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62章冬日暖阳

第62章冬日暖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与五兽签订契约后,它们就与云舒产生了心灵相通之感,可以进行意识交流。

当然,这是单方面的,主动权掌握在云舒手中,主仆契约,对方的生死甚至都在她的掌控中。

终于可以“交流”了,云舒也知道了五兽的情况,之所以它们能最先感知到灵气,那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四方山的霸主。

西山是大山鼠和肥蟒的地盘,因为肥蟒的身体决定了山鼠连塞牙缝都不够,所以原本是食物链上下层关系的蛇鼠居然能和平共处。

云舒占据的两座山洞平日里是山鼠的窝,到了冬天下雪的时候,温泉山洞就归肥蟒,正对应了一个词——蛇鼠一窝。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柞树跟下的灵芝,是大山鼠在肥蟒的指导下将孢子带来的,云舒厚着脸皮只当不知道,不过心里到底更看重这两兽了。

狐狸、黄鼠狼和梅花鹿则分别是东山、南山和北山一霸,除了独来独往的肥蟒,其他皆是族兽甚多。

这其中,狐狸和黄鼠狼活了二百多年,灵性较五百岁的肥蟒更甚,因物种原因,在周边人类村庄也很吃的香。

若是没遇上云舒,再过个一二百年,没准还真去当个“出马仙”也未尝不可知。

至于梅花鹿,作为食草动物能杀出重围,划了一山地盘,却是另有缘由——在北山,也有一个藏在最深处的温泉,只不同于西方这个处在山洞中的泉眼,那是一个露天温泉。

因温泉的缘故,在北山和一座山峰中间,形成了一个四季如春的小山谷,或许因为人迹罕至的原因,那里的棒槌遍地都是,别说聚灵阵中,因为灵力激发,一夜就从五品叶蜕变成六品叶的人参,就是传说中的七品叶也不在少数。

这梅花鹿不愿意屈服云舒的原因并不是对人参有多贪婪,而是自命不凡,毕竟大佬还没有它富裕。

暗中知道梅花鹿的心理后,云舒差点绷不住神棍“慈爱万物”的表情。

不过这也让云舒知道,人老成精,物老成怪。而且连云舒在地府五十年还攒下一些家底呢,更别说这活了上百年的怪了,谁还不是个富翁咋滴!

云舒下意识摸着下巴,对着五只手下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

“你们是想住在我这宝地,吸纳这天地灵气、采集日月精华是吧?”

“所谓亲兄弟明算账,来来来,咱们说说房租的问题!”

“人参、灵芝、金银、珠宝,吃的、用的……只要是本尊认为有用的,都可以当做房租,一个月起租。好了,现在你们可以回去准备了,三天后,本尊在这等着你们。额,肥蟒和山鼠可以免除一个月的房租。”

带狐狸、黄鼠狼和梅花鹿离开后,云舒在山鼠的引路下,将整个溶洞探索了一遍,溶洞里比云舒想象的还要大还要深邃,出口就在西山山脚,隔着一条小河,与北山相望。

而这时候,日头已经到头顶了,先前吃的十只烧鸡早就消化成五谷轮回之物了。

不过云舒想着答应了大壮在傍晚前到家,也不敢在耽搁,直接从商场里取了点吃的,让肥蟒和山鼠守紧门户,她赶快下了山。

到了先前烤兔子的半山腰,云舒看了看自己先前下的套子,因为她下套子的地方都是狍子、狗獾子活动密集和必经之路,这一百多个套子居然套中了两只狍子、三只狗獾子,野鸡、兔子也有十来只,可谓是收获颇丰。

云舒又凿开冰窟窿,只不用渔网,就有大鱼往外蹦。

将这些野味收进空间里,换回了衣服,把手表收起来,云舒开始速下山,不等天暗,她已经到了山脚,远远就看到了自家的大门。

而在大门前,一个大身影正在抖手抖脚的一边活动,一边相望,带看到已经将猎物拿出来挂满身的云舒时,露出一个比夏日的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一边跑过来一边喊:“姐!”

云舒不自觉的加快脚步,待大壮到了跟前,便看着弟弟脸上冻出来的红晕,也不知道他在外等了多久。

云舒心里又是气又是熨帖,“不是说了今天傍晚肯定回来嘛,要是把你冻个好歹,还不是给我找事?家里有什么事没有?小壮呢?”

听着他姐跟个炮仗似的噼里啪啦一通说,大壮也不生气,而是笑咪咪的看着她,还接过她手里的两只野鸡。

“家里没事,也没人来,我中午给小壮喂了奶粉,把他送福生嫂子那和大宝玩去了,只说我跟姐要去捡柴。我也没总在外面,刚出来就看到姐了。”

大壮看着云舒浑身上下都挂满了猎物,又十分谄媚的道:“姐,我觉得你比西克腾大哥还有本事。”

只可惜,他姐说她随了太姥爷家里,突然变得力大无穷,这种本事,自己学不了。

云舒看着大壮那绝对不是一会儿就能冻的通红的小脸蛋,也懒得拆穿他这个善意的谎言。

“赶紧进屋,今个姐给你炖狍子肉,明天吃獾油拌饭。”

云舒琢磨着三只狗獾子,每只都肥的很,熬的油脂足够他们家吃一冬天还有剩呢。

而且獾油是治烫伤、冻伤最好的药油了,便是送礼也极体面。

进了屋,姐弟两个一起收拾猎物,大壮就缠着云舒给他讲此趟进山的事。

云舒也有心训教弟弟,便给他讲了许多狩猎该注意的事。

比如说寻找夜宿的山洞或被风的石头窝,怎么观察动物的粪便和脚印。

其中,这动物脚印可有大学问,有的老猎人通过动物的脚印就能推测出是什么动物、有多少只,重多少斤。

期间,云舒还把给大壮借的狐狸拿了出来,“等把皮子鞣制好,姐就给你做件狐皮袄。”

大壮那时候不过刚两岁,却也记得“狐皮袄”的典故,看着那三只一点伤口不见的狐狸,久久没说话。

云舒见自己惹了弟弟伤心,赶紧补救,就说起自己“无意救了一只白狐,白狐报恩”的事。

无非就是白狐落泪,然后云舒不忍便放了它,之后白狐送人参报恩的套路。

云舒还拿出几株人参给弟弟看,只让大壮彻底将狐皮袄的事丢在脑后,只追着云舒问那白狐是不是狐仙。

云舒自然拿出大忽悠的本事,提前给自家弟弟打预防针,就怕哪天五兽真的上门,把他吓着。

云舒一边说着,手里锋利的猎刀也没有闲着,挑了一只没死太久、还没冻上的狍子,先把这只雄狍子头上的角割下来,然后从下颌处直接把皮破开,一直到下腹,然后顺着这道口子,把皮和肉分离。

以云舒如今对力量的控制,整张狍子皮剥下来,没有一点破损,把油刮了就可以直接鞣制皮子了。

只如今,还是吃比较重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