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重生哈利波特 > 第410章 一张糖皮纸!

第410章 一张糖皮纸!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哈利走过许多双扇门,看到了一架摇摇晃晃的楼梯。

在向上攀登的楼梯墙壁上,挂着可称之为面目狰狞的治疗师的画像。

那些治疗师们不停歇的辩论着,大声嚷嚷着,谈论稀奇古怪的病症,想出种种可怕的疗法。

一个被绷带缠着的怪巫师嘲笑道:“麻瓜们真是太愚蠢了,几十年前他们发现的那个叫‘艾滋’的免疫病,到现在都没有治疗的方法,每年都要因此死无数人。”

“嚯嚯,要是让我来治,只需要八角毒莽的血液就能轻松治好他们。”一个女巫婆在画像里说道。

“我看瑞拉魔花就可以了。”有巫师不甘服输的说道。

“你们都太复杂了,我……”

哈利脱离这群神经兮兮的治疗师,来到了五楼。

一扇标有魔咒伤害科的双扇门,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有数张床铺,但病人只有两人。

“孩子,你是来探望人的吗?”

一个头上戴着金银丝花环的如母亲般的治疗师从走廊一头的门出来,见到哈利在打量这间病房,热情地对哈利微笑着。

“不是。”哈利摇摇头。

……

治疗师用魔杖指着病房的门,念了声“阿拉霍洞开”,门应声而开,她走了进去,房间内传出她热情的声音。

这间病房是这层楼的长住病房,意味着病人受到的是永久性魔咒伤害。

当然,靠着日积月累的魔法治疗和人品爆棚的运气,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可以使病情有所好转的……

病房里,由于是病人长住的家,病床周围乃至旁边的空床位都放满了生活用的私用物品,比哈利刚刚途径见到过的其他病房,东西要多很多。

房间里可以看到两个病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男巫面色灰黄、愁眉苦脸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仿佛对周围事物不知不觉。

隔了两张床是一个满脸长毛的女巫,这恐怕对任何女巫而言都是无法接受的疾病。

其实病房另一头还有两张床,但是用花帘子围着,给病人和探视者一些隐私。

治疗师进来后,先是愉快地跟脸上长毛的女人打招呼:“阿格尼丝,今天心情怎么样?”

她递给她一封信,说道:“看,你儿子派了猫头鹰来说他晚上来看你,真不错,是不是?”

阿格尼丝响亮地吠叫了几声,看来她不只是身体长出动物的毛发而已。

治疗师走到窗户边,把窗帘彻底拉开。

温暖的阳光一下倒满整个房间。

治疗师又走到自言自语的男子跟前,把一盆怪难看的植物放在他的床头柜上,那植物上的长触手摆来摆去,床头还有一个漂亮的日历,八月份的日历已经过完的每一天都用红笔圈起来了:“布罗德里克,已经月末了,九月份的时候,记得把日历掀到下个月。”

治疗师忍不住把目光投到用帘子围住的那两张床,里面只有一个虽然声音苍老但还硬朗的女巫说话声。

里面住着一对精神失常的夫妇,她很尊敬他们,尽管他们年纪比她还小几岁。

对于里面那个不停说话的女巫,她则是打心底里敬佩的。

丈夫去世,儿子和媳妇又被神秘人抓住,用钻心挖骨折磨疯,连家人都不记得了,但老人却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努力把还在襁褓中的孙子抚养成人。

“……艾丽斯,纳威今年就要升五年级了,明天就要开学,你听明白了吗?”

“他身体一直很健康,你们不用担心他。”

“米勒娃说纳威的成绩很好,尤其是他在魔药学上的天分很高。今年的普通巫师等级考试,纳威应该有不错的成绩。”

“弗兰克,我曾经担忧过纳威性格太胆小懦弱,他小时候一点不像你,但他从二年级之后,已经慢慢变化很多了,我希望当他毕业时,能像你一样。”

“还有害你们成这样的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和其他的食死徒们,因为邓布利多毁掉了阿兹卡班,所以他们均被判了死刑,执行的时候我去看了,看的很仔细,他们的血和骨都被磨灭成了粉末,你们的仇已经报了。”

“唉,我和你们说什么呢,明明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和纳威是谁……”老人叹口气。

床头的帘子拉开,有两人从床边走出来。

一个是银发苍苍的老女巫,她穿一件绿色的长袍,披着虫蛀的狐皮,尖帽子上显然装饰着一只秃鹜的标本,在她后面跟着看上去心情沉闷的纳威。

“隆巴顿夫人,您这就走吗?”治疗师小心问道。

“嗯。”隆巴顿夫人随口说道。

“那我送您。”治疗师说道。

不知何时,房间内门口处站着一个男孩。

纳威看到来人,浑身一震,畏缩了一下,仿佛一颗子弹刚从他身旁擦过。

“你好,纳威。”哈利轻轻道。

“他是你的朋友吗,纳威,小乖乖?”纳威的奶奶亲切地说着,向哈利走来。

纳威的神情,似乎宁愿自己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就是不要在这里。圆鼓鼓的脸上泛起紫红色,他不敢接触哈利平静的目光。

“啊,对了。”他奶奶仔细端详着哈利,伸出一只枯干的、鹰爪般的手给哈利握:“对,对,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哈利·波特。纳威对你评价很高,他说你在学校照顾他很多,我替他的父母谢谢你。”

