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90章端倪

第290章端倪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蒹葭带着酒足饭饱、睡得香甜的蟒山河四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走时仿佛放下了什么重担,心情还不错的样子,甚至还光明正大的讹了云舒一坛圣泉酿,美其名替她这个便宜外孙女孝敬胡九凤这个曾曾姥姥。

只云舒差点想让兵卫将她叉出去,合着认了这么一个干亲,长白山所有的狐狸就都和她沾亲带故了不成!

好不容易用一坛圣泉酿将胡蒹葭还有装睡装到真睡着的白点点几个打发走,云舒坐在书房里,手里拿着一只钢笔,无意识的转着。

这是她上辈子思考事情时的习惯,精致的钢笔在手指着飞快的转着,甚至出现了虚影,而云舒的大脑也普通这钢笔一般,直到屠邪从空间里出来。

虽然从白点点口中得知胡蒹葭和外祖母有旧,她甚至为了力挺自己和白族长对上。

且云舒亲眼所见她们之间的确存在亲情因果线,这个干亲不是假的,胡蒹葭甚至可能还发过什么誓言。

但要说云舒对胡蒹葭有多信任,那纯属扯淡,毕竟她和她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

所以云舒的空间其实一直开启了对外可见的权限,只要她心思一动,屠邪立马就能出来。

“你怎么看?”

云舒现在迫切的希望去验证胡蒹葭若说的未来与她的未来,到底哪个才是这个时空的发展轨迹。

或者说到底是她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还是胡蒹葭重生是乱入了时空。

但如何验证?

是去看看T市的父母和当城隍爷的老祖宗,还是给判官烧纸?

但就算他们都在又能说明什么!

她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胡蒹葭若说的证据一一上演。

屠邪出来时,脸上的表情已经回复了平日里的吊儿郎当。

但天知道他听到胡蒹葭若说的“梦”时,那震惊和

不可置信的表情云舒“看”的一清二楚。

屠邪靠在书案上,把玩着一只太平有象的白玉镇纸,看着云舒的眼神头一回待上审视。

“我怎么看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看。不过你不觉得那只狐狸精说的梦,太匪夷所思了吗?借尸还魂我相信,夺舍之法古而有之。但死后重生我从来没听说过,但你似乎一点不惊讶。”

胡蒹葭说,在她的“梦里”,是没有云舒的,因为在胡蒹葭回到长白山前,她就死了。

但她梦醒后,她发现了第一个与“梦里”不一样的地方——云舒还活着,且活的非常好。

再考虑到云舒会的、超出金家历代先祖所学的东西,还有他栖身的空间,那朵让他倍感恐惧的火焰,屠邪觉得,他或许、可能窥探到了一丝眼前人的秘密。

云舒摊摊手,不承认也不否认,随他怎么想,反正他俩签订了平等契约,屠邪不可能也不敢害她。

“我没问你对我咋么看,而是对胡蒹葭。还有,虽然她的确是只狐狸精,但还请称呼她的名字,毕竟她如今也算我的长辈,请给与一定的尊重。”

看着面无表情的云舒,屠邪撇撇嘴,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哪个真正的小姑娘是她这幅模样的,无趣。

“也不知那狐、胡蒹葭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居然连金家的秘密都告诉她了。你不怕她对你下手掠夺山神灵性?”

云舒冷嗖嗖看了这位没正行的前辈一眼,自从他们建立平等契约后,他是越发没个前辈样儿了。

“若随便什么人都能对我下手,要你何用?”

且那灵性若真是长白山山神的就罢了,若不是,云舒还真不看在眼里。

她眼中利芒一闪,本来想拖过明年再进行拜神之徒的,但现在看来,她必须加快脚步了。

想到这,云舒也不在理会屠邪,反正他也说不出什么至理名言来。

她拿起钢笔,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那是她对长白村的规划。

听胡蒹葭的意思,长白村在明年甚至未来二十年,皆因为观婆婆和德克济克先祖布置的阵法平安延续了下来。

所以此规划并没有什么变更,变得是云舒对自己的规划。

她原本想先应对外界的风雨,再谋划自身修为之事。

但若胡蒹葭若说的天灾人祸是真的,那面对如此大的震动,所谓的文/革还真是个笑话。

所以在胡蒹葭再次询问云舒,她到底预测到了什么时,云舒只能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其实心里已经泪目,“装逼遭雷劈”都没让她如此郁闷。

非常云舒说话太噎人,但屠邪其实还是很满意她透露出来的意思的,她信他能保护她,这就够了,所以屠邪难得没和云舒互岔。

不过他想到先前云舒和胡蒹葭所说的一个秘密,沉声道:“长白村历代先祖的英灵真的都感应不到了嘛?”

云舒手一顿,看向屠邪,虽然他看起来很平静,但他手里瞬间变成玉粉的镇纸却表明了平静下的波涛汹涌。

“这枚镇纸是熙帝送给第五代先祖的御用之物,只不说其作为古董的价值,其上还带着一缕龙气和紫薇帝气,又被金家历代先祖温养,已经算是一件辟邪法器。

或许在等个百八十年,它也能开启灵智呢,如今,被你杀了。”

屠邪原本心中的悲愤,如今都被云舒这一通话,还有一脸“你是个杀人,不,杀器凶手”的表情给弄的烟消云散,哭笑不得。

“你当开启灵智的灵器是大白菜啊,还杀了?要杀我也去杀八方招仙鼓那个叛徒才对!”

在云舒腰间,化成一枚拇指大小挂饰的八方招仙鼓:……

小主人不也是金家血脉嘛,且比萨满大人与它还要契合,它怎么就是叛徒了?

哼,咱不跟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一般见识。

小主人,仙仙好想你,咱们私奔吧!

八方召仙鼓在云舒腰间装死,屠邪冷哼了一声,也懒得搭理这个矫情精,都是历代萨满惯的它。

而有关屠邪先前的问话仿佛就这么揭了过去,但一人一妖都明白,其实云舒已经给了他回答。

之后,云舒和屠邪一起,将胡蒹葭所说的内容,仔仔细细记录在本子上。

云舒看着一条又一条,主要是二十年后破界船的到来,看来,她不努力都不成了。

而屠邪关注的重点和云舒是一样的,“若胡蒹葭所说的皆实现了,那留给我们的,就仅剩二十年的时间。

修行道的话,哪怕你天资超绝,想要在二十年内,拥有对抗破界而来的大能,几乎是不可能的。”

屠邪深深看了云舒一眼,“六道里,唯一能快速积累实力的就是神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