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五零后记事 > 第48章教弟

第48章教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看着这样的大壮,云舒自然心疼。

若是按她以前的想法,她有本事有空间,自然能把两个弟弟养的白白胖胖的,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快乐的孩子。

但自打建业叔透了长白大队和金家老祖儿的几句底,还有她身份、姓氏的变更,云舒就知道,以前的法子行不通了。

她以前想养老,就像那晒太阳的猫一般,慵懒度日,小富即安。以她的实力,总能将弟弟们护在羽翼之下。

但如今,她身上居然还真有“王位”要继承,不说暗处的危险,就连她自己也要成为那遨游九霄的海东青,她自然不愿意两个弟弟只能抬头仰望着她。

她不仅答应了大丫,还在王金柱夫妇的墓前立了誓,一定会照顾好两个孩子,那么如今,自然是要飞一起飞。

所以教养孩子的策略就要改变了。

首先,云舒必须让大壮认清被她掩盖在暗处的现状,那就是——生存问题。

“大壮,如今家里根本没有能挣工分的壮劳力,咱们要是不去山里琢磨一些东西,等爹娘留下来的钱花没了,咱们吃啥喝啥?”

“是,爹娘留下来的钱是不少。但前段时间让建业叔帮忙买日常用品花了五十五块钱,分粮时又花了五十块钱,一百块钱眨眼就没了,等爹娘留下来的钱花完了,难道你想让爷和奶养着咱们吗?”

“就算你愿意,我也不愿意的。我想让你和小壮不仅吃饱穿暖,还想让你们想吃啥吃啥。我在爹娘的坟前发誓,别人家孩子有的,姐也得让你们有,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没有的,姐也得让你们有。”

“姐!”大壮忍不住扑到云舒怀里,说好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但这会儿实在是忍不住,又怕吵着小壮,只小声抽泣。

“姐,我害怕!”

云舒摸了摸弟弟的头发,嘴里下意识念叨着“不怕不怕,摸摸毛,吓不着。”

这孩子大概是被当日大丫无声无息躺在那的模样吓着了,即便是过去了两个月,云舒安慰了又安慰,但若是半天没看到她,大壮就会显得非常着急不安,就算再外边玩,也要回来见着云舒好端端站在那才放心。

这种情况,云舒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她起意要进山,也是想要帮助大壮打开心结。

“大壮,你知道的,姐如今是有本事的,这是老祖儿和爹娘在保佑我们呢!姐答应你,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

凌晨三点,外头还大黑,云舒就起了床。眼睛虽然还做不到夜视,但她有神识,夜晚对于她来说,与白天无异。

不过刚悄没声息的穿衣下炕,云舒就听见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云舒干脆点亮了梳妆台上摆放的煤油灯,暗黄的火光亮起,云舒这才轻声道:“你起来这么早干嘛?姐出去蒸馒头,在给你做点蘑菇酱,这几天先凑合着吃点。姐,保证,两天,两天后姐肯定回来。”

大壮把枕头往小壮脑袋前挪了挪,也下了炕,虽说他昨天被姐姐说服了,但心里又哪里能放心的下,脑袋里这种纷杂的想法,差点把他的小脑袋瓜子给整炸了,差不多是一宿没睡。

“睡不着,给姐烧火吧!”

阳历十一月,东北有些地方已经大雪覆盖了。他们这块地方虽然还没下过大雪,但有老人算着,离着大雪封山也没几天了。

但即使还没下雪,天气已经达到零下十度左右,加上寒风呼啸,冷的让前世也算北方人的云舒上下牙打架。

她和大壮身上穿的都是旧年做的棉衣,虽然他们娘每年都会把棉衣拆开,把棉花晾晒,但旧棉花到底不如新棉花暖和。

好在她和大壮各有一件兔子皮的皮袄、皮帽和一条羔羊皮的裤子,否则打死云舒也不想在这个温度下出门。

姐弟两个端着煤油灯轻悄悄出了屋,然后赶紧落下厚厚的草帘子,关上屋门,就怕堂屋的冷气凉着弟弟。

好在灶坑里还有未烧尽的火炭,不仅锅里的水也是温热的,堂屋也不是太冷。

通着西屋大炕的炉坑中的火炭已经灭了,云舒推开西屋的门,便见听到声音从炕头的褥子上下来的四只护山犬已经有序的蹲在门口,看见云舒也不叫,只是小尾巴摇的欢快。

家里伙食喂得好,在加上时不时添加点石钟乳,四只鄂伦春护山犬不仅比刚开始大了两圈,还更加聪明了。

“白云。”

“汪。”

排外第一位的一只浑身雪白、四只脚是黑毛的狗崽轻轻汪了一声。

“黑土。”

“汪。”

白云身后是一只纯黑的狗崽;然后是翠花,颜色是黑白花相间的;最后是一只黑中带黄,却独独双眼圈是白色的,赶上和翠花对应,就叫酸菜。

四只护山犬虽是一母所生,但脾气秉性却大为不同。

白云是其中脾气最坏也最爱撒娇的,和云舒熟了以后,若是云舒抱着她,那绝对就不能在抱其他三个弟妹,否则一定会龇牙咧嘴吓唬其他三个。

翠花看上去有些胆小,但非常护食,大概是以前恶怕了,一到吃饭,颇有些六亲不认的架势。云舒已经训练他们一段时间了,到了交猎物的时候,翠花总是最拖沓的那个。

这两只是小母狗。

黑土最为听话,不过他体质最弱,虽然有云舒重点关注,抢食也抢不过其他三只。

而酸菜,是最聪明,学习最快的那个,不过这孩子有点蔫坏,撕咬猎物时,其他三只都是下意识朝脖子咬,虽然主要是因为猎物时野鸡和兔子的缘故,但酸菜这小家伙却喜欢咬猎物的腿,然后慢慢耗。

这四只护山犬还是太小了,云舒不准备带着,所以只能把它们交给大壮。

“这几天姐姐不在家,你们要听大壮哥哥的话,还要保护大壮和小壮,要是谁不听话,不仅食物减半,还要打屁股。而听了话的,回头给它啃骨头。”

云舒面上是连说带此话,但实际上却通过神识向四只小狗崽传达了自己的意思。

大壮看见四只小狗崽在听到他姐说的话后齐齐点头,也没感觉多惊讶,主要是见的多了。

刚开始大壮自然十分吃惊,一副“狗子成精了”的呆滞表情,毕竟孙家的猎犬虽然也聪明,却没有这么人性化。

但他姐说了,她用了老祖儿家特殊的训狗方式,自然不是别的普通猎狗能比的。

虽然老祖儿没时,大壮不过刚一岁多点,根本不记事,但架不住他娘说、他爹说、他姐说,在这三位口中,他家老祖儿(太姥爷)那就不是普通凡人,所以在大壮心中,他老祖儿自然是无所不能的,凡是和他们家老祖儿有关系的,那都不能以平常眼光对待。

想到老祖儿家代代相传的大萨满职位,编瞎话的云舒对于忽悠弟弟,那是一点不心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