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91章从长计议

第291章从长计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舒确信,自己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露过成神的意图,甚至连她吸收的香火愿力,都有红莲业火代为遮掩。

而她也没来没有想过在凝结神种之前,暴露自己准备走神道一事。

所以听到屠邪的建议时,云舒不是不惊讶,毕竟连观婆婆都只是意有所指,不曾如此直白。

而屠邪自然没忽略云舒眼中的惊讶,只不过他以为云舒是惊讶他的大胆。

“无论祂想干什么,但祂与金家的恩怨却已经成了一个死结,这毋庸置疑。

反正早晚要对上,我们为什么不干脆釜底抽薪?反正这三百年来也都是金家萨满在代行神职。

而且你虽然是人,但却身具山神灵性,这就是你的优势,融合了山神灵性,你修习神道法门就能炼化香火愿力,甚至能跳过凝结神种这一步。”

屠邪对神道的了解,自然是从被他吞噬的狸猫妖那里得知的。

虽然那只狸猫妖是倭国的神灵,且不过却只是最低等的属神,根本没得到天道的认可,连神格都没有,但神道的套路是一样的——聚集信徒、吸收香火愿力、累积功德。

“若能得到长白众妖的帮助,加上你手里的神印,我们甚至能直接掠夺祂的神格,取而代之。”

屠邪打定主意要说服云舒,开始就给她画了一张大饼,却不知道云舒所思所想比他的临时起意更加周全(第96章)。

但若她继承的这抹灵性根本不是正牌山神的呢?

最后弄一个杂牌子神职,就和孙悟空被封弼马温似的,她不得哭死!

所以云舒打定主意,还是要凝结神种,向天道自请封神。

反正她自身带着大量功德,且还有红莲业火帮助,她不认为自己比谁差。

而且未来若真如胡蒹葭若说,向天道请封肯定会更容易成功。

毕竟外界入侵掠夺是地球的资源,损害的是地球的利息,为了保护自身,地球天道对手下不会吝啬,对挑选手下的要求也会更加宽松。

只云舒虽然这么想着,却微微摇头,“成神若是那么容易,长白仙家就不会和我服软了。

你也不看看,多少修炼香火道的仙家,千年修行,最好的也不过凝聚了神种,如今也不过就是个野神。

且外人不知真相,我金家先祖又被祂骗了,三百年来,无论做了多少好事,人人当金家萨满是长白山山神的代言人,信奉的也只会是祂。

所以哪怕我要走神道一途,也要从长计议,你容我再想想。倒是拜神之途,我不准备再拖了。”

若真如她的猜想,如今这位“长白山山神”也不过是名不正言不顺,那山神庙对她根本毫无威胁,因为那根本不是祂的神庙。

祂顶多是个属神,甚至可能连属神都算不上,

而云舒这时也意识到,恐怕德克济克先祖安排的“拜神之徒”和“秘法阵”,都是有深意的,或许他已经看出了几分端倪。

哪怕祂不知道祂的真实身份,却也了解了祂的不怀好意。

秘法阵借助灵性抽取了祂的神力,让祂始终不能恢复实力;

而拜神之徒,名字上是拜神,扩大信仰范围,但实际上拜的却是山,尤其还是一座有灵之山。

这不仅仅是圈地盘,还能加深金家萨满和这座山林的羁绊,让他们更深入的了解它、爱护它,也让它,更亲近他们。

无论是这辈子姓金时的祖宗,还是上辈子姓王时的祖宗,都是大佬。

云舒觉得,和这种一算就能算计几百年的祖宗相比,她还差着远呢,所以不如老老实实的照祖宗说的办。

屠邪看着云舒那双漆黑似点墨的眸子,他下意识点点头,“自然一切听你的!”

但说完,足协似乎感觉这样很没有气势,握拳咳了一下,甩着袖子走了,晚上不回来了,长白县的态度既然已经很明确了,那我也不妨去拜访几个老朋友

屠邪还是灵器时,就是赫赫威名、小妖听到都要吓破胆的凶器,如今成了妖,还是腾云境的大哟,地位自然更是非比寻常。

他所谓的拜访,不如说是去恐吓更形象。

而有这样一位大妖为云舒鞍前马后,一些人或者非人自然会更加慎重的考虑如何对待如今这位长白萨满,而那些想要害她的,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屠邪此举也是为了给云舒刷声望值,因为他们都知道,金家人的强横已经深入人心,长白萨满这个身份在长白山这个地界,还是很好的。

带图写走后,云舒捏了捏眉心,默默地看着书案上摊开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各种规划,但这时,看上去就像个笑话。

其实她的内心并不像她表现的这么淡定,甚至可以说荒的一批。

他是有几分聪明,也有几份机缘,甚至还算得上有靠山,但这个时空真的是平行世界,若未来真如胡建家所说那般,哪怕成了神,她就真的能保全自己、保住整个长白山脉吗?

