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一路上两个人见到很多的兵士将途中的寺宇僧众赶出寺院内,随即查封了寺院的大门,李浩见罢更是心急如焚,两个人飞速的赶路,没有几日便来到了雪峰寺的山脚下,却见傲雪将马匹栓到了一颗树上,随即和李浩说道:“看来这里很安静,我们还是早一步那些官兵前赶到了!”

李浩正要点头,忽然见到一旁的山脚下,一群军士浩浩荡荡的朝这里赶了过来!李浩凝神看去,却见到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正带着一群官兵和玄门剑侠,趾高气昂的朝这里走了过来!傲雪马上心中大惊,李浩立即大声说道:“你马上到山中去寻真解师伯和妙因禅师,我先在这里抵挡一阵!”

李浩对傲雪说完,傲雪立即飞奔着朝山顶的雪峰寺跑了去,李浩马上回过头来,朝山下望了望,随即倒在了蹬上山顶的石阶上悠闲的哼起小曲来。

不多时,却见那群兵士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李浩的身前十几丈处,为首的那个青年见李浩挡在路中,不由得好奇的“咦”了一声,随即淡淡的笑道:“原来是你啊!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在哪里都能遇到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李浩闭着眼睛故意伸了个懒腰说道:“原来你当真做了朝廷的鹰犬,看来是我看错你了!”那青年正是韩冰儿,却见韩冰儿笑道:“怎么!?你还要为山上的这些秃驴求情!?”李浩缓缓的站起身来,随即淡淡的说道:“官府的事情,我本来是不想参与,但是那国师如今权倾朝野,若不加以制衡,想必日后必然祸乱天下,荼害生灵!而且这次居然要把释门和玄门拖进混乱之中,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韩冰儿得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不赞同你的意见,你也玄门中人,若是天下被道家门庭所掌控,无论如何玄乙门的白慕容也不会对你动手,而且很有可能日后玄门中会被你发扬光大,难道你情愿放弃自己日后的成就,而回护这些秃驴吗!?”

李浩摇头笑道:“天下之事,本就该如此!大道朝天,各行其道!万物充盈而不加凌乱,百花齐放而与世相应,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难道你背后的那个人没有教授你么!?”韩冰儿听到李浩提起自己背后的那人,顿时脸色一变,随即冷冷的说道:“李浩!你都知道些什么!?”

李浩微笑着说道:“不用惊慌!暂时我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而且我早晚会查出陷害玄乙门的元凶来!”韩冰儿点了点头说道:“即是这样!那我也没有回护你的理由了!”说着便朝一旁退了下去!

只见那些兵士马上将李浩围在了这石阶上,李浩好奇的问道:“韩山福!?你居然明知这些官兵在玄门中人的眼中视为草芥!还让他们前来送死!?”忽然一个巨大的声音在众人中喝道:“让我来会会这天下玄门的青年豪侠!!!”

李浩听罢忙向人丛中看去,只见一个身材巨大的壮汉从韩冰儿的身后走了过来,李浩不解的问道:“你是何人!?”那人大声说道:“我乃国师府中的护卫离虎!今天要为国师和韩公子除去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子!”

李浩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只要你有这个本领!”说着便朝后退去,凝神看着这离虎,却见离虎鼓起腮帮,猛然吸起一口气,随即走到了一旁的大石边,双手猛地一运劲,随即那大石立即被他高高的举起,此人的臂力简直过于离天宗的硕山猿数倍之多!!!

李浩见罢点了点头说道:“好神力!当真是玄侠中的翘楚,不过你难道要用这东西来砸我吗!?”却见离虎大声说道:“正是!”随即便要挥手运用大石朝李浩抛来!忽然觉得自己头顶上似乎如山般的沉重,随即立即站稳马步,险些栽倒在地!

却见李浩早已轻巧的落在了他的大石上,随即朝下面的离虎大声说道:“怎么!?你能有如此的神力,难道还差我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子了吗!?”说着猛地一运息,随即那离虎便觉得自己难以支撑,头顶和身上立即冒出了大汗来!

李浩见他似乎还能支撑,顿时好胜心大起,随即又深吸一口气,自己的足下立即被气劲压得有千万斤之重!离虎立即从口中喷出一口血来,随即大喝一声,将手中的大石踉踉跄跄的抛在了一边!韩冰儿见罢立即拍手赞道:“好俊的功夫!”

