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87章灵光一现

第287章灵光一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看着胡蒹葭瞬间瞪圆却无损美感的大眼睛,云舒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我并不是在恶意的抹黑祂,因为许多事其实经不起推敲。

三百多年来,长白山似乎就没有安定过,无论是妖族、人类,还是其他生灵,总会时不时发生被大肆屠戮的场景,就像血祭现场一样。

虽然看起来像是大势所趋,但似乎每一次都有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说二百年前,东海的蛟龙为什么跑到长白山发疯;

又比如,作为文守之首的佟太爷,双商超绝,且并不会武功,怎么看也不像脾气暴躁之人,怎么会是他成了猪队友(第36章)?

若是以前,云舒不会怀疑他,但她从日本神宫出来的忍姬记忆里看到了些许东西。

这位被阿林老祖儿视为心腹、兄弟的文守、族老,他在祈求“死而复生”之法的同时,还询问了续命之法。

云舒想到佟太爷越来越红润的面色,不知道他到底在这一局棋局中充当了哪个棋子,而执棋的人,又是谁!

“最重要的是,大祭祭祖时,我没有见到长白村任何一位祖先英灵,哪怕是去年去世的村民的灵魂,也没有任何回应。但我给祖先们上的香,却都像神庙飘去。

这种现象可以做两种解释:第一,长白村村民死后,英灵都被接往长白神域,成为神民;第二……”

云舒看了一眼胡蒹葭,而胡蒹葭也在看着她,脸色煞白,樱口轻启,仿佛在喃喃自语,但声音缺低到几不可闻。

“他们被祂吞噬了!”

长白山山神对金家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怎么会容许他们的英灵待在神域,得享另一个意义上的永生。

且若金家先祖的英灵真的在神域的话,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家血脉断绝!

“萨满巫术中,有许多巫术都需要孤魂离魄作为材料,自然开启的天眼对幽魂最为敏感,但长白山太干净了。”

这也是云舒做此猜想的依据。

哪怕是四方山有“孙有明”这个鬼修圈地盘,其领地内还有许多鸟兽游魂呢!

但长白山这么大一座山,虽有阴气,却看不到一丝鬼毛,这就有趣了。

哪怕此山乃山神正位之所,且又是神山圣地,被前朝祭祀了三百多年,孤魂野鬼不敢造次,但这不代表幽魂不敢在山中出没。

实际上,长白山作为自古就有名的神山,乃是风水宝地,不知有多少坟茔地宫,有名的鬼王五个手指头都不够数。

云舒记得德克济克先祖留下的传承中就有斩杀一方鬼王的记载。

且八方招仙鼓御使的仙家也不仅仅是动物仙,也有清风、碑王。

但不知什么时候起,长白山上就再也没有幽魂出没了。

或许从有妖魔鬼怪想要噬神,从长白山山神做了隐匿的选择时起,祂也就选择了自己以后要走的路。

而云舒突然灵光一现,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想差了。

人常说,神爱世人。其实不过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神灵是天道法则的具现化,一切按法则行事,对于任何生灵来说,他们都应该是公平公正或者说无情无爱的。

之所以神灵有了偏好,那时因为人神的出现。

但长白山山神却是先天神灵,无论是人还是妖、兽,在祂眼中,都不过是蝼蚁、尘埃,他们的存在价值就是为祂提供信仰之力,让祂获取功德。

但当某一天,蝼蚁们连这点作用、价值都没有了,甚至还想反噬祂时,若你是这位仅此于天道的高傲存在,你会做什么选择?

是一巴掌拍死这些蝼蚁,还是与之虚与委蛇?

云舒将自己带入到一定的高度,就比如她和长白村的关系,她发现,其实她从来不曾把长白村放在眼里。

因为她是人,有喜好和善恶,虽然没有将长白村一巴掌拍死,但涉及自身利益,她绝对会非常强势,甚至懒得和他们废话,因为她有这样的资本。

连她一介凡人都不容许有人侵犯她的威严,更何况是一位先天神灵呢?

哪怕祂只剩下一抹残灵、灵智渐失,但正因为如此,祂更不会容许有任何生灵触犯他的权益。

若云舒是祂,在这个关头,更不会找人分薄自己的灵性和权柄。

且云舒发现,因为下意识的警惕,她其实从未好好感受过识海中的灵性。

但她能放任这抹灵性待在最重要的灵魂识海里,除了要借此运用神力外,其实也潜意识觉得自己哪怕不能控制住这抹灵性,却也不害怕祂。

但云舒清楚的了解先天生灵的强大,别说一抹灵性,哪怕是一个念头,其实都可以抹除掉她的神志。

但如今她却不害怕,这说明了什么?

云舒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惊天阴谋。

胡蒹葭不知道对面的云舒分析着分析着,居然把自己又陷进一个又一个谜团。

这或许就是“知道的越多,对这个世界越迷茫”的典型案例。

这时的胡蒹葭顺着云舒的猜想,想起上一世,当苟且偷生的他们终于从小福地出来时,看到的长白山。

山水之间,灵植遍地,妖兽恒生,仿佛回到了上古时期的莽荒丛林,只是少了他们的家园。

无论是仙家,还是人类,以前熟悉的一切,都荡然无存。

胡蒹葭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身体止不住的哆嗦,“祂可是神啊,祂的使命不就是庇护这一方天地生灵嘛!”

云舒摇摇头,神识穿过祖宅、祠堂,直视对面半山腰上的神庙。

“所谓的使命,不过以荣誉之命,强加的束缚罢了。

祂先前之所以愿意被束缚着,那是因为在神灵之位上有利可图。

但当获取的利益不足以抵消他的付出时,所谓的使命,不过就是个笑话。”

云舒没说的是,所谓“神灵”,指的不过是代行天道法则的一个职务,就像人间官员一样,穿上那身衣服,他就是官,脱了那身衣服,他就是民。

天道对神灵有强力束缚,但当祂无力为神的时候呢?

云舒突然明白为何长白山山神的神印会被交给德克济克,因为祂根本不在乎这个神位。

就像先前所说,祂本是山之灵,在成为山神之前就已经是称霸一方的存在。

没了神灵这层皮,祂或许更自在。

祂不怕天罚,是因为祂所行之事是为了生存,哪怕是天道,都不能剥夺生灵生存的本能。

且祂到底为神千万载,功德无数,哪怕功过相抵,也足够祂消耗了。

且祂什么也不需要做,末法结束、灵气复苏这两者之间,就像黎明前的黑暗,绝对是最疯狂的逢魔时刻,一切杀戮与祂无关,祂只需要收获果实就行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