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却见李浩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即得意洋洋的说道:“什么血月教,也不过如此!”天残子一边吐着鲜血,一边大声说道:“不可能!你不是人!!!”李浩好奇的说道:“你才不是人!你说什么鬼话呢!?”

天残子喘息着说道:“一个人只有一个元神,而你居然元神中参杂着别人的丹气和元神,这是怎么回事”李浩不解的思忖了片刻,忽然摸起自己双耳上的拴马桩说道:“哦!原来你摸到的是我陆师兄的元气和元神,那自然不能分别哪一个才是我的了!哈哈!”

天残子摇头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浩指着拴马桩说道:“玄乙门的陆星羽想必你也听说过,他曾经将体内的丹气都驻留到双耳上的耳赘里面,后来我陆师兄死后,将这东西移植到我的头上来了,所以我体内的丹气中就混杂着他的元神,这不足为奇!你还是死了杀我的心吧!哈哈!”

只见天残子缓缓的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忽然双臂环抱,随即王府的天空中立即现出了一道凌厉的气圈来,顿时将整个天空都渲染的通红!李浩抬头望着天空说道:“这是什么!?”

天残子狞笑着说:“这是我血月教的绝技‘丧魂月影’,不管是你还是那韩冰儿,或是明王府中的所有人,都会被卷进去化为血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明王听罢顿时大惊着喊道:“天残子!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要连我们也一起卷进去!!!”

天残子冷冷的说道:“对不住了殿下!血月教的这一招数实在过于强大,你们若能逃走,现在马上就将护在门前的韩冰儿杀掉,不然一会这神功发作,绝对没有一人能逃脱这里!!!”小明王立即大声说道:“快!快!你们将那韩冰儿杀了,我给你们加官进爵!!!”

韩冰儿见那些玄门剑侠立即朝自己疯了一般的冲了过来,随即缓缓的起身,冷冷的说道:“谁敢靠近我一步!格杀勿论!”说着猛地将噬魂魈的气煞御行出来向那些冲来的剑侠身上斩去,顿时场中一阵阵惨叫声音响彻天际!韩冰儿大门前的石阶下,那些剑侠刚刚冲到近前,立即被噬魂魈的煞气斩杀身死

李浩看了看天空的那黑红的气圈,沉吟了一会,随即大声对韩冰儿说道:“我若是死了,你一定要把这些人都杀了为我报仇!”韩冰儿不耐烦的说道:“你死便死,管我什么事!”李浩随即便起身踏着紫云剑,向那气圈中跃了上去!!!

天残子见罢心中顿时大惊!原来这丧魂月影的弱点正在那气圈之内,若是有人不顾生死的闯了进去,用剑气击向四壁,立即就会破除掉气圈的劲势!想不到李浩看似呆痴,却如此的伶俐,忙挥出掌剑,向空中的李浩攻袭过去!

李浩紫云剑极为飞快,轻易的便躲过了天残子的攻袭,天残子马上也朝那气圈中掠了上去,只见李浩正在红色的气圈中凝神观望,便立即催动身上的罡气,向李浩攻了去,李浩回头见天残子居然也来到了这里,便立即用诛天剑气将天残子围在了中央!天残子被诛天剑气的气势一带,马上惨叫着朝四周的气壁上飞去!

这气圈中本就气流极为强烈,若是稍有不甚,便会失去平衡,被那四周满是剑气做成的气壁绞杀而死!天残子身体刚刚接触到气壁上,立即被刮削掉一大块血肉来,随即大声向李浩喊道:“救命!救我”李浩见了正思忖对策,却见天残子已经毫无保留的被自己制造的气煞吞没了,李浩忙向四周看去,只见这气壁中形成一个偌大的漩涡,缓缓的正朝下面的明王府卷扑过去!

李浩此时不在迟疑,马上将身周所有的丹气都灌注到紫云剑上,随即含着一口丹气,将紫云剑立即御行成瀑,随即向那气壁上冲击上去,自己也随即脚下一空,往地面上落了下去

只见那血红色的气圈立即被紫云剑的剑瀑撞得在空中电闪大作,随即渐渐的收缩了起来,一声惊天的响动,爆射在天空中化为无形,李浩正满意的收回了自己的紫云剑,却见身后忽然一个朝自己偷袭而来!

