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指着楼下的那些人说道:“他们又是怎么回事!?”久保摇头笑道:“这些恶霸只是没事找事,硬说义父生前欠下他们的银子,所以经常到我的酒楼中闹事,想想也是好笑。每一次都被我弄得狼狈而归!”

李浩点头说道:“想不到当年董承平所言之事,当真是灵验非凡!”

久保点头说道:“门中的师兄们近来可好?”李浩摇头叹息着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久保,久保听罢顿时呆坐在原地,随即也为门中的不幸感到悲伤,也为陵娲的身世感慨异常。李浩举起酒樽笑道:“不管那些!今日你我兄弟重逢,我心中十分高兴!”说着和久保痛饮起来。

当晚众人便住在了崔久保的酒楼中,李浩见这酒楼旁的住处十分华丽,便夸赞道:“想不到你一个乞丐般的毛头小子,居然转眼做了这富绰的掌柜!”久保摇头笑道:“我也是没想到,只不过是我命好罢了!”

兄弟二人聊了大半夜,直到天色见亮才沉沉睡去,久保早早的起来,随即吩咐官家将自己的大船给李浩众人使用,李浩见这大船古朴异常,便拜谢了久保,久保笑着说道:“你我如同兄弟,还说这些客气的话!”

说着目送着李浩等人向普陀山行驶了去,李浩望着苍茫的海面,随即坐在船头沉思起来,却见行痴走到李浩的身边喃喃的说道:“李兄弟可曾听闻这普陀山的由来么!?”李浩摇头好奇的说道:“不曾知晓,还望大师明示!”

行痴微笑着看着苍茫的海水说道:“过去有一个日本叫做慧颚的僧人来到我华夏大地求学佛法,后来曾经在五台山见到了观音大士的圣像,便心中暗生法喜,发誓要请回日本供养,五台山的老法师被他的诚意感动了,便允许他携带了大士的圣像东渡日本。”

“可是当他来到了这普陀山附近的海面处,忽然狂风大作,海面上顿时涌出了无数的铁莲花,将他行船的去路堵得严严的,慧颚当时心中忐忑不安,随即便默默祈祷‘如若日本众生无缘见佛,我一定跟从观音菩萨所指方向,另建寺院,供奉我佛’”

“却见那海面上的铁莲花顿时闪出一道行路,慧颚便沿着这条路一直来到了一处荒岛上,当时这里的原住民闻听这样殊胜的事情,忙高兴的将慧颚请到了这里,又在日后建起了观音道场,这就就是不肯去观音院的故事,而且从此那荒岛也就成了观音大士在华夏神州殊胜道场”

李浩听罢,立即出神的望着海面,随即点头对行痴说道:“大师所言真是让我羞愧,原来佛教中还有如此神妙的事情。”行痴微笑着说道:“这华夏的四大名山道场,各个都是传奇的很,你若是有幸,日后便会晓得。”

大船在海面上行驶了一阵,眼见便要靠近普陀山的岛屿,却见前面的海中忽然出现一只小舟来,小舟上面却只站着一个神采飞扬的和尚,那和尚见了李浩等人,立即大声喝道:“你们这些妖人,当真敢来这佛门圣地无礼!!!”

说着挥起大袖朝海面上一扬,随即海面上立即场出现了无数的铁莲花,立即将李浩等人的船道堵在了海面上。

李浩和船上的众人见罢,立即心中大惊,随即解轩辕便跃到船头,想出手将远处的那青年用掌劲震落海面,李浩忙拦住他,随即大声说道:“我们是前来拜见妙因禅师的!请大师高抬贵手!!!”

那和谁冷冷的说道:“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妖人!上一次已经被我驱赶了一回,怎么还是如此纠缠不休!既然这样,便怪不的我了!”说着便将脖颈上粗大的佛珠拿了下来,蓦地朝李浩的大船掷来!

却见那佛珠忽然在空中变大,随即将船身立即缠裹住,众人只听到船身一阵剧烈的响动,随即甲板处出现了道道裂纹!李浩见罢心中大惊!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僧人居然能有如此高深的玄法!忙对众人说道:“不好!船要被这个和尚的佛珠捆碎,我们快快跳船!!!”

行痴和弟子心然,还有解轩辕三人,都不太熟悉水性,索性没有其他船员跟随,解轩辕看了看海中的铁莲花,立即大声说道:“这些铁莲既然能够阻止住船体的前行,想必一定会是能够接住我们的身体!我们只管往下面跃去便可!”

