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82章风雪无情人更恶

第182章风雪无情人更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因为救治爷爷花了点时间,云舒让阿灰先去家里报信,免得大壮担心,而她则径直来到了老宅。

因为风雪的缘故,屋子里的人听不到敲门的声音,所以云舒早就从空间里拿出来一只火把,然后点燃了它。

她站在老宅的篱笆墙外,听着屋子里此刻传来的哭声。

王老太太让王铁柱继续去找王大志,但夏招娣显然不愿意让丈夫冒着这么大的风雪再次出门。

王老太太叫骂着,夏招娣柔弱的哭泣着……显然王老太太并不是这个二儿媳妇的对手,因为王铁柱显然也被“丝毫不顾及他的死活”的娘骂出了火气。

“我没用?对,我是没用,我在你和爹的眼里从小到大就一无是处,既然如此,谁有用你去找谁啊!”

“娘,爹可能去大杨树村找吴大伯了,他老人家向来有分寸,绝对不会出事的。

等风雪一停,就让小武他爹去大杨树村看看,但这会儿,出去连路都走不了,若是铁柱哥出了什么事……娘,不说我们娘三,铁柱哥可是您唯一的儿子,以后要给爹娘养老的。”

这要是换个人,只凭这番说话的本事,云舒就想给她鼓鼓掌。

可惜,这是夏招娣,云舒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王春华看着一唱一呵挤兑自家娘的二哥二嫂,这才发现,许多事,其实真的禁不住细想。

“二哥、二嫂,你们别太过分了。娘,别怕,他们不去找爹,我去。爹、爹……”

王春华恍惚间看到了一抹亮光,仔细一看窗户,透过窗户纸,外头真的有一抹火光。

“娘,你快看,是不是爹回来了?”

王春华扶着王老太太赶紧出了屋,王铁柱脸色一变,也跟着跑出来,要是他爹知道他跟娘这么说话,一定会打死他的。

而夏招娣也变了脸,只恨这老东西为什么不死在外头。

老东西如今处处向着大房那三个刑子,十里八村的二混子们看在他的面子上,哪怕都听说了她让娘家人找人散播的“肥羊”消息,也不敢对他们下手。

若说以前夏招娣有多骄傲自家公公是大队长,如今就有多痛恨这个身份。

而且这个死老头子因为先前那个恶鬼闹出来的事,对他们一家不理不睬,连带着死老婆子对她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夏招娣只恨不得买点耗子药毒死他们。

若是老东西死了,她看谁还能为那三个刑子出头?

没错,哪怕是如今,夏招娣也没绝了想让云舒姐弟三个死的心。

要知道,先前对方给的定钱就是十条大黄鱼,够他们八辈贫农的夏家受用一辈子了。

若是能让那三个刑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得到的金钱,足以让她的孩子想吃什么吃什么,再不用像先前那样,看金顺心那副施舍的嘴脸了。

可恨就可恨在大丫那死丫头不仅没死,如今还像是被恶鬼付了身,夏招娣如今也是投鼠忌器,生怕那死丫头真对小武下手。

不过她已经让娘家找神婆了,先让那死丫头出出风头,只等过了这阵子,看她还怎么嚣张!

没了大丫,剩下的两个刑子还不是她说了算!

至于王大志那老东西,还想让他们二房养老,呸,想的美!

夏招娣仿佛看到了自己坐在金山里,王家一切都由她做主的日子,脸色一变再变,只叫云舒见识了什么是变脸,比川剧中表演的还神奇。

不过这会儿,云舒没工夫细细研究她这门“手艺”了,因为王春华扶着王老太太已经近在眼前。

“死老头子,你去哪了……怎么是你?”

好吧,这大概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夏招娣这变脸的手艺绝对和王老太太一脉相承。

看着一脸七分担心、三分生气的王老太太在看到她后,秒变的脸色,云舒心里忍不住吐槽。

“瞧奶说的这话,我想奶了,这不来看看。顺便问问,您老又和我爷说什么了,这大风大雪的,他老人家非要找不自在。

我老姑敲门的时候,我娘正给我托梦呢,说我爷若是下去了,我们姐弟三个就真无依无靠了。

我倒不是怕这个,毕竟托您一家子的福,如今十里八庄谁不知道我家有钱,所以我把不愁把两个弟弟养的白白胖胖的。”

王老太太一脸阴沉,盯着云舒就像眼前这人和她有仇似的,“你到底想说什么?你爷是不是在你家?”

听了这话,连王春华也一脸生气,“大丫,你爷到底在没在你家,你没看这一大家子都要急疯了吗?”

你们疯不疯,和我有什么关系?

云舒暗中翻了个白眼,头一回觉得这个老姑是真的不通世故。

不过面上她就跟没听到似的,还对着王老太太露出一个笑容,道:“我怕没了我爷,您和我老姑可就真的无依无靠了。所以我就按照我娘的提醒,出去找了找,谁知道,还真把我爷找到了。我娘可真是一个孝顺的儿媳妇,就是死的忒冤。”

这时候,夏招娣也出来了,听到这话,脸色又是一变。

云舒只当没看到她,对着王老太太问道:“奶,你说我娘死的冤不冤?”