李浩忙闪身躲过,随即大喝一声,朝那人刺去,却见吴余生和冷小飞正在他身后向李浩发起攻袭,李浩大声说道:“你们这些个妖人!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为天下的百姓除害!!!”

说着立即将体内近年来所有吸收的丹气都聚集到紫云剑上,随即御行着紫云剑瀑,朝二人飞杀上去!那冷小飞见李浩向自己袭来,顿时心中大惊,忙将掌中的铁轮化为最大的形态,一边渐渐的朝后退去,一边抵挡李浩对自己强劲的冲袭!!!

吴余生见李浩御行着剑瀑正和冷小飞对峙,自己也顾不得许多,现在明王府大势已去,而且自己也要马上离开这里,小明王囚禁陵娲公主一事,想必已经传到太师和国师的耳朵里,若不马上离开,定会被朝廷通缉,从此再无宁日!

吴余生展开手中的修罗伞,马上用自己的绝学向李浩和冷小飞二人同时发起攻袭!冷小飞见吴余生居然不分敌我的将修罗伞朝自己攻来,顿时大声说道:“你这个老畜生!给我住手!!!”吴余生大声说道:“你敌不过这玄乙门的小子!早晚也是死,还是让我来成全你们两个吧!”

说着催动法咒,却见那修罗伞上面的符箓立即全部都想四周散开,随即形成了一道道强劲的气煞,马上要把两个人同时斩杀在当场!!!

李浩忽然从紫云剑瀑下纵身而下,随即跃出远远的,闪避开吴余生的攻击范围!吴余生见罢心中一惊,自己和李浩的剑瀑已经刹那剪吞没了冷小飞,冷小飞的那个铁轮立即跌落到地上,随即连一滴血肉也没有留下

却见李浩不等吴余生反应过来,立即操纵紫云剑瀑朝他身上扑杀过去,吴余生修罗伞上的气劲刚刚施展完,此时若是再重新聚集,是绝对没有可能了!立即眼睁睁的看着剑瀑朝自己身上袭来,随即一声惨叫,被紫云剑强劲的剑瀑卷杀得血肉模糊,随即倒在了地上,再没有了生息

韩冰儿正凝神和那些玄门剑侠拼杀,忽然见到李浩将吴余生斩杀在剑下,顿时心中一阵激动,随即一口鲜血便喷涌而出,李浩见罢,忙跃到他身边,大声问道:“你怎么了!”韩冰儿摇头说道:“我无大碍!”忽然见到小明王正和那**朝大殿的一处矮墙上翻去,马上指着他二人大声说道:“别让他们跑了!我们快追!!!”

说着任凭那些剑侠呼啸着逃窜,和李浩马上朝小明王的身后追了去,两个人追到前面,却见小明王已经跃墙而过,韩冰儿挥手便是一剑,顿时将那管乐斩成两半!两个人翻过院墙,朝远处的湖边追赶过去,小明王一边奔跑一边大声说道:“请你们放过我!当年之事,全都是那吴余生所言,他说玄乙门的解轩辕斩杀我父亲,而且还说有一本秘笈,得到后可以长生不老求你们放过我吧!!!”

韩冰儿冷笑着挥手便将他击倒在地,随即和李浩走到小明王的身边,李浩大声问道:“你把公主殿下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小明王马上微笑着说道:“她就在王府的侧殿里关押着,不信你们可以押着我去找她!”

韩冰儿冷冷的说道:“我韩某能有今日的一切,全都是拜你所赐,我要把你碎尸万段,以解我心头之恨!”说着便要动手,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大喝道:“住手!!!”李浩忙和韩冰儿朝后看去,只见后面王府的四周满是身穿兵甲的兵士,而骑马赶来的几人正是六扇门和太师府的人!

只见刘云素身穿官府,和六扇门的鲍德方骑着快马赶到三人面前,刘云素从马背上下来,忙制止韩冰儿说道:“请少侠住手!我们是前来迎驾公主回宫的,而且还要把这个祸国殃民的小明王带回去严加审问出他遍布朝野的党羽!日后他定会被千刀万剐,还是交给我们发落吧!”

