴却几步上前来,将她的身体狠狠一推!

“贱人!我说错什么了?你就是一个贱人!荡妇!”

她的力气很大,俞菀的脚上踩了高跟鞋,身体本来也不舒服,她这么一推后,她整个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你还敢打我,我今天就将你弄死了!”

梁诗晴的话说着便直接冲上来,在她扬起手的时候,俞菀直接闭上了眼睛。

她原本是想要受了那一个耳光的。

但是疼痛的感觉却始终没有传来。

俞菀缓缓睁开眼睛。

梁诗晴的手被人一把扣住,脸上更是一片惊慌失措,“隽樊……”

她的话还没说完,贺隽樊已经将她的手松开,顺带着一推!

梁诗晴往后退了好几步,眼睛瞪大,“隽樊,事情不是你看见的那样,是她先打我的!”

她的话说着,眼睛已经迅速的红了起来,眼泪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

俞菀看着有些想要笑,但是很快的,小腹上传来一阵绞痛,她嘴角好不容易扯起来的弧度立即消失不见,脸色也变成一片的苍白!

下一刻,一双手却伸了过来,将她整个人直接抱起!

他身上,是熟悉的薄荷柠檬的味道。

俞菀的身体僵住,而那边原本正准备表演梨花带泪的梁诗晴也愣在了原地!

“隽樊!”

她立即追了上来,但是贺隽樊在将俞菀放入车厢内后,却是将门直接甩上!

梁诗晴被隔绝在了外面,脸上的表情用目瞪口呆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时候俞菀实在疼的厉害,她一定会趴在窗上好好的看看,但是那个时候,她只捂紧了自己的小腹,牙齿咬紧了嘴唇。

“去医院!”

贺隽樊有些急促的声音传来,在司机发动车子时,他也将她的手握住!

他的手干燥,温暖。

似乎从以前到现在,不管任何时候,都是这样。

不像她,此时已经遍布细汗。

他的衣服和头发都整理的整整齐齐,和她的狼狈不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很疼么?”

他的声音传来,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

俞菀缓缓抬起眼睛,正好看见的,是窗外瞬间消失不见的梁诗晴的脸。

“什么时候……再轮到我?”

她反问。

“什么”

“什么时候,再轮到我啊?”

俞菀用力的将自己的话说完,也没等到他的回答,她直接晕了过去!

在闭上眼睛的瞬间,她感觉到的是他那温暖的怀抱。

抱着自己,仿佛可以给自己所有力量的怀抱。

她不可以留恋的。

俞菀清楚的知道,但是当所有的理智和知觉消失的时候,她却只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臂膀。

就好像,那是能救她的解药一样。

但是她又是那样清楚,他不是解药,只不过是暂时缓解自己疼痛的……毒,会让她沉溺上瘾的,毒。

——

俞菀睁开眼睛时是在病房里。

小腹上的绞痛好了许多,但是时不时的她还是可以感觉到那里的抽痛,俞菀想,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孩子正在惩罚自己。

毕竟从怀孕以来,她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塌糊涂,不仅仅是作息,甚至连一天三餐都没有准时过。

俞菀正想着,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她怀孕的事情!

想着,俞菀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看见站在窗边的人。

她只看见了他的侧脸,袖长白皙的手指上夹着香烟,眼睛看着远方,微微眯起。

俞菀也没说话。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告诉他孩子不是他的?

还是解释自己其实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会相信吗?

他不会接受这个孩子的吧?

那他会怎么样?

将自己的孩子杀死?!

俞菀正想着,那原本侧对着自己的人突然转过身来,在看见她盯着他时也不意外,只挑了一下眉头,“醒了?”

他的声音俞菀听不出情绪,半晌后,只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拉开椅子在她的床边坐下,“要吃什么东西么?”

他的态度让俞菀有些捉摸不透,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不用。”

“韩家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

他似乎直接避开了孩子的事情。

俞菀有些意外,却只说道,“因为没什么好说的。”

“当年韩重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是吗?”他继续说道,“他都做什么了?强暴你?”

“别说了!”

俞菀有些粗暴的说道,她根本一点也不想要想起那件事情!

每次想到那个夜晚,她就想要作呕,想要去死!

贺隽樊盯着她看了许久,“你的母亲呢?你不想要回到她身边?”

“我没有母亲!她已经死了!”俞菀咬着牙说道,“当年跟我父亲一起死了!我没有父母,什么都没有!”

