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55章一只狐狸呀

第155章一只狐狸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舒干脆利落的将想要逃跑的“19姬”的灵魂给捏在手里,不等她自爆,就用红莲业火净化了她污浊的灵魂,分离了记忆珠。

云舒手里捏着闪烁着五光十色的记忆珠,小心翼翼将其封印。

所谓“禁制”,其实也就是阵法,但它之所以不叫阵法,而是因为禁制大多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禁阻制约。

比如说空间禁制,那就是禁止进入这片空间;时间禁制,在禁制范围内,时间永固,不会流逝。

记忆珠中的禁制就是禁制探查记忆。

但万物相生相克,没有永远打不开的锁,也没有永远锁不上的门。

阵法和禁制同样如此。

云舒之所以被记忆珠中的禁制所伤,一是没想到会有人在灵识上布置禁制,进入记忆珠时就已经触碰了禁制,根本没有破解的机会;二就是她如今的实力还是太弱。

若她有翻山倒海之能,一挥手就能将触发的禁制压在一个范围内或者暴力拆除。

但她如今实力不足,不代表以后也不行。

云舒将“19姬”的记忆珠连同魂珠收进空间木屋,心里可谓是发了狠。

天道伤她就罢了,她拿天道没法,毕竟以后哪怕她成功登顶神位,天道也是她的顶头上司,除非她哪天真掀了这天。

云舒下意识抬头望天,双手合十拜了拜。

她目前没有这想法,当然,以后最好也不要有,毕竟她还没有办法脱离这个世界,不想惹大佬生气。

但今日之仇,只要伤她之人不脱离这个世界,哪怕他成仙成鬼,只要她还“活着”,总有还回去的一天。

那一天,这些“脸盆鸡”就会明白,得罪一个女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女人不仅记仇且未来还有颠覆他们的能力。

云舒将“19姬”的尸体收进空间里,在空间商场和小木屋中间的空地上,“21姬”(这都什么名?)也躺在那里。

然后,她施法用神灵巨手对着被禁制破坏的树林轻轻一抹,所有的痕迹,包括炸毁的树木、巨坑,部消失,一层厚厚的飞雪落在地上,就仿佛这里本来就有一个十米方圆的空地一般。

做完这一切,云舒从空间里掏出一块手表,“我去,都十点了,阿灰,赶紧走,我还得去大杨树大集呢!”

阿灰“昂昂”的叫了两声,“树莓、树莓!”云舒无奈的从空间里掏出一把覆盆子塞进它嘴里,然后飞身骑上它的后背,一手拍了它滚圆的小屁股一下,“赶紧的!”

“小主人,我跟你讲,作为女孩子,是不能随便摸任何雄性的屁股的。我跟你讲……bb……”

看着越来越往唐·大壮僧的方向发展的阿灰,云舒按了按太阳穴,明明有唐僧体质的是她,但偏偏却是斗战胜佛的命,也是够了!

……

日本信奉神道教,号称有八百万神明,在国内有无数供奉神明的神宫和神社。

日本东京

一座香火非常旺盛的神社内。

一身赤色狩猎袍的英俊男子看着消失的水镜,静坐了一会儿,然后幽幽起身,推开了障子门。

这里是三座绵延山峰的山脚,如今也是白雪皑皑,空地处有许多排列不一的石头雕像,穿着雪白服饰的少女和少年来往在神社的回廊里,却听不见一点杂音。

这些少女和少年看见赤袍男子,皆恭身九十度,

这些少女和少年都是“社家”(世袭神社神职人员的家族)成员,未来皆可能继任宫司、権宫司等,所以被称作“権宫司”的男人对他们微微点头。

之后,他从神殿后进入直通山顶的朱红色的“鸟居”。

鸟居是日本神社建筑物,主要用以区分神域与人类所居住的世俗界,算是一种结界,代表神域的入口。

此时,有许多人在朱红色的鸟居里虔诚的行走着,但对到来的赤袍男人却视若无睹,或者说,他们真的看不见他。

男子进入鸟居,每一步看似缓慢,但一步却有十米远,热烈的阳光从鸟居的缝隙里照射进来,将男子映衬的像是下凡的神祇。

看来,这人也一位修行者,他所用之法应该是“缩地成寸”一类的法术。

只不过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大能者使用“缩地成寸”之神通,能将千里之地缩成寸许,显然,男子还差的远。

但即便如此,寻常人需要走三个多小时的鸟居,男子只用了五六分钟就到达了。

出了鸟居,便到了山顶,一座巍峨的朱红神殿伫立在这里,映衬着白雪,越发显得它的十分圣洁。

但这是普通人眼中的景象。

赤袍男子进入山顶时,连周边空间都出现水波纹,他一脚迈进了一道无形的结界。

只见外面风雪凛冬,结界内却是花团锦簇,有无数狐狸在花团中打滚嬉戏。

在这里,有一座比结界之外的神殿还要气派的朱红色神殿,宫殿前方,有一条长长的参道,两侧竖立着无数石头雕的狐狸雕像。

男人避开参道正中,走向神殿,只见神殿门口,卧着一只白狐。

这只白狐握在那,有二米那么长,毛茸茸的尾巴一下一下左右摇摆,似乎十分无聊。

赤袍男人恭身九十度,就像先前那些社家子嗣面对他时一般恭敬。

白狐睁开眼,却不是睁,而是半眯着,然后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将身体舒展来,似乎实在伸懒腰,但它做起来,居然带着别样的妖娆。

白狐居然口吐人言,声音且还美腻中带着丝丝沙哑的性感。

鉴定完毕,这是一只母狐狸。

白狐这是才睁开两只狭长的眼,站起身,若不是狐狸嘴部是尖的,看着就像一只加大版的萨摩切。

只见它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她”。

银白色的长发披散在鲜红如血的巫女服上,两只尖尖的狐耳、长长的尾巴证明她是一只狐狸精。

而她也果然无愧狐狸精之名,长相可谓是倾城倾国,狭长的狐狸眼仿佛能勾魂夺魄。

她静立在神殿门口,仿佛在倾听什么,好一会儿才对赤袍男子道:

赤袍男人一怔,然后低下头,

这时,神殿的门从里面打开,一位一身黑袍、一头红发,却带着一个狐狸面具的男人从里面走出去。

他望向西方,那里是与日本一衣带水的国度。

“长白萨满、金家血脉,若是那么容易被杀死,那座山,早换了主人了!”

这纯正的汉语,却没让在座的一人一狐有任何意外之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