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李浩静静的看着江中的河水,忽然站到船头高声大啸起来,傲雪知道他心中难以平复,定是想到白慕容的事情,而且李浩向来重情重义,当真是让他两难的很

三人几日便赶到了清虚谷中,苏年生忙叫谢经云下山买来酒食,为众人接风洗尘,解轩辕一边大口饮酒,一边将自己如何和妙因禅师对决之事讲给众人听,众人听罢立即大笑起来,胡不违在一旁说道:“师伯!你怎么变得开始唠叨了!?”

谢经云在一旁大声笑道:“人若是老了,就都会如此!”苏年生听罢立即用筷子敲了下谢经云的头,谢经云忙不敢再说,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李浩好奇的问道:“怎么我平师兄没有回来么!”苏年生摇头说道:“他二人想暂时在灵龟岛中为你师叔守灵,几日前给我用那雪头鸢发来了信件,想是暂时不能回来,不过我见这清虚谷中人口增加,想必该要多添些房屋了!呵呵!”

谢经云听罢忙点头说道:“师叔此言甚妥!正好趁着秋凉伐些林木,砍些柴草,然后凭我们的力量,马上就能在这清虚谷中建造一所更大的房屋来!”李浩也点头称好,又对苏年生说道:“我曾经到昆仑山时,小倩还说要下山来到清虚谷中,日后想必也不会离开此地了!”

傲雪听罢鄙夷的问道:“小倩不就你师姐的那个女儿么?哦,原来她也是舍不得离开玄乙门的某人,才要来此地久居的!”李浩诧异的说道:“你说什么?我怎么没有听懂!?”众人又大声笑了起来,李浩顿时觉得自己到中原以来,是最开心的一次酒宴了

第二日一早,谢经云便于解轩辕赤着臂膀,来到玲珑山脉砍伐林木,解轩辕见谢经云费力的用自己的飞剑斩削那些巨大的参天古木,便摇头说道:“凭你这样弄,等到明年也完不成任务!谢经云微笑着说道:“师叔!你明知道我丹气不足,还用言语取笑于我!”解轩辕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过我的噬魂魈现在不在身边,和你也差不到哪去!”

却见傲雪一边采摘着山中的灵枝草药,一边大声对李浩说道:“快去帮师伯他们一下!”李浩马上纵到那诛参天古木前,随即挥手一斩,那剑气立即将粗大的树木斩成两截!谢经云见罢点头赞道:“还是师弟厉害!我若是炼到了你的程度,想必也到了解师叔的年纪!”

解轩辕冷哼一声说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也不过是个吃货!”众人立即大声笑了起来,林间立即充满了欢乐,李浩正斩伐着林木,却见胡不违走到李浩身边,低声说道:“苏师叔有命,让你快快回去相见!”李浩听罢好奇的问道:“怎么!?难道我师父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胡不违到山中寻找到李浩,便和李浩一同回到了清虚谷的小院中去见苏年生,李浩推开苏年生的房门,却见苏年生正在拿着李浩译完的那本秘笈,凝神的看着。李浩忙走到苏年生的身边问道:“师父!叫弟子回来有什么事情么!?”

苏年生挥手叫李浩坐下,随即指着手中的那本《云笈七签》说道:“里面的运息,吐纳和修学之法,全部都是佛门中的修学法门,和我们道家的修学之法两相悖逆!”李浩听罢心中大奇,随即不解的问道:“为什么?难道祖师留下的这本秘笈居然和佛门有关?”

苏年生沉吟了半晌,目光渐渐的离开了书籍上,随即对李浩说道:“我也是心中迷茫,我师祖紫云真人是玄门中最为正宗的道家门庭,而且传授下来的神功也都和佛门丝毫没有关联,为何这本秘里面讲述的却都是佛门中的修学法门呢!?”

李浩点头说道:“想必是师祖他老人家当年发现了什么,所以不便点破,让我们后人独自去品味!”苏年生点头说道:“你所言很有道理,我曾经听我师尊火麟真人也这样评价过他老人家,说他是特立独行,而且行事颇为怪异!”

