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异世图鉴 > 第十九章 记录的垂青

第十九章 记录的垂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不是艾莉小姐你应该知道的事情。”

正准备离开的辅理主教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认真的转头叮嘱艾莉。

“那如果我真的想知道的话,需要什么条件?”

艾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认真地盯着那位老主教。

“5级觉醒者以上,一位神明的虔诚信奉者。”

“我可以选择……记录女神……”

“如果你还记挂这你的家人,就不要继续深究这件事情了,而且最好不要去信奉记录女神,因为谁也不能保证那位女神是不是也与怪物产生了联系。”

艾莉当然记得,当然记得佰任小镇上,药剂师的父亲,温和浅笑的母亲,周围亲善温柔的邻居们。

她也不会忘记,那个从阴沉到安静,从时时刻刻想要自杀到能够沉默地活下来,开始渐渐接受这个世界的少年。

如果不是亲人,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只是负累,那她早便跟着杜周一起了。

这位语言之神的老主教看着不出声的艾莉,深感头疼,就像现在沉默却坚定的少女一样,那些曾经的记录女神的信徒,一个个也是以女神并未受到影响为说辞,拒绝放弃信仰。

其中又有那位宣教人‘禾夌’和奎特人鱼王固执己见,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弃信仰,并且坚持记录女神并未与深渊产生联系,那位神权代行阁下也是战胜了深渊的人,而不是被深渊吞噬变化出的萨多渊影。

这位艾莉小姐竟然也坚定地想投入这不稳定的记录神殿……

“没关系。”

格莱丘斯从隔间中绕了出来,“不管怎么说,记录女神也还未发生堕落的异变,否则云图殿中的云图应该会有一些变化。”

“可是!”

老主教试图阻止这位圣子从来不怎么负责的言论,反而被格莱丘斯瞪了一眼,讷讷无言地退开。

“不过杜周小兄弟宣教的时候显然不怎么用心,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记录女神的信徒能从记录女神那里得到回应,获得神赐之力。”

也就是拥有记录女神神力使用权的,只有那位现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杜周小兄弟。

而记录神力,也许拥有着极少数能够修复深渊侵蚀的伤口的特性。

“如果你想看有关记录女神的记录的话,我可以将典籍的抄本带来给你。”

“麻烦格莱丘斯大哥了。”

“不麻烦。”

格莱丘斯笑着回应艾莉,同时将辅理主教推出了忏悔室,“再过一段时间,艾莉你就能离开了,不过众神殿这边应该会派一队骑士跟着你看看情况,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可以理解。”

“我还有事,那就回头见了。”

格莱丘斯与艾莉挥手告别之后,关上了忏悔室的门。

“空间神官构建的信息传输阵联络上老师……教皇大人了吗?”

“已经联络上了。”

格莱丘斯身旁有人回应着他的问题,“但是教皇陛下应该是与其他教皇、神权代行大人们在开会,暂时没有回复。”

“好吧!”

格莱丘斯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那我……算了,我还是去传输阵旁边等吧!”

赶走传输阵旁的其他主教和神官,格莱丘斯一个人坐在传输阵旁,安静地等待着自己老师的回应,直到夜色渐深。

“格莱丘斯。”

声音先从传输阵中送了出来,随后是一个头戴金色教皇帽的老者撑着疲惫的脸色,凑到了传输阵口,将自己的模样一丝不漏地传了过去。

“老师!”

格莱丘斯认真地应了一声之后,看见自己的老师退开了身体,显露出背后的场景——无尽的星光在云图之中闪耀,而星光之下端坐着几十位老者,那些老者围着一个黑影静坐聆听。

这是诸位教皇与神权代行共聚一堂的景象,而那个黑影,象征的必然是那位的使者吧?

格莱丘斯很好地收敛住了自己的神情,恭敬地对着影像中的诸人行了一礼,低眉垂目。

“你将你遇见那变异的深渊造物时候的事情,讲给诸位听一听。”

“是。”

格莱丘斯和杜周相处的时间显然只有遇见傀儡师的那一天,但很多东西,从这份接触中就能看出来了。

“所以,我认为那位杜周阁下,其实并没有被深渊吞噬,身体也许容纳了深渊的力量,但精神和意志依然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毕竟不是所有沾染深渊的,都是我们的敌人。”

被诸位教皇围住的黑影一动不动,声音却从传输阵中传了过来,“聪明的判断,我这边也并没有感觉到记录融入深渊的波动。”

“使者大人说得对。”

格莱丘斯对着那黑影又一次行了一礼,“所以我认为,杜周阁下应该是受了记录女神相当多的垂青,在深渊的侵蚀下保住了自己的意识……虽然这无法解释为什么女神的垂青不帮助他脱离困境,以至于逼得他不得不召唤深渊……”

“这没什么不好解释的,记录想必还没完全苏醒,当然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会释放力量保护自己的眷者。”

那黑影使者挥了挥手,“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话,我这便走了。”

说着,那黑影就这样消失了踪迹,留下一众教皇互相对视。

“我们与那几位虽然一直有所联系……”其中一个老者颇有些犹豫地开口,“但是底下的人并不知晓,我们也不能让他们知晓,可这件事,却直接暴露在他们眼前……这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为了一个人摧毁所有神官的认知,暴露长达数千年的暗线和计划?就算是脑子被深渊蚀了个坑,我们也不可能做这般失智之事吧!”

“附议。”

“那就只能这样了,通缉继续,样子还是要有,不过力度减小一些,尽量要求活捉?”

“实在不行的话,派人通知那个倒霉的神权代行,让他转入暗线的计划。”

“记录神殿派系稍微打压一下,不必太过分,将记录女神并未受影响的消息传出去。”

“附议。”

“附议。”

迅速将这件事情下了个结论之后,老者和星光纷纷退场,留下格莱丘斯和那位光明教皇。

“老师。”

格莱丘斯有些愧疚地挪开了视线,不敢继续盯着传输阵中的老人看。

说到底,这其实是因为他自己挑不起大梁,又临阵脱逃……

“回来就好。”

“有空回光明主殿看看你的继任人,是个可爱的小子。”

影像中的老者一如既往地慈爱,“当初觉得压力沉重的话,你其实可以早些和我说。”

“对不起,老师。”

格莱丘斯闭紧眼睛,握紧拳头,不愿睁眼看见老人的神情。

他知道的,他一直知道的,老师从不会责备他。

可他,已经不值得了。

“那么格莱丘斯,我的弟子,愿圣光祝福你。”

祝福中,传输影像化作光点,笼罩住那个微微发颤的年轻人,盘旋在他的发顶。

轻微地,助人好眠的祝福力量通过光点映进了格莱丘斯的意识海,就像曾经无数的夜晚一样。()异世图鉴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异世图鉴》,“热度网文或者”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