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78章善与恶

第178章善与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舒把红糖水搁到王大志手里,“爷,你喝水。杨家姨夫赶着爬犁送我们回来的,好在回来了,我看今个天气不好,怕是要下雪。”

王大志端着碗,看是红糖水舍不得喝,就哄着小壮喝。

大壮连奶粉都不爱喝了,更别说红糖水了,但这人小鬼大的小子可不敢在他姐面前表现出嫌弃来,他就把碗往他爷嘴边推。

“爷喝!”

“甜!”

只不说这么大点的孩子就这么聪明,就是这份孝顺,也让王大志感动的不行不行的。

看着小壮把爷爷哄得都要找不到北了,云舒暗中叹了一口气,说实话,她宁愿上山打虎、下海捉龙,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王大志。

说他自私吧,但“养儿防老”是这个年月大部分老人的心理。

大儿子没了,王大志以后要靠二儿子,大丫姐弟三个没爹没娘,以后也要靠王铁柱这个二叔。

其实不仅王大志是这么想的,就连整个清溪村的村民都是这么想的,或者说大半个中国的人,可能都是这么想的。

对于王大志来说,他这不是重男轻女,只不过是适时的妥协。

若是他正当年,他不会这么做,但可惜,他老了。

但若说他没错,云舒觉得就算大丫的在天之灵原谅了他,她也不能原谅。

所以就这么不冷不热的处着吧。一个孙女该尽的孝心她会做到,她能让他衣食无忧,生病了也不用发愁没人会管。

但再多的,就算了,她做不到,也不会做。

好在还有大壮、小壮这两个孙子在,哪怕王大志再怨怼云舒主意大,但大壮、小壮如今需要云舒养,却是事实。

他管不了不说,还得暗中给与支持,这也是云舒愿意大壮、小壮和他亲近的原因之一。

不仅仅是在这个年月,生产大队的队长那就是一个村的土皇帝;还因为,云舒不能让她的弟弟们活在对所有亲人都充满怨恨的环境中。

大壮已经在云舒的调教下明白,他爷爷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既然能伤的了他们,那也一定能伤的了对方,端看他们姐弟如何操作。

而如今还不到一岁的小壮,大概孟婆汤喝少了,这么大点就已经向黑芝麻馅的汤圆发展了。

如今根本不用云舒出手,只凭着两个弟弟,王老太太就能窝火到吐血。

至于王铁柱一家,云舒脸上带着笑,眼神却越发幽邃。

夏招娣肯定不知道,她拿的那些钱,是会咬手的。

“爷,中午在这吃吧,我前几天上山捉了一只狗獾子,剥了皮肉在外面冻着呢,老肥了!”

王大志先是皱眉,“你又上山了?如今家里也不缺吃的,别去山里了。这大冬天的,狼羔子在山里找不到吃的,就爱下山祸害,半夜听北山上的狼嚎声就一直没停过。”

云舒笑了笑,没说话,王大志把手里的碗放炕桌上,云舒看到他手有点抖,心里一叹,何必呢!

“您别担心,我就在外边走走,想趁着冬天多攒点东西,等小壮再大点,就送大壮他们俩去长白村那边的学校上学,虽说阿林老祖儿把宅子留给我了,但他俩的吃穿用度,我总不能一直让佟家人施舍。”

云舒这也算提前给爷爷打个预防针,至于他同不同意,那她就不管了。

王大志听到这话,也顾不得和云舒生气了,惊奇的道:“我听说,长白村的学校可不收外人。”

王大志是知道长白村特殊,其实只要是长白山这块的,都知道长白村特殊。

但大多数世人只知道长白村让他们知道的消息,那就是长白村和前朝皇室有点关系,甚至于还有人知道长白村是前朝皇室设立的“守山人”。

只这个“守山人”的含义,和事实有所出入罢了。

王大志也没比别人知道的多多少,但只世人皆知的那些,比如金阿林的红色地主身份、吉勒塔吉勒塔夫妇在外的身份,也足够他意识到,金家的不同和长白村暗中隐藏的人脉对大壮、小壮有多少帮助了。

若说先前王大志一直没提大丫过继的事是因为金顺心和长白村那边一直不提,后来不提,则是因为他想将人换成大壮或者小壮。

他不知道金家有多少财产,也不在乎,但他在乎吉勒塔吉勒塔夫妇两个留下来的人脉。

在他心里,哪怕大壮或者小壮改了姓,一样是他的孙子,只要他们能出息,他宁愿背负一个“背信弃义”的名声。

再者,他将女娃改成了男娃,让金家有了男嗣,说不得亲家泉下有知,还得感谢他呢!

至于大丫,等大壮或者小壮继承了金家,难道还能委屈了亲姐姐不成。

但事实却完没照着他所想的方向发展。

虽然王大志有点失望,但也就是有点,毕竟大丫也是他的孙女。

大丫完不知道王大志有过这样的想法,若是她对读心术,大概会对他这个便宜爷爷佩服至极。

这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一个人,把善和恶完美的混在一起,让恨他的人发展他的好,让喜欢他的人看到了他的恶!

“长白村的学校是不收外人,但老祖儿身份特殊,我继承了金家,村里这点面子总是要给我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不能让人小瞧了大壮和小壮。”

王大志听到这话,想也没想的到:“爷手里还有点钱……”

云舒赶紧摆手,“要是真用到,我不会和您客气,如今没到那份上。我跟着我爹学了那么多本事,能养活我们姐弟了。”

王大志沉默了一下,然后呢喃道:“没错,你爹本事可大了,当初你爹也就你这么大,就敢跟着孙老哥去深山里,回来拖回来一匹小牛犊那么大的狼,差点没把你奶吓死。其实我也害怕,但男孩子嘛,胆子太小可不行!”

这是王大志自打王金柱过逝后,第一次在大丫或者云舒面前提起这个最值得自己骄傲、也为之付出了部心血的儿子。

有些话若是不说出口,可能就永远憋在了心里,但若是有人不经意间打开一个口子,那么那些心底的愁苦就会像洪水决堤一般,淹没了自己,也淹没了别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