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李浩叹息着摇了摇头,想不到人心如此的冷漠,想想那时在灵龟岛上,与这夫妻三人也算相处的融洽,但今天自己被人阻拦住,却似个路人一样的在一旁看热闹,却见白云道人冷冷的对李浩说道:“怎么!?你后悔了!?”

李浩摇头说道:“哪里,只不过心中有些感慨罢了!”白云道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朝李浩缓缓的运出自己炼就的“白云气剑”来!李浩见这白色的气剑劲气十分强烈,丝毫不下于自己的紫云剑,忙不敢丝毫的慢待,随即也御出紫云剑来,对白云道人亮了一个剑诀!

只见白云道人手中一抖,忽然对李浩斩出一剑,那剑气带着凌厉的罡风扑了上来!李浩见罢立即挥起紫云剑朝白云剑气对了上去,只见两种剑气碰撞在一起,顿时在场中形成了一股气圈来,众人马上纷纷向远处躲避。

木樨子在一旁看得真切,心中暗暗赞叹这玄乙门的小子的气劲。只见白云道人手中的气剑一式接一式的朝李浩猛烈的攻袭,李浩也凝神一边出剑抵挡,一边寻找他剑招中的破绽,转眼间两个人斗了上百剑,也没有分出胜负来!

白云道人见武当山的众人正在凝神观战,自己一个堂堂的掌门,若不能尽快的把李浩拿下,那便是丢了脸面,立即将手中的飞剑朝空中一抖,随即那气剑便化作了白云剑瀑,朝李浩猛扑而来!李浩见罢微微一笑,随即将紫云剑瀑发挥到了极致,向白云道人的剑瀑上冲杀而去!

白云道人顿时觉得李浩的剑瀑深不可测,自己的白云剑气虽是凌厉,但实在没有李浩的剑气精纯浑厚,眼见便要败下阵来,却见木樨子大声喊道:“师兄莫慌!我来助你!!!”说着便挥出衣袖,使出自己的绝学“真武三绝剑”来,立即有三股不同的剑气朝李浩身上射杀过去!!!

李浩哪里想到这木樨子也会突然出手,立即将身周的丹气运行出来,随即诛天剑气的斗转星璇,便飞射而出,将木樨子的三道气剑冲落了一旁,那些弟子中见到李浩居然在使用剑瀑的情况下仍旧有丹气抵挡前来的攻袭,顿时都目瞪口呆!

木樨子马上觉得自己的脸上挂不住,随即聂清远大声说道:“师父莫要气恼,我来助我白云师伯!”说着便飞扑了上去,而戏雪逐云二人见自己的丈夫纵到李浩身边,生怕他被李浩的剑气所伤,也纷纷御出飞剑,朝李浩射杀过去,李浩顿时手忙脚乱起来,随即被白云道人的剑瀑一冲,立即向后退了去!

其他武当派的弟子也纷纷御出飞剑,朝李浩射杀过去,李浩马上转身向山后逃了去,众人在身后一边大声呼喊,一边猛烈的追赶,但李浩的飞剑极为飞快,转眼间便将身后的众人甩得没有了踪影,随即便停下来在山中的一株古松下歇息起来

李浩心中不快,想到聂清远不但不助自己,而和他的看两个娇妻居然朝自己猛烈的攻袭起来,顿时感觉胸口一阵憋闷,随即大声喝骂起来,这才略感舒坦一些,但转念一想自己在这里随意骂人,当真是有失礼节,反而哑然失笑。

忽然一个人在头顶淡淡的说道:“我道是谁在这里打扰我睡午觉,原来却是一个丧家之犬!”李浩听罢也不抬头,随即大声说道:“丧假犬也比你这个鼠辈要好的多,为何在我休息的树下做如此的行径!?”却见见那人轻轻的纵下树梢,随即好奇的说道:“是我先在这里休息的,你却在这里大吵大叫,当真是没有道理!”

只见那人是一个穿着普通破衣的老者,头顶挽个道髻,上下打量了李浩一番,随即好奇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从来没有在武当山见过你!?”李浩躺在地上摆手说道:“我不是这武当山的人,武当山的人都是小人,居然对我群起而攻之!当真不要脸的很!”

