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67章孝顺要做出来

第67章孝顺要做出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天还没亮呢,听力大增的云舒就听到了一声一声惨绝人寰的猪叫声,修炼结束刚刚眯一会的她顿时睁开眼。

看着也要到起来的时间了,云舒干脆也不睡了,给大灶添了一把火,往锅里下了一把大米,她就出了门。

往村东头走,远远就看到一头一头肥头大耳的家猪被捆了四肢,装在三辆分别由村里两头牛、一头骡子拉的爬犁上,旁边站着十多个穿着狗皮或者羊皮袄子的壮劳力,或拖着板车,或推着小推车。

云舒眼尖的看到爷爷和村支书都在,虽说空着手,却也副武装,看来也要跟着去。

云舒下意识看着至少还能莫过脚脖子的雪,这一趟,估计要遭老罪了。

在这“交通基本靠走”的年代,爷爷他们去一趟公社,来回怕是要走将近一百多里路,现在出发,能在天黑前到公社,就不错了。

云舒站在一家后墙根,望着远处用松脂加一些破麻布做成的火把,她从空间里拿出一个自己做了十多个一模一样,偷偷拿出来不显得突兀的布兜,然后往里面装了五六个咸鸡蛋、七八个黑面馍和一小罐红咸菜炖拇指大小的小鱼和小虾米。

云舒一手拎着网兜,一手把早上起来梳理好的头发随意一揉,显得非常凌乱。

看着去公社的队伍已经走到村口,她这才深吸一口气,快步跑出去。

“爷,等等!”

一个声音由远及近,让王大志和一众人都停下了脚步。

赵永庆一边从腰间拿出一个军用水壶,灌了一口,哈出一口热水,闻到满满的酒味,一边对身边的王大志道:“叔,听着是大丫那丫头。”

王大志揉了揉被风吹的僵硬的老脸,望向来人,而云舒则快跑了几步,让爷爷举着的火把光亮正好映衬在一张脸上。

云舒喘了几口气,然后对着众位叔伯、兄辈的乡邻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还以为起的够早了,没想到还是晚了。”说着,她把布兜子递给她爷爷。

“爷,去公社得走一天呢,这有几个我腌的咸鸡蛋和咸菜,就着干粮吃,到底有点味。天寒地冻的,你和叔伯们到时候想法子弄口热水喝,你胃不好。”

云舒刚说完,就听到几声善意的笑声,赵永庆羡慕的道:“叔儿,大丫这丫头就是孝顺。”

王大志只感觉孙女这事办的,真是给他长脸,听着赵永庆这话,一脸骄傲,嘴里跟着道:“这丫头对我这爷是真孝顺,有一口好吃的也得送我嘴里。”

不过他手里却是又要把布兜子递给云舒,“你奶给爷带着干粮呢,爷吃啥都香,这咸鸡蛋你带回去和大壮一起吃。”

如今这年月,尤其是冬天,母鸡都不下蛋了,谁家要是能有几个鸡蛋,那是要过年留着待且(qie,三声)的,而咸鸡蛋,那就更珍贵了。

王大壮如今虽说对老婆子依旧没法,但私底下的私房钱除了给小武几毛花花,剩下的都给大丫他们姐弟三个攒着呢。

他领伤残补助的同时,还能领一些糖票、饼干票,以前都是给老婆子收着,买了东西也是让她分配,小儿子没大儿子有本事、小闺女是老来女,老婆子偏心,他知道,却也没说什么,毕竟大儿子一家,一个军人,一个老师,着实不差这些东西。

但如今,他不能装着啥也不知道还一脸公平的模样了。

所以那些补品票,他干脆拿回来就一分为四,老婆子一份,闺女一份,小儿子一份、大丫三个孩子一份。

老婆子要闹就闹呗,反正闹也就是闹他,却绝对不会去找大丫三孩子,她到底顾忌着点脸面。

说来,王大志要是真想制自家老婆子,不是没法子,但以前老婆子跟着他打仗,东奔西跑的,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到老了,让他看着老妻受气,他也难受。

王大志能怎么办?只能隔开双方,彼此落个干净。

但架不住大丫和大壮这俩孩子是真孝顺,当日说代替他们爹孝敬老人也是说到做到,有什么好吃的都要送过去一份。

但老婆子就跟被迷了心似的,死活看不上大儿媳妇,连带着大丫姐弟三个也成了眼中钉,连他们送去的吃食都能气的一口不吃。

这让王大志吃着肉都感觉不香甜了,愁的头发都要掉光了。

而他不知道,云舒这倒霉孩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

虽说如今这场面,不过是云舒心血来潮,但显然效果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怎么可能在拿回去!

所以云舒把布兜子直接塞给赵大伯,然后一溜烟跑了,等跑远了,才冲她爷喊道:“爷,你别忘了,给我家买二斤白面,我想吃油渣馅的饺子了。”

王大志只感觉孙女没和他见外,一点没有被占便宜的感觉,挥着手也喊道:“外面风大,赶紧回去。”

等看着孙女跑走,王大志这才道:“咱们也赶紧走吧,交了任务猪,换些粮票,买了白面,回来也让家里包顿饺子。”

一说起饺子,就没有人不吞口水的,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年轻汉子笑嘻嘻的道:“大队长,那回来杀猪呗,俺也让俺娘给俺包一顿油渣馅的饺子。”

他说完,其他人哄堂大笑,王大志无奈的看着这个小年轻,“许五福,你娘什么时候这么不会过了?”

这小年轻正是当初被云舒收拾服帖的许婆子的小儿子,当初云舒打的小子是他大哥的儿子。

虽说有那样一个爱嚼老婆舌的娘,不过许五福在大队里的人缘却不错,只不过如今二十三四岁,还单身狗一只。

就是因为他娘实在是太抠了,连三十斤苞谷的聘礼都舍不得出,前年就说好的媳妇,黄了。

他也不着急,就这么浪荡到如今,倒是急得他娘嘴角生泡,但今年嫁娶的聘礼和去年都不相同,别说三十斤苞谷,就是一百斤,稍微方正些的姑娘家里也不见得愿意呢。

她娘抠的脾气又冒了出来,已经让四外八庄的媒人都无奈了。

如今这许五福说这不年不节的,让他娘包油渣馅的白面饺子,若不是大家知道他不着调的秉性,还以为他话里有话呢,谁不知道他家和王家大丫头不对付!

而等众人走了半天,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生火歇息时,王大志果然按照云舒预料中的那样,没有吃独食。

十几个汉子就着咸鸡蛋和滋味异常美味的咸菜炖鱼虾啃着玉米饼子时,许五福由衷的感叹道:“大队长,大丫侄女,确实值一顿油渣馅的白面饺子。”

掩不住傲娇的王大志:……

听着像夸他家大丫呢,但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呢!

3月1号上架,请大家继续支持《五零》啊!

感谢书友20180506065111221、出梅映雪的打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