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215章四封信(为【书友20180506065111221】加更)

第215章四封信(为【书友20180506065111221】加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舒觉得她得静静,自打过了小年,以前所有的事情就像洪水一样朝她涌来,长白村的内里也从里到外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她总感觉事不对。

仿佛除了那位脑子不太好用的山神外,还有其他的事,是她没想到、没注意到甚至不知道的。

许多事禁不住细琢磨,许多事也不能老琢磨。

云舒神识探进空间,只见屠邪前辈已经变换出真身,而七只被云舒重新炼制过的屠邪箭随弓身一起,躺在木床上,随着弓身上的光不断闪烁的,一明一暗,就像一呼一吸一般。

而一道肉眼看不见的能量则在箭与弓上形成一个循环,屠邪前辈竟然一边稳固心境一边蕴养这七只箭。

不知这七只箭若都诞生了箭灵,是要叫屠邪“爸爸”呢,还是“好基友”!

云舒摇摇头,用神识取出空间书案上几封信。

书案上如今还摆着观婆婆送的三根金色毫毛和那枚仿佛下一秒就可能破碎的山神印。

云舒想到那天她被埋伏时,利用神印号令风的感觉,怪不得人人都说神仙好!

收回了神识,她的手上多了四封信,一封是珊图玲阿带来的佟太爷的亲笔信,一封是萨伊堪曾外祖母托伞一带给她的,一封是杨国安的回信,还有一封是郎清的投诚信。

这四封信,云舒早就看过了,如今拿出来,她觉得自己可以再仔细思考一下。

佟太爷信里的内容,和珊图玲阿告诉她的差不多,但却着重说了,他们是如何捉住那些想对金家血脉下毒手之人的证据的。

《长白大事记》载:华夏历1965年1月25日(农历1964年腊月二十三),长白守山人第十代大萨满萨伊萨宜尔哈闪亮登场。

云舒如此迅速的登上萨满之位,且态度十分强横,这让某些人慌了手脚。

也让早就留意他们的佟睿和巴图鲁等人查到了端倪和证据。

三野屯李家那一家七口怎么死的?不过是灭口罢了!

不止李家七口,甚至包括李大山所在的帮派高层,一夜尽灭。

因为这些人哪怕不知道那个所谓“大人物”的身份,却知道他的相貌。

当然,他们不是没想过将夏天祥一家甚至夏招娣都杀了,但目标太明确,他们怕云舒联想到什么。

但他们那里知道,如今做这些不过是做贼心虚,彻底暴露了自己。

捉住一个,顺藤摸瓜、狗咬狗,咬出来的事越来越多,除了要让金家绝嗣这件事,他们还利用掌控在手里的人脉做了许多肮脏之事,甚至还偷偷和被除族的那些叛徒有联系。

这些族人认为阿林尊主做出的决定根本就是错的,他们有钱、有人,甚至有武力,凭什么要留在长白村做个泥腿子。

而牵连出来的这些人,其实有很多族人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他们比较“聪明”,让一些没脑子的当了先锋。

而松克里宜尔哈,尼楚贺的儿媳妇,表面看是因为嫉妒,但佟睿却不信。

不仅佟睿不信,甚至连尼楚贺也不信,要松克里真是这样没脑子的人,她根本不会同意儿子娶她,哪怕她是自己的堂侄女。

但松克里咬死了“嫉妒”两字,而且就像当初他们查尼楚贺一样,没有任何证据。

他怀疑,松克里背后,也定然有一股不小的势力想要扰乱长白村,好浑水摸鱼。

甚至尼楚贺都中了人家的套而不自知。

如今,松克里甚至其娘家人都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佟太爷正抽丝剥茧,希望找到有用的东西。

……

萨伊堪这位曾外祖母,在大丫的记忆里甚至从来没有出现过,还是云舒回长白村,才从高家夫妻口中得知,这位曾外祖母自打她姥姥吉勒塔吉勒塔大格格去世后,身体就一直不好,有咳血之症。

也是因此,金顺心回长白村后,教养人选了毛遂自荐的尼楚贺。

因山里条件不好,建国后,她就跟着作为游守的儿子出了长白村,一直住在疗养院里,出了阿林老祖儿去世,甚至连金顺心去世,都不敢通知她。

可以说,萨伊堪虽然有族老之名,却游离在权势之外,只她地位尊崇,在族里有很大的影响力。

不提吉勒塔吉勒塔,就连那拉氏族长夫人、钮钴禄氏族长夫人、索绰罗部族长,都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这位长辈对待云舒也是想亲近却不敢亲近的态度,毕竟若有她在,金顺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所有族人孤立。

