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26章三根毫毛

第126章三根毫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舒被观婆婆这情况大逆转给彻底整没脾气了,不过事实证明,修习神道的化形大妖,真不是吃素的。

观自在拍了拍云舒的脑袋,“别泄气,我虽然不能出去,却能帮你镇守这面神牌,若祂有异动,我会第一时间得知。

而且我还可以分出一个分神寄身在神偶上,能发挥出我的几分本事就看你的修为如何了。对了,还有这个,也给你。”

观自在手里突然多出三根金色的毛发,每根不过一寸长,比头发还要粗上一些,上面还有金芒闪现。

云舒下意识想到《西游记》里观音菩萨给孙悟空的那三根救命毫毛。

“这不会是观音菩萨给您的……”

云舒还没说完,就被观自在一脸黑线的打断,“你想的倒美!”

然后她脸不红心跳都没有加快的道:“不过我确实对此借鉴了一番,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我这二百多年神道修炼的成果之一——三根神通毫毛,能施展三次偷梁换柱之术——戴在身上,神力触发,可以替你抵挡三次必死杀劫,你要谨慎使用。”

观婆婆连这样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云舒实在是没有什么再怀疑她的理由了。

她没说什么,默默收下了观婆婆给的东西,只对她鞠了一躬。

“婆婆,大恩不言谢,若我之想真能成功,定不负婆婆今日相护之恩,今日之誓,天地共鉴。”

云舒刚说完,就感觉到神魂中多了一股冥冥中的约束,她知道这是因为她刚才发的誓言已经被天道感知并且保存记录下来,若她违背,下场会很惨,因为天地不可欺!

显然观婆婆也感觉到了她与云舒的因果瞬间紧密了不少,脸上也多了一抹笑容。

“我手里虽然还有不少东西,但这时候给你倒是害了你,不如多和你说说长白山山中的事。”

云舒和观婆婆一直聊到夜半子时,知道东厢小壮尿湿了褥子,大哭起来,这场别开生面的见面会才结束。

而直到哄好了小壮,又忽悠完大壮,脱衣躺在炕上,云舒才起来她去西屋是干什么去了。

她是想看看金家的私库,到底该剩下什么东西,有没有什么东西是能现在就换钱的。

……

“昂昂昂……”(小主子,坐好,建业叔加速了,我们也得跟上了。)

阿灰的叫声把云舒从记忆里唤醒,她回头望了一眼长白村,已经成了一片模糊黑影,隐约不可见。

云舒坐正了身姿,前方冰河,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听着清脆的铃铛声,她拍了拍阿灰的头,“奔跑吧,我的小毛驴!哈哈哈……”

人生就是如此,只要还活着,就得一往无前。

成了灵侍的阿灰,无论是速度,还是体力、耐力都得到了强化,如今已然是驴子中的战斗驴。

它驮着云舒不过眨眼间,就与两匹枣红大马拉着的爬犁并列前行,那速度,说是风驰电掣有点夸张,但也有追风逐电之势。

佟建业看着精神抖擞的一驴一人,把眉毛、眼睫毛上的冰霜儿抖落掉,好笑的道:“这么精神?要不你换换我,我去里面眯一会儿?”

先前来时云舒都敢赶车,如今更是小菜一碟。

“有阿灰在,哪里还需要赶车的,你进去眯着吧,到了家再叫你都成!”

灵侍的本事,佟建业是知道的,阿林尊主身边的大黄狗,那比人还聪明。

所以他还真放下马鞭,只嘱咐云舒道:“你困了冷了就叫我,咱们直接奔山谷木屋那!”

“知道了,你眯着吧,到地方再叫你。”

阿灰直接驮着云舒跑到前头,前后回头,对着两匹枣红大马“昂昂昂”叫了几声,而那两匹看起来都比阿灰健硕一倍的高头大马“咴儿咴聿聿”的回应了几声,低眉顺目的跟在阿灰身后又快又稳的跑了起来。

佟建业看着阿灰颠颠的屁股蛋和甩的欢快的小尾巴,还有云舒那不同于在长白村的尖锐和嚣张,露出一个微笑。

此刻的云舒,看起来是那么的青春活力、肆意飞扬,用一个词语形容那就是——生机勃勃。

佟建业安心的进了皮棚,准备眯一觉,这几天,真是把他累坏了。

而皮棚里,听到佟建业和云舒对话的马舒、郎清,头一回觉得佟佳部的“狡狐”如此不靠谱。

如今这可还算夜路,而冰面上并不是没有危险的,至少打鱼的冰窟窿就不会少。

所以佟建业一进了暖棚里,就看到两个族姐对他怒目而视,“额……不是我偷懒,不信两位姐姐掀帘子看看,真不用我赶车。”

郎清看了一眼抱着小壮已经躺那睡着了的大壮,压低声音道:“那你就能让少主一个人在外面啊!她一个小姑娘……”

佟建业直接摆手打断了郎清,一脸无奈:“姐姐,那是我们长白村的萨满,咱们不能用老眼光去看待她。”

马舒这会儿开了口,“佟佳族长,那是你们那些人的看法,在我们眼中,她虽然是萨满,却也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我们都有儿有女,设身处地想想,若是你的女儿此刻天寒地冻,独身一个人在外面,你会不会心疼?”

佟建业傻眼,搞不清楚他就是进来眯一会儿,咋就还分出了“你们”、“我们”的派别来了?

而且这话听着咋就那么难受呢,这意思是别人家的孩子他用起来就不心疼了?

佟建业觉得这女人吧,无论年纪大或者小,长得美或者丑,不可理喻起来,都能把人肺都气炸了。

经验告诉他,这时候,就不能开口说话。

因为即便他是以智商著称的文守,甚至还有“狡狐”之名,面对把“胡搅蛮缠”这项神功练到登峰造极的女人,几本上没有赢的可能。

而闭着眼装睡的大壮在心里给建业叔点了根蜡,他知道姐姐的脾气,建业叔着实冤的很。

大壮到底是实诚孩子,不忍心看建业叔被“群嘲”,毕竟和这两大婶相比,他心里还是认为建业叔亲一点。

所以他揉着眼睛“醒了”,看到佟建业还装作一愣,“建业叔?谁在外边赶车呢吧?”

“你姐在外边呢,接着睡吧,等天亮了,你也出去试试。你姐可说了,以后你也要跟着族里的孩子学习骑射的,到时候,你可要好好学习。”

佟建业顿了一下,也不去看两位族姐,只对大壮意味深长的道:“毕竟这个机会,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郎清和马舒瞬间无语,佟建业这话分明就是告诉她们,想的太多,没用。

她们都是外嫁的姑娘,如若没有意外,她们的孩子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接触守山人之事。

但如今,只需要外面那“小姑娘”一句话,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而耳聪目明的云舒,自然也听到了这出“官司”,嘴角勾起一抹笑,想从长白村这颗大树上摘果子的人还真是不少!

她不怕有心思的人,就怕没有。有追求,才有动力不是嘛!

。顶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