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20章欲扬先抑

第220章欲扬先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以前,我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是我?金家血脉都快断绝了,无论是尊主还是萨满,这至高的位子于我有什么用?”

“我不理解你们那种高高在上的骄傲,时代不同了,连山都不是你们的了,守山人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云舒先前的剖析让更多的长白村族人从过去的荣光中醒来,看到这个破财的家园。

而她现在诉说的疑惑,其实也是许多族人的心声。

尤其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新生一代,其实他们比云舒改造迷茫。

毕竟云舒的迷茫是假的,而他们的迷茫却如此真实。

阿林老祖儿只是给长白村披上了一层社会主义的皮,但它的内里,还是正正经经的“封建残余”。

而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新生一代长白村人,他们是听着祖辈们的故事长大的,哪怕那些故事中的人和事都真实存在过、真实发生过,但人不能活在故事中。

新生的一代不断地接受着外面世界的改造,哪怕这个国家如今还处在成长期,它还很弱小,处境也很艰难,但它却从来不缺少新鲜事物。

长白村的生活很充足,学这学那,先生们甚至会因材施教。

但就像学生认为自己在学校学到的东西永远不会用到一样,不断被外界的新鲜事物却吸引的新生一代们也认为族中的教学真是枯燥乏味,甚至是“老掉牙的东西”。

毕竟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他们这么惨的“武林高手”,自小到大,食物永远只能是勉强果腹。

所学的“之乎者也”连老师都听不懂,同学们也一脸“快看,这还有个老古董”的表情,仿佛他们不过是个乐子。

长辈们告诉他们,长白山是属于他们守山人的,但种自家的地都要给国家和集体交粮,长白山的范围内成立了一个保护区,连打猎都不能光明正大的进行,这让他们不得不怀疑长辈们字里行间的真实性。

事实上,长白山根本不用他们保护,林场的管护队、保护区的巡逻队比他们更加名正言顺。

而本领高强,甚至能一掌将三十多米高的红松都齐根震碎的长辈们,只能一脸复杂的看着一辆有一辆运材车不间断的将他们以前所保护的森林拉走。

新生一代们就在这充斥着矛盾的环境中长大,对于他们来说,祖先们的荣光、守山人的使命,还有世代虔诚信奉的山神,都只活在故事里,而故事,终将是过去。

值得高兴的是,在以前,长白村的族人习惯了事事听尊主的,听萨满的,而新生的一代,学会了思考。

但不伦不类的长白山却扭曲了他们的三观,种种“不敬思想和言论”都要受到处罚。

若是云舒不曾来到此间,那“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这种思想,将伴随这代人到终老,直到长白村彻底消亡。

云舒看着慢慢坐直身体的年轻人,他们的年龄在二十岁到十五岁之间,已经具备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是新生一代,也是迷茫一代。

但他们还没有被权利和欲望污染,他们,将成为云舒进行变革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和参与者。

“我曾经就这些疑惑问过佟佳部的族长,他说,他年轻时也有过这样的疑惑,甚至因此被佟太爷抽了一顿,还被罚跪祠堂,三天三夜。”

所有族人的目光都随着云舒的话看向佟建业,哪怕佟建业脸皮再厚,在这一瞬间,也忍不住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云舒,说话就说话,干嘛拿他举例子,很破坏形象好不好!

而与佟建业同龄的的人,还有许多记得这事得族人皆一脸恍然大悟,原来“狡狐”这厮当初被罚跪祠堂,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而一直拿他当偶像和目标的年轻人们只感觉原来心神一下子敞亮不少,这才是“英雄所见略同”。

“佟佳部族长和我说了一番话,我想,这番话大概所有长辈,也都和后辈们说过。

长白山是一座有生命的山,我们彼此守护,互相依赖,就像鱼儿和水,小鸟和天空一样,它是我们的家园。

我们守山人的使命就是守护好这片家园,让它在三百年、三千年,甚至是三万年后,依旧翠色苍苍、白雪皑皑、生机勃勃。

而如此美景中,依旧有长白守山人的存在。”

别说,这碗心灵鸡汤反正云舒先前是喝了,看看高台下那一张张脸孔,想来大家都喝过。

但了解的越多,知道的越多,看到的越多,云舒只感觉,这番话,其实也不过是个美丽的泡沫。

“因为这番话,我来到了长白村,看到了你们,我很感动,感动于许多族人还记着金家为了长白村世世代代付出的鲜血和生命。

但我也很失望。

阿林老祖儿的孤注一掷,是为了给长白村赢得让族人们努力壮大自己的时间。

我想,应该没有人比自古就生存在丛林里的长白村人,更加懂得什么叫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但你们却只记得过去的辉煌,放不下自己高贵的出身,因此故步自封,让长白村变得不伦不类。

明明说好了,守护山林的使命被烙印在血脉里,就像呼吸一样,每时每刻都不能忘记,为什么,我来了,你们却变了。

明明已经忘却了守山人的使命,却用“时代不同了”、“环境不允许”、“没有萨满和尊主的领导”来掩盖自己的怯懦。

这样的你们,到底如何保护家园?”

这才是真正的控诉,哪怕云舒的声音里不带任何情绪,甚至面无表情,但所有人都听到了她的心在哭泣。

那种强烈的渲染力,让所有人忍不住红了眼眶,一些和阿林老祖儿并肩作战过的老人,甚至忍不住痛哭出声。

连尼楚贺都微微动容,在一瞬间,她甚至想过放弃她的计划,这样的孩子,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了。

但下一秒,她眼中红光一闪,眼睛里充满了厌恶,若不是金家人,祂或许已经醒来,长白村也不会步入如今的境地。

如今萨伊萨宜尔哈不过是在猫哭耗子假慈悲罢了。

对,就是这样,没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