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白慕容走到李浩的身边,点头说道:“即是这样,那慕容只能遗憾的放师弟走了”忽然以极为快速的动作,制住李浩周身各大穴道,李浩哪里会想到白慕容居然会对自己动手,立即大惊着说道:“师兄!这是为何?!”

白慕容微笑着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暂时在这里稍坐片刻,便知道我要做什么事情了!”说着又动手点了李浩身上的哑穴,李浩顿时僵在了石凳上,心中万分的惊恐,为何白慕容在陆星羽和乐心慈尸骨未寒之时,做出如此令人诧异的举动!??

却见白慕容向林中拍了拍手,随即身着大红衣袍的盛烈和脸色沉重的宋无量从里面走了过来,李浩见这二人居然也在,顿时心中暗叫不好,忽然林外一个脚步声音朝这边走了过来,却是夏侯商到了。

夏侯商见几位弟子和李浩都在,便憔悴的问道:“慕容,什么事情不能在火麟殿中说,为何你们要将我叫到此处来!”白慕容仍旧恭敬的说道:“师父!现在门中情况不同了,玄乙门在你的统领下,一日不如一日,而且近年来我门中几大弟子接连死去了三个,难道师父你心中对陆师兄和心慈师妹、还有皮横师兄就没有丝毫的愧疚吗!!?”

夏侯商听罢,随即叹息着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我生性暴躁,根本就不配做这天下玄门的一门之长,而且玄乙门几次大劫,基本都因我统管不力,与人结怨的后果,你们可以请你苏师叔来做这个掌门”

白慕容摇头说道:“苏师叔一直以来便不问世事,他根本就无心来裱糊这风雨飘摇的玄乙门!现在大师兄死了!难道你就没有考虑门下的弟子来坐这一门之长吗!?”夏侯商听罢顿时恍然大悟,随即冷冷的说道:“原来你们是逼宫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不服我,要请苏年生来做玄乙门掌门之位,若是他便可,就凭你们几个黄口小儿!?当真是笑掉天下玄门的大牙!!!”

白慕容冷冷的说道:“当年我明明和心慈师妹青梅竹马,便连我大师兄也是极为看好我们二人,你却私自将她下嫁到昆仑派的李懿!你心中从来就根本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弟子的感受!一向都是独断专行!任意所为!才导致今日的群侠攻袭!!!若不是李浩师弟找来那些帮手,玄乙门早已被他们攻破!”

夏侯商听罢,冷冷的说道:“怎么!?我将你们几个从小教授到大,便是再有过错,难道会轮到你这逆徒来教训我么!!?”

白慕容冷笑着说道:“你的气数已尽!还是乖乖的把门中的掌门印信麒麟玺绶交出来!我们会念在过去的情分上,将你送到清虚谷去和我苏师叔养老!”夏侯商面色越发的冷峻,随即淡淡的说道:“我若是不交给你,那便会怎么样?!而且我早已注到,看来李浩是被你们点住了穴道!”

白慕容一字一句的说道:“即是师父不肯交出门中玺绶,那也休怪我们对您老人家不敬了!”说着便对宋无量和盛烈二人使了使颜色,宋无量和盛烈立即将林中的出路封住,随即三人朝夏侯商围了上来!

夏侯商见罢忽然纵声大笑,随即淡淡的说道:“在我横行江湖之时,你们还都身穿开裆裤,撒尿和泥呢!今日却轮到和我对决!好!我成全你们几个!!!”说着忽然闪去身上的大氅,随即露出身上纵横交错的剑伤,和白慕容三人对峙起来。

夏侯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后居然要面对的是自己亲手教授并且带大的徒儿!他本就性如烈火,哪里能受到如此的奇耻大辱!白慕容三人已经将他身周的退路全部封死,夏侯商立即爆喝一声,随即挥出双掌,将自己的火麟掌分别击向身边的三个弟子!!!

白慕容见罢冷笑一声,随即大声说道:“你如今没有了称手的火云剑!现在独自应对我们三人,还有什么胜算呢!?”说着便立即运起自己的“九重玄虚之壁”,夏侯商的火麟掌立即被那气壁抵消了全部的劲力!

白慕容立即挥出自己的“惊天指”来,却听几声破空的响动,那强劲的指劲立即朝夏侯商的身上射杀去!这惊天指本就是他暗自修炼的绝学,便是连本门的师父夏侯商也毫不知情!夏侯商见罢立即鼓气身上的麒麟剑气,随即身周的肌肉和骨骼喀喀的一阵轻响,那指劲爆射到夏侯商的身上,立即化去了气劲!

