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却见妙因禅师微笑着说道:“施主如此动怒,可不要伤了脾脏啊!?”那青年骂道:“哼!少和我装神弄鬼!来呀,先把那两个船家扔到水里去,一会再慢慢收拾这个老秃驴!”李浩听罢心诧异的看着其他人说道:“我们又没有犯法,为什么要把我们抛进海里!?你们又是什么人!?居然敢如此的无礼!?”</p><p>那青年大声说道:“老子是王法!怎么!?杀你一个贱民,便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说着便示意其他人动手,那些人马将李浩和解轩辕捆绑住,李浩暗暗担心这些手下的安危,生怕解轩辕忽然性起,将这些人一一震死!</p><p>李浩忙对解轩辕低声说道:“师伯!万不可动怒啊!”解轩辕冷冷的没有作答,却见众人推搡着将李浩和解轩辕赶到了船角,一个水手阴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先给那和尚探探路,一会他便会来寻你们!哈哈哈!”</p><p>说着便伸手要把解轩辕二人推到海,忽然解轩辕眼流露出杀气来,蓦地身周爆射出一股罡气,随即那走到二人身边的男子立即被震得七孔流血,一头栽在了海里转眼间便被浪花吞噬了去。其他人见这个魁梧的老人忽然发怒,顿时大声叫道:“大家小心!此人会妖法!!!”</p><p>说着众人立即向解轩辕围了来,李浩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挣脱开捆绑自己的绳索,一边拦住解轩辕,一边大声对众人说道:“不要再往前走了,不然我身边这位可会一个不留的把你们都抛到海喂鱼!!!”</p><p>那些水手听罢顿时呆呆的不敢朝前冲去,生平这面貌狞狰的老汉当真杀了自己,却见那青年大声说道:“什么东西!居然敢来这船撒野!”说着扬手便是一道剑气飞来,解轩辕神色不动,忽然迎着那剑气朝那青年纵了去,那剑气斩到解轩辕的身,却丝毫没有起到作用,随即解轩辕挥掌震去,那青年立即鲜血狂喷,随即倒在甲板死了过去。</p><p>只见四周的水手立即朝船舱跑了进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不好了!大人!有玄门高手到这船来行凶!!!”却见一个穿着官府模样的人缓缓的从船舱里走了出来,随即淡淡的问道:“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这国师的船闹事!?”</p><p>李浩见那人拿着一柄袖珍的茶壶,不紧不慢的向自己的口饮去,顿时大惊着叫道:“怎么会是你!!!?”那人见到李浩也是一惊,随即冷冷的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四处寻找你这小子,想不到居然自投罗来了!”</p><p>此人正是离天宗的门人,朝的大人傅机,却不知为何在这国师的船驻留,李浩不解的问道:“你不是明王府的人么,为什么和这国师纠缠在一起,而且在龙青霜攻袭玄乙门的时候,你怎么没有现身!?”</p><p>傅机得意的说道:“那姓龙的莽夫,怎么能和我堂堂朝廷大员相提并论!?我本来是国师府派遣到明王府的卧底,而且连我的弟子韩冰儿也是如此,怎么,难道你不知道么!?”</p><p>李浩听罢便冷冷的思忖起来,一边走到解轩辕的身边低声说道:“师伯,这妖人能够御使植被,便是在这船板之也能够御行自如,我们一定要当心......”解轩辕不耐烦的说道:“便是他能通天彻地,我也不惧这骨瘦如柴的朝廷鹰犬!”</p><p>傅机冷冷的看着二人,忽然见到船头妙因禅师正在悠闲得坐在那里,似乎正看着众人的热闹,便冷哼一声说道:“怎么还有个和尚,看来今天我与玄乙门的死对头碰,难免有一场大战!”</p><p>只见傅机说完这句话,立即将茶壶放入自己的怀,随即便朝甲板洒了些东西,李浩见罢立即大声说道:“躲开!”却见那甲板立即飞射而出十几株高大的藤蔓来,立即向李浩和解轩辕的身缠裹了去!