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重生哈利波特 > 第270章 虫尾巴之死!

第270章 虫尾巴之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第二天,同学们开始了下学期的课程。

现在才一月份。

正是料峭冬寒的时候,更何况是英国这个一向多雨的国家。

每当这个时节的时候,学生们都懒洋洋的,有试图冬眠的趋势。

可谁让天气阴冷潮湿呢,因此一般这时候,斯普劳特教授的草药课是最受欢迎的,因为她的教室是在大棚里,那里面非常温暖,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不过海格也有个好主意,他是很懂学生们的。

当学生们不情不愿的来到场地上,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真的不想在这寒冷的天气里,站到场地上两个小时,去学习神奇生物的知识。

然而等到他们到了上课的地方,惊愕的发现,场地内非常温暖,因为有一种叫火蜥蜴的生物正在场地上爬来爬去。

火蜥蜴通体火红,它们的背上更加深红,而且还能冒火。

海格招呼学生们几个人一组,去搭建篝(gou)火。

火蜥蜴喜欢火焰,它们会向火堆里面钻,相映之下,让火焰变得更盛。

同学们欢喜的去大树下面收集树枝枯叶,虽然潮湿,但是他们是“强大”的巫师,可以使用魔法把木柴变干。

然后堆成一小堆,由小组里面魔法厉害的同学点燃木柴。

几个人围成一圈,像僵尸一样的把手伸着,烤着火,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蜥蜴在火柴里面蹿来蹿去,溅出火星,让火柴燃烧的更充分。

一个小巫师,魔杖顶端落下一团火焰,噼里啪啦,火柴点燃了。

他骄傲的说道:“暴风雪来临了我们也不怕了,因为我们生火了。”

哈利面前是赫敏刚刚生好的火堆,他的眼睛中出现跳动的火焰,哈利沉默一会,说道:“我想吃鸡了……”

……

占卜课没有了。

邓布利多教授原本是打算再招一个占卜教授,不过后来放弃了。

从很久以前,他一直是这样打算的。

他本来就想取消占卜课,只不过因为特里劳妮的存在,让他压下这个念头。

现在特里劳妮走了,邓布利多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取缔这门课。

他对哈利说道:“如果信奉预言,把预言当回事,那未免太可悲了点。我一直不想让我的学生去接触这种东西就在于此,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是他的选择,而不是谁做出的一个预言,哈利。”

这让维克多教授吓了一跳,以为算术占卜课也要没了。

不过邓布利多教授似乎认为算术占卜课更倾向于是开发巫师的头脑的一门课程,所以维克多教授只是自己吓了自己。

……

伦敦。

某处街角的咖啡店。

一个身穿黑衣服的男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一个偏僻的巷口。

咖啡店老板是个中年男人。

他感觉这个男人有些奇怪,于是也看向那里。

咖啡店老板以前就发现了,那个巷口总是有一些打扮奇奇怪怪的人出现,他们披着斗篷,脸被斗篷帽遮住。

他曾设想过,那里可能有什么黑暗交易的地方,还准备报警呢。

不过后来,不知为何他就不这么想了,他即使看到再奇怪的情况,也只会想到:哦,那就是个普通的小巷,我为什么要去关注它呢,我真是无聊透顶……

一个晃神,咖啡店老板突然发现那个一直坐在桌子边的男人不见了。

可他根本没有听到门被推开时的铃铛的响声啊。

难道见鬼了?

咖啡店老板转移视线,发现在那个偏僻的地方,突然一下冒出了十几个人。

他们像是在保护谁一样,把中间的一个人团团围住。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咖啡店老板无趣的想到,他低着头,开始算账单……

