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34章监守自盗

第234章监守自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作为秉神意而诞生的长白大萨满,本来是为了替长白山山神挡灾的存在。

但在长白萨满不遗余力的为长白山奉献的时候,被神灵抛弃的山,还有此间天道,却认可了他们。

所以长白萨满能以凡人之身,执行神灵权柄、御使神力,获得功德。

但随着长白山山神“回光返照”时布置的种种安排,又赶上天灾人祸,金家没有一时安宁,说实话,阿林老祖儿能活到那么大岁数,真的挺不容易。

在大丫的记忆里,阿林老祖儿是在旱情开始之前就病了。

现在想来,这应该就是长白山给阿林老祖儿的武警。

毕竟只是一座山,还是一座跑了山神的山。虽说三百年分得的香火和功德,使得其越来越有灵性,但却终究只有本能。

所以对于阿林老祖儿的并,没人多想什么,甚至包括阿林老祖儿自己。

毕竟自打女儿女婿去世,阿林老祖儿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连医老都说是忧思成疾的缘故。

但云舒却知道,应该是在那时起,尼楚贺就开始吸取他身上的气运了吧。

将近十年的时间,哪怕是大红大紫的气运,想来也应该转变成霉运了。

所以阿林老祖儿一个大萨满,竟然没察觉到自己的病情来的太诡异。

或许他察觉到了,但当时他已经没有力气说什么做什么了。

而长白村族人的所作所为,成了压塌阿林老祖儿的最后一根稻草。

云舒忍了再忍,终究没忍住,“大概是长时间的养尊处优,让长白村的人都忘了本,哪怕是金家,也只是守山人,而不是主人。

你们这根本就是监守自盗,不过鉴于事出有因,是非得以,我可以什么也不说。

但事后不想着补救就算了,居然还有大量皮毛交易!这根本就是自掘坟墓。你们疯了吗?”

貂皮、狐狸皮、水獭……这狩猎的动机明显不是为了吃肉。

以长白山对长白村族人的排斥,云舒都能想到自己的“拜神之途”会有多么坎坷。

她转过身去,不再看这他们,“若是先前我就知道如今的情况,我是不会传法与族人们的。你们走吧,让我静静。”

六位族老听到这话,脸色都忍不住红白交加,羞愤欲死。

倒不是因为他们长到这个岁数,也没人对他们说过如此严厉的指责;更不是因为这话是从一个弱龄稚儿嘴里说出来的。

而是因为说这话的是大萨满,她说他们监守自盗、自掘坟墓,这指控太严重了,严重的几个越老越玻璃心的人,有点承受不住了。

萨伊堪捂着胸口,只感觉喘不上气来,尤其是想到姐夫可能是被他们害死的……

“萨伊堪!”

几声惊呼,让云舒快速转头,就看到到萨伊堪向后倒入。

“乌库妈妈!”

众人只感觉一道身影犹如闪电一般插入他们中间。

而与此同时,巴图鲁已经接住了萨伊堪。

谷依古一脸严肃的摸上来她的脉门,“萨伊堪的病症其实和阿林大兄当时一样,都是忧思成疾,伤及五脏六腑。虽不断在调养,但到底上了年纪,切忌大喜大悲等刺激。萨伊堪身上应该随身带着药。”

说着,他看了云舒一眼,“我是大夫,向来实话实话,没有别的意思。”

云舒神识一扫,就看到乌库妈妈腰间的荷包里果然有一个一寸大小的瓷瓶,稍微闻了闻,发现都是调养的药材,确定是这个,这才喂她吃下,待见她呼吸开始平稳,才松了一口气。

云舒召开了高家几个媳妇,让她们搀扶着乌库妈妈先去正院的西厢,待醒来再送她回去。

然后她才看向医老,面无表情的道:“是吗?那还挺巧,刚好我也喜欢实话实说。”

“我是大萨满,我说的话就是神意。无论你们有什么理由,哪怕是下一秒天要塌了,皮毛、人参等生意全部叫停。

从今天开始,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一只动物的死,超出圣山给出的底限。

全部不论老少,只要会写字的,将守山人守则之一——‘只取所需,奉我所有’这条,写一千遍。”

其余五人面面相觑,说就说,咋还在精神和肉体上一起摧残呢!

谷依古其实都点逗比属性,他指了指自己,“我们也抄?”

云舒上下打量着他,仿佛这老头突然“头上长犄角,身后有尾巴”一般,那眼神真是说不出的欠揍。

反正谷依古看着这不尊老的小丫头就感觉牙痒痒。

但就像她说的,她是大萨满,她说的话就是神意。

信不信搁一边,反正没人敢反驳,所以不服也得憋着。

谷依古举手投降,“我抄,我抄,回去就抄。谁不抄谁不好的。”

这回轮到其他四人瞥他了,这瘪犊子,满肚子坏水,真是坏的很。

佟睿见脸色不善的云舒,感觉再叫谷依古这疯子闹下去,这事真不能善了了,赶紧咳了咳,见众人的视线看向他,这才开口。

“自打被皇室出卖,长白村成了所有人眼中黄金遍地的地方。

以前有阿林大兄在,敢放肆的都死了,这也算震慑了一批人。

但没了阿林大兄,没了尊主和萨满,我们又算什么?

哪怕当初也是一身鲜血,为民为国杀出了一条血路,但人走茶凉,我们在一些人眼中,也不过就是普通的老农民。”

佟睿说到这,语气里的嘲讽显而易见。

云舒眼神一暗,所以,这就是理由吗?

佟太爷似乎也是破罐子破摔,不在掩饰自己的无奈。

“自打阿林大兄去世,长白村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这不仅仅提现在生活上,还有我们与外界的格格不入和暗处的窥伺。

但这不是最艰难的,毕竟我们虽然成了老农民,但却没失了血性,只要敢来,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但就像萨满大人说的,这山,不是我们的。以前或许名义上属于我们,但如今连这点名头都没了。

但我们知道它有主,别人不知道,也不相信。

监守自盗、自掘坟墓,没错,我们几个老头子既然做了,也敢认。

但有什么办法,我们如果不送东西出去,就会有人进来,有的人,我们能拦能杀,但有的人,我们不能也不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