那老者听罢顿时大笑起来随即盘膝坐在李浩的身边说道:“那些人不但你看着不顺眼,便是连我也是如此!”李浩转头好奇的说道:“怎么,你也是武当山的人!?”那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我在这里的年头可多了,这山中的每一物都熟悉的很。”

李浩叹了口气说道:“那木樨子身为一代玄门宗师,居然做出无赖的行径,想是他的师兄那木空子也好不到哪里去!”那老者听罢歪着脑袋对李浩说道:“你居然和他们交手还能逃得出来,我真是为你感到惊讶!”

李浩点头说道:“前辈所言没错,只是我不想滥杀无辜,而且那戏雪逐云二人还是我师叔门下的弟子,唉,还是算了,在这休息一天,明天便回雪峰寺去!”那老者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又回那和尚住的地方作甚!?”

李浩便将事情的原委讲述了一番,随即摇头说道:“我也是心中苦闷,所以才对你这个老儿说的,”随即坐起身来,翻了翻兜里的银钱说道:“前辈想不想下山去喝些美酒?”那老者听罢顿时口水直流,马上大声说好,李浩大笑着和他从一旁的小路下山去了。

两个人来到了镇上的一家酒楼,李浩要了些上好的酒菜,便在这里痛饮起来,那老者饮得多了,便醉醺醺的问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你为何要请我这样一个老儿随意的痛饮呢!?”李浩也带着七分酒气说道:“我对你说了心中的事情,觉得好受了许多,而且打扰你睡觉,所以便还了你这两个人情嘿嘿嘿。”

李浩一边拿起竹筷敲打着桌面,一边唱起了在灵龟岛时的歌谣来,忽然几个人走到了酒楼上,却是戏雪逐云二人和吕剑峰吴文汗这两个武当弟子!戏雪并没有看到李浩,忽然听到李浩唱起了灵龟岛的歌谣,顿时心中一动,马上朝李浩看去,只见他正和一个老者坐在那里饮酒。

四个人马上相视而动,随即朝李浩走了过来。李浩也知当不知,便继续和那老者豪饮,吴文汗壮着胆子大声说道:“你这不知好歹的小子!今天让我们撞了上,而且你喝得如此酩酊大醉,还不束手就擒!?”

李浩听罢缓缓的抬起头来,随即摇头说道:“你们是什么什么人居然敢对我大呼小叫”

却见逐云冷冷的说道:“你敢到武当山撒野,当真是为我师尊脸上抹黑!”李浩摇头说道:“你师尊又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戏雪听罢立即大怒着说道:“你这个畜生!九曜师父白教你这个白眼狼了!”李浩点头说道:“哦,她已经已经死了”

说着便爬在了桌子上昏睡起来,吴文汗见罢,便立即想要争功,马上将气劲运行到手掌上,随即微笑着说道:“现在你不能还手了吧!?”蓦地使出剑气朝李浩攻了上去!却见李浩仍旧头也不抬的趴在桌子上,戏雪逐云二人见李浩马上便要被削下脑袋来,也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忽然那道剑气飞到李浩身前的桌子上,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立即惊诧的看了看李浩,却见李浩并没有任何动作,吴文汗认定是李浩暗中施的手脚,便点头说道:“这小子原来是装睡!”吕剑峰摇头说道:“不对!他并没有动,似乎他身边的这位老者”

四个人马上朝那老儿看去,只见他正脸色通红的拿着手中的酒樽,坐在椅子上摇晃,四个人皱了皱眉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龌龊的老儿是一个玄门的高手!吕剑峰走到那老者的身边拱手说道:“请问前辈是哪一个门派的高人!?为何要与这玄乙门的妖人在一起饮酒!?”

却见这老儿也不答话,只是做出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来,随即口中喃喃说道:“好酒好酒”吕剑峰又重复着问了一遍,仍旧是没有回答,只见逐云立即推开吕剑峰,冷冷的说道:“不用问了,定是在这山下接应这小子的!”

说着忽然飞起一剑朝这老者身上斩了去,吕剑峰还没来得及阻拦,却见一声爆响,随即逐云瘦弱的身躯立即朝窗外飞了出去,众人见罢顿时大吃一惊,随即酒楼中饮酒的客人立即吓得四散而逃,却见那老儿缓缓的抬起头来,喃喃的对酒楼中的众人说道:“怎么回事”

逐云被这老者身周爆发出来的剑气立即震得飞了出去,戏雪与她情同姐妹,又共侍一夫,见罢立即惊惧着跑出酒楼观看逐云的伤情,只见这老者醉醺醺的大声对酒楼中人说道:“什么东西!?怎么回事!?”