</p><p>只见解轩辕也不躲闪,却冷笑着说道:“凭这点伎俩,难道你能够擒杀我们师徒二人么!?”说着往缠裹到脚的藤蔓忽然一挥,却见那藤蔓立即被他的掌刀斩断,随即那藤蔓又重新生长出来,向解轩辕的身缠了去!</p><p>傅机站在船舱门前冷笑着说道:“这蛇芽蔓乃是随断随长之物,凭你有天大的能耐,也丝毫施展不出,只能被这东西生生的钻入脏腑!你们还是死了这份心吧!”说着又向甲板扬了扬手,随即更多的蛇芽蔓从下面生长出来!</p><p>李浩一边用剑气斩断朝自己扑来的藤蔓,一边大声对解轩辕说道:“师伯!这傅机的神功十分了得,我们万不可大意!”解轩辕一边斩着身的那些蛇蔓,一边不耐烦的说道:“嚷什么!?难道我会被这东西困住!?”</p><p>却见那些蛇芽蔓越聚越多,转眼间便将解轩辕硕大的身躯围在了央,眼见解轩辕已经被那层层的藤蔓包裹在了里面,却见解轩辕一声暴喝,随即身周爆射出气煞来,立即将那些蛇蔓崩碎在地!李浩见罢,立即用紫云剑朝傅机身飞射而去!</p><p>傅机见李浩的剑气如此凌厉,顿时闪身避过,随即朝甲板这边纵了过来,却见他随纵随挥手撒种,不多时便将整个甲板种满了无数的藤蔓种子!李浩见罢心大惊,正思忖着对策,却见地的那些蛇蔓飞一般的将李浩卷起升到了空!</p><p>李浩见这藤蔓升的船的桅杆还要高大,立即展开紫云剑向那蛇蔓的根部斩去,哪知顿时又有数根蛇蔓围了来,立即将李浩严严的托举在空,李浩一时失却了行动自由!解轩辕一边恼怒的斩着身边的长藤,一边大声骂道:“该死的妖人!想不到居然世还有如此令人厌烦的玄法!”</p><p>傅机在一旁悠闲的微笑道:“怎么!?难道你们以为天下间只有那些飞来飞去的剑气才能称得是玄门道法吗!?当真是愚昧无知!”只见解轩辕忽然纵起身来,立即纵的和空的李浩一样高!随即大声对李浩喝道:“准备好了!我们要换船了!哈哈!”</p><p>解轩辕说罢猛地朝甲板落了下去,傅机一见顿时大惊失色,却听轰隆的一声巨响,随即那战舰的船板居然被解轩辕的千斤坠震出一个大洞来!顿时海水立即朝船涌了进来,那些水手马从船舱大惊着逃窜出来!</p><p>只见傅机冷冷的说道:“哼!你们以为毁了这船,便能够破了我的阵法吗!?”随即便跃到船头,向海面抛洒着什么。李浩见解轩辕击破船体,缠裹自己的那些蛇蔓被海水一激,立即失去了效用!忙纵到甲板,大声对解轩辕说道:“师伯!千万不要让那傅机逃掉了!”</p><p>说着一边斩断拴住自己行船的绳索,一边凝神朝傅机看去,生怕他夺了久保的船只而独自逃走,只见傅机刚刚洒完手的那些东西,海底立即一阵震动,随即无数只巨大的青碧色海树从海底钻了出来!本破坏的船体立即被傅机的这一招弄得纷纷碎裂!</p><p>那些兵士水手立即惨叫着朝水里越了去,随即傅机站在海面一株参天的海树得意的说道:“你们都给我死在这片海水里吧!玄乙门那小子,你若是拿秘笈和我交换,我便考虑饶你一命,如何!?”李浩只是破口大骂,随即见久保的船也被那些海树击碎,顿时心凉了半截!</p><p>傅机见李浩不肯交出秘笈,随即拿出袖珍茶壶放在嘴里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舍不得那东西,我成全你们!”说着便催动法诀,那些海树更加凶猛的攻击着船体,刹那间便将大船弄得支离破碎,眼见便要被击沉在原地!!!</p><p>忽然身后一股极为强劲的剑瀑朝自己袭来,傅机立即心大惊,马要借助海树的力量向远处逃窜,却见那紫云剑瀑立即将整只海树尽数的削斩成齑粉,傅机蓦地落进了水,险些被游走的鲸鲨吞噬了去,随即那些海树又重新将傅机稳稳的接住,傅机再不敢到海面扬威耀武,马不断的朝远处抛去种子,前面立即出现了一株株的海树来,随即将傅机飞速的挪走......</p><p>李浩见这傅机已然逃窜,心顿时气恼,随即将怒火全部都发泄在海树面,不多时那些生长起的参天海树便被紫云剑和解轩辕的掌劲击得四散而落,但是两只大船也全部被毁坏殆尽,那些水手们哀嚎着在海水奋力傲游,有的还被鲸鱼衔去。</p><p>李浩忽然想起妙因禅师来,忙四顾观看,却见远远的海面一处碎裂的甲板,那妙因禅师正悠闲的坐在面朝远处张望!李浩顿时大声气着喊道:“你这个和尚!