夏侯商大喝一声,挥起自己的掌劲,正要向白慕容发起反击,忽然一股极为炙热的火焰向自己面前袭卷而来!夏侯商心知这是盛烈的“九味真火”出手了!便立即闪到一旁,大声对盛烈说道:“你这逆徒!也敢和这姓白的做出悖逆师门的事情!!!”

盛烈仍旧彬彬有礼的微笑道:“师父!并不是我愿背负这样的罪名,而是你在我师兄几人心中,根本就不配做这个掌门!我和白慕容所想略同,所以才不得已推翻你这样冥顽不灵的老头了!”夏侯商大怒,立即身周的剑气向盛烈的真火袭了上去!立即将九味真火的气劲崩散开来!顿时林中的草木都熊熊燃烧起来,不多时四周便一片黑暗!

夏侯商极为气忿,李浩端坐在一旁心中暗暗叫苦,他万万没有想到玄乙门居然是这样的后果,也明白了苏年生曾经在黄龙江时,对乐心慈告诫的那一番话语,而且乐心慈在交换人质之时,用那样的眼光来看白慕容,想是一定知晓白慕容的作为,但不忍揭发他罢了

夏侯商运行丹气,想要用自己的麒麟剑气瞬息间便将身周的三个弟子秒杀了!但忽然地上土地一阵颤斗,随即夏侯商的脚下立即陷出一个深坑来!若不是他闪避的快,早已被那深坑埋在了土地里,只见宋无量从容的闪到夏侯商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夏侯商指着宋无量大骂道:“你一向为玄乙门尽心竭力,而且生性仁厚,为何也和这二人背叛本门!??”宋无量面无表情的说道:“师父,我若是再这样没有条件的帮助玄乙门,那我富甲天下的财产便会全都失去,你一向便只知我家财丰厚,但是若无尽的给玄乙门施舍,我也会倾家荡产的!而且我背叛的并不是玄乙门,而是你这个独断专横的人!”说着双手一扬,地上的土地立即席卷着朝夏侯商扑了上去!

夏侯商见罢立即爆喝一声,用自己体内的丹气生生的将那些卷来的厚土崩为齑粉!顿时水榭林中尘土飞扬,李浩无奈的坐在石桌前,一阵灰土袭来,立即把李浩吹拂得像个泥人一般,李浩一阵剧烈的咳嗽!试着运用自己逆行丹元的法子,想冲开穴道,但白慕容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居然丝毫没有用处!

白慕容冷笑着对夏侯商说道:“如今你身败名裂,众叛亲离,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不如让我们兄弟几个送你去见我大师兄吧!!!”说着一拍腰间的乌雀神剑,一道玄黑色的剑气立即朝夏侯商飞射而去!夏侯商闪身刚刚躲开,忽然盛烈的“龙煌斩”立即袭来,夏侯商躲避不及,立即右臂被那极为炙热的真火灼伤,险些跌到在地上!

宋无量见罢立即运行自己的玄法,将水榭林中的土地用御土玄法向夏侯商身边包裹了上去,那土地便似活蛇一般将夏侯商身体严严的包裹在当中!夏侯商一时难以脱身,而且他毕竟是年迈气衰,居然片刻便被门下的三个弟子制住!

却见白慕容厉声问道:“师父!我最后再问你一次,那麒麟玺绶你是交与不交!!?”夏侯商大声喝骂,白慕容不再犹豫,立即将手中的青丝剑向土包中的夏侯商卷了过去!顿时土层中一阵玄光大作,夏侯商在里面被乌雀剑斩击得血肉横飞,片刻便没有了生息

李浩见白慕容出手如此狠毒,顿时心中大惊,想不到白慕容的城府如此之深!他一直对白慕容心存好感,在陆星羽死后时也曾经想过,玄乙门能有白慕容的打理,一定会重振声威,但此人心地之毒,下手之狠,实在令李浩惊惧不已!

却见白慕容动手斩杀了夏侯商,见夏侯商没有了生息,便对盛烈二人点了点头。盛烈对白慕容说道:“师兄!你下如此的重手,万一他死了怎么办?那样的话那本云笈七籤的下落便问不出了!”白慕容冷笑着说道:“放心,这老儿身体硬朗的很,我若是不出重手处置他,难以泄我心中的怒愤,而且他也会轻易的脱逃出去!”