哈利和她握了握手,从这个面容严肃,说话时脊梁骨挺直的老女巫身上,哈利感受到一种年轻人都很少具有的东西,骨气。

纳威没有看哈利,只盯着自己的脚,脸上越来越紫。

纳威奶奶用严厉审视的眼光沿着尖鼻子向下瞅着纳威,有些失望,纳威的表现和哈利比起来,有天壤之别。

要知道哈利·波特可是孤儿,成长的环境比纳威还差,却比她纳威要优秀那么多。

她遗憾说道:“可惜他没有他爸爸的才气,这点他比弗兰克……”

“我不这么看,夫人。”哈利微笑着打断了纳威奶奶的话:“至少我知道纳威非常善良,这种品质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

“什么……”纳威奶奶有些吃惊的看着哈利,然后露出微笑。

纳威感激的看了一眼哈利,他还从来没有敢反驳过他奶奶,但哈利却在他奶奶面前称赞了他。

“纳威,去和你爸爸妈妈告别,我们要走了。”纳威奶奶说道。

纳威一下自卑的低下了头,脸火辣辣的,不敢走过去,生怕被哈利知道了他心中最大的伤疤。

纳威的举动惹怒了他的奶奶,隆巴顿夫人厉声问:“为什么不敢过去,难道你还没告诉你的朋友说过你父母的事吗,纳威?”

纳威深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摇了摇头。

哈利知道纳威心中有多羞愧,但他没有帮纳威解围。

“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隆巴顿夫人生气地说。

“你应该感到自豪,纳威,自豪!他们牺牲了健康和理智,不是为了让他们惟一的儿子以他们为耻的!”

“我没觉得羞耻。”纳威微弱地说,还是不看哈利。

“但你的表现让人很失望!”隆巴顿夫人说道。

隆巴顿夫人用严厉的目光逼迫着纳威,纳威咬着牙终于说了出来:“我父亲和我母亲被神秘人的食死徒折磨疯了……”

坦诚之后,纳威突然松了一口气,仿佛世界都变轻了。

隆巴顿夫人有些高傲地看着哈利。

“我早有耳闻。”哈利说道。

隆巴顿夫人正要说什么,突然看到一个女人从里面走出来,她说道:“艾丽斯,什么事?”

只见纳威的母亲穿着睡衣缓缓走来,她已不再有哈利手中的和他父母合影上那样圆润快乐的脸庞。

她的脸现在消瘦而憔悴,眼睛特别大,头发已经白了,零乱而枯干。

她似乎不想说话,或是不会说,不能说,不知和谁说,但她怯怯地朝纳威比画着,手里捏着什么东西。

“又一个?”隆巴顿夫人有点疲倦地说:“很好,艾丽斯,很好,纳威,拿着吧,管它是什么……”

纳威已经伸出手来,他母亲给他的是一张吹宝超级泡泡糖的包装纸。

“很好,孩子。”纳威的奶奶拍着她的肩膀,装出高兴的样子。

纳威轻声说:“谢谢,妈妈。”

他母亲蹒跚地走了回去,一边哼着歌曲。

她其实并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儿子,但她却本能的感觉到她喜欢他,所以她给了他吹宝超级泡泡糖糖纸做礼物,小孩子应该都喜欢收集这些吧。

“好吧,我们该回去了。”隆巴顿夫人叹息道,一边戴上长长的绿手套。

“纳威,把那张糖纸扔到垃圾箱里,她给你的都够贴满你的卧室了吧……”

但奶孙二人离开时,哈利相信他看到纳威把紧握的糖纸塞进了口袋里。

纳威其实还想问哈利来医院是做什么的,但想想也许哈利不愿别人问起,就像自己的遭遇,所以他没说什么和奶奶一起走了。

在房间只剩四个病人之后,哈利走进最里面那两个病床。

纳威的父亲弗兰克比艾丽斯还严重。

他们的问题不只是精神严重受损导致精神失常,还有生命元气的缺失。

恐怕就算是有治疗师把他们的精神病治好,但以他们的身体,也撑不过十年。

哈利站在两张床中间,弗兰克和艾丽斯傻傻的看着哈利。

哈利先使用昏睡魔咒,让他们闭上眼安静躺在床上。

然后掏出老魔杖。

不知使用了什么魔法,从魔杖顶端蹿出一道淡绿色的光华,光芒变得粗大,分为两股,在空中转了一圈,扎进了弗兰克和艾丽斯的额头。

光芒似乎具有透视功能,他们的额骨都变得清晰可见。

在哈利庞大的魔力支撑下,绿色的魔力带越来越亮,连外面刺眼的阳光都遮盖住了,房间内被绿色的光芒充斥。

在外面床上的两个病人,自言自语男和浑身毛发女,瞪大着眼睛望着站在绿色魔力旋涡的哈利,瑟瑟发抖。

他们没有发觉,自身沐浴在这魔力下,精神越来越正常,浑身毛发女,她的毛发慢慢褪去,露出了下面人类的肌肤。

自言自语男的床头植物,突然暴长,顷刻就盘踞了病房一半的空间。

而扎根于弗兰克和艾丽斯脑门的光束,几乎变成了实质,最终凝成一株手指大小绿意盎然充满生机的树苗。

树苗散发着光芒,随着两人的呼吸,绿色的光芒闪烁明灭。

慢慢的,他们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干枯的白发重新变得乌黑,苍老的面孔,枯瘦的手掌变得饱满而有活力。

最终他们仿佛年轻了二十岁,恢复成了正常三十多岁人的模样。

在他们额头的小树苗也变得暗淡,化成点点绿色的星光消散。

所谓返老还童不过如此。

魔法,不就是如此神奇嘛。

随后哈利便消失了。

直至黑夜降临。

两双清明的眼睛一同睁开,然后,便是治疗师震惊的尖叫声和又变得灯火通明的圣芒戈魔法医院。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