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39章谁人软肋

第139章谁人软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大壮把小壮喂得饱饱的,拿了个网兜,装了一把新鲜的红果、几块糖、几块饼干和一瓶橘子罐头,把大壮送到了村支书家里。

“赵大爷、大娘、嫂子、大宝。”

大壮乖巧的叫人,赵永庆家的赶紧接过小壮,见他依旧白白胖胖的,这才装作生气的道:“听你爷说你们姐弟去了长白村,还把小壮带去了。这大冷的天,大丫心也太宽了,这若是把小壮冻着,后悔都来不及。”

听了赵大娘这话,大壮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大娘,不赖我姐,是我闹着让我姐带着我们去。”

赵永庆拉了大壮坐炕上,对媳妇说道:“好了好了,以大丫对小壮的精心劲儿,怎么可能把他冻着,就你爱操心!”

大壮赶紧摆摆手,“大娘惦记我们才跟着操心,若是换个人,大娘还不见得愿意搭理呢!”

赵永庆家的一听这话,脸上笑出了一朵花,“还是我们大壮知道大娘,不像有的人,跟着他过了半辈子……哼!”

儿媳妇在跟前,剩下的话赵大娘没说,却也让在村里一言九鼎的赵永庆气的倒仰,嘀咕着“这老娘们……”,然后甩着袖子走了。

只这时屋里的几个人都看着炕上的大宝和小壮,没空搭理他。

大壮抱着小壮进屋时,福生嫂子正喂大宝鸡蛋糕,而大宝一看到小壮“叔儿”,明显加快了吞咽的速度。

等赵大娘把小壮放到炕上,大宝直接不让他娘喂了,而是把脸直接埋在碗里。

赵永庆家的和福生媳妇皆是一脸不忍直视,而大壮则看着自己臭小子:你看看你把人家孩子吓得!

不过小壮显然没有接受到他哥的谴责。

他吃了饭,肯定是不饿的,但这小子太坏了,他故意朝大宝爬去,然后一个追,一个退,一个笑,一个皱着眉头,好像猫和老鼠似的。

大壮无奈的看着坐在炕沿上笑的无良的赵大娘和福生嫂子,忍不住对大宝拘了一把同情泪。

……

刚才还你追我躲的大宝和小壮,转眼间就你一口我一口吃起了橘子罐头。

福生媳妇还有点不好意思:“大宝跟着你们三个姑姑、叔叔吃了多少好东西,嫂子的都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们了。”

赵永庆家的笑道:“能让大宝吃一口好的,大娘厚着脸皮就不和你们客气了。抽空给你和你姐做了一双棉鞋,一会儿试试。对了,你姐呢?今个年集,她去不去?若是去就跟着我,若是不去有什么要捎带的没有?”

大壮就喜欢赵大娘这样快人快语的,赶忙道:“大娘做的鞋肯定暖和,我先谢谢大娘了。长白村那边给家里送了一些野猪肉,我姐想着家里还有大队分得肉,就想着把这肉到年集上给卖了,她早就走了。

我过来是想让嫂子帮我看下小壮,顺便问问大娘去不去年集?正好建业叔要回村,路过大杨树村,还能捎我们一程。”

赵大娘一听这个,赶紧道:“年集当然得去,鞭炮、红纸、香烛都没买,就等着今天呢,既然有顺风车,那感情好!”

“那大娘收拾好就去我家,我还要去小满哥家问问郎二婶!大娘我先走了。”大壮从炕上站起来,又对着小壮招招手:“好好和大宝玩,听嫂子的话,等姐回来,说给你和大宝还带好吃的。”

小壮和大宝是玩惯了的,又吃过福生嫂子的奶,和她也很亲近,见哥哥要走居然还乐滋滋儿的和大壮挥挥手,只叫大壮暗中骂了一声“小没良心”。

另一头,一晚上也没睡好的郎清见了大壮,下意识往他身后看了看,见云舒没跟着,心里下意识松了一口气,然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大壮来了,可是找你小满哥来了。快进来,吃饭了吗?婶子煮了大米粥,你在吃一碗。”

云舒并没有告诉大壮有关郎清的事,一是他知道了也于事无补,二就是小壮年纪小,怕他行事偏激,反倒坏了事。

所以大壮看着热情的郎二婶,还是一如既往的亲近,他笑着摆手道:“婶子,我吃了,你别忙活了,我姐让我问问你,去不去赶年集,正好建业叔回村能捎着咱们。”

而郎清看着这样的大壮,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云舒是真的想用她,而不是她想的报复。

“你姐呢?”郎清忍不住问道。

“我姐要去年集摆摊,想用野猪肉换点粮食,她早走了。”

郎清突然就想到云云舒说有办法弄来一批粮食的事,难道就是这么个办法?

不对不对,郎清下意识摇摇头,她说的一批粮食肯定不是小数目,如今这个样子,很可能就是掩人耳目之举。

郎清直觉认定云舒说的“粮食”绝对有猫腻,只如今她内心摇摆不定。

如若云舒真的对往事既往不咎,她真的愿意就此放弃以前“守山人”的荣耀和好处吗?

可明知云舒前路不定,现在不早早做打算,以后金家甚至长白村这艘大船沉了,怕是想走都来不及了。

不得不说,云舒也算看透了郎清的本质,这是一个自认平庸却不甘平凡、内心有一股野望却又不敢豪赌的女人。

但显然,云舒不会给她两面讨好的机会。

所以今天,与其说云舒让大壮问她是否乘佟建业的顺风车去赶年集,不如说云舒是告诉她,佟佳部已经选择效忠她,而她郎清,是否也愿意如佟佳部一般,登上她的战船?

而郎清看着大壮天真的等着她回答的眼神,透过这双眼,她仿佛看到了另一双也如这般、天真到近乎残忍的眼睛。

郎清下意识想摇头,她可不敢服侍这样不知是人是鬼且肆意妄为,未来不知招惹多少祸端的“尊上”,谁知道以后会不会随时替她挡刀!

郎清对自己现在的现状很满意,暂时没有想要改变的意思,她只忠诚自己的心、自己的利益。

“大壮,替我和你姐说一声,我就……”

“大壮,你来了,你姐呢?我约了王堂生,还有孙灵去赶年集,你和你姐,还有海川去不去?”

终于从后院茅厕里出来的赵小满根本不知道他打断了他娘的话,也在一瞬间打断了他娘的决心。

他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云舒,就想拉着大壮去找她,听大壮说她要走了,还一脸“果然我还是不够努力”的表情。

虽说在小儿子与云舒越走越近时,郎清不是没动过什么心思,但显然,孩子还小,情况不明,说这些为时尚早。

但儿子,你一副“唯大哥马首是瞻”的蠢样子是几个意思?

这时,郎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啼笑皆非的挫败感。

“大壮,你和你小满哥去玩吧,要买什么告诉婶子,我收拾好这就过去。”

大壮开心的欢呼一声,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张纸和一堆零钱、票据,“婶子,我就不和你客气了,这是我姐写的,交代我要买的,这是钱和票。”

郎清接过对折再对折的雪白纸张,打开一看,只感觉一股割金断玉的气势扑面而来,另她忍不住后颈一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