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却见那童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李浩又重复的问了一遍,仍旧没有回答,李浩心中暗想原来这小儿乃是一个聋哑之人,便转身朝山顶走去,只见四周安静异常,仍旧没有道士从路边经过,李浩向前走了一段,随即心中蓦地一动,只见前面远远的地上正蹲着一个童儿,仿佛和刚才的那个童子一般无二!

李浩立即知晓自己刚才不过是在这里原地打转,而正是地上的那童儿搞得鬼,随即便阴笑着走到那小童的身边大声说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居然敢在这里和我玩这样无聊的游戏!”那童子缓缓的抬起头来,李浩立即被他的面貌吓了一跳,却见那童子右边的眼珠里居然有两个瞳仁!传说古时出现的圣人们都有这样的双瞳,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如此神异之人!

那童子见李浩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吓,马上坐到地上哭了起来,李浩见他地上摆放的那些竹筷居然是按照卦形和宫格来拼凑的!立即把那些竹筷踢散,随即恶狠狠的说道:“原来是你在这山中搞鬼,哼,快带我到山顶去,不然我就把你扔到山中喂狼!”那童子听罢哭得更加厉害,李浩正要抱起他往山顶上攀去,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随意拿我的同门!!!”

李浩忙回头向后观看,只见一个穿着道袍的汉子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李浩忙放下那童子,拱手说道:“在下乃是前来拜谒武当山的掌门真人的!还请这位师兄为我带路!”那汉子不屑的说道:“现在掌门正在山中接见贵客,是绝不会见你这样的妖人的!”李浩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自己前去便可!不劳这位大哥烦恼!”说着转身走了

那汉子忽然拦住李浩大声说道:“武当派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说来便来的!?而且这小二乃是我师傅的爱子,向来视为掌上明珠,你却居然将他欺负的大哭起来!”李浩好奇的说道:“这童儿在这地上弄鬼打墙,而且我并不知晓他便是山中高人的爱子,哦,原来是你一直在看着这小儿,害怕他去山上闹事,才将他带到这山腰玩耍的,这小儿啼哭,乃是你没有看护好的责任,却往上退却,当真不知羞耻!”

那汉子被李浩这一顿抢白,顿时恼怒起来,随即大声说道:“让你知道来武当撒野的后果!”说着便朝李浩一记“五雷天心”劈了过来!李浩见这汉字虽是看着结实,但是着实玄门神功平淡无奇,好似和皮横不相上下,便微笑着向那劈来的天雷一卷,随即便将那气劲引到一旁的松树上,却听轰然一声巨响,那株松树立即被劈做两半!

那汉子呆呆的看着李浩,随即忽然纵到那小儿的身边大声说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敢来武当山,一定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说着抱起啼哭不止的童儿跑了去。李浩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跟着那男子身后朝山顶走了去,不多时,便来到了武当山上的真武大殿上,李浩向四周的广场上一望,却见到处都是正在演练剑阵的道人,顿时想起自己刚刚进入伏羲宫时的情景,随即叹息着摇了摇头

只见当中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在那里指挥演练着,忽然见到李浩站在大殿的中央,便高声喝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不请自来!?”却见在山腰遇到的那个汉字对白衣男子说道:“他便是我刚才在山中遇到的妖人,此人剑气十分了得,险些将我劈做两半,请师兄为我做主!”

李浩听罢诧异的想到,明明是你先出的手,怎么就成了我要把你劈做两半了!?却见那白衣男子拱了拱手,随即淡淡的说道:“武当剑派木樨子门下弟子吕剑峰,请问这位同门怎么称呼!”李浩也恭敬的说道:“玄乙门苏年生座下弟子李浩拜见吕师兄!”说着便走到了广场中央!

那些弟子听到李浩的名号,马上神色大变,随即都纷纷的朝后退去,那个被李浩修理的大汉听了心中也是大惊,随即大着胆子对李浩喊道:“武当派木樨子门下弟子吴文汗,快快放下你手中的武器,难道不知道来我武当之人,都不能携带武器么”说着便躲到了吕剑峰的身后。

李浩见此人如此胆小,便微笑着说道:“我是前来拜见木空子掌门的!还望二位师兄为我引荐!”吕剑峰沉声说道:“掌门如今不在山中,山中一切都由我师傅木樨子做主!现在他正在与我门中的贵客畅谈,不便相见,你还是快快下山去罢!”

