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谢经云大声说道:“我不管,只要能为师兄师父出了这口恶气,我谢经云便是碎尸万段也心甘情愿!!!”李浩忙对谢经云说道:“师兄!你稍安勿躁,还是听我师父的吧,我们从长计议!”谢经云顿时“唉”了一声,随即朝山顶跑了去

苏年生忙叫阮迪预备了饭食,李浩勉强吃了一点,连日的疲惫早已使李浩心力交瘁,吃过饭后便在房中沉沉的睡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却见苏年生走到李浩的房内,李浩忽然想起落雨和宗平来,便询问她二人的去向,苏年生叹息的说道:“前几日宗平却是到我这里来,但落雨曾经在伏羲宫时,收到灵龟岛的来信,似乎九曜身染重疾,宗平二人回去探望她了!”

李浩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说着便将怀中的那本“云笈七籤”拿出交给苏年生观看,苏年生不解的问道:“这是何物?!”李浩便将夏侯商托付自己之事讲给师父听,苏年生听罢点头叹道:“这老儿一生最为刚强,他不是不信任我,而是凡事都不想麻烦旁人,所以才导致现在的结果”

说着便仔细的翻看起那本道教书籍,半晌摇头对李浩说道:“这不过只是一本极为平常的道教书籍,并没有什么内丹心法,”李浩也点头说道:“正是,而且夏侯师伯也研究过很久,但都没有参透其中的奥秘。”

苏年生将书本交给李浩说道:“你好好保存起来,日后说不定会机缘巧合,总有会解开谜题的一天!”说着便对李浩说道:“你父母可好?”李浩点头说道:“他们生活的很好,而且身体康健,师父,我有时候很羡慕他们,能在山中无忧无虑的不问世事,远离这你死我活的江湖!”

苏年生叹道:“是啊,你说出了我心中所想,我们多久没有到山顶去吐纳了!?现在一同去山上寻找你经云师兄如何!?”李浩点头说好,随即二人出了院落,向游龙峰顶走去。

只见天地玄黄,阴霾四伏,空荡的山峦中传来谢经云声声的呐喊,忽然天空传来一声春雷,随即细雨便柔软的落了下来,苏年生和李浩运起丹元,向山顶掠去,二人都使出剑气护在身周,所以连一丝雨点都没有淋湿衣衫。

李浩见谢经云正站在崖边大声呼喝,以图一舒胸中的闷气,李浩见罢顿时豪兴大起,随即也放声大喊起来!苏年生心中知晓李浩的苦闷,便由得他二人抒发,不多时两人相视而笑,随即坐在一株古松下歇息起来。

苏年生坐在石台的中间,对李浩说道:“你经云师兄是不能再会伏羲宫去了,从此我这清虚谷中可要热闹了!你有什么打算吗!?”李浩思忖了片刻,便对苏年生说道:“我想将心慈师姐临终前的嘱托办完,把小倩送到昆仑山去!”

苏年生点头说道:“那天龙门当真胆子不小,居然敢将那雪轮剑占为己有!那李懿也是忒不济了些,怎么轻易便被人击败在地,我见过他的伸手,怎么也不至于被敌人捋去兵器!”李浩正色的对苏年生说道:“师父!难道你忘了仙篆门的东方博吗!?那仙篆门十分了得,便是连我师伯夏侯商也只和那文沙海打了个平手,而东方博居然如此轻易的被人斩杀!”

苏年生沉吟了一会说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李浩想了想问道:“会不会是玄乙门上代的恩怨!?”苏年生听罢对李浩说道:“我曾经听闻我师尊火麟真人提起过,说我师祖紫云真人收过两个弟子,一个便是手创离天宗的严沧海!但是结婚中传闻他早已仙逝多年,而且他活着也得有九十多岁了,想是也不能做出什么事情。”

李浩摇头说道:“等我护送小倩回来,便先到离天宗去查探个究竟,而且到底那柄魔刀是如何到了韩山福的手中,此时一定和离天宗有关系!”苏年生点头说道:“好吧!等你完全康复了再说!”随即看了看天色说道:“一会便要大雨倾盆,我们还是回去吧!”

接连过了几日,李浩便觉得自己的丹气在苏年生的调理下慢慢的恢复了,苏年生不但神功盖世,而且颇为懂得养生之道,无论什么人的痼疾,都会被他的和蔼和清虚谷的清净调养得神精气爽,便是连谢经云也是功力大进!