云舒在这边自我怀疑,另一边,蟒山河几个也是痛并快乐着。

只说出了长白村,胡蒹葭就把蟒山河四个给丢到了雪地里。

她和他们相知于危难,除了有点娇气的白点点,其他三个皆因骤然巨变,变得更加沉稳。

胡蒹葭从来不知道向来以老大哥自称的蟒山河、以心机谋算比狐狸还要狡猾的黄仙郎、素来是所有人的知心姐姐的灰姑娘,居然还有这么逗比、天真的时候。

人家热情是人家的事,白龙鱼和圣泉酿也的确很珍贵,但分分场合、看看身份好不好?

他们是去服软去了,先前的大阵仗摆明了人家不好惹,居然还该吃吃该喝喝,这不是心大,而是自大好不好!

蟒山河四个其实出了长白村,被冷风一吹就醒了,但前头驾着妖云的那位,身上的冷气就跟不要钱似的,他们不敢醒啊,主要是这回的确有点丢人了。

不过待感觉到自身修为的增长还有排出的杂志,头一回感觉这种丢人的事可以再多一点,反正他们也不是人。

待被扔进雪地里,蟒山河四个这才绷不住装模作样的醒了。

“咦,妹子,这是哪?咳咳……”演技太浮夸,连蟒山河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倒是灰姑娘干脆,“长白萨满太热情了,好酒好菜的就多了,有劳胡妹妹多担待。”

胡蒹葭这才道:“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给蒹葭一个和那孩子叙旧的机会,谢谢四位体谅。”

说完这话,胡蒹葭看这四个都大眼瞪小眼一副“想听八卦”的表情,真是哭笑不得。

“那是个很好也很有主见的孩子,我和她的关系,和胡家没关系,不过也能看出,其实她心里对狐黄白柳灰几家并不抵触。

时候不早了,家里也都等着我们回话,我就先走一步,改日再聚。”

白点点脑子还有点蒙,没办法,她修为太低了,圣泉酿的酒力还没有完全散去。

“胡姐姐,回去我该怎么说啊?”

主要是一开始的阴途看上去像是下马威,但后面好酒好菜的有非常热情,让人摸不准那位长白萨满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而胡蒹葭看了白点点一眼,大概因为今天回忆的太多了,她现在真的没心力和白点点说话,只摆摆手,“照实说就是了。”

而待胡蒹葭走后,蟒山河推了推黄仙郎,“你怎么说?”

黄仙郎不知打哪摸出一把扇子,往天上一扔,就变成一米有余,他飞身而上,笑道:“照实说就很好。”

蟒山河看着黄仙郎耍帅的身影,无奈的看向灰姑娘。

灰姑娘抱起白点点,“九哥,我们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家里怎么看。我也先走一步了,顺便把白妹妹送回去。”

最后只剩蟒山河,忍不住呲了呲牙花子,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太厉害了,玩不转啊。

而待几家家主、族长听到后辈带回来的信息后,也都忍不住吧嗒吧嗒了嘴。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这位长白萨满,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PS:

整个六月,阿膘有点放飞自我,一是因为修改大纲;二是因为腱鞘炎,右手手腕又开始疼了;三来,还是因为惰性,实在是太可怕了。

也因此,导致这个月更新很不给力,自然而然,订阅也惨不忍睹。

借着正文,主要是想和看盗版的朋友,还有盗文的同志说两句,谢谢你们喜欢阿膘的书,但盗亦有道。

一本书全订的话得一百多块钱,确实不便宜,尤其是学生党,阿膘也能理解,哪怕是写的,也不能保证自己就没看过盗版。

但我这刚发了正文,你这不花钱的就同步更新了,这伤害值就有点大了,简直就是一箭穿心,要不要这么拉仇恨!

说实话,写着都没啥动力,主要是宝宝过了两周生日,不出去工作的话,我这也算全职了,大概会把写网文当成终身事业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