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49章猜测

第249章猜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没有长白金家,长白村的普通人根本不被仙家看在眼里。

而在发现这些凡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后,长白村自然就没有了什么利用价值。

也是因此,山里的仙家们谈起以往威名赫赫的长白村,态度自然随意又蔑视。

哪怕白怀仁不喜议人长短,但架不住很多白仙都是要回族地冬眠的。

白点点年龄小,没有见过长白村最为威风的时候,但长白村的没落,却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耳濡目染之下,加上萨伊堪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就很少回村,导致白点点对长白村根本没有什么恭敬之意,对云舒这个长白萨满自然也没什么畏惧之心。

连天性胆小的刺猬都是如此,更别说其他仙家了。

但是,谁也没想到,当初那个他们非常不看好的小姑娘,会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仅吓了他们一跳,也吓了所有人一跳。

没错,在场大半仙家,其实都见过萨伊萨宜尔哈。更确切的,他们见过大丫,这个世界这个年代真正的王云舒。

基于对金家的关注,金顺心母女,其实也被白怀仁他们这个层次的看在眼里。

但他们也只有一个想法——烂泥扶不上墙。

这不是说金顺心有多糟糕,在长白村出来的人,无论品行如何,至少面上绝对过得去甚至可以说优秀。

至少在外人眼里,金顺心长得好,人也温婉善良且聪慧。

但这样的金顺心,和她母亲、祖父、甚至所有金家人相比,都相差的太远。

这也是长白村的族人不能接受她的原因之一。

只她的怯弱、没担当,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哪怕她真的继承了金家,或许也不过是个傀儡尊主。

而下一代,阿林老祖儿亲自给起名为“萨伊萨宜尔哈”的大丫,性子和她母亲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少金顺心小时候是在所有人的关爱下长大的,她内心并不是没脾气,只不过她忍住了,只在自己的婚事上爆发了出来。

但大丫呢!

奶奶偏心强势甚至恶毒,爷爷是个妻管严,妈妈一再妥协委屈自己,而唯一能给这个家撑起一片天地的父亲,一年中有三百六十天不在家。

自小就在欺压和辱骂下生活,她能养成天真善良的性子,其实真的已经是金家祖上积德了。

但这样的她,依旧撑不起长白村。

长白仙家也彻底失望了。

云舒的崛起,许多人认为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她选择的是爆发!

但不会有人知道,命运对这个小姑娘的残忍。

因为还不等她在沉默中爆发,死亡就已经降临在她的头上。

真正醒过来,将所有的肮脏、罪恶、丑陋,暴露于世的,是一个真正的鬼怪!

不,或许也有人能猜到,比如说夏招娣,比如说郎清,还有尼楚贺。

但显然,这些仙家们是不知道的。

所以其实他们也突然出现的长白萨满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此前,长白村就是个筛子,所以云舒的出现,其实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新继任的长白萨满是个十岁的孩子,虽然聪慧,但年龄太小,对长白村的怨气不加掩饰,甚至正面刚八部高层。

最新的消息是这位长白萨满的修炼天赋非常之高,甚至有赶超当年的巫术天才第六代制作萨满吉勒章阿的资质。

且金阿林甚至可能早在她出生时,就为这个血脉后人做了一系列安排,留下了许多连长白村六位族老都不知道的势力。

更有许多人认为,萨伊萨宜尔哈身后绝对还有一个神秘势力在支持她,甚至连神秘师父的存在都说的有鼻子有眼。

虽然许多传言不可信,但有一件事毋庸置疑——这位年幼的萨满实力很强,性子却保留了小孩子多变的天性,不能用常理推测。

而且长白萨满能继续出现,那就可能代表他们“侍奉”的神灵并没有消失。

这让长白仙家们有些踟蹰,不知道该用什么姿态、什么方式与她交流。

是继续强硬对抗、撕破脸皮?还是怀柔手段?

若是神没有消失,那祂通过他们这些年的表现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所以别看在座的仙家还能稳坐高台,但其实,他们的内心并不不像他们表现得那么淡定。

……

所有仙家都在细细观察这幅画,脸上的表情也各有不同。

他们又不傻,自然看出了这幅画中的映射、嘲讽,还有威慑。

胡九凤看着与龙虎隔着长河对峙的怪兽中,长着狐狸尾巴的豺狼,眯了眯着眼睛。

“白道友,这幅画出自长白村何人之手,又是怎么得到的?”

胡九凤推测这幅画可能是金阿林画的,为的就是警示后辈。

而且他也没画错。

长白村占据着长白圣山这处福地,以前就有多方觊觎。

如今早就没落了不说,还自毁长城,可不就是引来豺狼虎豹闻腥而来。

他们仙家自然也想分一杯羹。

但被人如此将野心画在画上,哪怕是胡九凤也觉得有点面上无光。

而她旁边的胡蒹葭看着这幅画,面上好奇满满,眼中却是精光闪烁:感觉很有意思呢!

而白怀仁听到胡九凤的问话,似乎也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微微摇头,“这幅画是长白村现任大萨满萨伊萨宜尔哈阁下,亲自所画。”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仙家都愣了一下,看向白怀仁,眼中满满是怀疑。

却只见白怀仁不紧不慢的道:“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这不仅是哪位十一岁的长白萨满所画,而且就在小女点点的眼皮子底下。

至于这画怎么得来的,说来惭愧,这是小女向长白萨满讨来的,她说我喜欢画,希望把这话当做祝贺我千年寿辰的寿礼。”

白怀仁刚说完,灰老仙一口茶喷出来就拍着大腿乐了。

“白虚伪,你这闺女可比你实在多了,而且还孝顺。哈哈,你看看,那个长着满身刺的豺狼像不像你?”

白怀仁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如若那个像我,想来我旁边那个长着老鼠尾巴的肯定就是你。”

其他仙家这回可没看热闹的心,连胡蒹葭都忍不住用“脑残”的眼神看了灰老仙一眼。

这疯老鼠是不是没吃药?

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家已经明着讽刺他们了,这老鼠精居然还窝里斗!

灰老仙也不理会其他人怎么想,反正看见白怀仁不舒坦,他就舒坦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