她的声音尖锐,样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愤怒的狮子,但是那轻轻颤抖的身体却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贺隽樊看了她一会儿后,倒也没有继续,“好,但是按现在的状况来看,韩重是想要将你接回去的。”

“我不会跟他走的,死也不会!”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贺隽樊突然转换的话题让俞菀愣在了原地。

按照她刚刚狂暴的状态,她真的差点脱口而出,但是很快的,她冷静了下来。

他问的是,谁的。

而不是问,是不是他的。

也就是说,他一直认为除了他,她还有……别人是么?

俞菀的手握紧了床单,也不说话,只盯着他看。

“难不成是我的?”他说着,眉头微微向上挑了一下。

那反应,像极了之前俞菀看见其他女人跟他说怀孕的时候,他的反应。

毫无差别的。

俞菀终于有了一些反应,却是低头,笑了一下。

贺隽樊的眼睛微微眯起,“嗯?”

“跟你没关系。”俞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低声的,嘶哑的,“他只是我的孩子。”

“哦?”贺隽樊的手指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看来,你早就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了,医生说,都快三个月了,也是,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么,你是决定将这孩子生下来吗?”

“跟你没关系。”

“你想要当单亲妈妈?”

“我说了跟你没关系!”

“你现在还有你朋友的医药费要付,她的孩子也需要你的照顾,再加上你自己和你的孩子,你确定你能活下去?”

他的声音不大,却好像是一条带了勾的鞭子一样,一下下的甩在俞菀的心上,每一次扬起的时候,顺带着勾起了一片的肉。

她痛的几乎呼吸不过来,他的脸上却还能不动声色,甚至一副无辜的,为她着想的样子!

“前段时间高伟峰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清楚一件事情。”贺隽樊又继续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没办法生存下去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你是想要我去死吗?”俞菀的声音幽幽。

“当然不是。”贺隽樊的话说着,眉头微微皱起,认真的想了一下后,说道,“金总的孩子你还记得吧?留学回来的博士,是一个不错的男人,我这两天就安排你们见面,跟他结婚的话,你会幸福的,包括你的孩子……”

“对你来说,就真的无所谓是吗?”

俞菀的手紧紧的握着,眼睛盯着他看,“我肚子里的孩子谁的不重要,我跟谁结婚也不重要,甚至我被人强暴了你也觉得无所谓是吗!?”

俞菀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的,说真的,她在他面前已经输了太多次了,她不想要输了。

真的……不想要再输了!

但是那个时候,她真的控制不住。

贺隽樊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消失,“金公子是我认为会对你好的人,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你为我安排这些!从来不需要!”

俞菀宁愿他什么都不要管自己,甚至十年前,他就应该让她曝尸荒野!

也许那个时候她死了倒也干脆,好过现在……

“你以为你对我很好是吧?”俞菀狠狠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你以为你这样做就是为了我好?你以为我会感动是吗?我不会!因为你……才是那个最残忍的人!”

杀人诛心。

他那温柔的表面下,却是一把把的利刃,给她的每一颗糖里面,都包裹着苦涩的毒药!

她宁愿他给她一把刀子。

干脆的,利落的给她一个结果。

也好过现在这样!

贺隽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缓缓站了起来,“你现在情绪很激动,我们先不谈这件事情好了,你好好的休息。”

话说完,他转身就要走,俞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从现在开始……请你不要再来了。”

贺隽樊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

俞菀的情绪已经慢慢平静下来,她也没有抬头,只低声说道,“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想要和……金总合作是吗?将我介绍给他儿子,是想要讨好他,对吗?”

这件事情,俞菀本来不想要说的。

也许她该干干脆脆的拒绝他就好了,然后清楚的,和他划清界限。

但是那个时候,她却是说道,“也对,你说的也不错,我是该找个人照顾我,金公子我之前也见过几次,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

你让……裴梓宴将金公子的联系方式给我就好了,我会好好表现的,至于我们两个……就不要再见面再联系了。

这也是,我还给你的最后一份恩情,我们就此,恩断义绝。”

俞菀的话说着,头缓缓抬了起来,眼睛盯着他的背影看。

他的腰板挺得笔直,没有一丝丝的颤抖。

俞菀自然知道,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话,有任何的触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转过身来看她,“好,就这样吧!”

不等俞菀回答,他已经开门出去。

俞菀就坐在床上,那原本紧抓着床单的手在那瞬间终于缓缓松开了。

上面早已是鲜血涔涔。

她知道今天真的……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