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白慕容微笑着说道:“我说过,我白慕容有的是耐心,只不过看你能装多久罢了!”胡不违头上大汗淋漓,冷冷的对众人说道:“今天我要带我的朋友离开这里,你们若哪个敢阻拦我,别怪我胡某不客气!”

白慕容微笑着看了看盛烈,随即淡淡的说道:“胡大侠有多少斤两,我们兄弟几个还是晓得的!”随即示意金机子身前捉拿二人!金机子怪叫一声,随即拿出自己的金杵向胡不违砸了过来!

李浩见状忙大声说道:“胡大哥小心!”胡不违冷笑一声,忽然洒出一把玄符向金机子抛了过去!金机子的金杵被那玄符一沾,立即失去了扫来的劲势和威力,随即猛地朝金机子t头上砸了回去!金机子躲闪不及,立即被自己巨大的金杵砸的脑浆迸裂!倒在地上死了过去。

白慕容见胡不违居然出手便将金机子打死,随即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原来胡兄居然有如此能耐,看来白某小看你了!”说着便缓缓的站起身来,却见白慕容身边一人将他拦住说道:“师伯,对付这样的妖人还用你老人家出手么!?”

只见一个肤色黝黑的青年从一旁走了过来,白慕容见是盛烈门下弟子郭齐,便点头说道:“好!你去对付这个妖人,不要给我们丢脸!而且你千万要注意这胡不违身边的那个人!”郭齐微笑着说道:“我知道,是李浩师叔么!”

随即走到胡不违面前,冷冷的说道:“姓胡的,你本是离天宗门下弟子,我玄乙门好意收留你,今天难道你要恩将仇报吗!?”胡不违厉声说道:“你懂个屁!你们弑师篡位,欺师灭祖!等我出了这里,定会向天下人宣扬你们的丑事!”

郭齐听罢点了点头,立即一道飞剑朝胡不违飞射而来!那剑气夹裹着九味真火的灵力,胡不违哪里能打的这样的玄法!?却见李浩立即抢到胡不违的面前,忽然伸手一掌将那剑气拍飞出去,随即李浩便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眩晕,险些晕倒在地上!

胡不违见李浩连日不饮不食,早已体虚气竭,忙扶住李浩,随即那些玄乙门弟子立即朝二人围了上来!白慕容在一旁高声说道:“你们给我听好!一定要捉活的!尤其是不能伤了你们的李浩师叔!听清楚了没有!!?”

众人高声答应,随即便向李浩二人扑去,胡不违一边扶住李浩,一边和这些弟子周旋,眼睛便要被众人擒拿住,忽然身后一声暴雷般的大喝,随即一个魁梧的大汉背着夏侯商,身旁带着李小倩,从地牢的方向现身出来!

白慕容见是秦山,便叹息着说道:“我一直担心是就是秦山师弟,还是让你知道了”随即大声向秦山问道:“六师弟!你将那无用的废人放下,我们一同开创玄乙门的未来,你看如何!!?”

却见秦山脸色冷峻,随即淡淡的对白慕容说道:“二师兄!我一直敬重你的才干!不过我身后的并不是什么废物!他是我的师父!一时是,一辈子都是!我劝你还是自己废去功力,向师父他老人家请罪,也许会减去你的罪孽!!!”

白慕容听罢放声大笑,随即冷冷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即是如此,那我们师兄弟的情谊到此为止!”说着便猛地扯断自己的衣袖,以示恩断义绝!秦山点了点头说道:“若不是胡不违实言相告,我还被你们几个蒙在鼓里,原来师父没有去清虚谷师叔那里,当真被关在宫中的地牢!”

随即眯着眼睛对白慕容说道:“二师兄!我秦山虽是粗心,但是大师兄自从服下还灵草之后,身体一直迟迟不见好!也是你暗中施的手脚吧!?”

白慕容微笑着点头说道:“没错!我偷偷的给他恢复元气的药汁中放了慢性的散元丹!我虽钦佩大师兄的仁侠,但是自幼我们便是天生的宿敌!我白慕容哪一样不比他陆星羽强!?为何你身后的那老儿独独对他另眼相看!我们三人都为玄乙门鞠躬尽瘁,而陆星羽呢,他整日纵横天下,玄门中只知道有姓陆的,不知有我姓白的!”