此时小明王只求不要速死,像他这样养尊处优之人,能活得一时,便是认众人做祖宗也是可行的。马上在地上不断的给李浩和韩冰儿磕头,韩冰儿冷冷的说道:“好吧!看在我和你主仆一场的份上,让你多活一阵时日!”

刘云素忙和鲍德方拜谢了二人,李浩忙对刘云素说道:“我想去见公主一面,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他了!”刘云素沉吟了一会说道:“公子还是不见的为好!因为此事关乎朝廷的未来,若是公主见了你后,便心中忧思,当真可不是玩笑的!”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在王府的偏殿中,那个头陀还被关押在里面,你们把他放出来吧!”刘云素微笑着说道:“请公子放心,我们早有细作在这王府中,小明王的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之中,头陀本是先皇的侍卫,他护驾有功,和我们一同回去进京面圣!”李浩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告别!”

说着便和刘云素鲍德方二人拱手辞行,刘云素和鲍德方驾起快马,带着小明王远远的向大军队伍里去了。李浩心中一阵空虚,随即叹息了一下,对身边的韩冰儿说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不如和我一同回清虚谷去!”

却见韩冰儿眼中忽然露出极为冷淡的神情来,随即淡淡的对李浩说道:“你把那吴余生杀了,算是你为仙霞山报仇,还是我为我的爹娘报仇呢?”李浩听罢大声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把他斩杀了也是错!?”

韩冰儿冷冷的说道:“你斩杀了他,我心中的仇恨向谁去发泄!?不如你来替他受我一刀!”李浩冷冷的看着韩冰儿说道:“原来你还是和在离天宗时一样!我看错你了!”

韩冰儿冷笑道:“你不要忘了,当年小明王进山,是寻找你去了!我爹娘的死都是你害的!”说着便缓缓的朝湖边走去,只见那里有一只他来时驾驶的小船,随即跃到船头大声说道:“过一段我会去清虚谷找你,我们到曾经的故乡仙霞山中做一回生死决斗!那时不管谁胜谁负,都各安天命!!!”说着驾驶着小舟,缓缓的朝湖面行驶了去

李浩望着韩冰儿远去的背影,心中也随那湖水一样,泛起了无数的涟漪,随即躺在湖边的草地上,眼中流下了泪水来,他思念陵娲,也思念远去的韩冰儿,更想念仙篆山中的傲雪,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的不遂人愿,李浩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痛,心中早已是伤痕累累,在昏沉中渐渐的睡去了

第二日一早,天光大亮起来,李浩被耀眼的阳光映射得皱起了眉头来,随即走到湖边大声对着湖心的小舟喊道:“艄公!把船开过来!我要过河!!!”

只见那艄公将船行驶到李浩的身边,李浩纵身跃到了小舟之上,随即看着远山春色,心中一阵释然,忙回头对艄公说道:“前辈,你这里可有酒吗!?”却见那老者缓缓的将斗笠摘了下来,李浩见罢顿时大吃一惊!

李浩见那老者摘下斗笠,立即大吃一惊!原来这人正是自己的师伯解轩辕!李浩呆呆的怔了半晌,才开口问道:“师伯!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解轩辕听罢不语,随即将自己的酒葫芦扔给李浩,李浩拿起饮了几口,解轩辕驶着小舟朝江水里行去,半晌才开口说道:“这明王府之事,天下早已是传得沸沸扬扬!我暗自思忖你会前来这王府中,就连日奔袭赶到这里,但还是晚了一步。”

李浩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师伯最近在什么地方,怎么一直也没有你的消息!?”解轩辕摇头说道:“我只是游走四方,并没有一定的处所,不过我听闻那噬魂魈现在已经在韩冰儿的手中,当真是有这事吗!?”

李浩听心中一凛,随即沉吟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师伯,我为了救出陵娲,却将韩冰儿如何得到噬魂魈一事忘却了”解轩辕点头说道:“无妨,他日后一定还会现身出来的!我们现在就回清虚谷去,商讨玄乙门的事情。”

说着二人远远的消失在了湖波山色中,李浩便将夏侯商和秦山如何被白慕容等人攻袭一事一一简述给解轩辕,解轩辕听罢叹息道:“人若将死,其言也善,这师兄临终前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来!当年他若是能够静下心来,玄乙门也不至能有今日的惨境。”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