李浩诧异的看着重伤的离虎说道:“他都已经被压得吐血了,你居然还如此嘲笑他!?当真是没有人性!”却见韩冰儿走到那大石前,忽然伸手向石头上一撩,那大石马上翻飞着朝李浩压了上去!韩冰儿微笑着说道:“我是在夸赞你!难道你没有听出来么!”

那大石蓦地朝李浩砸了上来,李浩挥手将那大石震得四散而飞,顿时将一边的军士们砸得头破血流!众人见这两个青年如此的厉害,谈笑间便将手中的大石如同玩具一般耍弄,都不由得暗暗心惊!

却见韩冰儿点头说道:“李浩,你若能与我联手,我保证你日后可以随意出入皇城,那太师的椅子,将来就由你坐,只要你能投靠国师的门下,一切都好商量,如何!?”李浩好奇的说道:“奇怪!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厚颜无耻了!?”

韩冰儿听罢脸色一沉,随即冷冷的说道:“你若是一意孤行,我这手下的众位豪侠可是不耐烦了!”说着向一旁闪了去,只见一个满面刀疤的人从韩冰儿的身后走了出来,随即冷冷的对李浩说道:“你就是玄乙门的小子?”

不等李浩回答,立即挥出一斩朝李浩劈了过来,李浩闪身避过,随即淡淡的说道:“你叫什么,我李浩不杀无名之人!”那人冷冷的说道:“你可知枯叶刀的赵宣么!?那便是我的师弟!”李浩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不过那赵宣似乎是被你们这位韩公子所杀,你要寻仇,还是找他为好!”

韩冰儿在一旁微笑着说道:“呵呵!你这凶手,居然学会栽赃陷害了!不过你说什么他们也是不会相信的!”那满脸刀疤之人是赵宣的师兄孙横,此人向来在江湖中极富盛名,但是为人好勇斗狠,无数的剑侠都死在他的剑气之下!

李浩早已知道此人的凶狠,便说出了刚才想斩杀他的话来,随即孙横缓缓的抽出自己的半月形气剑来,大声对李浩说道:“今天我要为师弟报仇!”说着猛地朝李浩抛射过来!李浩见这半月气剑速度极快!自己刹那间便御出紫云剑来抵挡,那气剑被紫云剑的剑气震回,随即在空中转了个圆圈,居然分为两柄,又回旋着朝李浩飞来!

李浩见罢忙将紫云剑持在手中,随即朝那飞来的两柄气剑斩击过去,但是每斩一下,那气剑便会分出更多的刀刃来,随即那些半月气剑铺天盖地的朝李浩飞射而来!李浩一时手忙脚乱,顿时失去了对策

却见韩冰儿在一旁大笑着说道:“你这小子当真愚蠢,明知道他的气剑会依次的朝你斩杀而来,却是仍旧朝那剑刃上斩击!”只见李浩一边闪避一边大声骂道:“你懂个屁!我今天虽是不想杀人,但是借这孙横之手来斩杀你们也不错!吼吼!”

说着居然朝兵士和玄门剑侠的队伍中奔袭了过去!那些人见李浩身后跟着无数的半月剑,顿时纷纷四散而逃,韩冰儿见罢立即大声说道:“不要乱!”李浩大笑着说道:“怎么样!?我虽是愚蠢,但是这些人也比我好不到哪去!哈哈!”

那些气剑立即四散而射失去了控制,韩冰儿不耐烦的对孙横说道:“快快收了你的气剑!”却见孙横双手交叉在胸前,摇头说道:“不行!我剑气出手,必须要喝人血才能回来,不然我心有不甘!”韩冰儿听罢立即出手将孙横震倒在地,孙横一时晕厥了过去,只见那些漫山遍野的气剑也随即消失了去

只见李浩大笑着走到韩冰儿的身边说道:“山福!你这么精明的人,怎么连部下也调教不好啊!?”韩冰儿不似在明王府时的专横跋扈,此时他是受到国师的礼让,才带领这些人在自己的麾下,但很多人并不服气,韩冰儿也不好发作,只得强忍着怒气说道:“别和我耍嘴皮子!你要想回护这些秃驴,也是痴心妄想!”

说着便要那些玄门剑侠朝山顶上冲去,李浩见罢立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见山顶上一人大声说道:“阿弥托福!原来是朝廷的人光临雪峰寺,不知诸位到此宝刹有何贵干?”

