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 > > 重生哈利波特 > 第267章 挂坠盒与开学!

第267章 挂坠盒与开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英国电信塔。

位于伦敦菲茨罗维亚地区。

高一百八十九米,曾是英国最高建筑。

这座塔的四周都是窗户,远看起来象一根巨大的玻璃圆柱,直冲云霄。

它兼任着同时处理几十万次长途电话的重任。调频微波,把信号发射到伦敦和英国各地的一百三十个转播台站,也可发射到欧洲大陆,并通过卫星与世界交流。

此时,在那个高高的顶端平台,麻瓜们看不到的地方。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

哈利记得这个建筑,在离开格里莫12号后,他一刻都没有耽搁,立刻幻影显形到了这个近的地方。

哈利摊开手。

手上是一个金色的古老的挂坠盒,一根银制的项链,挂坠盒为八边形,上方是一块切割的很多个平面的透明宝石,里面有一个圆圈,圆圈旁边刻着金色的魔法文字,圆里面有一个绿色的S,形如一条吐着蛇信,蛇尾翘起的小蛇。

哈利微微一笑:“伏地魔,你离真死又近了一步。”

这正是伏地魔的魂器之一,斯莱特林的挂坠盒。

说罢。

他将挂坠盒高高抛起,挂坠盒在空中,透明的宝石反射着光芒,像是一颗璀璨的钻石。

哈利手伸向空中,轻轻一握。

念道:“盖柏!”

天似乎阴沉了一下。

一道漆黑的霹雳闪电凭空出现。

无声无息的贯穿金色的挂坠盒。

一道灰色的虚无的影子刚要露头,就直接被打散,只留一声痛苦的呜声在世间,和世界说再见。

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卒。

挂坠盒飘悠悠的落回到了哈利手中。

完好无损。

现在不但伏地魔在这个魂器里面的灵魂被摧毁了,而且斯莱特林施加的一堆阻止别的巫师打开这个挂坠盒的魔法也被哈利打破了。

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在魔法界流传了那么久,始终没人能打开。

布莱克家族收藏了它,也没能打开过。

也就没人知道这个纪念盒里,到底藏着什么。

现在,却已经没有限制了。

就算是麻瓜,能都随手打开。

哈利本想按一下卡扣,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但他又不是偷窥狂,没有那么强的好奇心去了解斯莱特林那个糟老头子的隐私。

于是哈利收起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再次幻影显形,消失了。

不过哈利不知道的是。

英国电信塔瘫痪了。

在那道黑色闪电出现在电信塔上空时,所有电磁波全部被扭曲,通讯设备受到影响,和卫星的连接都断开了。

内部工作人员全部惊慌大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而同一时间,英国各个郡,正在家里看电视的麻瓜们,看着电视突然满屏雪花,陷入了沉思:电视台又发什么神经了。

……

一九九四年,一月五日。

今天是霍格沃茨开学的时候。

早上十点的时候,想必国王十字站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已经开动了。

那些萌新或者老生们将在晚上,再次回到他们整个圣诞假期都无比想念的校园生活。

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肩上蹲着一只鲜红的小鸟,他站在门口,望着圆形屋里的一切,目光不舍。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离开这里的一天。

他以为他会一直在这个地方,直到死去……

墙壁上那些历任霍格沃茨的校长的肖像们,正满脸微笑的向邓布利多告别。

……

今天更早一些的时候,比如胖胖的福吉部长还在洒满金加隆的床上躺着的时候,有巫师突然闯进来。

那是福吉还能使唤动的几个巫师之一。

他摇醒福吉,面对福吉的愤怒辱骂,毫不在意,而是脸色煞白,带着哭声说道:“政变了!您……已经下台了,现在阿不思·邓布利多是魔法部部长了,那些平时里支持您的家族,以及公立的家族,大部分都转而支持邓布利多了……”

福吉正因为起床气而大发雷霆,他因为恼怒而脸色发红,挥舞着手臂,大声训斥来人。

听到来者的话,他又说了两句,才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一样,疑惑、不解,还有一丝恐惧,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报信的巫师大哭,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向福吉说明情况。

福吉从他口中缓缓知道了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

原来一大早,在没有任何人通知福吉的情况下,魔法部所有成员全部到齐,在魔法界所有媒体的见证下,魔法部原高层拿出了民众最新投票情况。

民众的意愿清清楚楚:他们要让福吉下台,让邓布利多当魔法部部长。

魔法部里少数的福吉阵营的巫师,看着周围同事们毫不惊讶的表情,还有《预言家日报》等各大报社的记者们一点不震惊,只是举着相机啪嚓啪嚓对着邓布利多拍个不停这种画面。

他们心中发寒。

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动。

原来除了他们,整个魔法界都知道这件事了,一直有人在背地里收集巫师们的选票。

但最让人震惊的是,这全民投票,他们竟然完全被蒙在鼓里。

他们甚至有股悲哀,福吉·康奈利,堂堂魔法部部长,对魔法界的掌控力如此之弱,能被下面的人瞒着,瞒成这个样子,恐怕也是前所未有的。

他们对望一眼,纷纷明白了其他人是什么心思,明白了自己该做些什么。

于是他们扯出真挚的微笑,加入了为邓布利多欢呼的群体之中。

……

听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福吉像一个发怒的野猪。

他一脚踢倒一个半人高的巨大花瓶,像热锅上蚂蚁走来走去,额头青筋暴起:“他们怎么敢……他们竟敢……他们……我要去找他们……那些族长们……他们明明答应的好好的,还有邓布利多!是他……一切都是他搞的鬼……我明白了……原来之前他为我办事,一直是在降低我的警惕心,他想窃取我的位置……该死的……我竟然信了他的满嘴谎言!”

福吉突然用冰冷的眼睛盯着给他报信的巫师:“你是不是笑了,你刚才是不是笑了!”

“没有,我没有。”报信的巫师急忙辩解道。

福吉暴怒,一脚踢到报信巫师身上:“滚啊,你给我滚……你竟敢也嘲笑我。”

看到福吉还要找魔杖,报信的巫师连滚带爬跑出了福吉的家。

只剩福吉在屋里咆哮。

报信的巫师,一出了福吉的家,脸色就是一变。

他直起腰,呸了一口在福吉门前。

“什么玩意。我来找你,是以为你还能有什么手段,把位置重新夺回来,结果就会自怨自艾。”

“我还是先去参加邓布利多的欢呼会吧,一定要在他面前露露脸,这才是最重要的,晚了,留下个坏印象,那可就大大不妙。”

屋子里传出败犬的声音。

但谁在乎呢?

福吉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失败者了,再也没有人会去关注他,慢慢的泯然众人,从巫师们记忆中淡去。

……

邓布利多还在缅怀自己大半生的教师生涯时。

哈利突然幻影显形,出现在邓布利多旁边。

说道:“上次来找你,忘了把这给你。”

邓布利多有些疑惑:“什么东西?”

哈利递过去两本书。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