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月镜仙翁见罢立即跃到那怪物的脚下,随即大喝一声,便要朝他身上攻去,只见那雪人王速度极快,立即挥舞手臂朝月镜仙翁砸了下来,月镜仙翁真不愧为一代玄门之长,马上气沉丹元,硬生生的接下了这如山般巨人的一击!

李浩见月镜仙翁危险,立即收起紫云剑,运起自己的修罗掌,猛地朝这雪人王的头顶拍去,这巨人受了李浩的强烈一击,顿时瘫坐在雪地上,月镜仙翁大笑着说道:“好小子!有你的!”李浩笑了笑说道:“前辈小心,这东西实在经打!”

那雪人王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两个人马上又重新向雪人王扑了上去!李懿在一旁看得暗暗心惊,也为李浩的神功和师父的体力感到无比的震撼,马上一场生死大战就要在昆仑派的城堡下开始。

李浩趁那雪人王不备,立即挥动掌劲将那巨大的身躯击倒在地,那雪人王立即从雪地上跃起,随即咆哮着朝李浩二人扑了上来!李浩此时觉得丹气饱满,立即迎着那巨人的脚下纵了去,月镜仙翁忙大声喊道:“小心这巨人的脚下!!!”

说着那雪人王已经高高的抬起了脚掌,猛地朝李浩踩了下来,李浩矮小的身躯立即被那如山般的大脚压了进去,随即雪人王立即高声惨呼起来,喊声响彻了整个雪山上,山下的人们闻听这一声大喊,都呆呆的望着山顶,不知那雪人们又在何处祸害百姓了

只见李浩慢慢从雪人王的脚掌下现出身来,手中的紫云剑已经暴涨到了数丈之高!原来李浩趁那巨大的身躯下压之时,自己便将丹气全部都灌注到紫云剑上,那雪人王立即被紫云剑凌厉的剑气加上自己身体的重量,贯穿了脚掌!!!

月镜仙翁见李浩如此激灵,顿时大声笑了起来,李浩微笑着对雪人王喊道:“你这家伙,若再不退去,我便和前辈将你斩杀在这城堡前!”那雪人王哪里会听懂李浩所言,立即大喝一声,随即向李浩猛烈地发起了进攻!

李浩见他速度忽然加快,自己一时居然难以闪避,只见月镜仙翁蓦地窜到雪人王的肩上,随即便挥起掌劲往他脖颈上攻去,雪人王恼羞成怒,立即一甩头,将月镜仙翁远远的抛了下来,刹那便挥舞着双臂猛烈的朝地上的月镜仙翁攻袭起来!

李浩见罢顿时大惊,忙御出紫云剑瀑,向雪人王的脖颈上斩去,谁知那雪人王脖颈上的皮毛经年被山中的霜雪所积累,李浩的剑瀑居然不能斩断他的喉咙!此时月镜仙翁已经被那巨大的掌劲攻袭的伤痕累累,李浩大喝一声,飞速的朝雪人王的双眼上窜了去!

雪人王见李浩挥舞紫云剑跃到自己的面部,立即挥手想将李浩抓住,李浩马上御行紫云剑和他周旋起来,月镜仙翁趁机闪到一旁,大声说道:“这怪物好生厉害!妈的!害得老子被打成如此惨状!”李浩大声说道:“前辈,你快快回去休息,我先和这怪物周旋一会!等我累了,你再出来帮我!”

月镜仙翁点头说道:“好!我回去上些伤药,再和你一同战他!”说着便抽身而返,李懿见状忙叫人打开机关防御,只见月镜仙翁浑身鲜血淋漓,早已被那怪物砸的失血过多,李懿忙叫人取来丹药,为月镜仙翁服了,月镜仙翁叹息着说道:“老了!当真是不如那青年人了!”

李浩送走月镜仙翁,此时便再没有什么估顾及,那雪人王见李浩独自在雪地上和自己对峙,便立即咆哮着拍了拍胸膛!李浩冷笑着说道:“你以为你很威风吗!?今日这里便是你葬身之地!”说着缓缓的将紫云剑化成剑瀑,随即跃到了上面!

雪人王见李浩已经坐在那剑瀑之上,顿时挥手朝李浩抓了过来,忽然触碰到李浩的剑瀑边缘,立即大叫着闪到了一旁,李浩冷笑道:“怎么!?被我的剑气灼伤了吗?当真是愚蠢的很”说着便飞速的朝雪人王的头顶飞射而来!