说着第一个朝那铁链上跃了下去,行痴和心然也无奈的跳了下去,李浩见三人安稳的站在水面,忽然心中大惊,随即御出紫云剑,那紫云剑飞速的跃到三人的面前,李浩大声说道:“快上我的飞剑,这和尚马上便要撤掉这些铁莲花!!!”

那和谁听罢冷笑着说道:“好小子!当真聪明的很!”随即猛地喝道:“收!!!”只见那些海面的铁莲顿时全部失去了踪影!解轩辕和行痴三人此时已经爬到了紫云剑上,虽是压得紫云剑沉甸甸的,但是还能坚持住三人的身体!

李浩见船身已经破裂开,那海中的海水飞速的朝船体内涌了进来,马上深吸一口气,随即向海面上踏了下去!那和尚见罢顿时好奇的“咦”了一声。却见李浩脚下生风,每踏中海面上,立即海水便凝固成冰,转眼间李浩已经走到了那和尚的小舟前!

和尚点头说道:“好俊的功夫!看来阁下是有备而来!”李浩拱手说道:“请大师不要误会!我们前来是有求于妙因禅师,那一旁的行痴和尚还曾经是他的弟子!”和尚冷笑着说道:“铁打的寺庙流水的僧,哪一个能识得他是什么货色!?你们若是还不滚开,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浩见这僧人不听自己的解释,心中不禁气恼,那和尚忽然竖起一指,立即朝李浩飞射而来,李浩立即纵起身来,随即闪过他的这一指劲,随即双臂一抖,诛天剑气立即从身周各处呼啸而出!

那和尚见李浩的剑气如此凌厉,马上脸色大变,随即爆喝一声,身周立即现出金钟罩的功夫来,立即将自己的小船严密的封住,却见李浩飞一般的跃到他小舟的近前,随即大喝一声向和尚的身上点了去!只见那和尚的气壁立即被李浩的指劲戳破,随即穴道被制,呆呆的看着李浩。

李浩忙点头说道:“请大师不要误会,我也是处于无奈才还手的!”说着御行紫云剑将三人弄到这小舟之上,让解轩辕看着这和尚,自己带着行痴驾驭紫云剑向普陀山上飞去,解轩辕乘着小船和心然在身后紧紧跟随着。

不多时,众人来到了普陀山的岸边,李浩忙纵下紫云剑,将那和尚点开穴道,那和尚见自己已然敌不过李浩,便冷冷的说道:“哼!便是你们进了这山寺中,也不会得逞的!”李浩苦笑着说道:“这就不劳大师操心了,还请为我们带路!”

行痴看了看四周的景物,随即点头说道:“很多年没来拜谒,这里还是原来的老样子!”说着一边指着一旁的景物为李浩等人解释,一边朝山中行了去。那和尚见行痴如此熟悉这里,心中也是半信半疑,片刻众人便来到了那山寺前面。

李浩见这古寺灵秀异常,四处便是奇花翠柳,门上写着“法雨禅寺”四个大字!解轩辕看了看李浩,随即点了点头,李浩心中知晓解轩辕是想让自己用神功高喝一声,以示玄门中人的到来,但是想到身边的和尚,便沉思了片刻,随即轻轻的推开山寺向里面走了进去。

解轩辕见李浩不肯无礼,便也随着他一同进入了禅寺中,只见一些寺中的僧人们正在院中打扫,见了李浩等不速之客,顿时呆呆的放下手中的洁具,随即朝后堂跑了进去,李浩见罢也不言语,随即跟着那些和尚继续朝里面前行。

却见里面是一处清净异常的寮房,是寺中僧人们的居所,身边的那个和尚忽然大声叫道:“大家听着,有玄门的妖人前来拜谒妙因禅师,请大家做好准备!”言下之意是有敌人来袭,却见一个胖大的和尚从里面走了出来,随即好奇的看着李浩等人,似乎除了解轩辕面目可憎之外,李浩等人都神情和蔼,不像是前来闹事的人。

那和谁诧异的说道:“禅师去磐陀石中坐禅去了,请你们在此等候!一真师弟,你怎么又没有经过师父的同意,而随意到寺外去了!?”站在李浩身边的一真和尚皱着眉头说道:“前几日我便听闻有妖人前来胁迫家师,所以便天天到海边前去观望,这不今天便遇到了这些身上带有丹气的玄门妖人!”

