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88章流言四起

第188章流言四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除夕这天的长白村,可谓是欢声笑语不断,萨满大人除了买来了粮食,还给家家户户都送了年礼。

十个运粮兵卫,除了六车是稻谷和麦子,还有两车比富强粉还要上等的精白面,一车瓜子、花生、糖果和红彤彤的大苹果,一车棉花。

比上这些东西,族里随后发给每家每户的粮食和肉食,都没引起族人的关注。

毕竟自打阿林尊主去世,族里发的东西一年不如一年,大家也知道如今世道不比以前,但也没人是傻子。

没有不透风的墙,以前阿林尊主在时,村里再困难的人家也没有过过勒紧裤腰带的生活。

长白村的人脉渠道运转起来,换点粮食那是小意思。

过年各处送来的年礼,在村里也向来是按照贡献大小分配。

可如今呢?

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先前,有消息灵通的知道八部高层居然还有人想拿捏萨伊萨格格,觉得他们真的是可笑,不过才当家几年,居然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而等金家血脉差点葬送在族人之手的消息被宣告族,大家第一感觉是不敢置信,第二感觉这些人真是疯了。

哪怕尼楚贺是阿林尊主亲自宣布的“当兴天女”,但她到底不是萨满。

而且自打阿林尊主去世,尼楚贺深居简出,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突出的能力,甚至连以前的聪慧睿智仿佛都消失了一般,对长白村的贡献甚至及不上作为代尊主的佟睿。

这些人到底是凭什么认定尼楚贺就能带领长白村冲出重围,焕发新的活力?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没了萨满,长白村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子!

他们当真以为长白山认可的守山人是八部族人?

种种疑问堆在大家心中,有老一辈的族人甚至觉得,尼楚贺这位“当兴天女”,或许就是长白村的“叶赫老女”——布喜娅玛拉。

布喜娅玛拉出生时,也有部落萨满预言,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可最后兴的却是后金,亡的却是自己的部落。

虽说长白九部皆得益于努尔哈赤,布喜娅玛拉兴盛的是他们,但若是自家也有这么一位“当兴天女”的时候,就容不得他们不多想了。

这种流言不是一个人再说,除了气急败坏的富察部族人,甚至都没人出来辟谣,这使得整个长白村都人心惶惶,大家迫切希望萨伊萨宜尔哈萨满能坐镇长白山。

但显然,这位萨满大人,未来的尊主,因为种种缘故,对长白村并不亲近,在她看来,他们只是责任,而不是族人。

但云舒如今的做法却安抚了村子里这种紧张情绪,她让族人知道,她是把他们放在心中的。

除夕上午,佟睿家里。

佟睿的老妻带着一群媳妇在厨房里忙来忙去。

当然她年纪大了,主要动手的是其他人,她不过是坐在马扎上居中指挥。

佟睿亲兄弟共三个,如今只他们老两口还健在,但其他两房的侄儿侄媳妇和的孙媳妇却不少。

因为如今只他这么一个嫡亲的长辈,三房向来是在一起过年的。

而且按照惯例,家里的媳妇们,都要在今天做一道大菜,除了祭祖祭神外,若是哪道菜让长辈们评为最好,还能讨个好彩头。

厨房里女人们叽叽喳喳,说的是萨满大人如何如何。

长白村沉寂了太久,村子虽然不是与世隔绝,但因为情况特殊,普通族人却很少外出,娱乐更是匮乏。

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新鲜事、新鲜事,带动的整个村子都活泛了起来。

女人们在这边讨论着新萨满,畅想着未来,而佟睿书房里,男人们包括佟家部嫡支祖孙五代的男嗣都在场,他们说的也是云舒。

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五十岁老头,这是佟睿大哥的长孙,也是孙辈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叫尹敦比。

“三爷爷,如今村子都在议论着昨夜那些兵卫,大家都说那是阿林尊主留给如今这位萨满大人的后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佟睿眼皮子都没抬,“什么真的假的,尊主的事,哪是我们议论的。”

尹敦比虽然是长房长孙,但他却和他爹他爷爷一样,无论习文习武,都没有那份天赋,后天又不努力,不过是普通从守。

不过到底也是长房嫡支,加上父亲早亡,被爷爷宠溺过度,可以说就是一个二世祖一样的存在。

这样的人,其实长白村也有不少,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长白村传承三百年,各部皆算顶级世家,优秀的子弟不少,却不可能没有蛀虫。