转眼两月过去,李浩身体已经完全康复,而且谢经云不断打探江湖上的消息,知道秦山和夏侯商已经战死在伏羲宫中,众人都悲痛不已,而白慕容居然托人将陆星羽夏侯商四人的骨灰送到清虚谷来,苏年生见罢点头说道:“这姓白的小子还算知趣!”

如今似乎自玄乙门没落以后,天下间玄门的纷争少了许多,李浩便可以完全放心护送小倩去寻真父亲李懿,但那昆仑山远隔千山万水,此去路途遥远,苏年生将自己积蓄拿出大半交给李浩路上使用。

谢经云见罢,顿时摇头苦笑道:“师叔!你那点盘缠,便是连乞丐也不屑讨要!”说着将前几日下山劫来的金银拿给李浩,苏年生见罢脸色一沉,随即不满的问道:“你这钱财是从何得来!?”谢经云忙笑道:“师叔放心,我劫得都是贪官污吏的钱财,如今伏羲宫已经不给清虚谷提供钱粮,我们只能做些别的打算了!”

苏年生摇头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说着将那包银两交到李浩的手中说道:“你经云师兄的一片心意,你就路上慢慢用吧,切记不可浪费!”李浩忙拜谢了师父和几位师兄,随即朝山下走了去。

李小倩向来就对李浩很有好感,如今终于能如愿以偿的和他独自在一起了,但是自从玄乙门之变后,李小倩也懂事了许多,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娇小姐。李浩见他改变了许多,也是暗自欣喜,但不知为什么,他心中一直对傲雪难以忘怀

两个人途中有说有笑,李浩也不甚觉得寂寞,这一日来到了一处州府县城,李浩见一群人围着墙上的告示正在指手画脚的议论纷纷,便和小倩冲进人群观看,小倩好奇的说道:“李浩师叔!画上的那个人长得真像你啊!”

李浩忙凝神向那画上的通缉犯看去,只见上面写着犯人名字李浩,几月前在陈州府杀害州府大人一家云云,李浩见罢大吃一惊,忙携着小倩向人群外走了去,小倩不解的看着李浩说道:“师叔!你干嘛那么紧张啊!?那个人又不是你,你怎么这么害怕!?”

李浩微笑着对小倩说道:“你知道我叫做什么名字吗?!我原来的名字就是李浩!”小倩听罢顿时目瞪口呆,随即瞪大了眼睛说道:“啊!原来你就是画上的凶手啊!?”李浩皱着眉头说道:“我是被人陷害的!你怎么那么笨啊!”

说着朝客栈走了去,李浩见街上有很多卖的胭脂水粉,便仔细的挑选了一些。小倩见李浩如此心细的给自己买些胭脂,便红着脸跟在李浩的身后,随即二人进了客栈的房中,李浩进门时一直捂住口鼻,生怕被其他人发觉自己的样貌。

小倩见李浩打开那些胭脂水粉,便以为要为自己打扮,便不好意思的坐在一旁不做声,却见李浩诧异的看着她说道:“你快过来为我打扮一下!”小倩大声说道:“啊!?原来你买这些东西是为了自己用啊!?”

李浩嘻笑着说道:“我曾经在仙篆山时,傲雪姑娘曾经为我这样打扮过,便连仙篆门的弟子也都骗了过去!哈哈,为了躲避官府的通缉,只好乔装打扮了!”小倩听罢顿时沮丧着躺在了床榻上,随即一跃而起,为李浩打扮了起来。

片刻间李浩便成为一个秀气的姑娘了,小倩看了呆呆的说道:“原来你做女人也这么好看!”李浩听罢不耐烦的说道:“我自己看着都恶心,但是为了护送你,只好委屈我自己了!唉!”小倩马上翻找起自己的衣衫来,李浩不解的问道:“你干嘛!?”

小倩指着李浩身上的衣衫说道:“你只是面上过得去,但是这衣装仍旧是男子的!”李浩一拍脑袋,对李小倩说道:“我太粗心了,还是你想的周到!”忽然沉吟了片刻,随即对小倩说道:“我不必换你的衣衫,若是途中御敌,也缚手缚脚。我只是装作女扮男装的样子,定能骗过天下人的眼目!”