李浩沉吟了一会,便对苏年生问道:“师父!现在我们发现了这其中的秘密,如何才能破解师祖他老人家的心思和这秘笈中的事情啊!?”苏年生拿起秘笈交到李浩的手中说道:“你马上将这东西藏到身上,明日便起身前去少林寺,半个月后那国师定会拿天下武学的发源地开刀,那韩冰儿所言也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也许少林寺能够解开其中的奥秘”

李浩听罢摇头说道:“师父!我担心我不在之时,那些玄乙门的敌人会趁机将清虚谷攻下!”苏年生摇头笑道:“不要怕,你师父我还没那么不济,而且若是他们敢前来攻袭,我一定会离撇下这里,和门人们躲到山中的洞府中去隐居起来!反正这些也要扩建,就算是毁了也是丝毫没有关系!”

李浩听罢点了点头,随即在山中的解轩辕等人也回到清虚谷中吃午饭。苏年生将事情对众人讲了一遍,傲雪听到李浩又要前往少林,心中便十分不安,李浩也知道她心里担心什么,便微笑着吃过了午饭,将傲雪拉到自己的房间。

傲雪面对李浩默默无语,李浩笑道:“怎么!你心中有什么事情如此担心么!?”傲雪勉强笑笑说道:“没有!只是你刚刚来到了清虚谷,却又要到少林去。我为你的安危担心罢了!”李浩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若是遇到了你爹爹,我们若是冲突起来,我一定不会与他做生死拼杀的!”

傲雪听罢心中虽稍有宽慰,但是仍旧担心自己的父亲,李浩向来仁侠心善,说出来的事情定会照做,但是傲雪担心归宗颐生性傲气,而且还曾经斩杀过陆星羽,更是丝毫不会把李浩放在眼里。傲雪低着头说道:“此次前去少林寺,也是天下玄门最重要的一次大事,你一定要保重自己!”

李浩微笑着说道:“看把你吓得!放心好了!我一定平安无事的回来!”傲雪点了点头,随即两个人又在房中谈了半晌,傲雪便为李浩准备起出行的行李,李浩虽是面带笑容,但是也深知此行的重要性,他默默的看着傲雪,心中有种说不出的伤感

次日,李浩拜别了山中众人,苏年生临行前嘱咐他道:“到了那里,一定要快快的将其实的奥秘解开,然后按照里面的神功技法来修学,不然那些其他玄门的人攻袭少林之时,也能够借助秘笈里的神功相助少林寺!”

一路上李浩风餐露宿,清虚谷虽属天下玄门,但是如今伏羲宫不再供给银钱,所以苏年生生活的十分清苦,李浩下山匆忙,也没有获得更多的银钱,只好匆忙的赶路,这一日便来到了河南少室山的山脚下。

李浩见这里苍山翠岭,地势不似仙霞山那样起伏跌宕,便独自背着竹篓朝山中行去,半晌才来到了天下闻名的少林寺门前。李浩恭敬的走上前去,朝山寺大门用力的敲了敲。片刻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小和尚,见到李浩风尘仆仆的样子,不解的问道:“请问施主前来所为何事?”

李浩忙拱手说道:“我乃是玄乙门的弟子,前来拜见方丈大师!”那小和尚听罢顿时一惊,随即立即关起门来,朝里面跑了进去,李浩见罢心中好奇,怎么这少林寺弟子听到玄乙门三个字如此的惊慌!?

李浩便推开大门朝里面走了进去,不多时来到了里面的大殿上,李浩入乡随俗,跪在大殿前对殿中的佛像磕了几个头,随即起身朝里面走了去。只见这里异常清净,四周袅袅飘散着熏香的气息,李浩来到了藏经阁的楼门前,见到里面有一个胖大的和尚正在诵经,便朝里面走了去。

只见那和尚头也不回的问道:“请问你来到我少林所谓何事!?”李浩微笑着说道:“想是大师已经知晓,那国师和天下玄门马上要来少林寺的事情!”那和尚听罢冷冷的回过头来,淡淡的说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而来,看来事情提前了!”

李浩不解的问道:“什么提前!?”忽然那大和尚张开大嘴猛地爆喝一声,顿时藏经阁中的那些经籍书卷立即被这一声怒喝震得粉碎!那些散碎的书纸立即飘飞着朝窗外门前飞了出去!李浩也被这一声气劲十足的大喝震出了门外!!!