那胖大的和尚叫做一元,随即叹息着摇了摇头,便请李浩等人到房内坐下,李浩拜谢了一元,便静静的坐在了室内饮茶,解轩辕不耐烦的说道:“那个什么禅师怎么如此无礼,他一定是知道今天有客人前来,才故意躲了出去的!这佛教中的和尚向来能掐会算,想是故意躲着不见我们!”

李浩忽然起身对一真说道:“方才在下无礼,还请师兄见谅!”说着深深的鞠了一躬!一真见李浩还算是个有礼数之人,心中虽是放松了对他们的敌视,但也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李浩又对一真说道:“请师兄带我去磐陀石,好让我拜谒禅师!”

一真听罢翻着白眼说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来打扰我师父的清修!”李浩叹息着说道:“事出突然,我也是没有办法,”说着又连连鞠躬,一真见李浩如此客套,心中便软了下来,随即不耐烦的说道:“好好好!我现在带你去见他便是,不过你若是敢对我师父他老人家动手,那你就死定了!”

说着先行离开了茶房,李浩忙对解轩辕几人说道:“你们暂且在这里等待,我们若是都去了,定会让人觉得烦恼!”随即闪身出了房中,和一真朝寺外的一个处所远远行去。李浩走了多时,才来到了一个极为清丽的处所,李浩见这佛教道场果然不凡,简直比天下任何玄门深山还要天然秀丽的多。

却见一真指着远处的一块蘑菇型大石说道:“那里便是磐陀石,我师父正在上面打坐,你到上面去找他吧!”李浩向那高耸入云的磐陀石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却见那石柱上光滑无比,若是没有很好的吐纳功夫,想是一般的玄门剑侠根本就不能够爬得上去,忙拜谢了一真,朝那磐石上走了去。

李浩走到磐陀石下,举头观察了一阵,随即提气飞跃而上,但刚刚行到一半时,便觉得再难以向上攀登,立即向下落回原点。李浩心中不服,随即展开紫云剑来,向空中飞行而去,哪知刚刚到了半空,却觉得一股极大的气压从上面落了下来,顿时将李浩压回了地面!

却听上面一个尖刻的声音说道:“有本事就凭你自己的功夫上来,不要弄些花招!”李浩知晓这是禅师考验自己,便猛地一提气,随即便重新朝石柱上蹬了去,却见李浩脚步飞快的蹬到了方才堕落之处,立即将阴寒诀的功夫施展出来,随即踏着那冰凌,一点点的朝上面移动,哪知眼见便要蹬到了最顶,忽然一股掌劲袭来,顿时将李浩击落回地面,随即重重的摔在了下面

李浩心中气恼,便坐到地上大声骂道:“不要我用飞剑,也不要我搞小动作,当真是难为人!”说着便躺在了原地,再不起来,只听上面的那人说道:“怎么了!?就这么点挫败,你就不能再重新来过了!?”李浩听罢顿时心里一凛,仿佛又见到了陆星羽那神采赫赫的眼瞳,立即从地上跃起,随即大声叫嚷着朝什上面蹬了上来!这一次李浩没有用阴寒诀的玄法,居然已经差一点点蹬到了最高处!但是那四周光秃秃的没有落脚点,李浩眼见便要朝地上落回,忽然一直干瘦的手臂紧紧的拉住了李浩,随即轻轻的把李浩提了上来!

李浩见面前的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小老头,便和那白龙真人生得极为相似,只是不过是一个僧人罢了,忙拱手说道:“玄乙门弟子李”妙因禅师忙挥手阻止李浩继续说下去,淡淡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了!”

说着便忽然合起眼来,不再理睬李浩,李浩不解的看着他,随即叹息着说道:“怎么天下的老和尚都如此的爱睡觉!”便站在磐石顶端朝四面看去,只见海天相见,碧空万里,而这岛中又是层峦叠翠,清净幽人,李浩心中一动,随即便凝神坐在禅师的身边,学起他打坐来。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眼见夕阳落入大海,只听禅师缓缓的睁开眼睛,对李浩说道:“我无赖,想不到你比我还要无赖!~~~”李浩仍旧闭目说道:“我见师傅你如此,便照葫芦画瓢的静坐一会,我门中也有这吐纳之法,不过我很久没有练习罢了!今日和师傅一同吐纳,当真是获益匪浅!”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