王老太太扶着王春华的手下意识紧了紧,只捏的王春华生疼,但她却忍住了,但心里却升起了一股恐惧,大嫂的死不会真和她娘有关吧?

不会的,不会的!村里妇女生孩子难产的又不独她大嫂,死的也不是一个二个;再者,就算她娘再不喜欢大嫂,也不至于害了她的命啊!

“你娘死的冤不冤,大概只有以后你下去问她了!我就问你,你爷到底在哪?”

听着这样的话,看着这样有恃无恐的王老太太,云舒依旧面不改色的拱了拱手,“您别客气,毕竟肯定是您比我先见到我娘,到时候替孙女问问。

顺便问问我爹,他在下头是不是一直念着您二老,否则我爷怎么这么想不开,非得去他坟头寻死觅活的。”

看着王老太太终于变了脸色,云舒心里就畅快了,“我娘想来也是念着您的,否则怎么就恰好这时候给我拖了梦,这若是晚一会儿,怕是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爷的祭日了。

明天村里人若是问您,您可得夸夸我,毕竟是我这个孙女,冒着风雪把老爷子背回来的。至于其他人,呵,别人说他是棒槌,还真以为自己是活宝了咋滴!”

说完,云舒也不理老宅这一家子是什么表情,骑到阿灰的背上,自顾自走了。

王铁柱一脸铁青,也不知是冻得多一点还是气的多一点,“娘,大丫那死丫头还没说我爹在哪呢?”

王老太太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只叫王铁柱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我看那丧门星有一句话倒是没说错,你就是个棒槌。”

王老太太说完,拉着女儿不顾雪大风寒,一双小脚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村东头走去。

只留下王铁柱呆愣在原地,他娘虽然不喜欢他,但从来没这么看过他更是没有如此直白的说过他。

夏招娣打心里看不起眼前这个男人,若不是因为他有个当大队长的爹和当军官的哥哥,自己这么漂亮聪慧,怎么会看上这样窝囊的男人。

但这会儿,这个男人却是她在王家唯一的依靠,所以夏招娣收起眼中的的鄙视,上前拉了王铁柱一下,柔声道:“铁柱哥,娘是被大丫气糊涂了,你别往心里去。

风雪这么大,爹若是在山上带一下去,肯定是冻伤了。

大丫应该把爹送到旺爷那去了,娘是小脚,春华又不顶事,还是得你去看看。”

王铁柱回过神来,看着柔声劝慰的媳妇,并没有感觉受到多大安慰。

只感觉在媳妇跟前被亲娘瞧不起,甚至连媳妇都清楚的事,他却转不过弯来,这让王铁柱实在感觉没脸。

加上老夫居然去大哥坟前要自杀,王铁柱都不敢想,这事若是传出去,村里的人该如何看他。

他下意识想推卸责任,忍不住推了夏招娣一下,“若不是你非不让我出去,怎么会是大丫先找到爹?这若是传出去,我还用在村里做人吗?”

夏招娣被王铁柱推了个跟头,直接摔进雪里,虽然不疼,但她却感觉可笑至极,这就是她选的男人。

虽然早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但过了这么多年,连孩子都生了两个,夏招娣一直以为自己有能力掌控他,但如今,她怀疑了。

就像王春华说的,许多事,真的禁不住细想。

一个屋子住着,小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王铁柱真的不知道吗?

她将金顺心的东西占为已有,为了自己一贯的形象,自然和王铁柱说是大嫂托付给她的,但这话除了王春华那傻妮子,怕是连王大志那老东西都不信,王铁柱偏偏一脸信任,还说等大丫大壮大了,就还给他们当嫁妆娶媳妇。

如今想来,她才是那个最大的傻瓜!

夏招娣低着头,原本挺清秀美丽的脸孔扭曲的没有一点人类该有的样子,眼中满满是愤怒和幽怨。

但她却轻生啜泣,“铁柱哥,都怨我,我太担心你了。若是你出了什么事,让我和小文小武怎么活?”

王铁柱看着柔弱的只能依靠他的媳妇,心里突然有种成就感,没错,他若是出了事,他媳妇和孩子怎么办?

他娘以前也瞧不上他,如今不一样事事都顺着他们家!

王铁柱将夏招娣扶了起来,叹气道:“我也是被大丫和娘说的话气糊涂了,好媳妇,你打我骂我都行,只求你别哭了,这风雪太大,要是伤了脸,就不好看了。你先进屋看着孩子,我这就去追娘和小妹。”

夏招娣柔顺的点点头,“铁柱哥,是我错了,你怨我是应该的,等爹和娘回来,我就和他们认错。你快去吧,别让娘等急了。”

夫妻两个依依不舍的分别,然后各自转身,一个眼中满是鄙夷和不甘;一个一脸阴沉和算计,只有满天的风雪不曾有一点改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