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异世图鉴 > 第九章 傀儡就位

第九章 傀儡就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杜周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地坐在尼弗的肩膀上,跟着他慢慢靠近中心的黑色石笋。

“看见奥特,你会想起什么?”

尼弗绕着奥特走起来,任由杜周打量其中。

杜周看着那说是树又不像树,说是材质却又和植物相同的石笋,隐约有一种模模糊糊地想法,奥特虽然缓慢,一直在生长……

这种怪异地特性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黑铁血树?”

尼弗略微一怔,“原来您记忆力好这件事情,真不是神明忽悠我的。”

“那么一点儿小插曲也记得?”

杜周没有理会惊讶的傀儡师,只是认真观察着圣山下正中心生长的黑色石块。

“这确实和黑铁血树一样,是工匠之神的造物。”

“因为生命不能在这里成活的话,那么选一种可以生长的‘器具’亦可。”

听见尼弗这么说,杜周也在观察之后看到了一行隐秘地题字。

——司提尔制。

果然是个工匠,做个东西还喜欢留款。

杜周翻了个白眼,不再打量那棵石笋。

“我想了一会儿,您和我一起也太久了,不如先帮您把身躯做好吧?”

杜周歪头打量这个命运的傀儡,有些意外他会主动提出这些,却也没有拒绝,或者说没有理由拒绝。

他本来是不信任这个家伙的,但不得不承认,从这个家伙这里能听到很多隐秘。

而且没有骗他。

如果只是为了平衡命运的变化,应该只用帮他制造身躯即可,并没有必要告知他这些东西。

而他还没办法看出命运这么做的理由。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也确实帮了他的忙。

“谢了。”

“不客气。”尼弗摆了摆手,“哦,这是神明说的,要我说的话,杜周阁下,您帮我娶了瑞尔就最好了。”

“我可不喜欢心有所属的女人。”

“咳咳,那就让她忘了不就好?这对您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是觉得我能改变命运吗?”

“不是。”

“您只是最有可能的那一个罢了。”

“但请不要以为自己已经超脱了命运,不时时谨慎的话,依然会落入命运的轨迹之中。”

尼弗看着黑色的奥体,突然说起了完全无关的话题,“您知道为什么我会被取名尼弗(妮芙)这么女气的名字么?”

“?”

“因为我的父亲想要生个女孩。”

白发的傀儡师看着自己的掌心。

“但是那不可能。”

“且不说他看到了我的出生,就算是没看到,凯拉克家也生不出女孩。”

“为了保证血脉不会被稀释,可以永远作为神明的节点,凯拉克家很久以前开始娶的都是血液神殿的信徒,用血液神力保证凯拉克血脉永远传承。”

“这种血脉锁定,就像是复制一样。”

“我和我的父亲长得一模一样。”

尼弗笑着用手掌盖住了自己的眼睛,从指缝间仰望着圣山漏下来的光。

“就算不娶瑞尔,我的妻子也会是一位血液信徒。”

持伞小丑的笑脸涂漆表现不出情绪,尼弗却明白杜周的疑惑。

“这也是一种命运。”

“在范围内可选的命运,无法选择的命运。”

“有时候会觉得羡慕您,有时候又不会。”

“面对没有范围限制的命运选项,大约会让人心生惶恐吧?”

这没头没脑的对话当然让杜周费解,尼弗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反而开始呼唤散居在周围的神官,指使他们为自己‘开采’奥特,随后大摇大摆地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等待那些神官送来制作傀儡的材料。

在他将杜周的新身躯完工之后,瑞尔和另一个秀气的女性神官从圣山抵达了这处原初遗迹。

那个躲在瑞尔背后的陌生姑娘,看上去应该是选来替换契约的。

按这样来看,之前对他没头没脑说了一堆的傀儡师,大约是又看到了什么。

尼弗提着新制作的木箱,等候在圣山之下,而杜周已经占据木箱中傀儡的身躯。

那是一个十二岁孩童大小的傀儡,倒不是尼弗不想制作出成年体型的傀儡,只是成年体型的傀儡耗材太多,也不好携带。

当然,这个孩童傀儡比一个巴掌大小的持伞小丑已经好太多,至少不会让杜周整个人压缩成一团,随便动弹一下就好像要将其撑破。

【杜周阁下,有缘再见了。】

【恩。】

“瑞尔。”

