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第376章 今天晚上就知道了

第376章 今天晚上就知道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把爷爷我送给的东西吃了,我现在就放走,否则的话后果知道!”

秦岩轻描淡写地说。

孟郊根本就不可能吃秦岩给他的口香糖。

如果他真的吃了,那就相当于他承认是秦岩的孙子了。

孟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咬牙切齿地说:“小子,有本事来啊!我可是心脏病、脑血栓、糖尿病。”

孟郊准备用这个将秦岩吓退。

现在有一些无德老人,一旦有人和他们理论,他们就装出发病的样子,然后躺在地上哀嚎讹人。

孟郊也准备使用这一招。

哎呦!我去!想不到这个老东西还会这一招!

不简单啊!

不过老子有阴阳鬼瞳,老子可不怕。

秦岩念动咒语,打开了阴阳鬼瞳,看到孟郊心脏正常,肾脏正常,而且也没有其他病。

“以为我不敢啊!”

秦岩走上去,“啪啪”两声,狠狠地扇了孟郊两个响亮的耳光。

“为老不尊的老东西,我呸!”

一边说着,秦岩又一脚踹在了孟郊的肚子上。

同时吐了孟郊一脸口水。

虽然说打老人不对,但是这个老东西太不是东西了。

强上了村里面百分之五十的妇女,而且还打残了一个村民,像这种老家伙,够枪毙十几次了。

就因为儿子和女婿当了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让他逍遥法外。

“哎呀!我不行了!出不上气了!”

孟郊当即故意躺在地上,装出要死要活的样子。

“小子,完了,村长被打的犯病了!”

“赶快给医院打电话,如果村长死了,可是要坐牢的!”

“喂!还有没有公德心,居然欺负一个垂垂暮已的老人!”

孟郊收下的几个地痞纷纷大声责骂起来。

秦岩根本无动于衷,他看的清清楚楚,孟郊的心脏此刻跳的特别正常。

“死就死吧!他死了,这世界上就少一个祸害!”

之前秦岩看新闻报道,说公交车上有一个老人因为女孩不让坐,直接坐到了女孩的大腿上,还伸出手抚摸女孩的大腿。

女孩推开了老人的手,老人转过身就扇了女孩一个耳光。

孟郊这种人,就和那个摸女孩大腿的老东西一样,甚至比那还可恨。

“走!我们把老村长抬到医院!”

几个狗腿子背起孟郊走了。

村民们都散了。

其中一个好心的村民走到秦岩身边,压低声音说:“小伙子,赶快跑,孟郊他儿子在县里面是做这个的!”

村民用手比成了枪。

秦岩顿时明白了,是警察。

村民说完话,赶快转过身走了,似乎生怕惹上大祸。

张迪他妈走过来,感激无比地说:“秦岩,谢谢帮我们。不过赶快走吧!斗不过孟郊!他在村里面盘踞十几年了。如果能扳倒他,他早就倒了。”

不等秦岩说话,张迪走过来:

“妈!什么都不知道,秦岩的背景那可大的吓死人!”

紧接着,张迪将秦岩被抓进看守所又被放出来,打了保市四少之一的赵鹏飞却安然无恙,学校不但没有开除秦岩,却把赵鹏飞开除的事情部告诉了他妈。

张迪觉得有秦岩在,别说是一个孟郊了,就是十个孟郊也不是秦岩的对手。

张迪他妈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她觉得张迪在吹牛,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和张迪交朋友。

她深知这个社会是现实的。

大老板的儿子都在一起玩,小农名的儿子都在一起玩。

因为大老板的儿子根本看不起他们小农名的儿子,而且他们之间没有可比性。

所以张迪他妈觉得秦岩的家庭最多也就比他们家好一点。

“别胡说八道了!孩子,听阿姨说。孟郊这个王八蛋禽兽不如,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村东头的李寡妇,因为不从他,他买了药放在人家的水缸里。趁李寡妇昏迷把李寡妇那个了,第二天李寡妇就上吊了。”

“村南面的铁拐李,因为媳妇被他睡了,他去找孟郊,被孟郊儿子把腿打断了,可是没处说理啊!”

“听阿姨的话,赶快走吧!阿姨不想连累们!”

张迪他妈心地善良,生怕秦岩被连累了。

秦岩冷笑起来:“阿姨!放心,最晚明天,我绝对帮把孟家这帮杂碎连根给他拔了!”

张迪他妈摇了摇头,根本不相信秦岩的话。

他们村里面之前组织过很多人告状,可是最后怎么样?

都不了了之,而且组织者还被孟郊狠狠地打了一顿。

“不相信?”

“嗯!”张迪他妈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但她不相信,我们村人都不相信!”

一个中年男人从外面鬼鬼祟祟地走进来,压低声音说。

“小伙子,赶快走吧!我听说孟郊给他儿子和女婿打电话了,他们虽然出差了,但是明天上午准回来。”

“我走了,好自为之吧!”

中年男人补了一句,转过身就走。

看到中年男人被吓成这样,秦岩特别好奇,孟郊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他们村的村长为什么很一般,虽然有时候也欺负人,但是还没有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秦岩,来,别管他们,让看看我家祖上的荣光!”

张迪一把拉住秦岩的手,将他拉进了张家的祖宅。

秦岩正好也准备问一问张迪他们祖上的事情,是不是赵子神说的那个鬼匠。

走进屋里面,张迪给秦岩介绍起自家的辉煌历史。

不用听也知道,里面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分,都是吹出来的。

秦岩不想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打断张迪的话,一本正经地问:“张迪,知不知道家祖上有一个阴阳鬼匠。”

“我当然知道了,我家祖上牛逼的……嗯?说什么?阴阳鬼匠?”

张迪睁大了眼睛。

秦岩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们家是不是出过一个阴阳鬼匠?”

“是认真的?”

“废话!”

“没有听说过!”

张迪摇了摇头。

赵子神这时走过来,扫了一眼屋里面的布局:“有没有今天晚上子时就知道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