秦山大声说道:“白慕容!你名利熏心!居然间接的害死了大师兄!我秦山今日便要为大师兄和师父报仇!”说着便将夏侯商放在一旁,踏步朝白慕容三人走了过来!胡不违见罢,忙将李小倩叫到身边,低声对她说了些什么,李小倩听了立即背起李浩朝山门外跑了去!

众人见罢,立即向李小倩身边围了上来,胡不违忙出手将那些弟子用自己的玄符定在原地,李浩见秦山出手挑战白慕容,便是要为自己和李小倩等争取出逃的机会,立即大声叫嚷挣扎着要回去帮忙,胡不违无奈之下,立即用玄符贴在了李浩的后脑,李浩本就虚弱,立即晕厥了过去,随即三人向外狂奔

盛烈和宋无量见李浩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脱,立即便要身前追赶,忽然一个身影跃到他二人的面前,盛烈见夏侯商挥动一只手轻轻的挡在自己的面前,便冷冷的说道:“师父!我向来尊重您老人家,不要逼我对你出手!”

夏侯商轻松的问道:“在水榭林的时候,你们不是已经围攻我一次了么,怎么现在又拿出让人恶心的仁义姿态来了!?”宋无量沉声说道:“师兄!不要和他废话,杀了这老儿,将李浩师弟擒回来!”说着便挥手向夏侯商打去

白慕容见李浩居然能逃出伏羲宫,心中大为恼怒,但他喜怒都不显露在面色上,随即淡淡的对秦山说道:“师弟!我的本领你是知道的,我若出手对你,你马上便会被我斩杀在剑下!”秦山冷冷的说道:“二师兄过于自负了吧!?别忘了,我也是玄乙门八大弟子之一!”

说着忽然双臂一震,只见伏羲宫的各处深井中立即飞射出众多的水龙来,那水龙顿时呼啸着朝白慕容身上扑了去!白慕容伫立不动,忽然身后的古琴转到手中,随即猛地挥动琴弦,那些水龙跃到白慕容的身周几丈前,立即凝固不动,刹那便被白慕容古琴所发出的剑气震得四散额飞!

那些水汽崩射到玄乙门弟子的身上,立即大声哀嚎起来,秦山见白慕容的功力如此深厚,简直丝毫不下于陆星羽!心中也是暗暗钦服,随即便向空中的水汽一抓,那水汽立即吸入掌中,随即秦山爆喝一声,向白慕容攻去!

白慕容心知秦山的御水之术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自己若是不尽全力,便一时难以将他击败,随即便迎着他的“避水掌”运起自己的玄虚之壁!那掌劲拍击到白慕容的气壁之上,立即向秦山身上反弹回去!秦山闪身躲过,随即大啸一声,只见伏羲宫的那些泉眼井口下的井水立即朝天猛烈的喷涌起来。

秦山的这一式“禹龙蛟”乃是自己多年修学御水术的心得绝技,就连白慕容见了心中也是一惊,此时再向山门前看去,李浩和胡不违李小倩三人已经跑得无影无踪。那井底的水汽立即被秦山的神功抽干,随即漫天之中立即汇聚了伏羲宫全部的水汽!!!

秦山冷哼一声说道:“二师兄!我最后再叫你一次,我们的恩怨便一起了结了吧!”说着便猛地将天空的水汽向伏羲宫的广场上扑来!只见那水汽立即化作强劲的剑气,刹那便将白慕容和盛烈的弟子扑杀得惨声大叫!!!

忽然一道玄黑色的剑光从地上射了出来,随即白慕容的乌雀剑瀑夹着凌厉的剑气朝那些水龙扑散,但是那水龙分成无数条在广场腾跃着,白慕容顿时大声对一旁的盛烈说道:“师弟!快用你的神功,我们一同来把秦山的绝技击溃!!!”

盛烈听罢立即抛下夏侯商,随即挥出自己的“龙煌斩”来,只见那水龙遇到盛烈的九味真火,立即嘶鸣着化作水蒸气,消散在空中大殿前,白慕容展开自己的乌雀剑,也猛烈的对决,不多时便将秦山的绝技扑杀得消散而尽

却见秦山一声大吼,刹那便纵到白慕容的身边,白慕容被他一把抓住了胸襟,立即大吃一惊,只见秦山大怒着说道:“我知道不能敌过你们,不过,我死的话,也要拉着你一起”忽然身体鼓涨了起来,白慕容大声喝道:“你疯了!”