吕剑峰和吴文汗见罢,顿时心中一凛,随即冷冷的对这老者说道:“原来前辈有如此的功夫,不过若是敢对武当派的弟子动手,那可别怪我们二人不客气了”

那老者听罢淡淡的笑道:“你们算是什么武当弟子!?木樨子当真是越活越混蛋了!”却见李浩一直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吴文汗向来仗势欺人,但是碍于这老者的神功,自己却也不敢轻易动手,马上低声对吕剑峰说道:“师兄,我们一起用飞剑射杀他,不怕这老儿不会被我们拿下!”

吕剑峰摇头说道:“不行!他身上刚才散发出来的剑气,分明就和师父他老人家身上的一模一样,这样的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还是等一会清远师兄他们到了再说!”吴文汗听罢只得忍气吞声的站在这老者和李浩二人的面前。

那老者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随即起身对李浩说道:“不早了,我们还是找家客栈去歇息吧,”说着推了推沉睡的李浩,李浩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来,随即见到吴文汗和吕剑峰二人,马上酒劲醒了七分,忙指着他们二人说道:“你们你们怎么还追着我不放啊!?”

吴文汗听罢大声骂道:“装什么糊涂,听说玄乙门有一本秘笈在你手中,赶快把秘笈拿出来,不然的话等我清远师兄来了,可不是我们两个这么客气了!”那老者听罢笑道:“原来木樨子的弟子早已做了强盗了,居然敢觊觎人家玄乙门的东西,难道你们武当派没有功夫可学了?”

吴文汗听罢立即羞愧难当,原来他向来在武当派不学无术,而且经常下山仗着自己会些玄门道法来欺侮乡邻,但是木樨子又不加以严加管教,所以才导致他一直狂妄至今。李浩摇头说道:“那秘笈不在我手中,你们还是死了这个心吧!”

说着便要和这老者离开,却见吕剑峰马上将二人拦住冷冷的说道:“请前辈留步,你刚才将我们武当派的弟子震出窗外,难道就这么走了吗!?”那老者好奇的问道:“你看我哪只手将那女子震出去的!?分明就是我们无赖栽赃!”

吕剑峰听罢一时语塞,忽然身后一个老迈的声音说道:“你这老儿卖什么乖!难道我们看不出来你身上有剑气么!?”却见正是峨嵋派的白云道人。李浩见罢心中一惊,若是那木樨子也出现在这里,那当真是十分不妙!

却见李浩身边的那老者微笑着说道:“怎么,你也是武当派的人?”白云道人摇头笑道:“我不是武当的人,不过我却和木樨子师弟是玄门好友,今日你若是敢阻拦我擒拿这玄乙门的小子,别怪我剑下无情!”那老者听罢微微一笑,随即朝门外走了出去,李浩也紧紧跟随。

白云道人知晓这老者是不想在这里与自己打斗,恐怕伤了无辜,忙带着吴文汗和吕剑峰二人也追出了门外,只见戏雪正守在逐云的身边,逐云被那老者的剑气震得晕厥了过去,直到现在也没有缓转过来,戏雪见那老者出现在外面,立即大声喝道:“你这妖人!居然敢对我武当弟子下手!”

老儿也不理戏雪的喝骂,只是淡淡的对白云道人说道:“你身为一门之长,却如此骄横跋扈,天下玄门有你这样的东西,当真是惭愧的很!”白云道人冷笑着说:“不要和我卖关子!天下间玄门中,只有实力最为重要,你若是不服我,便划下道来吧!”

那老者听罢冷笑一声,随即一拍腰间,却见一柄古色古香的短剑出现在众人面前,李浩忙凝神朝这剑鞘上看去,只见古奥的剑鞘上,刻印着一枝斑驳不清的梅枝,而上面的梅花丝毫早已经磨落了。白云道人见罢摇头说道:“你就想用这把破败不堪的东西和我堂堂峨嵋派掌门一较高低!?”

那老者冷冷的说道:“听闻白云道人的白云剑气十分了得,但不知遇到我的神器如何!”随即仓啷一声抽出宝剑,场中立即剑气大作!!!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