雪人王见李浩的剑瀑如此厉害,顿时大声咆哮起来,随即马上扑在雪地里,顿时失去了踪影,李浩忙停住剑瀑,仔细的聆听四周的动静,心中知晓这雪人王是在这深深的雪地中,想趁机扑出将自己擒杀,便警惕的留心查看起来。

忽然一声向动,随即雪人王从雪地中窜了出来,李浩见他身上似乎多了一层雪甲,顿时大惊失色!立即御行剑瀑朝他身上的要害处斩了去,却见那紫云剑瀑斩击到那层厚厚的雪甲上,顿时失去了作用!李浩立即御剑向后飞回,那雪人王哪里会放过李浩,马上挥手向李浩抓了过来!

李浩此时已经飞出他的范围,但那雪人王的手臂极为长大,立即将李浩攥到了手掌之中,李浩马上大声哀嚎起来,那雪人王立即咬着牙齿用力的捏紧,想把李浩捏死在手心里

李浩顿时觉得身周各处都似裂开了一般,随即诛天剑气猛烈的爆发出来,那雪人王被李浩耀眼的剑光一闪,顿时失去了视线,李浩见罢忙收紧自己的身躯,随即向上一纵,立即逃脱出了雪人王的魔掌,雪人王还在摇头身陷光芒的晃耀之中,李浩忽然身上煞气大作,随即挥舞着紫云剑,猛地朝雪人王的脖颈上斩了过来!

雪人王被李浩的这一记极为强劲的斩击击中,顿时觉得脖颈一凉,但那层雪甲马上发挥了作用,将李浩的剑气尽数化去,李浩随即又爆射出诛天剑气来,雪人王眼中又是一阵眩晕,李浩紧接着第二剑又向那个位置攻袭过来!

如此的斩了几剑后,那层雪甲爆的一声破裂开来,雪人王见罢忙又向地上跃去,李浩顿时将紫云剑向地上一柱,那雪地上立即凝固的比钢铁还要坚硬,正是阴寒诀的气劲发挥了出来!雪人王摇头顶在了雪地上,顿时哀嚎着朝远处跑去,想要重新制造一个崭新的铠甲!

李浩见罢飞身追去,紫云剑极为飞快,刹那便将雪人王赶上,李浩立即跃到空中,将掌中的紫云剑蓦地朝雪人王脖颈上一挥,那紫云剑顿时尽数隐没在雪人王的脖颈上,随即雪人王已经跃到了平常的雪地中,摇头向雪地里扎了下去

李浩见罢也不追赶,随即淡淡的笑道:“从此以后,恐怕这雪山上的怪物要绝迹了”忽然一声暴喝,只见那雪人王从雪地中窜出,身上已经有了一件崭新的雪甲,但忽然双眼泛白,随即脖颈上一道血口裂开,随即那雪甲也片片碎裂,缓缓的哀嚎着倒在了地上,只见脖颈的伤口蓦地飙出一道紫气来,随即紫云剑便飞速的回到了李浩身边

李浩转身回到了城堡前面李懿和小倩马上将机关打开,小倩高兴的笑着对李浩说道:“师叔!是你赢了!”李浩摇头说道:“我也是拼尽全力才把他斩杀的,仙翁还好吧!?”李懿拱手说道:“师弟放心,我师傅没有大碍,不过是伤了些皮毛而已。”

李浩马上到自己的卧房休息了起来,小倩和李懿也不敢打扰月镜仙翁和李浩二人,便去带领门人修葺机关去了,李浩昏睡了一夜,便早早的来到了月镜仙翁的住处,李浩关切的问道:“前辈,你怎么样了?”月镜仙翁笑道:“没有事,你如此勇猛,当真是玄门之幸啊!”

李浩摇头笑道:“若没有前辈帮忙,我也斩杀不了那怪物,”月镜仙翁点头说道:“你与那苏年生修学了多久,便如此的厉害!?”李浩笑着说道:“师父只是传了我些许的法门,其他的都是我自从出山以来,独自在战场中领悟的,还有我夏侯师伯。”

月镜仙翁叹息着说道:“一转眼的功夫,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解师伯仍是在江湖中漂泊吗!?”李浩点头说道:“正是,他向来行踪不定,而且前辈可知玄乙门曾经的事情么?”月镜仙翁点头说道:“苏年生与我要好,我曾经听闻他谈起过,我心中十分怀疑当年的离天宗创宗之人严沧海至今也没有死!”