随即便猛地想要挣脱秦山的手臂,却见秦山身体越来越鼓涨,原来他御行自己的血气,要用自己的爆炸和白慕容同归于尽!白慕容见罢立即展开乌雀剑,向秦山的手臂上斩去,只见一道剑光闪过,秦山抓着白慕容的手臂立即被凌厉的剑气陨落!

秦山居然一声哀嚎也没有发出,随即大喝一声朝白慕容身上扑了上来!盛烈立即用自己的真火袭向扑来的秦山,秦山被那炙火一烧,立即大吼着在地上挣扎,忽然身体一声巨响,随即血水崩得到处都是!白慕容脸上立即溅得满是鲜血,随即抹了一把,皱着眉头叹息着说道:“想不到他居然如此刚烈!”

盛烈摇头说道:“他向来如此,今日也算遂了他英雄的心愿吧”说着向众人大声喊道:“都住手吧!一切都2结束了!”宋无量和那些围着夏侯商的弟子听罢立即收起手中的飞剑,却见夏侯商紧闭双目,淡淡的说道:“现在玄乙门是你们几个的了!”

白慕容冷冷的说道:“把这老儿关进地牢去,给我好生侍候!”几个弟子立即跃到夏侯商的身边,却见夏侯商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我还能苟活于人世么!”忽然大喝一声,蓦地身周爆裂出全部的罡气来,那几个弟子立即被震死当场,只见夏侯商浑身各处鲜血狂喷,不多时便倒在了地上没有了生息

白慕容见罢气忿的除去了溅到鲜血的白衣,向门下弟子摆了摆手说道:“把他们的尸体收拾一下,好生安葬!”众人忙七手八脚将夏侯商和秦山的尸体抬了下去,白慕容和盛烈宋无量到大厅饮酒去了

却说李浩被胡不违的玄符弄晕,随即三人便驾着马车朝伏羲宫山外狂奔,胡不违见离了伏羲宫的腹地,便松了一口气,随即将李浩脑袋上的玄符揭下,李浩立即大骂胡不违忘恩负义。胡不违委屈的说道:“你现在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若是硬拼的话,不但不能救出师伯和秦山师兄,而且我们也会全军覆没!”

李浩听罢默默无语,随即眼中流下泪来,胡不违知道他极重情义,便叹息着看着前方的夜色。李小倩心中想念母亲,也是不断的流泪,三人一直走了半晌,眼见天光大亮,已经远远的离开了伏羲宫,沿着大路向仙霞山飞奔而来!

李浩一路上茶饭不思,心中一直惦念秦山和夏侯商的安危,他哪里知道,这二人已经纷纷战死在自己相处多年的伏羲宫中,这一日三人便来到了仙霞山附近,胡不违付了车乘钱,和李小倩李浩二人向山顶走了去。

刚刚进入清虚谷中,只见谢经云从里面将门打开,见居然是李浩和胡不违,身边带着面带愁容的李小倩,忙大喜着大声向苏年生禀告,苏年生忙出来迎接三人,李浩蓦地扑在苏年生的身边大声哭道:“师父玄乙门完了,陆师兄死了,心慈师姐死了,白慕容背叛师伯,和盛烈宋无量将伏羲宫占据了”

苏年生和谢经云听罢顿时大吃一惊,这清虚谷本就与世无争,外面的事情根本就无从得知,若不是谢经云来清虚谷探望苏年生,自己想必也会在伏羲宫一战时遭遇不测!众人顿时呆了片刻,苏年生不愧为一代宗师,忙扶起李浩坐到院落的椅子上,随即对李浩说道:“有话慢慢说,你不要着急!”

李浩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向苏年生讲述了一番,苏年生听罢沉吟不语,便叹息着对李浩说道:“天下事真是难以预料,我早就看出白慕容生性虚伪,但那时又没有他什么把柄,才会落下今日之祸!而且玄乙门后面一定有个巨大的黑手在操纵天下玄门与我们为敌,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说着对三人说道:“还好你们三个逃了出来,暂时在这里修养一段,这些琐事日后再做定夺!”谢经云生平最为敬佩陆星羽,听闻白慕容暗中施毒暗害,而且被那仙篆门的归宗颐斩杀在剑下,立即大怒着便要回伏羲宫找白慕容拼命!

苏年生忙皱眉喝道:“经云!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他们计划夺权之事,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他们三人都将自己的实力隐藏了去,便连你师父和秦山都难以和他们为敌,难道你独自前去,就不会被他们斩杀了吗!?”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