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第436章 逃不掉的毛家人

第436章 逃不掉的毛家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轰!轰!轰!”

烟雾丸纷纷爆裂开,升起一朵朵烟雾。

烟雾就像蘑菇云一样升入半空中,并且向四周扩散开。

眨眼间,四周的一切部陷入了烟雾中,几乎到了目不能视的地步。

秦岩再次念动咒语,伸手拍在地面上。

但是这一次的天清地明咒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当烟雾散去一半,大家都能看清楚人后,汤健已经逃之夭夭,再也找不到了。

秦岩攥紧拳头,不甘心地跺了一脚,可是却无可奈何。

没有了领头人,无论是毛家的人,还是汤健的人,部变成了无头苍蝇,纷纷向四面八方逃去。

可是他们已经完被马家包围了,在马家人、各大阴阳世家弟子的夹击下,纷纷身死魂灭。

十几分钟后,战斗结束了,毛家人除了极个别逃走之外,几乎都死在了这里。

汤健带来的人也一样,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状各不相同。

秦岩估计毛家人自此之后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从今以后,阴阳世家的天下将是马家的天下。

在苗寨修整了一天,秦岩和马腾飞他们启程了,准备直接回保市。

当秦岩他们开车走出苗家寨门不远的时候,秦岩看到在路边的树上靠着一个人。

这个人被五花大绑,而且胸口上还贴着一张符。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毛渠予。

秦岩万万没有想到会是毛渠予,这让他惊讶不已。

不会吧!毛渠予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被人绑住了!这会是谁做的呢?

下了车,秦岩走到毛渠予面前,看到贴在他胸口上的符居然是镇魂符。

这种符有点像麻醉剂。

只不过麻醉剂是让身体没有知觉,而镇魂符是让人的三魂七魄没有知觉。

在毛渠予的肩头上,还放着一张小字条。

秦岩拿起小字条向上面看去,上面写着一行小字:“区区心意,不成敬意!”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莫忘的杰作!”周小雨飘到秦岩身边。

“莫忘?莫忘是谁?”

秦岩特别好奇,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我这次能带着马家人来,就是因为她给卜了一卦,卦象说在西南方向会有一场劫难!”

紧接着,周小雨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秦岩,包括莫忘之前让她答应的三个条件。

“哦!之前怎么没有和我说?”

“之前我想等我恢复到鬼王再找她算账,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实力很高。我估计她有可能是鬼皇!”

“鬼皇?这怎么可能!”

据秦岩所知,自从民国之后,道术一直停滞不前,已经没有人能修炼到天尊了。

至于鬼类也一样,最高的也就是鬼王,或者是无限接近于鬼皇,是根本不可能出现鬼皇的。

“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因为她并没有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实力。不过她的实力很高,甚至比李天霸和宇文天成合起来都高。”

听到周小雨这样说,秦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天霸可是顶级尸王,如果只是单打独斗,除了宇文天成,恐怕没有人能压制住它。

可是周小雨现在却说这个莫忘比李天霸和宇文天成合起来都厉害,那分明就是鬼皇。

这时马腾飞走过来,询问了一下情况,让马家弟子将毛渠予抬到了车上,准备晚上再处置毛渠予。

秦岩没有进昆市,直接上了高速。

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来到了武市的远郊。

因为有毛渠予,秦岩他们没有进武市住酒店,而是在野外安营扎寨。

估计是马腾飞他们经常在野外生活,他们的后备箱一直装着睡袋、帐篷、应急灯等物品。

当大家安排好营地后,将毛渠予扔到了一块草地上。

马娇走上前,撕掉了他胸口上的镇魂符。

毛渠予悠悠醒转,抬起头向四周望去,当他看到秦岩、马娇、马腾飞等人后,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岩等人。

“毛渠予,想不到会落在我们手上吧!”

马腾飞首先开口。

“马腾飞,想干什么?难道想杀了我吗?”毛渠予惊吓无比地说。

“觉得呢?”马腾飞反问道。

“马腾飞,我告诉,我根本就不是真的毛渠予。毛渠予早在三年前就死了,不能杀我!”

听到毛渠予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一个个诧异无比地看着毛渠予。

这个消息太震惊了。

堂堂毛家家主居然是别人假扮的,无论是谁都不会相信的。

“怎么,不相信吗?那可以扯掉我脸上的人皮!”

马腾飞给秦岩使了一个眼色,秦岩点了点头头,走到毛渠予面前。

毛渠予毫不畏惧,抬起头闭上眼睛,准备让秦岩撕下他的脸皮。

看到毛渠予的动作,秦岩心中惊讶无比:

莫非毛渠予真的是冒牌货?否则他肯定不会这么淡定,不过我很快就能揭晓答案了。

想到这里,秦岩伸出手向毛渠予的下巴上摸去。

但是秦岩没有摸到任何痕迹。

一般情况下,无论人皮面具多么精致,即便用肉眼无法看到,用手还是能摸到的。

这就像一些女人削骨整容垫鼻梁,虽然看不出整过容,但是用手摸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里面动过刀子。

奇怪,怎么没有?

秦岩又摸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我戴的人皮面具和别人的不一样,我穿着毛渠予的一整张皮,就像贴身内衣一样套在身上,只有肚子上有痕迹。最好给我松绑,然后我再将整张人皮脱下来。”

毛渠予对秦岩说,眼神真挚无比。

秦岩在心中冷笑起来:给松绑?想的美!万一跑了怎么办?

虽然秦岩觉得毛渠予不可能逃走,但是秦岩不愿意给毛渠予松绑。

“还是我来吧!”

秦岩一边说,一边将手沿着毛渠予的领口伸进了里面。

刚刚伸进里面,秦岩就发现有些不对,忍不住来回摸了几下。

秦岩的眼睛立即眯起,惊讶无比地向毛渠予望去,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摸到的居然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