李浩听罢好奇的说道:“为什么要把我逐下山去?我又没有和武当派有什么过节!?”忽然一个男子从大殿的后面闪了出来,李浩见罢立即大喜着喊道:“聂师兄!我在这儿啊!!!”那人正是多年不见的聂清远,聂清远见到李浩似乎一怔,随即诧异的笑了笑说道:“哦,原来是你,我现在有事,你在这稍等片刻。”

随即便朝另一侧的大殿行了去,李浩不解的看着远去的聂清远,心说此人为何如此的薄情寡义?正在犹豫中,却听吴文汗冷笑着说道:“你这妖人若是还不下山,可别怪我门人无情!”说着不等李浩回答,便向那些弟子喝道:“剑阵!”那些弟子听罢立即将李浩围了起来,随即展开手中的太极剑!

李浩见这些人好无道理,明明要自己下山,却连退路也不给自己留下,便心中暗暗气恼,想要给这些不知好歹的武当弟子一些颜色看看,随即凝神的观看着四周那些弟子的动向,微笑着说道:“原来你们武当是想试试我玄乙门的功夫来了!”吕剑峰冷冷的说道:“不敢!不过近年来玄乙门在江湖中大出风头,你早已是名动江湖玄门的新秀,曾经还连闯天龙门十八道关隘,我们不得不防!”

李浩点头说道:“好!今日我便来领教天下玄门武当剑派的神功!”说着那些弟子纷纷持着宝剑朝李浩刺了过来,李浩飞速的旋转自己的身形,那些缠裹上来的武当弟子立即将手中的宝剑抛到了地上!众人见李浩一招不出便将他们的武器纷纷击落,马上向四周散去,随即又有其他弟子补了上来!

却见吕剑峰在一旁大喝道:“变!”那些弟子立即转换阵形,随即大喝一声,朝李浩刺了过来,李浩顿时觉得这武当当真不是一般的玄门,那些剑气朝自己袭来,马上便感觉到极大的冲力!李浩立即将诛天剑气防护在自己的身周,随即运起掌劲朝那些攻来的宝剑上扫了去,却听叮叮当当一阵轻响,立即有十几柄宝剑被李浩折断,但是马上又有其他弟子冲了上来!

李浩见自己若不用些丹气,恐怕是难以解脱,随即便御出紫云剑来,顿时场中紫气一片,随即飞一般的穿梭在场中朝那些弟子的手中斩去,只见李浩展开影焰门的身法,吕剑峰和吴文汗的视线立即失去了李浩的踪影,随即那些弟子的兵器都被李浩斩削掉地上,成了半截的兵刃!那些弟子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残剑,随即空着手朝李浩攻了上来!

李浩见罢顿时大笑着说道:“哼哼!你们还不死心吗!?那就再来试试我的掌劲!”随即收起紫云剑,用自己的掌劲向那些弟子身上戳去,顿时那些弟子穴道被李浩飞速的点住,马上呆呆的站在场中,转眼间百十来个弟子都被李浩一一点住在原地不能动弹!

吕剑峰和吴文汗被李浩的神功震得呆在了当场,李浩收起手臂,随即微笑着看着二人说道:“怎么!?难道两位师兄也想试试!?”说着便朝二人走了过来,想吓一吓这两个师兄弟!忽然一个苍老而浑厚的声音大声喝道:“住手!!!”李浩忙回头朝大殿上看去,只见一个头发灰白的老道人,和一个须发皓白的老者正站在大殿上冷冷的看着自己。

李浩听了那老道的大喝,随即向大殿上看去,只见两个年龄相仿的老者正冷冷的看着自己,那吴文汗马上走到那老道的身边说道:“师父!他就是玄乙门的小子,就是他把我师弟弄得大哭的!”

那老道听罢顿时眼中现出愤怒的神情来,随即冷冷的对李浩说道:“怎么!?玄乙门呆不下,跑到武当山来撒野了吗!??”李浩微笑着拱手说道:“岂敢!我只是前来拜访掌门真人木空子的!”那道人大声说道:“我师兄不在山中,我是他的师弟木樨子,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便可!!!”