说着便让宋无量将那土壁放下,宋无量立即收了玄法,却见夏侯商浑身泥土和鲜血混杂在一起,颤斗着倒在了地上。白慕容见罢冷冷的对二人说道:“把他关进门中的大牢!”随即走到李浩的身边,李浩见盛烈二人和宋无量架起夏侯商向水榭林外走了去,便心中一阵焦急,却听白慕容和蔼的对李浩说道:“师弟!只要你答应,你我联手,过不了多时,玄乙门定会成为天下第一大玄门之首!我的才华加上你的神功和天下盟友,不愁不能报得陆师兄和心慈师妹的血仇!”随解开了李浩身上的哑穴。

李浩吐了口气,随即摇头说道:“慕容师兄,我向来敬重你,但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心怀鬼胎的人”白慕容听罢放声大笑,随即展开双臂说道:“这世界上谁人不如此!?要想必别人更强!不得已之时便要施展一些必要的手段!难道你还那么天真的以为玄门中人都是行侠仗义,惩恶扬善吗!?”

李浩听罢便闭起双目不再理他,淡淡的说道:“师兄若是想杀李浩,便动手好了,我是绝不会答应和你一起统领玄乙门的。”白慕容叹息着摇头说道:“我不急,给你一些思考的时间,你好好想想,我白慕容是真心的看的起你!”

随即又拍了拍手掌,却见门中的那金机子奸笑着从林外走了出来,和几个道人将李浩的手脚上都带了镣铐,李浩见那镣铐上满是符文,想必是白慕容怕李浩挣脱了开,找画符的道人特意打造的。白慕容伸手解开李浩身上的大穴,淡淡的说道:“这锁链能使玄门中人不能发挥自己的丹气,师弟好好的思考一阵,过几日我再去牢中探望你!”

说着便和这些道人向林外走去,忽然从林边闪出一个胖大的道人来,原来是玄乙门的弟子庆音子,只见庆音子冷冷的对白慕容说道:“二师伯,你为何要将李浩师叔锁起来!?”白慕容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忽然一道剑气从白慕容身后的琴弦上发出,那庆音子立即脖颈上裂开一道血痕,随即倒在地上死了过去。

李浩见罢大声对白慕容说道:“师兄!你居然连这门中的普通弟子也不放过!?”白慕容微笑着说道:“怎么?!难道你忘了他当年将你打落山崖之事?!看来别人夸赞你宅心仁厚,当真不是虚的!”说着哈哈大笑,随即自行向火麟殿中走了去,李浩被金机子等人押到了偏殿深处的大牢去了

金机子得意的对李浩说道:“怎么!?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还不是被我押到牢中去!哈哈!”李浩听罢沉默不语,金机子大怒着说道:“你哑巴了!?我和你说话难道你没有听见!?”李浩叹息着说道:“我刚刚到玄乙门伏羲宫时,便觉得这门中的弟子个个都生性刚强,原来是他们的主子心怀叵测!现在看来是不足为奇了”

金机子喝骂道:“少废话!你就给我乖乖的在牢中发霉吧!哼!”说着将李浩推进了阴暗潮湿的地牢中,李浩此时心绪起伏,他多想自己从未遇见皮横,也没有经过这些世态炎凉啊

马上狭小的铁窗外,月色便升了起来,李浩静静的在牢中思索着陆星羽和乐心慈,心中又是一阵悲怆,忽然听到牢中的远处传来一阵极为轻微的呻吟声,仿佛地狱中的冤魂,李浩忙大声喊道:“是师伯吗!?”那人没有回答,又过了片刻,一阵窸窸窣窣的铁锁之声从那边传了过来,李浩又重复的问了一遍,仍旧没有回答。

却听夏侯商忽然叹息着说道:“我如今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李浩忙大声安慰着说:“师伯!你不要再说话了,我担心你身上的伤口会”夏侯商苦笑道:“放心,我暂时还死不了!”李浩听罢便不敢再和他言语,生怕夏侯商身上的伤口发作,鲜血流尽而死。

却听夏侯商说道:“姓白的说的对,我不配做这玄门中的掌门,若是你师父苏年生和解轩辕做了,想必也不会招来今日之祸”李浩听罢说道:“师伯!白师兄若想做掌门,我们便让他做好了!等我们有机会逃出去,我们便回清虚谷去,从此再也不问江湖世事,你和我师父快快活活的隐居,不是更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