说着换了一身公子的华服,小倩见李浩俨然已经是一个女子打扮的公子了,顿时拍起手来大声叫好!忽然听到客栈楼下一阵嘈杂,马上李浩和小倩二人收拾起行囊,下楼去看热闹了。

李浩和小倩听到楼下传来阵阵嘈杂声音,二人忙闪身下楼去看热闹,只见一些兵士模样的人,正在对客栈的老板娘动手动脚,为首的一个官员模样的男子正厉声喝斥一旁的老板,李浩和小倩对视了一眼,李浩示意下去帮忙,而小倩天性好动,正和李浩心中所想的一样,随即两个人便走下楼去

那些军士见了楼上下来一男一女,而那男子似乎又是女扮男装的打扮,那军官忙抛开客栈的女主人,不怀好意的笑道:“原来这里还藏着两个大美人!看来今天老子艳福不浅!哈哈!”李浩故作媚态走到他的身边,忽然暗中出手一点,随即那男子便呆呆的站在原地,睁大了眼睛,连嘴巴也没有来得及合上。

其他的兵士见罢,忙好奇的看了看自己的长官,随即大家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大哥!难道你是看这两个小妞看呆了!?”忽然一个当兵的识得出这是玄门中人的封穴法,忙指着李浩大声说道:“大家小心!这小子有古怪!!!”

李浩听罢立即大笑着对众人说道:“原来你们这些兵士也晓得这封穴法!不错!你们若再不出去,我便将你们一个个的都点了,然后脱干净抛到大街上去!”那些兵士听罢面面相觑,随即一人发狠的说道:“我们走!”随即扛起那军士,众人向客栈外走了出去

客栈老板忙拜谢了李浩,李浩微笑着客气一番,老板忙让人准备了些酒菜,李浩和小倩便在这客堂中边饮边聊了起来,李浩好奇的问道:“你对你父亲很陌生吗!?”小倩叹息着说道:“我自幼之时,便一直和母亲在伏羲宫生活,虽对昆仑山还有以小额印象,但在我脑海里,爹爹总是外出下山,所以母亲才一赌气带我回玄乙门的!”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昆仑派乃是天下玄门重地,你去了那里,日后定能学得一身本领!”小倩摇头黯然的说道:“我不愿去那苦寒之地,但无奈伏羲宫已经被白师伯他们占据”说着抚摸着包裹中乐心慈的骨灰。

李浩见她如此可怜,心中不禁一阵凄凉,马上有了不想送他去昆仑山的念头,但随即一想,自己如今身负重任,还要查出陷害玄乙门背后之人,便叹息着摇了摇头,忽然大门外一阵人马欢叫,随即一些兵士手持兵器,从外面闯了进来!

李浩见仍旧是刚才的那些兵士,便不屑的说道::“怎么!?你们难道是嫌天气热,忽然后悔回来找我解暑的吗!?哈哈!”那军士厉声说道:“哼!你有种就出客栈来,外面有人相候!”李浩好奇的起身说道:“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架子,我到想见识见识!”

说着便暗示小倩背好行李,说不定一会有一场大战,却见小倩拿起桌上二人的包裹,随即朝门外走了去,刚刚出得大门,只见宽阔的大街上几个身着官服的人正坐在对面的茶坊中凝神着李浩,其中有个青年男子向身边的人努了努嘴,那人马上从怀中拿出一张人像,随即对那男子点了点头。

那男子慵懒的起身走到李浩的近前,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便是在陈州屠害州府一家的妖人!”李浩听罢心中一凛,暗想自己已经乔装打扮,但还是被这人认出来了。便故作不在意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便是李浩!韩冰儿呢!?让他出来见我!”

那青年淡淡的微笑道:“我只是诈你一诈,想不到你居然自己承认了,哈哈,天下当真有如此愚蠢的人!”李浩听罢一阵懊恼,随即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以为韩冰儿在这里,看来是我错了”随即便招呼小倩说道:“我们走吧!”

那青年见李浩居然要趁机溜走,忙拦住二人的去路,冷冷的问道:“你这样一个朝廷要犯,想要到什么地方去!?还是乖乖的跟我们走吧!”

李浩好奇的说道:“我认识你么!?既然我们素不相识,你凭什么拦我!?而且你可能听说过我的手段,还是不要在你的手下面前丢脸了”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