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乖,有我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傅绍鄞瞪了瞪眼睛,下一秒求生欲就凸显出来了,“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哪敢啊,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大哥的女人啊,除非他是不想要自己的爪子了,e…

……

上午的时候靳天醒过来了一次,一睁眼眼前的视线还很朦胧,稍微清晰点的时候入目的是靳父靳母老爷子老夫人还有外公以及静小哥哥。

老人家一把年纪经不起这么折腾,靳天反过来安慰他们,让他们先回去。

在这一点上靳天比较强硬,没法,几位长辈只得依言,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出了总统病房。

病房里只身下靳天和赫连枭獍,门外是鞠躬尽瘁的武装保镖,长廊上是轻手轻脚经过的巡逻大队。

赫连枭獍坐在床边,俯下身投下剪影来,大手轻轻揉了揉靳天柔软如海藻的发,微凉的薄唇落在靳天光洁的额头,吻出了炙热之感。

他从昨天下午守到现在,双目里有挥之不去的血丝,嗓音沙哑沉浑,“再睡会儿,嗯?”

靳天睫羽扑扇着带点颤,因为过量的镇定麻醉以及迷困药物的副作用,导致她现在依旧感到疲惫和困倦,眼皮子是很沉的,眼角酸涩,睁开眼的时候目眦都有些刺痛,特别是现在是上午,光线比较强烈。

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在她阖上眼帘的同一时刻,赫连枭獍的吻落在了她眼眸上,“乖,有我在……”

闭上眼睛后,意识很快陷入迷网,不少片刻,靳天就进入到了深度睡眠里,呼吸平稳,卷着细细的温热。

她精致白皙的脸蛋有抹病态,但很恬静。

赫连枭獍敛着深眸,眸子酿出来宠溺和怜爱,他的手指指尖轻轻的拨弄靳天额角的发丝……

就这么坐了大约有十分钟,他起身将窗帘拉上一半,白炽的光线与灰暗交织……

一直到傍晚,靳天才醒来,精神状态要好上许多,这个时候室内开着暖色的光晕,并不刺眼,让靳天很快就适应了。

床头柜上放着保温盒,保温盒里的是比较滋补的玉米排骨粥。

靳天刚起来,嗓子眼直逼一股子干涩的刺痛,加上她腹部不舒服,所以补粥是最好的选择。

醒来还伴随骨子强烈的放水欲望,靳天还很虚,动作很慢,赫连枭獍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去了浴室内。

放水的时候,靳天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度,静小哥哥抱人的动作简直就是在抱小孩似的,然后懂得……

这个时候要是再配“嘘”的悠扬音腔的话,那就真的有点鬼畜了。

本来还白薄的面颊,霎时间腾起了绯红来,靳天禁不住扶了额,逐渐的,玉润般的耳坠也红成了吸睛的血珠。

赫连枭獍在后面,忍不住的一口咬住了她软绵绵的耳坠,低笑沙哑道:“媳妇儿,真可爱。”

靳天:“……”静静小哥哥,咱们能不能别配音,有点变态……

的可爱指好多方面噢?

因为还在月经期间,所以血迹什么的是獍锅锅擦拭掉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