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第588章 冥丝鬼线

第588章 冥丝鬼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鬼情种可以控制被种者的行动,或者是扰乱被种者的行动。

也就是说,即便不想做某种事情,也会跟着去做,就像是身不由己。

不过鬼情种和鬼情-蛊不一样。

鬼情-蛊是一种蛊,一旦被种下,无论实力多强,都会被控制。

但是鬼情种要弱上一些,如果被种者的实力比下种者的实力强,下种者只能干扰被种者的行动,并不能控制。

“天师大人,人家好心好意……”刘佳丽幽怨无比地说。

不等刘佳丽说完,秦岩冷冷地说:“滚!否则的话,和道墟的下场一样!”

对于刘佳丽这种女人,秦岩懒得动手。

主要是刘佳丽并没有参与制作弃婴鬼,罪不至死。

听到秦岩的话,道墟一脸死灰,他万万没有想到秦岩要杀他。

刘佳丽咬住了嘴唇,愤恨无比地说:

“哼!给脸不要脸,秦岩,已经种了我的鬼情-蛊,如果要对付我们,我们就只能两败俱伤了!”

刘佳丽之所以这么维护道墟,是因为她在道墟的体内种下了阳胎。

所谓阳胎是一种采阴补阳的结晶。

就像是人们将白面做成了馒头一样。

这阳胎现在还没有成型,一旦成型被刘佳丽吸收了,实力将大幅度提升。

她不想自己的修炼被功亏一篑。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在秦岩的身上种下鬼情-蛊的原因。

“好大的口气啊!既然这样,那我就先送走吧!”

秦岩动了真怒,他觉得像刘佳丽这样的女人活在世上也是祸害男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更何况她还给秦岩下了鬼情-蛊,这是秦岩所不能忍受的。

秦岩拿起槐木剑,挽起一朵剑花,向刘佳丽刺去。

刘佳丽立即念动咒语催动鬼情种。

一颗种子立即在秦岩的身上生根发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并且贯穿到秦岩的身上下。

秦岩在心中冷笑起来:雕虫小技。

如果是鬼情-蛊,秦岩还真不敢大动干戈。

但是鬼情种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当初黄仙姑给秦岩种下鬼蛊的时候,秦岩还只是一个道徒,可是秦岩依旧在马娇的指导下解除了鬼蛊。

而鬼情-蛊也是鬼蛊的一种,秦岩自然能解除。

不过秦岩并不知道刘佳丽将鬼情种种在了他身上的哪里,因为鬼种在刚开始是隐蔽的。

刚才秦岩对刘佳丽出手,就是为了让刘佳丽催动鬼情种,他好动手。

现在鬼情种开始在秦岩的体内野蛮生长,秦岩当即就感觉到了。

秦岩冷笑起来:“区区鬼情种,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天地问道,阴阳借法,三魂不灭,七魄不朽,杀!”

秦岩念动咒语,伸出食指和中指点在了自己的胸口。

一道金光顺着秦岩的胸口钻进了秦岩的体内,将开枝散叶的鬼情种当即杀灭在体内。

秦岩深吸了一口气,挥起槐木剑向刘佳丽刺去。

刘佳丽转过身向左边闪开,慕容雪菡突然现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原本慕容雪菡不想出手,但是刘佳丽勾引秦岩,这让她十分愤慨。

槐木剑带着金光刺进了刘佳丽胸口。

金光在瞬间穿透了刘佳丽,刘佳丽就像纸人一样,“轰”的一声燃起了熊熊烈火。

“啊!”刘佳丽凄厉的惨叫起来。

只是她的惨叫声刚刚想起一声就消失了,因为她整个魂体在瞬间化为灰烬。

看到这一幕,道墟吓得浑身发抖,就连嘴唇都在哆嗦。

“该了!”秦岩转过头眯起了眼睛。

“天师大人,求求饶了我的吧!让我做什么都行!”道墟脸色苍白地说。

秦岩摇了摇头,继续向道墟走去。

“噗通”一声,道墟跪在了秦岩面前,可怜巴巴地说:“天师,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干,只求饶了我!”

秦岩没有说话,拿起了槐木剑。

“我去吗的!”道墟看到秦岩狠下心要杀他,当即破口大骂起来,并且从地面上弹跳起来,挥掌向秦岩的肚子撞去。

不等道墟撞到秦岩,慕容雪菡一把抓住道墟的脖子,将他摔在地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道墟的小腿骨折了。

道墟抱住小腿凄厉地惨叫起来。

秦岩一剑刺出,槐木剑从道墟的前胸穿入,从他的后背穿出,鲜血顺着剑刃流出,将地面染的通红无比。

道墟愣怔地看了一眼秦岩手中的槐木剑,然后慢慢地倒在地上。

杀掉了道墟,秦岩心中舒坦了很多。

秦岩带着慕容雪菡回到了古墓医药大厦。

此刻史密斯等人都醒过来了,他们在夏柏明的陪同下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夏柏明津津有味地讲着秦岩的故事。

其中就包括秦岩去他家帮他镇宅的事情。

如果没有经历弃婴鬼这件事情,史密斯等人肯定不相信有这种事情。

但是此刻他们却听的津津有味。

看到秦岩回来,夏柏明等人立即站起来。

史密斯等几个代表立即毕恭毕敬地和秦岩打招呼,而且他们看秦岩的眼神都变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

当秦岩看到史密斯等人后,心中不由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发现史密斯等人好像又沾染上了鬼气,而且比弃婴鬼的鬼气还要严重。

而且夏柏明也没有避免。

秦岩记得清清楚楚,他离开的时候,史密斯等人身上的鬼气早就被清除干净了。

夏柏明也没有沾染鬼气。

秦岩忍不住绕着夏柏明等人走了一圈。

“秦岩,这是干什么?”夏柏明好奇地问,眼中满是迷惑。

“们刚才是不是遇到什么特别的人了?”

“没有啊!我们一直在办公室里面!”

“有人进来了?”

“没有!就我们几个!”夏柏明摇了摇头。

“是不是出事了?”夏柏明觉得肯定出事了,否则秦岩不可能这么严肃这么认真地问他们。

秦岩点了点头,伸出手在夏柏明的脖子上一揪,一根就像头发一样粗细的黑线被拉出来。

黑线上面冒着阴森森的冷气。

夏柏明捂住脖子,惊讶地问:“秦岩,这是什么?”

“冥丝鬼线!”秦岩叹了口气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