当然,这年头也没有条件让他欺男霸女了,甚至连祸害邻里都不敢,顶多就是有点懒惰,然后和一群“二世祖”一起,吹牛打屁、混吃等死。

佟睿说也说了,打也打了,但这孙子就和一颗铜豌豆似的,打骂随你,反正我就是铁了心不务正业。

不得不说,这要是当初也有这毅力,如今好歹也有一个武者身份了。

尹敦比也不管在场还有平辈兄弟和诸多小辈,他腆着一张脸对着佟睿讨好一笑:“还不是额鲁那孙子,说什么阿林尊主这么信任佟佳部,怎么连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

别不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猪鼻子插大葱,在这装相。真是气死我了。要不是打不过他,我非得和他干一架。”

额鲁是马佳部族长的堂兄,这人也是二世祖一个,不过和尹敦比这个真二世祖相比,额鲁显然还有几分脑子,是马佳部族长的狗腿子。

明白人都知道,额鲁用这话挑衅尹敦比是为了什么,但看着尹敦比,在场众人皆一脸便秘的模样。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位孙子(侄子/哥哥/伯伯)没有本事,但似乎,每一回,他都能刷新他自己的下限。

尹敦比的儿子和孙子看着这样的父亲(爷爷),皆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反正都是自家人,再丢人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没什么可生气和羞愧的,习惯就好……

好个屁!

谁承想,坐在佟睿对面的巴图鲁居然开了口,还一脸笑模样。

“哈哈哈……这么多孩子,我就喜欢尹敦比这实话实说的性子。

好孩子,明个遇上额鲁那孙子,你就说,我巴图鲁爷爷说了,我们佟佳部之所以能被历代萨满和尊主视为臂膀,就是因为我们懂得,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巴图鲁和佟睿虽然都是佟佳部,但血缘关系并不亲近,佟睿和巴图鲁自**好,加上巴图鲁是个武痴,虽然天资不高,但为人却十分勤奋努力,为了修炼,甚至一生未娶妻生子,是纯正的孤家寡人一个。

所以每到过年,佟睿就会请巴图鲁来他家,免得他一个人太冷清。

尹敦比其实知道自己在佟睿这得不到回应,当然,他也不是真想知道。

作为一个二世祖,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甚至无忧无虑的活到如今这个岁数,大聪明没有,小聪明却不少。

最重要一条,就是他爷爷临终告诉他的,他三爷爷的下限就是佟佳部的底限,想要自在的当他的二世祖,就盼着佟佳部好,盼着他三爷爷好,盼着巴克什好,永远不要去触碰自己不该触碰的东西。

这么多年,尹敦比都将他爷爷说的话作为金玉良言。

果然,他在村子四处浪荡家里不缺吃不缺喝,娶妻生子,如今子孙满堂,佟佳嫡支,就数他活的逍遥自在。

额鲁那狗腿子居然把主意打到他身上,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他是没本事,但他爷爷有本事、叔叔有本事、兄弟有本事、儿子有本事、孙子还会有本事,这就够了。

但尹敦比实在没想到,巴图鲁这位向来毒舌的族爷居然说“喜欢他”,圣山在上,他一点没感觉光荣,只感觉亚历山大。

我真的就想当个二世祖,真真的!

这样的事,并不只发生在尹敦比身上,毕竟人活在世上,谁还没三五个亲朋好友和对手。

佟佳部也和其他八部时代联姻,别说男人这边被人逮住问东问西,就是女人那边,也有娘家人偷偷过来打探消息。

但好在,佟佳嫡支之所以能一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一句话,那就是: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况且,这次他们真的是啥也不知道,哪怕巴图鲁心有猜测,这会儿也不确定了。

除夕,或许苍天有知,大风雪终于停了,但长白八部的水却越来越混。

待小辈们都下去,巴图鲁看着佟睿,面色不负先前的轻松,“尼楚贺到底想干什么?”

如今族中有关尼楚贺的流言越穿越离谱,并不是他们没出手遏止,而是根本遏止不住。

一部分墙头草如此做他们能理解,大概是想“将功赎罪”,但尼楚贺一声不发,就有些莫名了。

佟睿低着头,手里看着昨夜伞一交给他的一封信,是有关前些天,珊图玲阿带回来的那两具女尸的事,上面说的比珊图玲阿带回来的消息多了许多内容。

居然有日本的神道教的影子?

听到巴图鲁的话,佟睿沉声道:“她想逼萨伊萨回来。表面上看似自污,明白人比如说你我,大概还得谢谢她。但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就像到现在,我也不理解阿林大兄为何非要让萨伊萨在外边长大。直觉告诉我,尼楚贺,有问题,而且还是很大的问题。但这么多年,我们找不到丝毫证据。”

巴图鲁摸着下巴,“苏勒,其实我觉得,我们没必要那么紧张,我们这位萨满大人,可不是善茬!”

。顶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