……

今天是虫尾巴彼得被压往孤岛监狱阿兹卡班的日子。

十几个傲罗担起押送他的任务。

没有傲罗注意到,一道黑色的身影在远远的跟随着他们。

黑色身影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瓶子,放出了一个和瓢虫差不多的虫子。

虫子被黑影控制着,飞到了傲罗中间,附着在了某个巫师衣服上。

然后他悄悄躲起来,拿出一面镜子,念了什么咒语,镜子上出现了那群傲罗周围的画面。

魔法部押明令规定送犯人是禁止使用幻影显形的。

因为幻影显形不是一瞬间完成了,它有一个过程,中间穿越空间时,好像是在深海里穿行,浑身被挤压。如果犯人不配合,试图捣乱,很容易让傲罗发生意外——比如,碎成肉块。

……

两个小时后。

一个漆黑的树林边缘。

树木枯黑。

树枝千奇百怪,张牙舞爪的模样从远处看像是一个个面目狰狞的魔鬼。

树林被冒着绿泡的发着腥臭的泥沼淹没,无处可站。有露着白骨的乌鸦“嘎嘎”的扑扇着光秃秃的翅膀在树林上空飞翔,树林深处,好像还能看到有幽灵在游荡。

押送虫尾巴彼得的傲罗们出现在了这里,虽然不能幻影显形,但是他们还有很多手段可以加快行程。

此处距离阿兹卡班那片海域已经很近了。

他们没有一个人想过会有巫师来劫囚,因此一点警惕心没有。

但这也不怪他们,他们是执法者,有谁敢明目张胆的和魔法部作对呢。

某个监视他们的巫师看他们到了这偏僻的地方,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小瓶绿色魔药,一口喝下。

身形猛的膨胀,变成了一个满脸胡子的陌生的男人。

他往头上戴了一个黑色的头套,又看了一下镜子中每个傲罗的站位,脑子里计算自己出现之后该如何偷袭。

“幻影显形。”

在那个死寂的树林。

一声奇怪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声音,傲罗们绝不陌生,正是幻影显形后出现的声音。

松懈的傲罗们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警觉,反而在疑惑:我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幻影显形来的声音。

他们中有经历过伏地魔战争的巫师,在楞了一下之后,立刻意识到了危机,大吼:“小心!”

而已经慢了一拍。

以无心算有心,虽然对面是十几个巫师,但是刚一接手,还是要吃大亏,更何况,论魔法,来者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中。

在那个参与过战斗的巫师提醒同时,在年轻傲罗们还茫然的左看右看不知道敌人方位时,一道黑影降临,魔法从他魔杖尖释放,轰向所有傲罗。

……

一段战斗过后。

所有傲罗都闭着眼倒在地上,每人都浑身浴血,有的断胳膊短腿,生死不知。

黑衣男身上也不见好,挂着彩,一只胳膊好像被火烧焦一样,手指都成了焦炭,右脚变成了一棵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树根,黑布面罩湿漉漉的,那是他吐出来的血浸染的。

黑衣男拖着正在木华已经没了知觉的左腿,移到虫尾巴彼得身边。

虫尾巴彼得瑟瑟发抖,刚刚战斗爆发,他连躲避都没地方,简直成了场上的靶子。

不知道是傲罗的魔法,还是黑衣男的魔法击中了虫尾巴,他的半截手腕被斜劈而下,脸上被一道锋利的攻击削掉了一大块肉,露出里面血淋淋的肉,看着恐怖吓人。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虫尾巴连身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眼神慌乱中,他突然看到黑衣男手臂上露出的一小块标记,那是骷髅头的一部分。

这标记他再熟悉不过了。

虫尾巴突然欣喜若狂,他爬向黑衣男:“你是来救我的!一定是黑魔王让你来救我的!我是黑魔王最忠诚的仆人啊!”

黑衣男手臂上烙印的正是食死徒的专属印记:黑魔标记。

黑衣男充耳未闻,漠然的说道:“我不认为,关到阿兹卡班是比死亡更好的惩罚……”

陌生的声音,陌生人的身形。

虫尾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巫师。

可是从眼睛中射出的目光,是那么冰冷,那么杀气腾腾,甚至有一丝熟悉……他就在不久前刚看过这眼睛的。

虫尾巴突然把这双眼睛和某个人重叠到一起了,他恐惧的蹬着地面,往后退,惊声尖叫:“是你,你是……”

“呃……”

虫尾巴眼珠子向上一翻,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一道绿色的光芒从黑衣男魔杖中发出击中了他。

阿瓦达索命。

虫尾巴彼得,卒。

周围趴着的傲罗中,一个年轻傲罗,醒了过来,他看到了那道绿芒和虫尾巴死不瞑目的样子。

他赶紧死死闭上了眼睛,继续装死。

黑衣男黑色布罩下露出一丝笑意。

他看着虫尾巴彼得的尸体,用沙哑的冰冷的语调说道:“你胆敢出卖黑魔王,背叛黑魔王,只有一死。”

他想了一下,高举魔杖。

“啾!”

