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16章手撕假象

第116章手撕假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舒露出一抹诧异的表情,然后强硬从齐凤灵的怀里下来,她自己慢慢站好,仿佛大地给了她力量一般。

然后她看着脸上带着满满怒气,眼中却平静无波的佟太爷,心中暗叹,连孙子都有“狡狐”之称,更何况是爷爷呢!

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云舒心思百赚,脸上却露出嘲讽一笑,有点漫不经心的道:“太爷,您想多了,我只是在叙述一件事实。

我没钱,金家的库房空的可以跑耗子,虽然我有门路能弄来粮食,但我如今还没那么大能力让人家白送,所以族中若是要,付钱即可,就这么简单。

当然,您若是认为我在质问或者质疑什么也可以。

毕竟明明我家老祖儿变买了家产捐了三百万两银子,为什么外头依旧有圣山宝库依旧存在的风声?

连我不知自己原来姓金,不知道守山人的事时,都听村里长舌头的老娘们说过,长白山深处藏着无数的金银财宝。

您对长白村、对阿林老祖儿的衷心自然不容置疑,但别人呢?

在座所有人?这个词,用的好!

那此时不在座的呢?

活着的,死了的,您都敢保证吗?”

云舒对佟太爷说的“长白村不缺钱”是见识过了,从这些族人的行事,也能看出几分“不把身外之物看在眼里”的做派,但若有人觊觎其他的呢?

比如说尊主的权柄,比如说萨满的职权,又比如说……山神的灵性!

云舒说完,不再理会这“在座的人”是也怎么想的,她慢慢转身,驴子阿灰从一旁窜了出来,匍匐在地,等着她坐上去,发出清脆带着欢喜的“昂昂昂”声,驮着云舒走除了议事大厅。

而其他人看着这一幕,心中五味杂陈。

这是黄金家族的血脉,能与神灵沟通并得到神灵赐福的萨满,一位不过十一岁就能驾驭灵侍、进行预言的天女。

她的能力毋庸置疑,她的未来不可限量,她也必定能带领长白村迎来新的辉煌。

但显然,她的权柄和威望也不容旁人觊觎和怠慢。

而对于守山人来说,萨满说的话就代表神谕,如若神都说他们中间有背叛者,那谁能反驳?

在座所有人都知道“关飞武”留下来的遗书血字,如今想起来都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看着旁人的眼光都带了审视。

佟睿(佟太爷)心中忍不住叹息,也不知帮着萨伊萨宜尔哈把八部的水搅得更混,对是不对?

萨伊萨宜尔哈虽然聪慧,但不可否认,她实在太年轻了,萨满虽然代表至高无上的神权,但人心却比神权更可怕!

她想浑水摸鱼,可别人难道不会趁机在水里放一条毒蛇吗?

不过最值得关注的却是她的质疑,因为这也是苏勒和金阿林一直在追查的事。

守山人从建立之初,就规定了族人一心侍奉圣山,而山神对于侍奉祂的人一向大方。

对于守山人来说,如若想要,财富、权势,不过是唾手可得的东西。

所以到底是谁背叛了长白村,又是为了什么?

可惜,他们都只觉得尼楚贺很可疑,但无论怎么查,除了知道她将顺心“教导”的不像个“少主”外,并没有什么背叛守山人的痕迹。

甚至于连金顺心喜欢上王铁柱都只是瓜尔佳部松克里宜尔哈的引导,因为尼楚贺是希望金顺心嫁给她儿子的。

这也族里在发现金顺心扶不起来后,私底下同意的,先前连阿林尊主都认为有尼楚贺做外孙女的婆婆,是顺心的幸事,毕竟尼楚贺是把她当做亲女儿一般看待的。

但谁也没想到,松克里宜尔哈看上了自己的表哥,设计让金顺心喜欢上了王铁柱。

要知道,八部守山人无论本事如何,长得都不差,和金顺心同一代的男嗣,无论是佟建业、还是瓜尔佳部和马佳部、齐佳部的族长,都很优秀。

王铁柱虽然长的帅、人品好、还有本事,但这样的人在长白村能挑出一二十个。

即便是给人一种“莽撞”、“没脑子”形象的瓜尔佳部族长,年轻时也是阳光帅哥一枚,人到中年,也是帅大叔的模样。

在这样一群人的包围下,金顺心虽然被打击的性情自卑,但不得不说,她眼光可不低。

若不是松克里宜尔哈对她姑姑的命令阴奉阳违,在金顺心和王铁柱之间推波助澜,金顺心未必会爱上王铁柱,可能已经嫁给了尼楚贺的儿子。

这也是他们一直没有怀疑过尼楚贺的原因。

但关飞武是她的弟弟,又是在见过她之后就自杀身亡的,所以佟太爷也没有放松对她的警惕。

但即便阿林尊主去世五年,尼楚贺依旧没动静,甚至表现出一股“心灰意冷”,这让佟瑞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直到族中决定迎回萨伊萨宜尔哈,尼楚贺或者说其他不安份的守山人,终于有了反应。

先是富察部提出迎客火,然后是马佳部提出迎接大会,美其名是表达族人对少主的欢迎,实则不过是给一个小姑娘的下马威。

佟睿看得明白却没阻止,一方面自然也是想考验一下云舒,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临危不乱;

一方面,如此盛大的欢迎会儿,不去想它的恶意,不也单纯代表了八部守山人对少主回归的重视嘛!

而“萨伊萨宜尔哈”不愧是阿林大兄属意的继承人,淡定自若,仿佛山神附体一般的气质震惊了所有的族人,包括他。

所以尼楚贺“病了”,其他怀有异心的人也相继跳了出来。

但这都不能说明他们是背叛者。

只不知,萨伊萨宜尔哈如今将和平的假象撕扯开来,又会有什么牛鬼蛇神跳出来!

佟睿仿佛因为云舒的质问伤了心,又仿佛被人为的硬生生抽走了脊梁,人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他没看任何人,缓慢的向前看,仿佛再待下去就会晕倒一般。

佟建业眼眶都红了,想要搀扶爷爷,但却被佟睿推开,他就那么脚步踉跄的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这一瞬间,在场之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凄凉袭上心头。

巴图鲁和萨伊堪起身,他们看向每一个人。

巴图鲁冷笑一声,“心怀鬼胎,与虎谋皮,到头来,不过害人害己,死不足惜。”

而萨伊堪却是笑了笑,“萨伊萨宜尔哈正位萨满,你们所思所想,不可能瞒得过她的。”

族老们一个接一个跟在佟睿身后出去,最后只剩下八部族长极其配偶。

佟建业看着自己的手,仿佛还在沉浸被爷爷甩开手的那一瞬间,他到底让爷爷失望了。

而其他人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一天,真是无比漫长啊!

。顶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