尼弗看着来到他面前的两个姑娘,伸手将木箱递了过去。

“帮我把这个新傀儡送到比伯管家那里,订做几身新衣服。”

那位血液战士下意识接过木箱,有些木讷地想要开口说明一下身后人的身份,却看见尼弗自然地转向她身后的秀气姑娘。

“珍妮,初次见面。”

“但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见过你。”

“我们的相遇,必然是命运的指引。”

“也许你对我还很陌生,但是没关系,我们可以相处一段时间看看。”

那个躲在瑞尔背后的女孩有些犹豫,但还是站了出来,“凯拉克先生,您好。”

“不必紧张,我不是什么吃人的怪兽。”

尼弗笑了笑,没有将眼神留给瑞尔,只是对珍妮发出了邀请,随后让她挽着自己的臂膀,朝神官散居的房屋走去,看上去是要将她安顿下来。

留下瑞尔一个人提着箱子,站在原地发愣。

“好吧,反正女仆提箱子也没什么不对。”

之前说自己已经不是凯拉克家的女仆的瑞尔,却还是乖乖遵从了这道送东西的指令,转身重新上了圣山阶梯。

“反正他这些宝贝傀儡可不能出事。”

……

杜周当然不会真像个傀儡一样,等着一位年老管家的摆弄,订制衣服,所以他在脱离了瑞尔的视线范围之后,就从宅院中离开了。

当然木箱中有尼弗给管家的留书,至于那个家伙怎么给自己的管家解释,那就不是杜周能管的事情了。

白希帝国的首都,奥布里。

从不知道哪家哪户里摸走了几件衣服,从契约空间中留下银币。

之前的身份已经没法使用,这里又是全然陌生的城市,难免让杜周有那么几分迷茫。

明明也没过去多久,却好像已经和寻常生活脱节了太长的时间。

杜周一个人在街道上晃悠着,熟悉奥布里的道路,同时放松一下自己紧张的精神,用一种难得轻松地状态思考着什么时候到众神殿打听一下消息,什么时候回佰任小镇去找艾莉之类的问题,尽管精神不怎么集中,却还是轻易地在人群中感应到了一个熟人。

帕卡。

暗兽联盟使团中自称诡术师的战士。

【深渊力量会互相吸引。】

这句对方告诉他的话,果然是句真理。

短腿杜周盯着人群中的那个空洞——那家伙,被深渊侵蚀得更厉害了。

就算深渊力量转化的斗气侵蚀性不如真正的深渊,他身体里的量也已经是足够把他侵蚀到转化的程度了。

不过看上去倒是暂时还没失去理智。

杜周侧头看着那个黑斗篷不离身的深渊战士,这种肆无忌惮地打量自然引起了帕卡的注意。

“?男孩,你怎么盯着我看?”

“你不热么?”

帕卡听见男孩的询问,忍不住有些失笑,伸手想要摸一摸那男孩的脑袋,却被男孩侧头躲开。

“你在说笑吗?不是已经冬天了?”

冬天。

原来距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半年了。

难怪这个深渊战士会出现在奥布里。

半年,冬天。

立顿王国的会武想必已经结束了吧?

那么暗兽联盟的使团跟着那些参赛选手来到白希帝国的首都,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恩,我在说笑。”

“因为大叔你太显眼了。”

这个男孩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帕卡多了几分笑意。

“这个玩笑可不怎么好笑,你的家人呢?怎么放任你一个小孩在街上游荡。”

“大叔,我和你可不熟。”

戴着手套的男孩伸手挥开帕卡的手,“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不然我要叫守卫抓人贩子了。”()异世图鉴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异世图鉴》,“热度网文或者”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