一道墨绿色的光芒冲天而去。

“砰。”爆裂开来。

天空中出现一个硕大无比的骷髅,那是由无数碧绿色的星星般的东西组成的,一条大蟒蛇从骷髅的嘴巴里冒出来,像是一根舌头。

图案在出现后越升越高,一团绿莹莹的烟雾发出耀眼的光,在周围漆黑的环境衬托下,就像一个新的星座,久久不散。

“嘿嘿嘿嘿……”黑衣男发着阴冷的笑声,再次幻影显形而去。

那个苏醒的年轻傲罗,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从地上扒拉出自己的一条腿,抱着大腿,剧痛的感觉一下涌上来。

他抱着自己的大腿,嚎啕大哭:“呜呜呜呜……我不要再做傲罗了,我要回家,麻麻……”

……

黑衣男出现在了一个电话亭中。

他先是使用魔法把已经发芽的腿止住,如果不去理它的话,慢慢的,就会吞噬他,直到最后把他变成一颗完整的植物,最恐怖的是巫师的思维还存在。

然后他又掏出一瓶黑色的药剂,打开瓶子喝下。

随着皮肤、骨骼鼓起又扁下,黑衣男又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样貌,消瘦的脸,鹰钩长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

之前他配置的变形药剂,如果喝下后,二十四小时之内不服用解药的话,就再也变不会来了。

这是以防万一,他杀虫尾巴失败,还被傲罗抓住,让傲罗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或者占卜师可能会发现蛛丝马迹。

虽然身体恢复过来了,可是手臂还是像被雷劈过那样。

黑衣男皱着眉头:“有些麻烦,等到回去了再想办法解决吧。”

然后他开始拨动电话盘。

“喂,魔法部傲罗指挥部吗?”他变换着声音说道。

“是,请问你有什么事……”对面是一个男巫师接的电话,声音吊儿郎当。

“我要报傲罗。”

“请问有什么事?”对面声音稍微认真点。

“是这样的,刚刚我在泥沼之森,看到了有个黑巫师攻击魔法部的傲罗。”

“你知道吗,已经有十几年没有黑巫师胆敢主动攻击傲罗了。”接电话的傲罗根本不信,认为是谁家小孩恶作剧。

“真的,当时场面异常火爆,战斗异常激烈……黑巫师以一敌众,丝毫不落下风……后来把十几个傲罗们全打趴下了。”

“你是当我傻吗?告诉我,你是哪家的巫师孩子,乱打电话,我要告诉你家长。”

“我是热心巫师刘先生,不信就算了。”

“啪。”黑衣男直接挂断了电话。

“如果因为没巫师去救他们,导致有傲罗死了,那可和我无关了。”黑衣男心安理得的想到。

……

晚上。

斯内普教授的地下办公室。

一个绝不受这里主人欢迎的人来到了。

哈利波特来了。

“咚咚咚。”

他敲门。

屋内没人回应。

哈利好像笃定他就在里面,说道:“你没事吧。”

良久,里面才传出一句语气厌恶的话:“我当然没事,你来有什么事?”

“我就是看你死没死,没死就行。”哈利说道。

“对了,今天虫尾巴被杀了,你知不知道?据当时一个清醒的傲罗说,攻击他们的应该是一个食死徒。”

“……不知道。”

“奥,我还以为是你干的呢,我说你也不可能干出这么蠢的事啊,竟然留着所有活口,一个傲罗都没杀死。我猜那个食死徒一定连黑巫师入门知识都不会。如果是我的话,方圆十里,连个蚂蚁都不会放过。”

斯内普:“……”

斯内普耐心被消磨光了,他不耐烦的语气中含有一丝压抑的痛苦:“很感谢波特先生来告诉我这个新闻,你还有事吗?没事给我滚。”

久久等不到回应,哈利·波特应该走了。

在昏暗的地下室里,斯内普教授正大汗淋漓,苍白的脸上,一点看不到刚才和哈利交流时的中气十足。

他的左臂完全碳化,他把手臂放到一盆青色的溶液中,又喝了古怪的药剂。

内服加外用,效果更好。

手臂像是抽丝剥茧般,正常的肌肉一丝丝的开始从焦黑的胳膊中长出。

这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剧痛。

斯内普眉头紧皱,脸都扭曲了,倒吸着凉气。

“嘶……”

就在这时,敲门声又响起。

斯内普差点吐血,能不能让我好好疗伤。

“你又来干什么!”斯内普低声咆哮道。

“啊……这个……”

一个小玻璃瓶突然闪现在斯内普的桌子上。

里面有一颗散发着七彩光芒的水滴结晶。

“独角兽的眼泪,它的功效不用我说了吧,我可是求了小雪好久,她才挤出来一滴的。”

然后,门外又无声了。

这下,哈利是真的走了。

斯内普看着小瓶子,神色复杂。

“莉莉,虽然他比该死的詹姆还要恶劣百倍,但是他还是遗留了你的一丝善良……”

……

注:我说这一章抵两章,不会有大帅哥大美女反对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