李浩见这木樨子显然是对自己不太友好,忙拱手说道:“算了!既然是掌门真人不在,那晚辈还是隔日再来!打扰了!”说着便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即朝山门外走了去。忽然木樨子大声说道:“慢!”只见他走下大殿,来到广场中,看了看四周的情景,对李浩大声说道:“你把我门中弄成这样,不给我一个交待,就想这么扬长而去么!!!”

李浩忙转过身来,随即歉疚的说道:“不是弟子冒昧,而是我来到山中之时,这两位师兄便不由分说的把我困在了剑阵之中,我是不得已才出手制住他们的!”只见木樨子忽然向场中扬了扬手,那些武当派的弟子马上被解开了穴道。

李浩见状心中一凛,这木樨子果然是不同凡响,随即便呆呆的站在原地,却见木樨子挥手让众人散开,随即对李浩大声说道:“若是就这样被你下山去,日后江湖中必定会传扬我武当派不及你玄乙门,玄乙门弟子大闹武当山扬长而去!我若不给你点教训,便会失了我武当的威名!”

说着从地上拾起一柄没有折断的长剑,对李浩说道:“来试试我武当的太极剑法吧!”李浩只得硬着头皮走到场中,随即不好意思的说道:“前辈,我的紫云剑可是当时无双的利器,我担心你的这柄铁剑会轻易的被我的气剑斩断”

木樨子听罢大笑,随即缓缓的向李浩刺出一剑,李浩无奈,只得拿出自己的紫云剑来,和这木樨子对了上去,李浩原以为自己的紫云剑触碰到木樨子手中的铁剑,那铁剑便会立即截成两段,忽然紫云剑似乎被什么强大的气劲吸走了一般,向木樨子的怀中带了过去!!!

李浩心中大惊,这是他艺成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木樨子只单单凭借一柄普通的铁剑,便能够使得自己的气剑跟着他随意御行!李浩忙撤回紫云剑,却见木樨子的铁剑蓦地粘了过来,随即李浩的紫云剑又跟着那铁剑东倒西歪的任意游走!

李浩立即向后跃去,随即便将紫云剑化成飞剑的形态来,一边对木樨子说道:“前辈小心了!”说着将紫云剑朝木樨子身上飞射而去,木樨子立即将手中的铁剑画成无数个圆圈来,那紫云剑马上便被卷入到了里面,随即木樨子大喝一声,紫云剑居然脱手而出,朝李浩飞射而来!!!

李浩忙御使丹气,将紫云剑的劲势化作了散碎的状态,随即收回了体内,拱手对木樨子说道:“是晚辈败了,请前辈高抬贵手,让晚辈下山去!”却见那些弟子都纷纷嘀咕起来,而一旁的吴文汗更是得意的大叫道:“玄乙门的小子,知道我武当派的厉害了吧!?哈哈!”

木樨子冷冷的说道:“你若走我也不想拦你,不过还有一位想与你叙叙旧,不知他能否答应你离开这武当山顶!”随即对大殿上的那名老者挥了挥手。只见那老者神色从容的走了下来,对李浩微笑着说道:“请问这位玄乙门的小友,可曾知晓峨嵋派的七玄和七星?”

李浩听罢顿时心中大惊,随即便不解的问道:“请问这位前辈怎么称呼!?”那须发皓白的老者冷冷的说道:“峨嵋派掌门白云子是也!!!”李浩听罢心中一沉,随即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前辈以一门之长的身份,为何教出如此不屑的弟子来!?”

却见白云道人冷冷的说道:“七玄被九曜废去了一身的功力,而七星却被你们给直接斩杀,我门中的两个弟子都葬送在你玄乙门之手,今日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里么!?”说着朝李浩眯起了眼睛,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煞气来!

李浩毫无惧色,便昂首大笑道:“原来有什么样的掌门,便有什么样的弟子,想不到天下玄门中当真是没有多少豪杰!好,我今日便来领教前辈的神功!”白云道人指着武当山的山后说道:“这里过于喧宾夺主,我们还是到僻静之处去吧!”

随即众人跟着二人到了后山的一处旷地上观看,只见聂清远和戏雪逐云两个人也在人群中,李浩对她姐妹二人点头微笑,戏雪和逐云低声耳语了一番,又对聂清远讲了些什么,只见聂清远对她二人点了点头,似乎对李浩以一个陌生人来看待。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