韩冰儿和李浩等人马上停下了脚步,朝山顶看了去,只见妙因禅师正微笑着从山顶走下来,而他身边的正是自己的师伯解轩辕,还有那月轮和尚等。韩冰儿脸色极为难看,见这老和尚气度不凡,便冷笑着说道:“原来是大师!我奉国师指令!前来收缴山中寺院的一切!”

妙因禅师微笑着说道:“这山寺本就是天下僧众的妙产,而且我佛门向来与世无争,佛法住世,也能够安稳人心,使百姓有所皈依!这对朝廷百姓都有利之事,为何国师要兴师动众的前来讨饶!?如果是朝廷的旨意,请大人为我等出示陛下的圣旨,我等自当遵照!”

韩冰儿冷哼一声说道:“当今天下谁人不知国师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若是发下令来,便于天子诏令一般无二!你们这些佛门的和尚不事生产,整日游手好闲,还说什么那些大义凛然的话来!而且国师秉持道教门庭的旨意,要天下人都归敬老子,你们佛门还是趁早滚蛋吧!”

妙因禅师合掌说道:“施主大人说了许多,原来却是没有陛下的旨意,请恕我等不能遵照你们的意思,如若你们要强行攻占山寺,那我等必会誓死抵抗!然后号召天下佛门一同写下血书面见圣上讨要个说法!”说着便不再言语,只见解轩辕在一旁冷冷的问道:“臭小子!把我的噬魂魈给我交出来!”

韩冰儿见这魔人又出现在雪峰寺,心中越发的忐忑起来,随即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如此执着!我今日便卖给你们一个面子,”说着冷冷的看着李浩说:“半月以后,我便会率天下玄门共讨佛门圣地,首先便会前往少林寺开始!李浩!如果你有种的话,我们到少林寺再见吧!”

说着朝身边的众人挥了挥手,随即浩浩荡荡的下山去了。李浩见罢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即回头对众人说道:“这天子没有下旨,看来是国师背着陛下私自行事了,也许我们前去宫中见公主殿下,似乎起了些作用”

却见妙因禅师和月轮和尚朝李浩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即合掌说道:“多谢李少侠为我等解此厄难,少侠能凭借一己玄门的身份而为佛门做事,当真是菩萨行持,我等深感惭愧!”李浩忙摇头说道:“大师哪里话,我们玄乙门向来是以仁义为本,不过这韩冰儿临走时放话出来,想是没有那么简单!”

妙因禅师点头说道:“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我们还是快快上山谋划一下为妙!”说着众人朝雪峰寺去了,李浩和妙因禅师等人来到了雪峰寺内,妙因禅师把译好的秘笈交给李浩说道:“这是玄乙门的东西,现在我原样交给你,请少侠放心,我是分别让人分段译出的,那些佛门弟子绝不会把内容透露出去!”

李浩忙起身说道:“劳烦大师了!”解轩辕对李浩说道:“眼见大战在即,我们快快回到清虚谷去,好让我苏师弟对秘笈中的神功对你加以点拨!”随即立即和李浩起身拜别妙因禅师众人,李浩对妙因禅师说道:“请大师留步,等我修学有成,日后定会赶往少室山去,为佛门抵挡那些妖人!我们在少林寺再见吧!”

三人马上离开了雪峰寺,朝清虚谷的方向赶回去,转眼间又是初秋来临,李浩此时心绪难平,解轩辕坐在船头说道:“看来你得到了那些和尚们的好感,以后天下之事,少不了你的参与!”李浩叹息着说道:“等国师之事一过,我马上便从此退隐江湖,不再过问任何事,以后江湖中的恩恩怨怨也与我无关了!”

解轩辕一边拿起酒葫芦豪饮,一边点头说道:“想是那白慕容和其他玄门也会前往少林寺去助那国师,”李浩点头说道:“正是,我前往仙篆门时,便已经知晓了国师与那些玄门通气之事,而且还去了武当山!”

解轩辕好奇的说道:“那武当山的木樨子向来骄横的很,若不是你师父劝我,我早就把那老儿斩杀在剑下了!”傲雪听罢摇头说道:“师伯什么都好!就是这、脾气过于暴躁!简直和夏侯师伯一模一样!”解轩辕听傲雪忽然提起了夏侯商,随即叹息着说道:“我师兄是个好人!可惜我们之间误会太深!”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