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40章拟神附势

第140章拟神附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股锋芒毕露的气势不过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却深深烙印到了郎清的脑海中,只待她看清那白纸上的黑色字迹,却不止是后劲发凉,此刻,她感觉身都如坠冰窟。

瘦金书体,这纸上的黑色笔迹居然是宋徽宗独创的“瘦金书”体。”

只不说大丫什么时候习得的这样的字体,只说这“瘦金书”体难学是出了名的。

哪怕有好学者能仿其形,却难仿其神韵,毕竟首创这种字体的是一位皇帝。

所以他可以肆意妄为、锋芒毕露,其身份给了他那种无所约束、随意发挥的意境,连写的字都带着帝王之气。

但看云舒写的“瘦金书”体,不仅字迹如金划银钩、清瘦峭拔、干净利落,连其帝王霸业、横扫一切的气势都扑面而来、显露无疑。

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哪怕真是她自小学成,这金戈铁马的气势又如何解释?

难道这世界上真有天生就自带王者风范的人?

若先前郎清只是对云舒的来历有所怀疑的话,那如今,她就是确定了。

云舒或许是萨伊萨宜尔哈,却绝对不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大丫。

当然,这并不是让郎清如此恐惧的原因。

让她感觉“恐怖如斯”的是,云舒就这么不加掩饰、如此直白的将她的秘密告诉她,说明她认为自己有绝对的实力可以对此不以为意,甚至不在乎她会不会告密。

当然,这更多的是警告,自己在她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若先前郎清的暂时臣服是因为云舒拿捏住了她的软肋的话,那现在,她根本升不起反抗、背叛之心,仿佛这张轻飘飘的白纸黑字成了一把架在她脖子上的剑,只要她稍有异动就会割伤她。

在这一刻,郎清终于明白为何云舒会对八部高层、对尼楚贺不屑一顾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不过是纸老虎。

而她也终于明白,她未来的命运,从她接过这张上面写着糖茶烟酒等内容的白纸时,就由不得她来做选择了。

而这一切,都在朝着云舒期待的方向发展。

自从云舒了解到郎清是专职“监视”金顺心和大丫的代游守后,她就在想一个问题——自己身上的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

她能忽悠关心则乱的大壮、骗过心虚愧疚的爷爷和对大丫也不是很熟悉的佟佳部爷孙。

但以她如今的行事,却绝对骗不过郎清。

若郎清真如以前那般,就是长白村一个普通的族人、清溪村一个普通妇女,云舒自然不会如此对付她,但可惜,她不是。

这“瘦金书”体,自然不仅仅是云舒在装腔作势秀书法,而是其上,有云舒在地府琢磨出来的,适合她的无灵力法术——拟神附势。

云舒对“拟神”的理解,就是像仙侠中,主角通过天地自然或者大能者留下来的剑痕,领悟到剑意一般。

只不过云舒还做不到真正的领悟,只能将其中意境、神韵模拟出来,而模拟出来的神念,云舒称之为“势”。

所谓“附势”就好理解多了,就是将模拟出来的“势”,附在一件物品上。

云舒在地府杂七杂八的学了许多,书法不过是其中一个最不起眼的本事。

有一段时间,她心不静,甚至连红莲业火只能消去她的戾气,而不能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在判官的建议下,云舒开始学习书法。

在地府,别的不多,陪葬的古董一划拉能划拉几火车。

她临摹的字帖部都是那种几百年、上千年的古董名帖。

她就是在临摹各种古代名帖时发现了附着在其上的精神力。

一介凡人神念,居然能历经数百年不散,仍然让所见之人感受到其中意境,从而受到影响,这让云舒突然有了灵感。

当然,在修行界,随意窥探别人的神识(精神力),会被对方视为挑衅。

但是查探死物上残留的精神力,却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范围更大。

不仅字帖上有残存的精神力、书画上也有、木雕上也有、玉雕上也有……

不同的“势”来自不同人、不同物品,自然想要附着时,也要选择适合的物品。

云舒不仅要试探郎清,也是为了警告她。

她选择的势便是她模拟出来“金戈铁马”、“君临天下”之势,而可其承载这种“势”的字不多,“瘦金书”体就是其中最适合的。

她临摹的“瘦金书”体可是判官收藏的一副宋徽宗的真迹。

宋徽宗作为皇帝,他书写时的意境,原本就带着皇者霸气,让人忍不住折服。

“瘦金书”体加上云舒附着的“势”,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效果比云舒想象的更好。

郎清对云舒原本就心存疑虑,如今再被这字迹和其上的势所威震,只会将心底的情绪放大十倍不止。

……

大壮还真没撒谎,云舒确实是去“赶年集换粮食”去了,只不过“赶年集”和“换粮食”是两码事,而且她去的也不是大杨树大集,而是红旗公社上的大集。

四点就出发的云舒,在大壮、小壮起床时就已经到了红旗公社,之所以比往常还要快一个小时,自然是守山兽驴子阿灰的功劳。

而云舒也终于发现了守山兽契约的神奇之处。

守山兽保存着先代萨满遗留的山神灵性,灵性虽然被封存,不被人察觉,但它到底寄存在守山兽的血脉中,灵性会自主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来改造守山兽的身体。

即便新任萨满开启封印收回山神灵性,守山兽拥有的力量源泉已经自然而然与主人同源,也成了与主人最契合的灵兽。

只要云舒想,不管多远,都能立马和阿灰心意相通,如若利用契约秘术,甚至阿灰看到的、听到的、感知到的,就像她看到、听到、感知到的一样。

而且她脑子里的知识也能传输给阿灰,在赶路时,云舒就把自己走过的前往红旗公社的路线传输给了阿灰,阿灰果然与她走的分毫不差。

云舒就坐在阿灰背上修炼《养生诀》,等阿灰唤她,已经离红旗公社只有二里地了。

只不过凡兽到底是凡兽,长白萨满到底也没有山神威能,不可能像真正的山神一样,为凡兽启智,甚至点化其返祖血脉,得到血脉修炼之法,修炼成妖,就像观婆婆一样。

在主人伤逝后,靠着主人用神力延续寿数的守山兽,也会跟着死亡。

但不得不说,阿灰能遇上云舒,绝对不比云舒得遇成神的机缘的差,它的未来,从云舒还阳的那一刻就已经改变了。

所谓变数,改变的又岂是一人之命!

。顶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