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36章气运说

第136章气运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若阿林老祖儿经过女儿、外孙女的死,依旧相信当初的神意,认定尼楚贺是“当兴”天女,怕云舒和新萨满争权夺利,又何必替她布置守山兽等诸多暗手。

阿林老祖儿分明已经预料到了“萨伊萨宜尔哈”的到来,所以在怀疑尼楚贺用心不良后,他先是告知了心腹手下自己的怀疑,然后又直接向众人宣布了尼楚贺可能会成为新萨满的震撼消息。

这样一来,无论是族内还是族外,众人的眼光都被尼楚贺吸引,尼楚贺越是耀眼,可能继承一个“傀儡王位”的金顺心母女就越是安。

而真正的“萨伊萨宜尔哈”,也就是还阳而来的云舒,也能扮猪吃老虎的,暗中利用阿林老祖儿留下来的暗手,借机收服八部守山人。

观婆婆还说阿林老祖儿是个傻蛋,在云舒看来,这位老祖儿,真正的懂得取舍之道,这才是大智慧。

当然,他机关算尽,却没有想到,他预测到的“萨伊萨宜尔哈”,能吃老虎,却不是能扮猪的人。

她一出场,就是霸道女王的人设,直接成了萨满,打破了尼楚贺半辈子的幻想。

至于所谓的暗处的敌人,根据阿林老祖儿的调查,他认为八成就是尼楚贺,但根据云舒的推测和观婆婆的告诫,她却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应该是长白山的山神。

只如今根据建业叔所说的往事,看来应该还有其他非凡势力插手。

一是因为不论尼楚贺具不具备非凡手段,只要她出手,阿林老祖儿不可能一点察觉不到,毕竟他们系出同源。

但即便是阿林老祖儿直觉认定尼楚贺肯定有问题,却找不到她出手的确切证据。

二就是观婆婆说过,尼楚贺是幽凰命格,她要的不是金家人的死亡,而是需要的是金家人身上的气运。

当然,并不是说吉勒塔吉勒塔和金顺心的死,和她就没有关系,甚至可以说是直接原因。

气运,玄而又玄却又真实存在。

万物存在,只要是有“活着”属性的生灵,从诞生到毁灭,都有气运一说,而气运有好有坏。

而对于特殊的生灵或者利用某种神通秘术来说,气运不仅能查看,甚至能加以利用。

气运一般有五种颜色:紫、红、青、黄、黑,而紫、红、青代表好运、黄代表普通、黑色代表霉运。

传说中,函谷关关令尹喜善观天象、博学多识,一日他观天象,看到东方紫气氤氲,认为必有高人前来,便出关相迎。

果然一长须如雪、道骨仙风的老者,骑着青牛悠悠而来。

这位老者就是老子,他在函谷关留下5000字的文章,后来,人们把这篇文章印成书,此书就是《道德经》。

而“紫气东来”这个成语也是因此而来。

除此之外,还有形容人发迹、显赫,有“大红大紫”一说;人倒霉,被说成“黑云罩顶”……

除这五色之外,还有特殊颜色,比如金色气运,大多出现在未来可能成龙、成凤的人身上;

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气运化形,比如气运呈龙、凤、蛟、云朵、华盖形状等。

而气运,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无论是人为还是天定,会随着自身的情况而变化,从而影响既定的命数。

比方说,吉勒塔吉克塔和金顺心的气运原本是红紫之色,所以前者原定的命数是成为尊主或者萨满,一生荣耀显赫;而后者的命数是夫妻恩爱、子女孝顺、生活和顺,长命百岁,一如她的名字,一生无忧。

但因为尼楚贺这只“幽凰”的存在,两人身上的气运被她所吸收,红紫之色越来越少,甚至转变成了霉运。

先前,哪怕两人虽命中有劫,若当时气运如虹,也能逢凶化吉。

但气运变化后,别说逢凶化吉,原本可能只是一个小危险,如今也演变成了生命危险。

但显然,尼楚贺只需要利用气运就能让金家后代死于各种意外,所以云舒相信,尼楚贺不会多此一举出手对付两人,这也是阿林老祖儿百般探查却始终找不到证据的原因。

不过云舒也推测,尼楚贺想要吸收金家后代身上的气运,并不是没有限制条件的,可能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金家人对她百分之百的信任和亲近。

而显然,阿林老祖儿虽然不清楚气运一说,却也可能得察觉到危险,所以才会有高正彬媳妇对云舒的提醒。

至于尼楚贺先前的举止,对于云舒来说,是挑衅,但若云舒还是大丫,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以原主的心性,对这么一位她娘生前时时惦记、在心里当做母亲一样看待的人,哪怕有高家夫妻的提醒,怕是也会见上一面。

若尼楚贺能解释通为何多年对她们不管不问,加上外祖母、母亲两代人都与她亲近的原因,怕是尼楚贺真能成为“太皇太后”,垂帘听政。

若是在遇上观婆婆所说的“龙”,那时,应该就是长白金家,彻底消失的时候。

照这样的推测,尼楚贺想要获得云舒的信任,就不会对她出手,不仅不会对付她,甚至会力支持她。

但是,事无绝对,毕竟云舒昨天,可没有给她留脸。

而且哪怕云舒故意对尼楚贺表示信任,但气运却骗不了人,这样一来,不仅可能打草惊蛇,让尼楚贺越发戒备她,甚至会让尼楚贺越发疯狂。

不如就先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不亲近也不厌恶的相处着,麻痹尼楚贺,等她自己有了一拼之力,再说其他也不迟。

不过通过老苍头那天的监视,云舒继任萨满,显然不在尼楚贺的预料之中,若是她狗急跳墙呢……

想到这,云舒叹了一口气,原本白得了五十年阳寿,她只当是到阳世度假了,但如今看来,想把这五十年好好过完,怕是都不容易。

想明白了这些事,云舒看着佟建业却是一脸嘲讽:“这样一来,我就明白为什么在阿林老祖儿去世后,你们为什么对我们不管不顾!却原来,我们竟是弃子!

只哪怕我们母女都不堪造就,但我们到底是阿林老祖儿的亲人,即便不能继承萨满之位,也是金家的后代,难道八部守山人或者尼楚贺是要金家血脉断绝吗?”

有些事不说明白,就永远是彼此心中的一个死结,云舒定然始终对佟佳部保持怀疑,而佟佳部也不可能完信任她,因为他们怕她翻旧账。

而云舒,虽然心狠腹黑,却并不认同“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的说法。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顶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