怎么不出手斩杀那傅机!却如此悠闲的坐在那里观看海景!当真是没心没肺!”</p><p>却见妙因禅师从容的站在那块木板,随即缓缓的朝李浩等人飘了过来,只见他跃到了马要沉没的大船,随即口念念有词,忽然海一阵轰鸣,随即跃出无数的斑点鲸鱼来,那些鲸鱼立即将海即将淹死的水手们托在背向来时的岸堤游去!</p><p>随即那些鲸鱼又将即将沉没的大船顶出海面几丈高!顿时船的海水都向海沉了下去,李浩见罢呆呆的看着周围的情景,随即解轩辕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们要淹死在这无尽的大海呢!”妙因禅师笑道:“这是佛门的一种灵咒,我不过是不想让那些水手们白白的淹死罢了!”</p><p>随即那些鲸鱼托着残破的船体,飞一般的朝前面游了去,李浩见那船舱还完好无损,马叫二人到里面歇息,解轩辕摇头骂道:“如此龌龊的本领,当真是无耻的很!”妙因禅师摇头说道:“只要能杀人的伎俩,都是好功夫,难道只有你的噬魂魈能横行江湖!?”</p><p>李浩摇头说道:“前辈,这些鲸鱼到底能坚持多久,我们此去路途遥远,难道乘着这么一艘破船一直往福州去么!?”妙因禅师笑道:“这有什么不好!?反正我是觉得惬意的很!哈哈!我们只要坚持到了有海港的地方,便重新换一艘大船便可!”</p><p>李浩摇头说道:“可是我和解师伯身都没有足够的银子了!而且我想你这个和尚,恐怕也没有我们阔绰吧!?”说着便鄙视的看着妙因禅师。妙因禅师低声说道:“难道我们不能偷一只来用么!?”李浩大声说道:“哦!原来你六根不净!居然敢教唆我们行那偷盗之事!”</p><p>随即三人便放声大笑起来,又往前行了半日,远远的望见一处海港,李浩忙和二人跃下破船,生怕搅扰了这里的百姓,随即走到一处船坞,妙因禅师向四周看了看,随即李浩和解轩辕二人便偷偷的朝里面进了去,不多时便慢慢的驶向了大海里。</p><p>李浩望着远方的海面呆呆的出神,想到韩冰儿原来却是国师的人,自己心又泛起了浪花一般的波澜,妙因禅师静静的看着李浩,便独自回船舱休息去了,只有解轩辕还在咒骂着傅机的狡猾。</p><p>接连过了几日,李浩便来到了福州的境内,三人离开了大船,朝附近的雪峰寺行去,李浩见这大山神秀卓绝,和普陀山又是别有一番风物,便好的问道:“原来那译场便在这里,”妙因禅师点头说道:“曾经佛门有一个叫做义存的禅师,便是在此处修行,后人为了纪念他,便在这里修建了雪峰禅寺,这里面的普雨禅师是我的师兄,不过他可不会什么佛门玄法,不过是一个佛法高深的僧人罢了!”</p><p>李浩不解的说道:“佛法高深为何没有玄法?佛门难道还不如道家的门庭吗!”妙因禅师摇头微笑着说道:“便是如此,佛门越是修学高深之人,便越是难以捉摸,而且通常有神通之人,都会隐匿起来,怕被世人误解和被教界所驱逐,因为这些都不是佛法的核心!”</p><p>众人不多时便蹬了山顶的一处大寺,李浩见这里花香处处,树木幽新,果然是一处佛门清修之地,便恭敬的合十朝山门拜了几拜,随即扣了扣门的铁环。却见里面一个知客僧人打开房门,看了看几人,便引着李浩三人进入了寺。</p><p>三人在客房歇息了一阵,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高大的和尚,三人忙恭敬的起身合掌,那人正是普雨大师,普雨大师见到妙因禅师,立即微笑着说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妙因禅师微笑说道:“多年不见师兄,很是想念,所以便前来探望!”</p><p>普雨忙让人奉香茶,随即坐在椅子和三人聊了起来,李浩恭敬的将来意说明,随即普雨点头说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再过几日,朝廷便要下旨裁撤这里的译场了!”妙因禅师不解的说道:“为何啊?!怎么连译场也不让人弄了!?”</p><p>本书来自/ht/book/22/22110/index.ht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