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83章亲情线

第283章亲情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待蟒山河和黄仙郎也忍不住钻到矮几底下的时候,胡蒹葭这才似笑非笑的看向只说了一句开场白就让各家天才一辈都成了“酒囊饭袋”的长白萨满。

“谢谢萨满阁下的款待,我这几位同伴让阁下见笑了。”

长白五仙近些年太飘了,也该得点教训了。不过她也知道,这四位不可能没有一点警惕之心,肯定还留着几分清醒,

“还请萨满阁下让他们借贵宝地醒醒酒,我也想借此机会同你叙叙旧。”

胡蒹葭如此直接,一是给同伴听的,显得自己坦荡,毕竟在白家她就承认了,她与金家有旧,更是直接说了,她此番回来就是报恩来了。

二来,也没有太多时间留给她拐弯抹角的做铺垫了。

而云舒也听出了胡蒹葭一句话中两种称呼的转变,她敏锐的感知甚至感觉到她似乎急切的想要告诉她什么。

这让云舒很是好奇。

这一刻,云舒神识内的红莲业火感知到了她的内心想法,她的双眼瞬间悄无声息的变成了带着微红的琥珀色。

而在红莲业火加持的天眼下,云舒看到了自身和胡蒹葭身上延伸出来的无数因果线。

其中一条只比大壮、小壮这两个血脉亲人稍微细上一点的因果线赫然便连接在她和胡蒹葭身上,且这条因果线居然也是红的。

她和胡蒹葭居然还有亲情因果?

她和一只狐狸精居然还是亲人?

云舒有点傻眼,自己的外祖母和胡蒹葭到底啥关系?

……

正院西厢的书房,是云舒特意让高正彬家的布置出来的,大壮最近下学就在这里忙功课。

云舒偶尔有时间,也在这里揽着小壮靠在软榻上,给他读几则小故事。

从而,比照着前院的大书房,小书房少了那么几分正式,多了几分随意和舒适,算作家人消闲的地方。

云舒带胡蒹葭来这,其实也算认可了她,毕竟哪怕她和王家人,虽有血缘关系,都没有这么紧密的亲情线。

所以看着胡蒹葭一进门就一连布置上好几道隔音禁制,云舒也没拦着。

反而是胡蒹葭不知道云舒还有红莲业火这么个大杀器,看着她这么心大,有点生气又有点欣喜,道:“你这个头是艺高人胆大,还是知道什么?就这么信我不会害你。”

云舒摊摊手,“二者皆有吧!”

胡蒹葭忍不住伸头点了她一下,见云舒没躲,露出一个笑容:“你这性子,竟和你外祖母一个样。”

而云舒看到她这个真心一笑,下意识捂眼,好家伙,差点没被恍花眼。

她终于知道为啥“狐狸精”这个词在后世也代表了一份肯定了。

因为能成为“狐狸精”,第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必须长得美。

而胡蒹葭可以说是云舒加上做鬼那五十年,两世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生灵,没有之一。

而胡蒹葭看着云舒这动作,心里一顿,然后就是哭笑不得。

真不知道该说是遗传如此强大,还是金家人天生就这么“不正经”,这丫头的反应居然和她外祖母一模一样。

“怎么着,我这幅模样入不得长白萨满的眼?”

胡蒹葭故作生气得道,眼神中的怀念却骗不了人。

“算了,也不逗你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胡蒹葭收敛起了脸上的表情,不过看着云舒的眼神,还带着脉脉温情。

“我和你外祖母……”

没见面之前,感觉有很多话要和眼前这小姑娘说,但真见着了,胡蒹葭倒不知道如何开口了,这大抵和“近乡情怯”差不多。

好在云舒也不是真小孩,她看懂了胡蒹葭的踟蹰。

“前辈,你和外祖母如何认识的?而我的外祖母……又是怎么一个人么?”

说来,大概金家人的感情都给了这片山林、给了旁人,反而对待亲人,在表达爱和关心上,都十分含蓄,甚至在大环境之下,也没有太多时间容得下那么多温情。

可以说,在外人眼中义薄云天的金家人,在为人父母上,却失败透顶。

吉勒塔吉勒塔被称作最有王者风范的少主,连萨伊堪乌库妈妈都说,若她能继位尊主,长白村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是一个继往开来的女人。

以前云舒很是不理解,这样一个女人,为何会教养出金顺心这样天真甚至有些怯弱的女儿?

还有阿林老祖儿,虽然心天性圣父,却不乏果断,怎么就没把外孙女的性子给掰过来。

在大丫的记忆里,她娘说起最多的永远是尼楚贺,那才是她心中母亲的模样。

直到云舒坐上他们以前坐过的位子,才明白一人之力到底有限,想要兼顾小家、大家真的太难。

这也是云舒想让大壮努力成长的原因,她没时间陪他,只能让他变强大,拥有和她一同飞翔的能力。

否则就会向他们的母亲和外祖母一样,一个是搏击长空的金雕,一个被成了笼中的金丝雀,永远不会彼此理解,甚至心生怨恨。

云舒其实对外祖母是怎样一个人并不太感兴趣,但她可以说给大壮和小壮听。

云舒起了个开头,胡蒹葭就像被打开的话匣子,毕竟终于有人能和她一起来怀念好友了。

“我和你外祖母,纯粹是不打不相识,后来,却是打出交情来了。”

说到这,连胡蒹葭其实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少时的际遇,她其实是愤世嫉俗的性子,后来因为养父养母的教养,明白了“命运就是这般操蛋,但我们不能畏惧于它”,开始修心养性。

加上养母出身传承上千年的大世家,手把手的教导,胡蒹葭其实已经算是世家闺秀了。

但只要一遇上金闪闪,明明是两个真正的世家闺秀,但总能给人一种火星撞地球的感觉。

且谁也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还能撞着撞着就擦出友谊的火花。

胡蒹葭也是个说故事的高手,更何况这还是她亲身经历的,伴随着她的话,云舒脑海里都能想象出两个姑娘互怼互岔的画面。

而这样两个性子南辕北撤的人,在私底下却是彼此可以交付后背的至交好友。

“你外祖母啊,不仅嘴硬心更硬,还是个见色忘友的。”

当初一别,胡蒹葭绝对没想到,以金闪闪的本事竟然把自己玩死了。

后来得知是和韩干义那个吃软饭的一起死的,胡蒹葭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韩千义肯定当了拖累。

不过萨伊萨身上到底流着韩千义的血,这话胡蒹葭堵在心里,到底没说出口。

而在云舒脑海里,吉勒塔吉勒塔的形象越发清晰,变得更加有血有肉,也知道了她老人家的汉名——金闪闪,且这名还是她自己起的。

对此,云舒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

待说完这段往事,胡蒹葭舒了一口气,“当初你外祖母有孕,我们都说好了,她生的孩子要认我当干娘,如此说来,你也应该叫我一声外祖母的。”

云舒终于知道她和胡蒹葭连接的亲情线是怎么来的了。

不过看着比她也就大个五六岁的胡蒹葭,云舒这声“外祖母”却是无论如何叫不出口的,虽然她知道以胡蒹葭的年纪,还说外祖母,怕是当她老祖儿都够格了。

“前辈,我叫你姐姐都怕把你叫老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