而云舒听说,这位长辈在得知一切事情始末后,直接昏死了过去,醒来后给了儿子两个大耳瓜子,且写了断绝母子关系的书信后,就让她的警卫员送她回了长白村。

忘了说,这位长辈是武守,也是整个长白村在军队中军衔最高的族人——中将。

虽然军衔制在今年六月份就会被取消,但这么一尊大佛坐镇长白村,云舒心里真是挺感谢地。

萨伊堪在信中说了云舒送去的两具日本女忍者尸体,还有如今长白村的流言。

“若说尼楚贺对金家心存歹意,这很有可能,但她不可能和日本人相勾结。

尼楚贺的爹娘都死在与日本人的血战中,她也曾亲手为她爹娘报仇,没有经历那种国破家亡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种痛苦。”

“小萨伊萨,眼睛和耳朵都是会骗人的,只有自己的心不会。

作为上位者,不能刚愎自用,但也要相信自己的心和直觉。”

对于萨伊堪的话,云舒自然是信得,因为她知道尼楚贺根本不用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

说实话,尼楚贺先前对于金顺心和大丫不闻不问,云舒先前有些不理解。

但后来想明白了。

第一是因为金顺心对于尼楚贺来说,其实没用了,毕竟她身上的气运已经被吸得差不多了。

第二,按理来说,想要让大丫与她亲近,方便吸取气运,自然是自小培养才好,但阿林老祖儿已经对她有所怀疑,她什么都不做才是对的。

第三,若云舒没来,等大丫吃尽了苦头,尼楚贺再“从天而降”将她护在羽翼之下,就大丫那小傻子还不对人家感恩戴德。

所以尼楚贺根本啥也不用做,她的“幽凰”命格就决定了一切。

不得不说,长白山山神真的挺阴损的。

但谁能想到,大丫没了,云舒借尸还魂而来,这个居,其实已经破了。

如今只怕尼楚贺或者长白山山神和她鱼死网破,所以云舒才准备,这次大祭就找机会和尼楚贺“和解”,然后不远不近的吊着,还能借着她做点小事。

……

和前两封信相比,杨国安的回信就简单多了。

赵雪的确是特殊部门的,这个部门就是专门监管汉奸、敌特、外来势力等一切对国家、人民安有威胁的人或者事。

这个特殊部门直接归中央安局统领,在各地皆有分局,人员也五花八门,或许总在你家门口闲聊的老太太都是编外人员。

而杨国安在退伍时,也领了这么一个“闲职”。

而在云舒还阳后佟太爷第一次上门时,也的确有大批的不明人士来或者走,只不过佟太爷早想到这一点,他手中所有可信的势力皆被调动起来,走的不管,但只要来的,想要接近清溪村十里的,先捆了再说。

也好在那时候云舒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异常”,来的也不过是先头探子,并没有非凡人士,被一捉一个准。

杨国安虽然得到了长白村的认可,但有些事,他依旧没有资格知道,那时候他带人拦了不少探子,日本鬼子也有几个。

云舒也是通过杨国安这封信才知道,监视大丫他们一家的绝对不止长白村。

而佟睿也不是无名之人,他的到来,等于一个信号。

只是云舒奇怪,若是本来就在此地的汉奸就罢了,日本本土的小鬼子得了信,然后从日本偷渡来中国,在从山东那边来东北,要耗时挺长时间吧。

但从她还阳再到佟太爷上门到她去赶集第一次见着赵雪才几天!

赵雪他们显然是追踪着小鬼子来的,所以这些人到底是怎么知道她的?

想到那两个日本忍姬和那个红衣神官,若是有非凡势力介入,倒还解释的过去。

不过日本鬼子这么惦记长白山……云舒撵了撵手指,还是手底下人太少,她有再多的计划也铺张不开啊!

不过她云舒可不是谁来都能啃两口的肉包子!

云舒琢磨着自己的计划需要小小修改一下,眼神瞄上了郎清的“投诚信”。

好吧,说实话,这若是换个人,怕是就要感动坏了,毕竟“士为知己者死”呢。

但云舒却没有感觉到丁点诚意,通篇假大空,不过是说的听,但干货一点没有。

看来她这个“耳目”在长白村地位也不高啊,否则不该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难道她娘家就没给她传什么信?

云舒笑笑,不再理会。

她手底下再缺人,一个两个的尤其人品还不咋滴的她还真不稀罕。

郎清其实也着急,她是看清了形势,但她如今真不敢做决定,就怕把丈夫和孩子带沟里去,一直在等着母亲的回复。

但她哪里知道,她娘家如今也是自顾不暇!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