李浩刚刚跌在门外,立即那些小和尚们将李浩团团的围在了中央,李浩好奇的说道:“这是干嘛!?难道这便是少林寺独有的待客之道吗?”却见那个大和尚从藏经阁中走出,随即点头夸赞道:“不错!受了我的梵天狮吼功,居然仍旧能气定神闲的与我们交谈,看来你是早有准备!”

李浩摇头说道:“大师!我是为了天下玄门和佛门之事才到贵寺中来的,想是那普陀山的妙因禅师和月轮禅师早已告之你们了!”那和尚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不过没想到你们这么快便杀到了少室山!”李浩听了更是云山雾罩,心中一阵糊涂,正要与这和尚解释,却见那和尚大喝一声,朝李浩拍来一掌!

李浩见这掌劲丝毫也不比自己的修罗掌差,心中暗想让这和尚知道自己的神功也好,那样他也不会轻视玄乙门,便有意施展掌劲和这大和尚对了一掌!那和尚吃了李浩的掌劲,立即朝后面退了几步,李浩也被他的掌劲震得退出了几尺!

大和尚见罢立即说道:“好妖人!果然不凡!不过我们少林寺是绝对不会向你们道家投降的!”李浩这才知晓这和尚是把自己当作了那些天下其他玄门的人,原来开始的那个小和尚听到李浩说自己是玄乙门的人,但他听成玄门的人,所以便对寺中通风报信,说那些妖人提前来攻袭自己的少林寺,这才导致这场误会。

却见李浩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对和尚说道:“请大师不要误会,我乃是妙因禅师的好友,而且前几日在雪峰寺时,又和月轮大师成了好朋友,想是你们误会了!”但那和尚丝毫不听李浩辩解,便冷冷的说道:“哼!休要狡辩!”

说着从一旁拿过一柄降魔杵来,朝李浩身上砸了过来。李浩闪身躲过,随即在这和尚的手肘下轻轻一托,这和尚险些将手中的降魔杵扔到地上,但是李浩又立即收回自己的气劲,这和尚心中好生疑惑,暗想李浩为何不把自己震杀在掌劲之下!?

李浩马上停手对这大和尚说道:“承让!”随即对着众人拱了拱手。那些和尚见李浩当真不似什么敌人,也都面面相觑,随即那大和尚皱了皱眉说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你有种就和我前去见我师父!”李浩点了点头,随即跟着大和尚朝里面的达摩院走了去。

李浩好奇的来到了里面的达摩院,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和尚正盘膝坐在蒲团上坐禅,那弟子便轻轻的走到老和尚身边,随即坐了下来一言不发。李浩正感觉不解,却听那老和尚闭着眼睛开口问道:“尘钟!你不在前面的大殿中,到达摩院来做什么!?”

尘钟和尚指着李浩说道:“师父!这小子当真了得,我不是他的对手,但他自称不是少林寺的敌人,我也没法定夺,只好带着他到你这里来了!”那老和尚听罢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即起身对尘钟和尚说道:“你这个是非不分的东西!怎么能如此慢待客人!”

说着走到李浩的面前合十道:“老衲乃是少林寺达摩院首座照虚,请这位小侠到茶堂上就坐!”李浩忙还礼与他朝禅堂走了去,马上有小和尚给二人斟茶,李浩抱拳说道:“弟子乃是玄乙门苏年生门下,前来少林寺是为了抵抗那国师和天下玄门为佛门解厄,不想被这位尘钟师兄误会了!呵呵!”

却见尘钟和尚惭愧的低下头坐在一边也不言语,照虚大师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对李浩说道:“清虚谷的苏真人近来可好!?”李浩点头说道:“托大师的福,家师一切安好!”照虚和尚点了点头说道:“前几日妙因师弟来少林寺将事情的原委讲述了一遍,我也是将信将疑,但是那国师要辟佛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天下,如今不仅仅是少林寺,天下的佛门弟子恐怕都要受到这次的无妄之灾了”

李浩摇头说道:“前辈放心,那日在雪峰寺下,妙因禅师让那韩冰儿出示天子诏令,但是他迟迟不肯拿出,而且最后灰溜溜的带人远去,便可见国师做贼心虚,我们如果联手将那些前来攻袭的玄门弟子击败,那么国师便会失去绝大部分的实力,那时再想要做出如此荒诞的事情,想是没有那么简单了。”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