李浩听罢大惊失色,忙询问起事情的缘由来。月镜仙翁悠然说道:“我曾经在严沧海死后,前去探望过离天宗,那时天下玄门相安无事,也没有许多的争执干戈,我见那龙青霜一表人才,便不由得赞叹了他师父几句。”

“随后便与他们来到山后的墓地祭拜严真人。但是在当时发生了这样一件怪事!”

“我正在和龙青霜叩拜,却隐隐约约听到那谈笑亭的后山中有人谈话,似乎听到玄乙门三个字!那谢庭烟极为机敏,立即和我谈话干扰我的听力,但我见那龙青霜却是神色平静,似乎对事情一无所知的样子!”

“随即我便在山中久住了几日,有时也独自来到严真人的墓地上观望,但却再也没有听到那种声音。但是有一日山中的一个农夫砍柴而归,便和我交谈了几句,我说我来此拜祭严真人,那农夫却笑着说道‘这坟墓乃是一座空坟,前一阵子的时候,被山中的盗墓者掏得空空如也,而且相传并没有见到棺木中的尸体!!!’”

“但我听罢也不觉为奇,以为那些盗贼在黑暗中不便,便将严真人的灵骨一同掠了去,随即我便离开了那山中,但几年后我再去寻真那农户,却再也没有寻到他的踪影,这件事因为没有证据,而且又不能直接去和离天宗对质,就这样在心中搁了下来”

李浩听罢沉吟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原来前辈还有这样一番遭遇,不过如今龙青霜已死,现在离天宗便是谢庭烟掌权了,他想必是更加不会透露出半点消息出来!”月镜仙翁点了点头说道:“你所言极是,不过我曾经听闻那严沧海在世时,曾经颇为受到当年玄乙门开山之祖紫云真人的厚爱,但不知为何后来却选择了资质平平的火麟真人做了掌门。”

李浩微笑着说道:“这就是了,想必是那严沧海一直耿耿于怀此事,所以才想挑拨玄乙门四分五裂被天下玄门共诛之,不过现在我们手中证据不足,暂时还不能加以定论!”两个人聊了半晌,才各自散去,李浩与月镜仙翁交谈后,便觉得心中很多事情都已经明了,便又在昆仑山休息了几日,起身去小倩的房中说话。

小倩见李浩来找自己,便微笑着说道:“我猜师叔来此,一定是想与我告别的吧?!”李浩点头说道:“这丫头越来越聪明了,当真是了不得!哈哈!”小倩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的事情,但是如今我娘去世,我只能暂时陪在爹爹的身边,等他好转一些,我再回清虚谷去!”

李浩摇头说道:“你暂时不要回去了,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那白慕容还会继续与我们为难,你先在这昆仑山中久居,好好陪陪李师兄,等外面的一切事情都平息后,再到清虚谷去探望我们!”小倩点头说道:“好!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我送师叔一程!”

李浩忙小声说道:“算了,我与仙翁相处这些日子以来,我们二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若是他知晓我走了,定会苦苦挽留,我还是不辞而别吧!”说着和小倩来到了山门前,小倩看了看李浩,想到一路上两个人的种种经历,顿时流下泪来,李浩心中也是感慨万分,随即朝山下行去。

走到了半路,却见那些雪狮又在雪谷中聚集起来,李浩大笑着说道:“怎么!?知道我要走,你们都出来送行了么!?”那些雪狮顿时咆哮着朝李浩猛扑过来,李浩立即御起紫云剑,飞一般的向山下奔去,过了半晌,将那些雪狮远远的抛到了后面,才收起紫云剑,独自一人向来时的方向行去。

李浩心中惦念陵娲,而且想到玄乙门的秘笈之事,想早日找到温白鹿将秘笈中的事情开,便沿着大路,朝关外的方向行去,一路上餐风饮露,颇为清苦,但总算赶到了关外的药王山中,李浩见药王山前的那所房子,仍旧孤独的矗立在那里,便笑着走到房中。

只见房中空空如也,想是那药师婆和卫圣篁定是搬到药王庙去居住,便立即朝前面飞奔而去,转眼间陵娲离开玄乙门半年多的光景,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想到这李浩心中一阵雀跃,不多时便来到了药王庙的山门前。

只见四周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人在门前把守,李浩便用力推门进了去,却见四周一片寂寥,李浩好奇的大声问道:“有人吗!?玄乙门弟子前来拜访!”接连喊了几声,都没有任何音讯,李浩心中忽然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了上来!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