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第573章 直接灭掉

第573章 直接灭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回到大伯家,高俊熙刚刚和秦娟拜完天地,并被送进了洞房。

按照高格的计划,一旦高俊熙在秦娟的体内播下种子,他就联合本族的三个僵尸共同启动噬魂恬血九转阵。

到那个时候,高格一家四口,和前来帮助他们的三个僵尸先干掉秦岩他们,然后吸干村子里面所有人的鲜血。

“主人,好戏马上要开始了!”慕容雪菡给秦岩悄悄传言。

秦岩“嗯”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雪菡,我不是让以后不要叫我主人了吗?”

“主人!哦!岩哥,不好意思,我叫习惯忘了。”

“没事!”秦岩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

“天霸,去把高俊熙擒下,不要惊动任何人!”秦岩压低声音对李天霸说。

原本秦岩准备让蒋婉儿去,不过高格一家一直监视着自己这里,秦岩觉得还是让李天霸去好一些。

毕竟高格一家并不知道李天霸和宇文天成也是僵尸。

李天霸点了点头转过身走了。

这时秦岩大伯红光满面地走出来,笑呵呵地说:“各位父老乡亲,多谢各位来捧场,希望大家今天吃好喝好!”

乡亲们纷纷附和,端起杯中酒高高举起。

酒宴正式开始了。

秦岩他们也假装吃饭,静候李天霸发出信号。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道幽光突然从新郎官的房间里升起。

这道幽光升到半空中后,就像降落伞似得打开,然后将整个村子都罩住了。

看到这里,所有来参加宴席的人都愣住了,诧异无比地看着天上的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哈哈哈!”

高格哈哈大笑起来,“砰”的一声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

所有的乡亲又诧异无比地向高格望去,眼中满是不解,不明白高格为什么突然哈哈大笑,为什么要摔酒杯。

在婚礼上摔酒杯这可是不吉利的事情。

“亲家?这是……”秦岩大伯也是既诧异又好奇。

“亲家,附耳过来,我告诉!”高格双眼中闪过两道寒光,笑眯眯地对秦岩大伯招了招手。

秦岩大伯虽然觉得高格的眼神有些不善和凶恶,但是依旧侧过身子,将耳朵贴到了高格面前。

高格张开嘴,嘴里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四颗犬齿。

“咔嚓”一声,高格一口咬在秦岩大伯的脖子上。

“咕咚!咕咚!”一口口鲜血顺着血管流进高格的嘴里,又被高格咽进肚子里。

眨眼的功夫,秦岩大伯就从一个胖子变成了一具干尸。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啊!真是鲜美啊!”高格抹了一下嘴上残留的血迹,感慨无比地说。

紧接着,高格轻轻一推,秦岩大伯的尸身“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弹性,就像干树枝一样。

与此同时,沈玉珺张口咬在秦岩大伯母的脖子上。

高蕊蕊张口咬在秦政的脖子上。

不一会的功夫,秦政和他妈同时变成了干尸,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他们眼球因为失去水分,已经缩小变得只有花生大小,与硕大的眼眶显得格格不入。

“啊!”

不知道是谁失声尖叫起来,吓得向门口冲去。

在这个人的带动下,所有的人也吓得尖叫起来,转过身向门口冲去。

只有秦岩他们一家端坐在桌子边,该吃吃,该喝喝。

“砰”的一声,院子的大门自动关上了,高格仰起头癫狂无比地哈哈大笑起来:“们以为们能跑的了吗?”

在月光的照耀下,高格的脸显得狰狞无比,特别是他嘴角上残存的鲜血,显得他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

秦岩放下筷子,不紧不慢地用餐巾纸擦掉嘴上的油渍,站起来干咳了一声:

“高格,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干掉们了!难道不知道吗?们秦家人的鲜血实在是美味无比!”

说到最后,高格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还咽了一口口水,似乎对秦岩大伯的鲜血回味无穷。

“既然们找死,那可怪不得我了!”

秦岩眯起眼睛,挺直了腰杆,似乎撑起了所有人生的希望。

“哈哈哈!秦岩,以前我怕,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高家为专门布下了噬魂恬血九转阵,而且我还请来了三位帮手!”

“达叔,请现身吧!”高格自信满满地说。

高格准备在噬魂恬血九转阵的加持下,与高达一起围杀秦岩。

但是他却不知道,高达早就死在了秦岩的手中。

嗯?达叔呢?

高格有些诧异,抬起头向院子外面望去。

“不要等了!他早就被我杀了!”

“啊?这……这不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啊!刚才秦娟和高俊熙举行结婚仪式的时候被我杀的!”秦岩笑眯眯地看着高格。

“好了!我不想和废话了!准备上路吧!”

秦岩大喝一声,念动咒语抽出槐木剑向高格投掷出去。

槐木剑闪过一道金光,就像一道金色的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的一声从高格的前胸穿过,从他的后胸穿出,然后又飞回到秦岩的手上。

与此同时,慕容雪菡和蒋婉儿化作一道阴风,向沈玉珺和高蕊蕊卷去。

沈玉珺母女眨眼间就被抽走了精气,变成了两尊石像,就像傻瓜似得站在原地。

慕容雪菡和蒋婉儿显出身形,落在了秦岩身边。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父老乡亲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岩以及慕容雪菡他们。

秦岩拿出一张符,念动咒语张开嘴对着符吹了一口气。

“轰”的一声,符在瞬间燃烧起来,又在瞬间化为灰烬。

秦岩拿出一个碗,将符灰放进碗中,然后将酒倒进碗中。

“乡亲们,这酒可以驱病祛邪。天成,去给大家发下去,不过每个人只能喝一口!”

秦岩先是对乡亲们说,然后对宇文天成说。

宇文天成点了点头,拿起碗向乡亲们走去。

其实这酒不是驱病祛邪,而是消除记忆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