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103章要玩就玩大的

第103章要玩就玩大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感觉云舒不安牌里出牌的绝对不止高正彬家的一个人,还有一个感触最为深刻的——松克里宜尔哈。

她听到云舒的话后,差点绷不住脸上的楚楚之态,以为自己幻听了。

尼楚贺——她的堂姑姑兼婆婆在八部守山人中是什么身份,享受着这股特权的松克里再清楚不过了。

但现在,居然有人诅咒尼楚贺“有个好歹”、“不好了”,甚至于“”不吉利”?

是她疯了还是对面的毛丫头疯了?

她以为是金家的独苗苗就能坐稳少主之位甚至尊主之位?

哈?别开玩笑了!

若是真如此,金顺心那个傻子怎么灰溜溜的嫁了人,之后也不被族中待见!

固然有她是扶不起的阿斗这一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族中没人支持她!

现在可不同于以往,以前,尊主是所有八部守山人的主子,他们自称都得是“奴才”。

如今,人人平等了,若不是八部制衡,阿林尊主又刚去世几年,几个老不死的还健在,这族中早各自为政了。

虽说不知那拉部抽什么风,但松克里根本不认为他们是真心臣服一个毛丫头,不过是也想玩一把“挟天子以令诸侯”罢了。

但佟家那爷孙是吃素的吗?

到了嘴的肥鸭子还能叫飞了去!

不过如此也好,无论那拉部抽什么风,还有钮钴禄部、索绰罗部,就让他们和佟佳氏狗咬狗好了!

但萨伊萨宜尔哈这个毛丫头为什么对她堂姑姑有这么大的敌意?

难道……

松克里宜尔哈心里一紧,赶紧低下头,脑子里瞬间就有了主意。

只见她咬着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沉声道:“格格,姑姑确实是昨天见了格格,回来就病了,烧的很严重,迷迷糊糊说,格格和她的吉勒塔吉勒塔格格很像,和她的卓博喇库宜尔哈一模一样。大格格和顺心姐姐是姑姑一生的痛,她不敢来见你啊。”

“卓博喇库宜尔哈?”云舒把这名在脑子里转了几转。想起了它的意思,无忧花,这是……

钮钴禄氏老太太冷眼看着松克里仿佛声声泣血的演出,忍不住想给她鼓掌,不愧是尼楚贺的侄女,不愧是被尼楚贺挑做儿媳妇的人,就冲着今个这一出,只是以为普通从守,着实可惜了。

“卓博喇库宜尔哈是顺心妹妹的满语名字,还是当初顺心妹妹出生时,吉勒塔吉勒塔大格格请我姑姑给起的,说想让她一声平安顺……”

松克里仿佛咬到舌头一般,将最后一个字咽进了肚子里,只感觉脸疼,因为先前,云舒也说过这四个字,而金顺心的日子绝对算不上平安顺遂!

果然……

只听一声冷笑,小姑娘有点清脆的声音都带上了阴沉,“平安顺遂吗?果然不吉利!”

……

等松克里回过神来,屋子里空无一人,她暗中咬碎了银牙,却不敢在耽搁,因为姑姑的意思是请萨伊萨宜尔哈过去看她,然后由她牵着“少主”的手,过来立杆!

可惜,不安牌里出牌、也不知因为什么,先前挺好说话的毛丫头一听她说话就跟被压了尾巴的狗似的,简直是乱咬一通。

她必须赶紧回去,让姑姑想个对策!

这位被阿林尊主起名萨伊萨宜尔哈,代表着能贤者之意的格格,可不像金顺心那么天真!

先且不说松克里回去如何对着歪在炕上的尼楚楚一字不差的将她从进门到她离开,云舒的做派,其他人的选择,还有那些她以为幻听的话一字不差的一一告知,尼楚贺又是如何闭目沉思,久久不语。

却只说云舒出了东厢,直接去了第二进,在议事大厅,八部族长、族老们皆在此等候云舒。

这里,有几位和阿林老祖儿一代的人,最小的一位今年也七十有六了;

最大的是一位武守,出自佟佳氏,也是如今族中明面上唯一一位奇经期武道高手,今年八十四岁,也正是因为有他,佟太爷才能在阿林老祖儿去世后,坐稳代尊主之位,掌管八部大事。

虽说这代尊主之位是阿林尊主指定的,但有些人却不见得服气,毕竟当初佟太爷做了一回猪队友,逼得想和日本鬼子玩迂回的阿林老祖儿不得不和鬼子“正面刚”,导致长白山生灵涂炭。

而还有一个秘密被阿林老祖儿隐藏起来,那就是他原本也可长命百岁,毕竟于民于国有功,却因在长白山造了无妄杀孽,有损阴德,这才疾病缠身,早早就去世了。

而在云舒知道这个秘密后,却意识到,这或许根本不是巧合。

而佟太爷作为跟随阿林老祖儿的文守之首,怎么可能做出这么鲁莽之事?

看来,当年之事,她也得仔细推敲一番。

一心二用,对于云舒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她心里想的不要紧,面上却没有露出分毫,见过了人,眼睛一溜就将议事大厅的布局看个明白明白。

只见正位有一铺着虎皮的大榻,两旁各有一张稍小一些的龙凤雕花铺着熊皮的紫檀靠背椅。

在其下,左右两溜铺着狐狸皮和狼皮的红木椅子,无论是族老,还是族长,或者族长的配偶,皆按文守、武守之职,分别站在两侧。

此时,这些人无论是甘心还是不甘心的,皆右手抚左胸,垂首齐声道:“请少主上座!”

怎么坐这个位子,高正彬家的也和云舒说过了。

正首之位自然是尊主的,而下方两个位子,则分别属于少主和萨满。

而满族以左为尊,萨满虽只涉神事,却在地位上比少主尊贵,自然坐左边。若是尊主还身兼萨满之职,则撤掉左位。

而身为尊主继承人,云舒需要坐右边!

只她需要这个有名却无实的少主之位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云舒从这些人中间穿过,一步一步走到前面,离着左右尊位最近的是文守之首佟太爷苏勒,令一边的御守之首就是出自佟佳氏的奇经武道高手,满族名字巴图鲁。

而在佟太爷下首,那一个座位却是空的,云舒就知道,这应该就是尼楚贺的位置。

她确实没想到尼楚贺在族中的位置这么高,文守第二,紧排在佟太爷这个族老的下方。

但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云舒站在最上首,却没有坐,而是转身,眼神用一个一个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身上扫过,等他们皆抬头看她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云舒才开口道:“有一件事,好叫诸位长辈知道,我,金家第十六代子嗣……”

她边说边转身,然后在众人注视下,径直坐上最中间的那个位置。

“我,九部守山人第十代大萨满萨伊萨宜尔哈,当尊先祖遗命,奉神灵法旨,率我长白九部,守卫圣山,泽被万灵,犯我长白者,当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